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十二月帖:勒马听风,且共从容,说一段岁月闲话,品一章人间烟火

2022-03-27  喜好喜好

光阴,是人间的芳华,吟一风,醉一月,人面桃花,豆蔻梢头,姹紫嫣红,风老莺雏,雨肥梅子,西风惊绿,关河冷落,小桥流水,雪满前庭,暗香幽浮。

光阴,是纸上的长短,开一句,落一句,谁的去年天气,旧亭台,谁的秋千院落,夜沉沉,谁的池塘,入了春草梦,谁的梧叶,染满秋声。

廖伟棠《来生书》:落叶沙沙,和我们说话,这就是远方春鸟鸣叫,就是水流过世界上的家宅,人走过旧梦和废诗、落日和断桥。

去看一场花事,桃李春风设宴,诗歌葳蕤生长,那里有长发及腰的花香,青丝绾正的清风,有十里红妆的酒,有八千里路的云和月。

去沐一场荷风,月下卧醒,花影零乱,满人襟袖。时光簪花浅笑,岁月不忧不惧,不蔓不枝,雨巷深处,有黛瓦粉墙,烟柳画桥,都有好鸟相鸣,好水作响。

去见一次白露,带一罐陈酿的歌谣,欢欢喜喜的调子,音符跌落青石巷,惹落草木泠泠声,山水潺湲声;掉出月色纤白,露水花浓。

去听一场雪场,心中拨亮诗歌的炉火,聊几句去年南山落梅的格律,或擦拭烟火里的尘埃,抚慰长路上的疲惫,或瓷碗接雪煮香茶,说一段岁月的闲话。

一月:月光,瘦作一根心弦

山外有桃花,诗里有野马,眉间有雪飘,心上有相思。

月色许了相思,雪色许了流年

风从北方来,吹乱阑珊的灯火

情书的第一行

落在青涩的眉睫,漫溯忧伤

往事是一串马蹄印,你和流年的距离,是长长的想念。

二月:春水初生,春林初盛

春色早已启程,抖落一地冬的余韵

一场春风暖了谁,一场春雨醉了谁

一场花开梦了谁,一场等待,又成全了谁。

目光所及,皆是桀骜不驯的苍凉

客心一程雪,铺就那一笔纸上江山

你是花开,一纸江南的水墨

你是诗愁,半面月色的忧伤。

将万紫千红,落笔一段时光。

将万千寂寞,赋予一袭流年

三月:念一行桃红,念一行花溪

花事未了,浮生未歇

总有一处鲜衣怒马,来抽取冬日寒凉。

凯风自南,吹开一页诗香

念一行桃红,念一行花溪

听一曲清笛,醉染春风;

描一纸云烟,诗意春天;

携一路繁花,明媚相送。

韶华淡极,是梨花的凉,桃花的夭,杏花的影

风传来花信,落款是你的名字

四月:梨花落,春欲晚,花事荼蘼,彼岸无期

潋滟的花事里,有荼蘼花老的惊艳,有笙歌未散的悲喜。

静好的时光里,连孤独都带着素淡的香息。

花事,一一浩荡,也一一落幕。

往事,一一走近,也一一走远。

翻一页诗,念一个人,春天走在路上

我还是会想你,以一种皈依的姿态,化作暗香尘泥。

若允许我流泪,那么,我不再在一首诗里颠沛流离。

若允许我流泪,我也会笑着与你相聚和别离。

五月:蔷薇,经过我的城

阳光透过指缝时,蔷薇经过我的城。

有花籽与花籽相撞,却不问盛开和凋零。

光阴铺满台阶,闲情挂在窗下,绿荫悄悄送走年华。

谁姗姗来迟,却恰到好处地填补了那片空白。

谁婉在水岩,眉挑春风,倾了谁的城,又覆了谁的国。

谁被一花一草的温婉,牵到云深处。

谁被一书一墨的喜悦,牵到情深处。

六月:半夏彼岸,似水流年

小满未满,还差一首诗的距离

世事如书,旧词新愁,醉老西窗,人间已荒

露水落在荷盘里,溅起浅绿色的心情。

雨落江南,总觉得是诗的韵脚

滴答滴答,可能悲欢淡去

那离合也应如敞了很久的酒。

十四行的情书里

有薄荷绿的情思,有绿萝裙的心事

我把青丝绣进白马,你要从第一行读起,

且以百草,蓄一盏茶香,认真地听。

目光所至,皆是浅绿色的心情

七月:孟夏灼灼,光阴流墨,清欢不渡,白茶不予

细雨拂弦,光影流墨,孟夏灼灼,蔷薇韶极

烟火次第的人间

有苔的清绿与悠远,有时光的柔软与清闲。

花的眼,月的笔,都是相思的从前

关于想念,从头说起

时光低了眉,风吹送诗行,一行微微的心跳

是谁苍白了等待,诗的平仄徘徊着孤单

八月:一念秋风起,一念相思长

秋在故纸堆里泛黄

泛出了旧人旧事的模样

寂冷的怀念,清淡的心意

一朵云的韵脚,一片风的心弦。

隔着一道月光

一念秋风,一念相思

一番欢喜,一番痴缠

雨打芭蕉,落成灯下的秋水词

白露待嫁,铺作陌上的光阴凉。

一片叶落下来,一首词落下来

落成冉冉秋光,山间素月,红篱小院

九月:白露待嫁,清风唢呐,心有微澜,秋水为凭

一杯茶,放到隔夜,凉作袖口的褶皱

一段往事,落笔纸上,凉作一首秋水词

一个人,经年而过,凉作惨白的月光

忧伤,在一行诗里彷徨

把落叶分行,将残荷句读

以岁月酿酒,以时光为盏,上阕披烟雨,下阕滴相思

仿佛所有红尘都谢了幕

所有心事都迟了暮

只在一池疏雨里,只在一帘月色里

静静地落座,坐成一首词的姿态。

十月:念及白露,已是秋霜

深秋的凉薄

是故纸堆里,落寞的殇

一片落叶与一片落叶的擦肩

有没有一阵风,能吹回从前

有没有一个人,能执手相看

露从草尖跌落,跌进额间,是岁月的褶皱

荻花,琵琶,青衫,一不小心,在洁净的句子里染上了哀愁。

送信的风走了八千里,听任,重叠的凋零。

唯初心,不曾落。

十一月:寒灯纸上,梨花雨凉

念起你的旧,寒灯纸上,梨花雨凉

故事深处,落笔纸张

染着月色,一身风霜,指尖滴下莫名的忧伤

月色打了烊,我在何方,等一场泛黄的初见

还有落花吹来的忧伤

北雁叫断西风,鱼雁传来尺素

一个字,跌落眉间,是山色空蒙水潋滟

一个字,一串长风,是喜悦相伴光影淡。

十二月:梅花忽而,落了满山

素白的怀念,清淡的心意

一个眼眸低回,一褶素裙纷飞

一朵云的韵脚,一片风的心弦。

三行诗里的月光,三寸梦想里的天堂

月光落在左手上,我守口如瓶的心事

依着溪水杏花的凉词,依着自己才能看见那抹忧伤

所有故事,仿佛都有了结局

所有的启程,仿佛都有了归宿

光阴铺好的笺上,岁月以白雪为诗,留下最后的落款。

光的触角碰到伤口时,搁浅的梦淡了又淡

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梅花便落满了南山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