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红楼梦》里那些喝醉酒的“名场面”

 少读红楼 2022-02-06

我国酒文化伴随着人类文明一直不断发展,其一就是“无酒不成席”。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在日日吃“席”的年节期间,酒当之无愧地是“团宠”。

当然,席吃多了撑,酒喝多了醉。有才的人醉后是灵感迸发,如“李白斗酒诗百篇”;有志的人醉后踌躇满志,如“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而《红楼梦》里的这几个“醉人”却各有醉态、各有醉“意”。

其一曰焦大。焦大是《红楼梦》中最早出现、最有“名气”的“醉人”,“焦大醉骂”是《红楼梦》中的经典场面之一。焦大是宁国府的老仆,他曾跟随贾家的祖宗征战沙场,又“从死人堆里把太爷背了出来,得了命”,从而得到老主子的青眼。老主子在时,众人对他有几分礼敬。老主子不在了,人走茶凉,焦大的境遇每况愈下,焦大十分郁闷,所以“他自己又老了,又不顾体面,一味吃酒,吃醉了,无人不骂”。

“焦大醉骂”发生在凤姐携宝玉在宁府做客返回时,又喝醉了的焦大,对夜晚被派去送宁国府少奶奶之弟秦钟的差事十分不满,从宁国府总管赖二骂到少主子贾蓉,也曝出了那句惊心动魄的醉骂——“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牲来!每日家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

焦大醉后这句“没天日的话”换来的是“把他捆起来,用土和马粪满满地填了他一嘴”。为什么老仆一句醉话就令宁国府的众人“唬的魂飞魄丧”,慌忙用马粪堵嘴呢?脂砚斋的侧批做了回答——“一部红楼,淫邪之处,恰在焦大口中揭明”。

焦大的醉人醉言像一股突然刮起的风,无意中掀开了掩盖着宁国府不堪一面的遮羞布。焦大这一“醉骂”也与之后柳湘莲的那句“你们东府里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遥相呼应,一老一少一内一外尽指宁国府之“淫邪之处”。

其二曰宝玉。“醉人”宝玉出现第八回,脂批版第八回的回目就是“薛宝钗小恙梨香院、贾宝玉大醉绛云轩”。宝玉到梨香院探病宝钗,被薛姨妈留饭,饮酒致微醺而归。回到自己的住处时,因为乳母李奶奶拿走了留给晴雯的豆腐皮包子,又喝了自己的枫露茶,宝玉在酒精的催化下,大发脾气,“将手中的茶杯只顺手往地下一掷,打了个粉碎,泼了茜雪一裙子的茶。又跳起来问着茜雪道……”,茜雪也因此被撵了出去。

众所周知,宝玉向来是怜香惜玉的,但是“醉人”宝玉却在不经意中流露出了豪门公子蛮横的一面,虽然令宝玉暖男的“人设”有违和,但是却与其豪门公子的形象吻合,从而使宝玉的性格更加丰满真实。

此处的茜雪并非一闪而过,据脂砚斋在此处的批语:“(茜雪)至狱神庙方呈正文。余只见有一次誊清时,与'狱神庙慰宝玉’等五、六稿,被借阅者迷失,叹叹!”,说明后来在贾家被抄后,茜雪不计前嫌去狱神庙安慰被关押的贾宝玉,底层的小人物身上反而闪炼着人性的光辉。

其三曰倪二。倪二是贾芸的邻居,平时以“专放重利债,在赌博场吃饭,专爱打降吃酒”为生,是众人口中的“泼皮”、醉金刚。去舅舅家赊物未果又碰了一鼻子灰的贾芸,垂头丧气的走在街上不小心撞到醉醺醺的倪二。这一撞竟然撞出了好运,倪二慷慨解囊借给贾芸十几两银子,解其燃眉之急。

