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初春:等闲识得东风面,且与春色共安然

 安般兰若 2022-02-23

等闲识得东风面,且与春色共安然

作者丨茶诗花  主播丨六月雪

来源丨安般兰若(ID:anbanlr)




“一年之计在于春”。

对于春天,总是怀着美好的期待。

初春,依旧乍暖还寒,空气中,还残存着料峭的寒意。草木凝霜,春寒中长出片片新绿。

立春过后,就迫不及待盼望天气回暖,盼望着春的气息暖一点,再暖一点。

山温水软,大地慢慢苏醒,褪去厚厚的冬装,睁开朦胧的睡眼。

瞧,小草悄悄地从土地里钻出来,探出脑袋,随着春风,摇摇晃晃地感受春的暖意。

迎春花也在自顾自地绽放,淡淡的一层绯红,包裹着明艳艳的黄。

片片花瓣,微微打开,像是在打开一个冬天的秘密,又像是在挥手迎接春天的明媚。

枝头粉白的梅花,托着金黄的花蕊,传达着春的讯息。无需羞涩,无需矜持,粉裙白衫待春风,涌出心头一叠叠的温柔。

从梅花树下走过,一不留神,就会被幽幽的暗香,撞个满怀。

那香,甜甜的,软软的,又有一股清冽的气息,像是初融的雪水化开的清凉,拢在鼻尖,流在心田。

春天,是一场远道而来的浪漫。

春风吹绿了江南岸,春雨苏醒了沉睡的梦境。

蛰伏了一个冬天的柔情,化作满怀的欣喜与期待。天地万物,在春的怀抱中,坚定而缓慢地生长。

山谷间,冰雪初融。树林里,鸟雀欢唱。一粒花籽,好似冬天写下的一封情书,春风起时,便寄给春天。

不用担心迷路,饱满的花籽会在温润的诗行里,生根,发芽,开花,直到芬芳扑鼻,在岁季节深处,悄悄抵达。

桃花和梨花,还睡在一纸信封里,只等春雨敲窗,唤醒倾城的花雨。

等春风渐暖,等春水初生,等春林初盛,与你一起,奔赴一场诗意盎然的花事。

等草色如烟,等柳色渐新,等陌上花开,等故人回来,共沐一身浓浓春色。

在将绽未绽的初春,东风一刻也不等闲,拿起光阴的笔,细细描浪漫的春光。

山渐温,水渐暖,花渐红,草渐绿。

风吹眉眼,吹醒了一团团的春意,吹绿了一池池的春水。

琉璃的往事,在一片春色里安家。回忆浅浅淡淡,浅若一痕远山,淡若一弯新月。

所有旧事,与山泉一起融化,酿一壶春茶。闲啜香茗,清新隽永,淡雅宜人。

“落日平台上,春风啜茗时”,清雅的茶香,泡开了漫山遍野的春色,晕染着眉间的欣喜,直抵内心的温柔。

品一盏茶,捧一本书,在清朗的春日午后,恣意享受静谧的美好时光。

沉醉于初春的山光水色里,看月明,听风轻。不染尘埃,不惹闲愁。

想起白落梅说:

“倘若心中藏一弯明月,又何惧世间迷离。烟火红尘,同样可以静赏落花,闲看白云。”

走在欢喜与落寞交织的红尘中,淡看白云翻卷,静听花开花落。

多少过往,多少别离,多少美丽与哀愁,也在一刻归于云淡风轻,了然无痕。风烟俱净,无问西东。

“春日迟迟,卉木萋萋”。

等闲识得东风面,且与春色共安然。

手握一卷明媚,心怀一份淡然,浅度流年,风月娟然。

作者:茶诗花(微信:csh3150)安静的写作者,文字里的修行者。安般兰若签约作者,河南省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多篇文章被《人民日报》《洞见》《十点读书》等千万级大号转载。开一间茶馆,饮红尘悲欢。执一支素笔,写世间温情。已出版美文集《在最深的红尘里相逢》,全网热销中。公众号:茶诗花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