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容貌焦虑较为严重的人群中,男性占了70%

2022-03-24  泊恩心理

聚餐上小A无意间瞥到茶杯中自己的倒影,便放下筷子开始补妆,随后询问身边的人会不会觉得自己的鼻子不够提拔,头发会不会不够柔顺。

朋友也只是打趣她臭美,跟老友出门也要收拾的那么精致那么卷,她也只好打个哈哈强颜欢笑。

但接下来的时间里小A都不在状态,坐立不安的同时脑海中充斥着自己不太好看的想法,从不喝酒的她甚至拿起了身前的酒瓶,在酒精的催化下,小A的焦虑不安好像也逐渐烟消云散。

容貌焦虑是焦虑状态的其中一种,是指因对自身外貌不自信而产生的焦虑情绪。

严格来说,容貌焦虑并不属于精神或心理性疾病的范畴,但却困扰着相当一部分的当代人群。

导致其产生的原因多种多样,主要可以分为生物、心理与社会三大方面。

部分人因为生物遗传的原因,天生比他人更容易感到焦虑。

研究数据表明:家庭成员中若有人患有焦虑障碍,孩子焦虑的概率是常人的六倍。

而且,当一个人长期处于焦虑状态后,容易在日常生活中形成类似于强迫思维与强迫行为的聚焦模式,小到咬指甲,大到对整体容貌的过度关注,焦虑之中都揉杂着强迫的成分。

家庭环境往往在很大程度上塑造了孩子的心理状态。

受容貌焦虑所困扰的人在成长的过程中可能存在与对外貌过度关注的家庭成员长期相处的情况。

这样的家庭成员,不管是对他们自己、还是对他人容貌的过度在意,都有可能让孩子在潜意识烙下“外貌是需要被重点关注的”的想法。

更有甚者,会对孩子的容貌过分挑剔,使得孩子长期缺爱从而产生自卑心理,以至于无法接纳自己的容貌。

互联网时代的孕育了主播、博主等各种活跃在网线尽头的职业,他们拥有着出众的容貌,以及巨额的流量,而流量的变现又让人们不自觉地浸泡在“颜值即王道”的迷幻剂里:

貌似只要长得好看,就能赚到很多的钱,就可以在很多事情上获得便利性。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们会下意识地去注意美好的事物与美丽的人,但互联网与大数据的存在却在加速也放大了我们对美的关注与筛选。

它们将好看的人一遍又一遍的托举出水面、送上热搜,而那些挣扎在大数据中的“普通人”在这种凶骇的浪潮下难免感到不安:

大家都那么好看,我的普通是不是有点丑的扎眼了?

再者,层出不穷的美容、护肤产品也提升了“美”的易得性,助长了人们为外貌买单的消费观念。

从专业的角度来看,认知行为疗法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焦虑、重建来访者的认知:

可以通过运动或是冥想去分散他的注意力,帮助他降低自己的焦虑水平,不论是聚焦在容貌上的焦虑或者广泛焦虑都适用,当对方焦虑水平较高较严重时还可以辅以药物治疗。

帮助其改变错误认知,建立正确的审美与价值观。同时弱化他聚焦于局部瑕疵的观念,强化自身整体优势,并打开视野发展爱好,引导其个人价值的实现。

当身边的亲友处于容貌焦虑时,我们可以怎么做:

每个人终究会在时光里老去,青春永驻的美好容颜只会出现在童话故事中。

我们一边担心自己不够好看,害怕自己会变老变丑,却忽视了与老人相处之时我们其实并不太会去关注对方的样貌,更多的会去在意对方气场给自己带来的感受。

况且,就算我们为了变美而去过度的整形美容,若是与内在气质极度不相符的话,其实也未必是美的。

只有我们更好的去接纳自己的内心,抚平内心的矛盾与冲突,才能在年纪不断增长的过程中寻得自我的悦纳,才可以不断的保持一个较为良好的精神面貌。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