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王蒙、莫言与诺贝尔奖(2)

 置身于宁静 2022-03-29

    如果“一个很了不起的作家,他始终没有得奖,那么这样的话受损失的是这个奖,而不是这个作家”,“我们要为诺贝尔奖遗憾”,托尔斯泰是个佳例。

  如果“这个作家啊,他写的也很好,他又得了奖了,这二者如鱼得水,得奖的作家是锦上添花,发奖的是咸与有荣”。

  如果“暂时还没有被公众所承认的,具有潜在的优势的作家和作品,给他发一个奖”,“这样的话这个奖的威信就更高,他等于文学界的一个伯乐”。

  王蒙又说,诺贝尔文学奖最重要,影响最大,奖金最高,其它如法国的龚古尔奖,英国的布克奖,日本的芥川龙之介奖,美国的普利策奖,意义和规格都比不上。然而,王蒙又说:“诺贝尔文学奖好,不如文学好。”

  王蒙进一步举出多个国家的事例,说明瑞典皇家科学院的诺奖评委,实在“有一定的政治倾向”。

  有一个问题,王蒙说得痛心疾首,就是有人“把北欧的这一个奖看得比天还高,然后把中国的文学看得比地沟油还臭,这个有点变态,有点下贱,这就太不实事求是了”。不知道这句话的主词是谁,似乎既是某些中国人,也是某些外国人。某些中国人贵“古”贱今、崇洋抑华使王蒙推论出这样的话:“中国作家有两项原罪:一个是没有得诺贝尔文学奖;一个是没有当代的鲁迅。”(当然现在有人得诺贝尔文学奖了。)

  演讲中上面这些话,除了四种得奖者类型和“比天还高”、“比地沟油还臭”之说外,都不是王蒙的新说法。“还高”、“还臭”是狠话,王蒙从前谈论诺奖及其相关人事的态度,基本上是温柔敦厚的。

  3

  王蒙的作品呈现长江大河的内涵、韩潮苏海的语言,他自是大师,影响广远。这里就近举证。在《汉语新文学通史》中著者对王蒙的诸多贡献之一有这样的论述:《布礼》、《蝴蝶》、《夜的眼》等作品“在小说的叙述方式等方面的创新,给文坛带来了强烈的震撼”。王蒙是河北人,河北就在黄河之北;如要立一名目,他可称为“大河作家”(大河一词源于法文roman-fleuve) ,他的文学成就比起莫言怎会不及?莫言称美为大师的王蒙,没获得最大的文学奖,而莫言获得,他的感受如何?他常道的一名言是“凡把复杂的问题说得像小葱拌豆腐一清二白……概不可信”,对于诺贝尔文学奖、对于莫言之获诺奖,他的感觉不可能一清二白。

  王蒙有书名为《尴尬风流》。老弟莫言夺标而非大师王蒙折桂,这诺奖又是多么令人扬之抑之爱之恨之。他大谈二者,难道没有一脸尴尬的可能?王蒙却博大深刻睿智幽默且温馨地、文釆风流地说了。以宽容见称的王蒙,在他的其它文章、在他的自传中,并不多谈诺贝尔奖。在自传第三部《九命七羊》中,他谈诺贝尔奖的篇幅颇为有限;他谈夏衍巴金张光年,谈俄罗斯的《纺织姑娘》等等歌曲,谈他喜爱游泳他是一条鱼,谈他的雕窝村居,谈他用英语日语波斯语土耳其语演讲的事,谈他的爱睡觉,谈他的中国海洋大学,谈他的作品《十字架上》、《失态的季节》。

  “诺贝尔文学奖好,不如文学好。”2012年11月30日在澳大中文系以“中国当代文学”为题的“名人论坛”中,王蒙话不对题地滔滔娓娓大谈数学与文学。王蒙莫言诺贝尔。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热点新闻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