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延安杯”第六届《中国最美游记》入围作品|遗韵悠悠的蜀河古镇|葛晓泉

2022-03-04  国际诗歌网   |  转藏
   


遗韵悠悠的蜀河古镇

葛晓泉

    
蜀河古镇位于有名的陕西安康旬阳县太极城东部,镇似驼峰。据说很多建筑都是清朝中期所建,而随着社会的发展,有些建筑已经被当地人拆除,重新建造现代形式楼房了。沧桑的历史终究会慢慢地消沉了,还会有多少人在重返历史的遗迹。
    
踏上光可鉴人的青石板,感受昔日商贾云集的气息和脉动,熙熙攘攘已不再,朱漆已经黝黑,雕梁即将倾侧,灰尘爬满屋檐,层层叠叠的台阶,有的石阶有点松动,涂上了灰色的水门汀,昔日繁华已然如梦。
    
昔日人流穿梭的古街巷,少了叫卖声,吆喝声,没有铃铛和骡马,稀稀落落的铺面,只有很少的人在操持着传统,守护着古老的文明。漫步镇中,仿佛进入了迷宫似的殿堂,幽深迂回的巷道如秋波流转四通八达,“行至幽厢疑抵壁,推门又见一重庭”。
    
走在小胡同里,那种多年洗礼过的风雨浸化的土木结构的房屋依然显示这历史的痕迹。在我们来到位于老街的黄州会馆,正是清代中期商人再此建立的,房屋的砖瓦结构,可以看出当时建筑水平很高,由于当时人们觉得这里的河,有利于打捞渔业,大多数都会建造距离水位很高的地方,以防止洪水灾害。随后又来到杨泗文庙,我在想,杨泗属于当时清朝中期的船帮,早期船帮在这里打捞,以渔业为生,也算是当时富有的人。现在,已经成为当地人们祭祀的人物了,一个塑像,和诸多的蜡烛及烧香祭祀,近处的树上搭满了红布,这就说明已经被后代人们敬仰的人物。
    

一街两巷的屋宅一律门窗四对,随手推开一家四合院式的“天井”院落,就会看见鱼网、鳖杈、还有风干的羊皮,皆张挂在石砌的墙头上。青石铺地的街巷两坊则开满了商铺,有卖织绣、八大碗的,也有卖竹器和藤椅的。响当当的“恒玉公栈”、“忠厚诚”等老字号就在这条街上。没人吆喝,来人自会找上门来,不等落坐,客人会高声地喊道:店家,来一个大碗的羊肉泡,肉要瘦的,再上半斤杆杆酒噢!听到声音,店主就会亲自出来接待,又是敬烟,又是沏茶,乐得作个座上宾。镇前有江,江上有唱渔歌的老翁;镇街有馆,叫黄洲馆,戏楼上白娘子正盗得灵芝。旬阳清代民居的外部特征及内部装饰艺术,与同期我国长江流域民居建筑有诸多方面的联系,它的形成历史不过二三百年,正好与蜀河古渡的鼎盛时期相一致。这些民居的缔造者多数来自我国南方,他们既不是达官显宦,亦非名门望族,却能在民居建筑中表现出一种进步群体特有的志趣和情怀,包括对祥和、安定、幸福生活的企盼和向往,对个性精神自由的咏唱和张扬,对传统道德的传承和光大,对文化艺术的追求和品位,溯其渊源,当是清代湖广等地移民文化的产物,也是蜀河古渡昔日风采的见证。
    
蜀河之美以汉水古建筑遗址为最佳,倘佯其中,三座古建筑遗址主体结构至今保存完好,风格南北兼蓄,形态迥异、宏伟壮观。杨泗庙坐落于老街南头江边悬崖上。高大的庙门两侧写着一对联语:“福德庇洵州看庙宇巍峨云飞雨卷,威灵昭汉水喜梯航顺利浪平任遨游。”杨泗庙也叫杨泗将军庙,古时为航船水手祈求平安的地方,兴旺时,杨泗庙有“夜照万盏明灯,日受千人叩首”之称。
    
穿越古老的街巷,拾级而上,就到了巍峨高大的黄州馆。黄州馆位于蜀河古镇下街后坡,清代时由湖北黄州客商建立,是陕南规模最大、最具代表性的会馆杰作。黄州会馆名称常用帝主宫或者护国宫。远观,气势恢宏;近看,细节精致,无处不透着当时会馆的精雕细作与繁华景象。黄州馆由门楼、乐楼、拜殿、正殿构成。门前和台阶上由对称的石狮和抱鼓。中柱、边柱以及次楼均为砖砌,砖面模印有阴文楷书“护国宫”三字。牌楼与乐楼巧妙相接,浑然一体,其设计之精心,构筑之巧妙,不可多得。乐楼为高台建筑,前台不设山墙,观众可以从正面和两侧观看演出,楼上有金匾一幅,楷书“鸣盛楼”三字,相传为武昌某状元所书。拜殿在正殿之前,与正殿均为硬山式顶。
    

三义庙也叫山陕会馆,坐落于汉江对岸,现在已经成为蜀河中学的一部分。蜀河回民众多,老清真寺现坐落于当地镇政府的后坡,由于清真寺在建筑布局和屋面式样方面有与汉族建筑同一的趋势,文化借鉴融合的特征十分明显;内部装修陈设又具有浓郁的伊斯兰教氛围,突显本民族文化的特征。整座寺院倚崖而建,主体建筑虽系分期选作,却布局紧凑,结构巧妙,是县境内建筑年代最早、规模最大、保存最为完整的伊斯兰教建筑,加以所在环境清幽,林木葱郁,因而具有很高的建筑艺术价值和游览观赏价值。
    