“醉人”倪二醉前是“泼皮”,醉后却是“义侠”。这与宝玉醉前的谦谦公子,醉后的蛮横少爷形成了一个小对比。另外,也据脂批在八十回之后,贾府被抄之后,贾芸在倪二的帮助之下,去狱神庙探望了宝玉,又为“义侠”之名加以了描摹。

其四曰刘姥姥。刘姥姥二进荣国府时,宴游了大观园。期间既有“横竖这酒蜜水儿似的,多喝点子也无妨”的误判,也有凤姐鸳鸯等人的捉弄,喝了不少的酒。席间已经是“越发喜的手舞足蹈起来”,被尖刻的黛玉笑谑“当日圣乐一奏,百兽率舞。如今才一牛耳”。席后,又把“省亲别墅”牌坊当成大庙,要爬下磕头。甚至要“随地大小便”,醉后的粗俗失态尽显。

更重要的是入厕之后,刘姥姥又跌跌撞撞地误入了怡红院之中,迷迷糊糊地睡在了宝玉的床上。在此过程中,曹公通过一个刘姥姥这个乡下老妪的醉眼,对怡红院的树木山石、房舍门窗、屋内装饰做了详细的介绍。面对这“锦笼纱罩、金彩珠光”的屋子,刘姥姥觉得“就像到了天宫里的一样”。“醉人”刘姥姥被豪门贵族的奢华与靡费,吓到“不敢作声”,阶级差距贫富差距可见一斑。

其五曰贾琏。贾琏作为贾赦之子,完全遗传了父亲好色的基因,一个是儿孙满眼时还左一个小老婆右一个小老婆,另一个是“成日家偷鸡摸狗,脏的、臭的都拉了你屋里去”。贾琏趁凤姐在贾母处与众女眷庆生的片刻工夫,酒后便把男仆鲍二的老婆唤至屋内鬼混到一起,被中途回家的凤姐撞了个正着。

俗话说酒壮怂人胆,平日里对凤姐有几分惧怕的贾琏,“越发倚酒三分醉,逞起威风来。故意要杀凤姐儿”,甚至持剑追杀至贾母处。“醉人”贾琏十分荒唐,纨绔子弟的嘴脸令人生厌。

其六曰薛蟠。薛蟠是《红楼梦》里有名的“呆霸王”,在第三回便以强夺美女香菱而出名,但是作为纨绔公子,他并不只爱美女,他还有“龙阳之兴”。与柳湘莲有过一面之缘的薛蟠,把面容俊俏、爱好串戏的柳湘莲误认作风月子弟,想要结交。

在赖大之子赖尚荣升迁庆贺宴会上,薛蟠酒后主动撩拨柳湘莲,得到柳湘莲的假意允准后,“那薛蟠难熬,只拿眼看柳湘莲,内心越发欢乐,左一壶、右一壶,并不用人让,自己便吃了又吃,不觉酒已八九分了”,醉后丑态逼显。

醉酒后的薛蟠兴冲冲地赴了柳湘莲之约,谁知却被柳湘莲骗到人迹罕至处暴揍一顿,成了“衣衫零碎,面目肿破,没头没脸,遍身内外,滚得似个泥猪一般”。本来就好色的薛蟠,酒后更是失了心智,招来皮肉之苦,既是“罪”有应得,也是“醉”有应得。

其七曰湘云。“湘云醉卧”是《红楼梦》中最美的场景之一。宝玉生辰,众钗共贺,湘云酒醉后,头枕一包芍药花瓣,卧于山石僻处一个石凳子上,花瓣满身,群蝶围绕,口中还念着酒令,这样“醉眠芳树下,半被落花埋”的画面浑然天成美不可言。

湘云虽然也是一个贵族小姐,但她从小就失去父母,寄住在叔叔婶婶家,过得也不是很顺心。可是,她乐观豁达,性格爽朗,爱说爱笑,心胸开阔,所谓“幸生来英豪阔大宽宏量”,这“醉卧”正是她这种豁达性格的唯美体现。湘云称得上是《红楼梦》里最美的“醉人”。

作者:温暖前行,本文为少读红楼原创作品。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