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刘英(张闻天夫人)回忆录-11

 兰州家长 2022-04-04
文章图片1

闻天当时是书记,按照他的作风,听到各种意见都告诉负责军事指挥的毛主席,在会上提出来让大家讨论。经过讨论甚至争论,他再做结论。闻天的信条,是真理在谁手里,就跟谁走。那时确实是毛主席手中有真理,毛主席的意见高明、正确,所以闻天总是支持毛主席。会理会议也是如此。最后闻天做结论,肯定毛主席的军事指挥是正确的,批评了林彪和彭德怀,决定部队继续北进,到川西北创建新苏区。

本来,革命队伍中发生争论是正常的事。正确的意见,方针,也要通过讨论以至争论,通过实践,使人了解其正确,才能得到贯彻执行。会理会议开过了,争了一通,闻天做了结论,认识统一了,就完了。当时战事紧张,涉及个人之间的误会,都没有当一回事。彭德怀同林彪写信等事全然无关,并且他是反对林彪的提议的,这点我是亲耳听到,但他在会上会后都没有申辩,他采取“事久自然明”的态度。闻天更没有觉得自已有什么事。但到1941年在一次小范围的谈话中,有人批评会理会以前闻天曾挑拨军队领导同志反对三人小组。闻天感到非常委屈,当晚回家后写了一封申明信,后来没有发出。闻天内向,不善于和别人随便谈心,沟通思想, 这样,往往产生隔阂和误解。到1943年在学习两条路线、总结历史经验时,我对闻天说,会理会议可是个重要的事,你这一次把事情讲清楚为好。闻天这才接受我的意见。他乘许多人都在延安的机会作了一番调查。在整风笔记里,对会理会议作了澄清。我当时正式担任闻天的政治秘书,整 风笔记这一部分还是我帮他眷抄的。他在笔记中明确写道,说我曾经煽动林、彭反对三人小组,完全是误会;会理会议上,我的报告大纲是同毛主席、王稼祥商量过的。我当时批评下面的右倾很厉害,是带勉强性的。会理会议基本上是正确的,同当时干部中离心倾向及一些动摇情绪作斗争是必要的。但我以为斗争方式还是过火的。不必用机会主义大帽子去压他们。

1943年底闻天写完这篇五万多字的笔记之后,首先送给毛主席看。我清楚地记得,毛主席到我们窑洞来送还笔记的情景。他真诚而高兴地对闻天说:“我一口气把它读完了,写得很好!”闻天听了心情舒坦,认为毛主席终究是了解他的。

红军渡过金沙江以后,已经把国民党围追堵截的大军甩掉了。军事方面进展比较顺利。刘伯承同彝族头领歃血为盟,部队安然过了彝族区。 以后又飞夺泸定桥,红军从泸定桥和安顺场渡口渡过大渡河,蒋介石想让红军当第二个石达开的迷梦破灭了。

过大雪山,是红军从敌人围追堵截的包围圈中跳出来以后碰到的自然界的第一个大障碍。上山之前,就交代大家,山上空气稀薄,一定要快 走。上山沿路,还有宣传队唱快板:“……裹脚要用布和棕,不紧不松好好包,到了山顶莫停留,坚持一下就胜利了。”人到困难临头都会想办法的。我发明了拽着骡子尾巴上山的办法,省力许多。不少女同志也是这么办的,蔡畅、刘群先都是拽着马尾巴上的山。

过雪山出问题主要是在山顶上。山顶上空气稀薄,呼吸困难,有的人就挺不住,憋死了。蔡大姐的一个小卫生员殷桃,就在山顶上牺牲了。我 们看着她脸色惨白,嘴唇乌紫,呼吸憋不过来,想要救她,但一点办法也没有。

下山容易得多,胆子大的干脆坐下来,像滑滑梯一样滑下去。下了山,大家又似乎忘记了疲劳和危险,交流起经验来。人在困难中,觉得非常之难;过来之后,又好像不怎么样;过了一段时间再回想起来,又会感到真不容易,甚至搞不清自己怎么有那股劲征服困难的。

