分享

意识、自我意识的转移和移植

2022-02-03  叶晓锜   |  转藏
   

意识和自我意识的转移和移植

    在西方哲学史上,自笛卡尔提出“我思故我在”以来,西方学者们对意识和自我意识有着种种讨论。

    康德在他的《纯粹理性批判》中认为,自我意识是一种先天综合的统觉。这种先天综合,把杂多表象综合联结为一个我思的统觉。

    黑格尔在他的《精神现象学》中认为,自我意识是意识的高级阶段,是意识自身矛盾性质的规定,是意识从感性确定阶段,过渡到知觉阶段,进而上升为自我意识的辩证进程。

    康德学说以先验综合,导出自我意识和自我统觉;黑格尔的学说以意识自身矛盾的辩证进程为,导出自我意识。两种不同的哲学体系对自我意识显然有着的不同解释。

    我以为,自我意识实际上既不是康德所说的先天综合产物,也不是黑格尔所说的意识自身矛盾性质规定的产物,而是人类意识结构中文化演化塑造的概念生成和概念建构的产物。

    文化演化塑造的概念生成和概念建构逻辑有两个重要之点事关自我意识和自我统觉的生成。

    第一,概念在人脑中的生成逻辑,带来了人脑关于客体和主体的两种概念认识,一种是以客体为对象的事物认识,另一种是以主体为对象的自我意识。

    第二,概念在人脑中一经生成,即会发生以概念为材料的种种抽象之抽象的概念建构,其中有一个抽象统摄的概念建构逻辑使得每一个概念都会以抽象统摄的方式生成它的综合联结。如,火的概念会抽象统摄地综合联结一切被称之为火的对象,水的概念会抽象统摄地综合联结一切被称之为水的对象。对于自我意识来说,亦会通过它的抽象统摄综合联结一切意识的表象和概念,形成自我意识的统觉。

    勘察意识,其首要之点是它是一种自主的意向行为。这种自主的意向行为起源于生命体基因自主复制驱动和以细胞为生存机体的物能摄取的意向行为,这种基因的自主复制和生存机体的物能摄取构成了意识的本质所在。随着生存机体的生物进化的塑造,特别是大脑为中枢的生存机体的塑造,生命体意识就由基因复制的自主意识嬗变为了大脑中枢的自主意识。随着文化演化的人类概念生成和概念建构的意识方式生成加入,由文化演化塑造的自我意识则接替了生物进化塑造的自主意识。

    由此得到的一种结论是:自我意识既不是康德的先验必然,也不是黑格尔的意识自身矛盾性质规定的必然。如果说自我意识是意识自身矛盾性质规定的必然,那么远远比人类历史悠久的动物为何它们的意识活动为何不能以意识自身矛盾的性质规定必然地过渡到自我意识的高级阶段呢?由此,根本所在是,自我意识并不是生物进化的塑造,而是文化演化的塑造,是符号指称抽象构造的概念生成和概念建构的逻辑必然。

    当代电脑智能的发展,出现了一个令学者们思考和争议的重大问题,即,电脑智能有没有意识,或电脑智能算不算意识?尽管计算机电脑目前已发展出了类似意识的智能行为,如对语言和图像识别处理的智能行为,学习的智能行为,记忆存储调配的智能行为,环境判断的智能行为,机械加工的智能行为,等等。但对于意识来说,根本之点是意识的自主意向行为,而现在的电脑智能是没有自主意向行为的,电脑智能的意向行为目前为止是完全取决于人脑智能所给予的数据输入和程序设定的信息指令,是按人脑智能给予的数据输入和程序设定的信息指令行为的。对于当代电脑智能行为来说,它们既没有自身的生物性进化塑造的自主意识,也没有自身的文化性演化塑造的自我意识的。

    那么,随着新的逻辑学和新的科技进步,电脑智能是否能够最终获得意识和自我意识呢?我的看法是:

    第一,电脑智能在今天本质上是人类智能的外置形态。这种外置形态是建立在计算机每秒数亿次电子高速运动基础上的。它的基本原理:

一是,把人脑建立的无限集和有限集对应关系处理的集合逻辑,即无限集数据输入和有限集程序处理的对应关系,移植为电脑的程序逻辑。

二是,把人脑的语言符号和制图符号的指称运作,转变为外置的二进制电脑数码符号的指称运作,由此建构电脑的操作系统平台和应用系统生态。

    第二,意识方式自古以来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可以进行塑造的,既有生物进化的意识方式塑造,亦有文化演化的意识方式塑造。于是就存在一种现实的可能,即:虽然人类科技进步现在或将来远远不可能制作出生物性的细胞和大脑,进行生物进化的意识方式塑造;但人类科技进步制作的电脑智能,已经可以通过二进制数码符号的运作,以程序逻辑的方式实现人类智能的一些碎片化外置。这就带来了一种可能,再向前一步,通过概念生成和概念建构的概念逻辑总体化走向电脑程序化,使电脑拥有从表象到概念的程序逻辑机制,人类即可在电脑中塑造出概念生成和概念建构的意识方式,在电脑智能中实现意识和自我意识。

    第三,就自我意识而言,它是人脑以自身为对象的概念架构,由这种以自身为对象的概念架构生成了自我意识,以及由自我意识抽象统摄一切表象和概念的综合联结的统觉。一旦哲学和科学的协同,把人脑概念逻辑架构的自我意识转化为电脑程序逻辑架构的自我意识,那么就完全有可能使各个单体电脑智能都能获得意识和自我意识的统觉

第四,现在不少学者寄希望于通过“人机接口”技术,实现意识和自我意识从人脑向电脑的转移和移植。近年来,美国企业家马斯克的星链计划,火箭返回利用以实现火星移民计划,都在富有实效的推进,唯独“人机接口”计划未见动静,据说还在在动物中置入芯片的实验中。然而以我所见,“人机接口”计划实际上面临着两个根本性的困难:

一是如何区分识别人脑中的两种不同意识方式的信息频率,即生物性的感性表象意识和文化性的概念建构意识在神经元活动中的不同信息频率,即哪种是生物性的感性表象意识的信息频率,哪种是文化性的概念建构意识的信息频率。不搞清这两种不同意识方式的信息频率,芯片是无以采集和下载人脑中种种思想的。

二是如何把人类智能的概念逻辑转化为电脑智能的程序逻辑,使电脑能够解读、还原和存储所下载的人脑思想。

在这两个问题破解之前,马斯克的“人机接口”显然是无法实现的。唯有当哲学和科学在新的时代协同中,能够破解人脑智能的概念逻辑,并将这种概念逻辑转化为电脑的程序逻辑,我们才能寄希望于“人机接口”时代的到来,最终实现当今时代人类所梦寐的意识和自我意识从人脑到电脑的转移和移植。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