古镇很古老也很简朴。凹凸不平的青石板街面,被千万双脚打磨得幽幽发亮,把一段悠远的历史融凝进去,不留一丝痕迹。天下许多名胜景地,总不免与文人墨客的诗歌词赋、金石碑刻有关,古镇没有。吸引我寻踪觅迹的是那普普通通的青砖乌瓦、小桥流水、幽栏曲榭、平常人家和那随意出入的巷道、厅堂、木阁楼,让人思古怀旧,让世俗的心沉静澄明。
    
我在这迷宫一样的古镇中走街串巷,终于可以登高望远。只见前低后高的山势上,千家万户的小院落一级压着一级如潮水般向后涨去,以至于形成了一坡的天梯,遍山的屋檐。登高,发思古之幽情,写千古之文章。望远,看大江东去,巴山豪迈!体会着当年四方商贾云集于此,演绎出无数个让人引以为豪的传奇。从汉口逆江而上运来的布匹、食盐、煤油、白糖,从这里发往外埠的药材、桐油、土漆、山货,让这个水旱码头一时间商会林立,船楫如织,成了陕南最大的贸易集散地,也给这里留下了众多的历史遗迹和人文典故。汉水流域最早的甲级电报所、雕梁画栋的黄州馆、杨泗庙、恢弘的清真寺,从明清遗存至今的宗祠驿站、石雕扁碑、花鸟鱼虫、戏曲人物在历史的长风大歌中,拂去岁月的尘埃,露出秦风楚韵,江山峥嵘。仲夏的黄昏,小河、汉江成了年轻人的天下。婉蜒的巷道里,纳凉的老人们是不会去凑这个热闹的,他们悠闲地坐在躺椅上,端一杯清茶,摇一柄蒲扁,或谈古论今、或絮叨着邻里的长短。这情景,立时让人有一种“世外桃园”不在天上,而在人间的大悟。
    

镇尾的北边半山上,还有一个清真寺,为明代古迹,现做了翻新维护。沿着一段长长的高高的百步坎径爬上去,就到了树木葱茏、古朴典雅的寺院。院内有礼拜堂、大殿、抱厦、天井、对亭厢房、厨房等三十余间。此寺建筑风格独特,兼具南北之长,曾驰名于汉江上下。站在寺前,可以了望古镇远景,山水入眼,爽气呼出。
    
因水而兴、因水而废。蜀河古镇兴于汉江的黄金水道,也败于汉江航运的没落。滔滔汉江如今承载的是“一江清水供北京”和汉江水电梯级开发的新兴历史使命,期待蜀河古镇能够再次因水而兴。随着蜀河电站蓄水,古镇旅游深度开发和古建筑的复古修复,航运开放,旅游兴起。可以想见,不久的将来,人们赏太极城后,或登游船画舫,一路踏歌,或轻舟飞渡,百舸争流,访蜀河古镇,抚千年古城堡,品参差错落古民居,观黄州会馆故迹,听古镇传奇,回放船歌号子,江面桅杆千重,看万家灯火,渔火点点,听古道马蹄声声,还有古戏楼你唱罢来我登场,一派歌舞升平,细细品味会馆文化,咀嚼汉水文化,感受秦巴风情,不亦乐哉!
    
游完古镇,颇有感触,我责备自已的慵懒,为何到现在才做此行,才来瞻顾这汉水文化的胜地。此景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离开古镇时,游客们说得最多、感触最深的是,惊奇惊喜、震撼和兴奋,想不到楚雄会出现这么一个宏伟壮观、风格独特、文化深厚、风情浓郁、美轮美奂的文化旅游景区,建筑美、园林美、景观美、人美水美风情美不胜收,令人欣喜难忘。让人携一路风尘而来,带一身欢乐离去。到蜀河古镇一游,值得!

作者简介

暂无

在本公众号发布的作品,【360图书馆】等主流平台网页版同步刊出。刊出后不删稿,敬请作者前往关注并收阅!

征稿专栏

2022“延安杯”《中国最美游记》第六届文学大赛征稿通知

《华人文学》杂志征稿


 ——感谢阅读——

(图来源网络,侵权告之删除)


    国际诗歌网:


  学 术 顾 问:周  明    丁一    冰耘    易传宝    韩  英

  会        长:沈裕慎

  常务副会长: 吴  昉
  副  会   长:袁仲权    曹 平     潘颂德
  秘   书   长:戴三星    李   平 

  编委会成员:

  沈裕慎    戴三星    李    平   梁全义    

  张   艺    丁红梅    何兰青    林从龙    

  蒲公英    黄会容    陈立琛    陈锦绵

  韩   江    陈典锋    买   超    曹   平   

  龚明仁    周嘉琪    涂作武    侰丽恰母泰国)   

  王中海    马梦瑶(美国)   陈湃(法国) 

  国际诗歌网总编:丁红梅


 美国分会会长 马梦瑶

 泰国曼谷分会会长 侰丽恰母

 桂林分会会长 何兰青

  九江分会会长 柳守猛


  执行编辑:丁红梅   何兰青    胡耀辉   周已雄   马梦瑶(美国)

  法律顾问:戴    斌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