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最后一天,我就不睡懒觉了

 退思斋1964 2022-04-01

图片

在过去的时间里,我基本处于一种心绪不宁的状态里,工作和生活之间的界限渐渐消失,周末和假期与平时工作时间的差别越来越小,各种类型的担心一直在脑海里盘旋。

尽管连续两天不做任何有益于苍生或者个人进步的事,我真的会内疚,但我还是找了个周末,下定决心,凝神冻念,停止思考,像猪或者蒹葭一样过了两天(尽管还是打了四个电话会)。

我发微信给个朋友,自夸:我战胜了我自己的傻×自律。朋友反问:如果还有最后一天可以活,你会干什么?

我心里盘算,冒出来的念头如下:

最后一天,我就不睡懒觉了(妈的还得上闹钟)。我早起,找个高楼去看看朝阳,遥遥一拜,不求它任何具体的事儿(和一个遥远的大火球求一件人间的具体事儿也是超级可笑)。

图片

早餐我吃煎饼加个蛋、上海小笼包(不要太精致,街边摊儿上的才有鲜肉和好面拼斗出来的那种销魂),配卤煮,就苏格兰单桶威士忌。

我拿建盏喝两泡茶。我喝一杯手冲咖啡。 

我沿着河边跑十公里,不带手机、沿途不拍照、不看配速,铆足劲儿跑,跑完喝一罐冰镇可乐。

然后我拿张纸,拧开钢笔,交代一些后事:几个重要的用户名和密码以及它们保护的财物应该派什么用途,哪些古美术可能是赝品以及为什么,哪几首情诗最美丽以及为什么。 

我怀念一下我爱过的那些女神,我忘记了她们的长相,但是我记得所有无比美好的细节。我写些明信片,每人一张,但是很可能一张也不寄。我原谅所有的男性傻×(都是激素和基因的错,他们都是无辜的),给他们组一个五百人的微信群,发他们每人一个二百元的红包。

我粉碎我所有硬盘和存储卡。

图片

中午我去吃雪崴的天妇罗。油炸食品包含暗黑的美,在这点上与女性和酒相通。

我中午的酒精耐受性很差,估计大半瓶香槟我就晕了。找个相对干净的床,翻翻《后汉书》关于刘秀的部分,然后睡着(一定不上闹钟了),然后醒来,如果做梦,涉及宇宙或者人类秘密,就记下来,否则就默念一遍四圣谛。

在西山找座山或者二环以内找座庙,我看看夕阳,就凉啤酒。

我召唤我认为最好玩的十几个人来吃晚餐,估计其中个别人已经不在人世,还有不少人在忙,也就来个五六个人。晚饭吃水爆肚仁、水爆腰花、涮羊肉,还有水煮花生米和拍黄瓜,就比我还老的波尔多和勃艮第红酒。

一定喝醉。在手机里找诗,站在桌子上读诗。

在失去意识之前自己回到自己的床上,挑一块碎玉(扳指或是含蝉),拨一个电话,大喊一声“我爱你”,然后关机,睡去。

生而为人,至少每月、至少每年要有这么一个最后一天吧?

——选自《有本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