尤其让人高兴的是,翻过大雪山,到了达维,我们遇上了李先念同志率领的第三十军,知道红四方面军都在这一地区。中央红军从隔年十月中旬出发,一直想同二、六军团会合,未能如愿。过了大渡河以后,就抱有同四方面军会合的希望,如今总算碰上了,而且,看起来四方面军人数多、装备好、给养也足。6月14日到达维的当晚,两支兄弟部队联欢,气氛欢乐融洽。

第二天,我们就向懋功方向进发,走了大约一个星期,到了两河口,终于同四方面军总部会合。

同四方面军会合以后,总的气氛还是不错的。有一年多断了联系,经过九死一生的战斗,同志们见面后很自然地交换情况,交流经验。四方面 军慷慨,给一方面军送粮食、送衣服、拨部队,还给中央领导同志每人送一套粗呢制服。毛主席关照大家要多多了解四方面军的情况,做好团结工 作。我记得毛主席就同闻天说过,要他注意做陈昌浩、傅钟、张琴秋等同志的工作,他们和闻天是莫斯科中山大学时的同学。

陈昌浩也来看闻天,畅叙旧情,讲到莫斯科学习的情况,感叹一晃已经多年了。可是谈到四方面军的现有兵力、装备、今后的行动打算,陈昌浩就言词闪烁,不肯吐露真情了。陈昌浩当时才二十多岁,为人精明强干。

闻天对如何维持好一、四方面军会师时的有利形势,搞好团结,是很费思索的。他从各方面体察了解情况,经常与毛主席和恩来同志商量,感觉到张国焘在会师后的思想状况不利于红军与革命的发展。主要是:自恃兵强马壮,瞧不起一方面军,轻视遵义会议后党中央和军委的统一领导;保守退却思想浓重,害怕损失实力,想在这一带按兵不动,并有退向川西北、过草原的打算,缺乏创立新苏区的观念。

闻天与毛主席等商量,多次打电报给张国焘,主张向北转移,去川陕甘创建新的苏区根据地。但张国焘犹豫不决,敌人又在进逼,这样中央就邀请张国焘从茂县急来懋功面商。为了把这次会议开好,统一认识,根据政治局常委的决定,闻天于6月24日在两河口住的一座关帝庙里,很快写下了《夺取松潘,赤化川陕甘》一文,并立即在油印的《前进报》上发表,红一军团政治部6月25日又翻印给干部学习。

闻天在文章中首先分析一、四方面军会合这一伟大胜利的意义 这一会合“使过去在两个战线上分开行动的两大主力现在完全放到党中央与军委的统一指挥之下”,“造成了实现我们在川陕甘建立新的苏区根据地的战略方针的可能”。

文章明确地指出了当前带有战略意义的战役任务——夺取松潘,控制松潘以北地区:“为了实现我们在川陕甘建立苏区根据地的战略任务,我们现在必须集中我们的全部力量,首先突破敌人北面的防线,将红军主力转入川陕甘的广大地区内寻求在运动战中大量的消灭敌人。因此夺取松潘、控制松潘以北的地区,消灭胡宗南的部队,目前成为整个野战军与四方面军创立川陕甘新苏区的最重要的关键,也是目前我们红军的紧急任务。”文章要求“用最大的努力与自我牺牲精神,克服一切粮食、道路、山地、河流的困难”,夺取一、四方面军会合后第一次共同作战的完全胜利。

6月26日开始的中央政治局两河口会议是在一座喇嘛庙里开的。会开了三天,集中讨论战略方针问题,主要是围绕要不要打松潘的问题来讨论,从战略上说这是牵涉到向北还是向南的问题,从战役部署来说牵涉到谁当打松潘的先锋的问题。

我担任这次会议的记录,记得会议由闻天主持,恩来作的报告。

在讨论时,张国焘明里不好反对打松潘,实际上又不愿当先锋。他怕四方面军同胡宗南碰,要保持实力。张国焘这个人长得挺富态,讲起话来半天一句,绕圈子,脸上看不出春夏秋冬。毛主席很耐心,同他慢条斯理讲道理,说得他没有办法。最后他同意中央的决策,并同意由四方面军负责打松潘。

闻天最后作了总结性发言,记录还在,讲的基本上就是上面说的那篇文章的精神。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