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眼见宝玉黛玉做出越轨事,贾母反应及时高效,王夫人却让人看傻眼

 君笺雅侃红楼 2022-04-04

林黛玉七岁到贾家后,与贾宝玉两小无猜,亲密无间。用贾宝玉的话说:“咱们两个一桌吃,一床睡,长得这么大了……”

宝黛二人相伴成长,同处贾母房中眼皮底下,并不避嫌。

即便两人年纪渐长通了人事,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后“初试云雨情”,与林黛玉相处仍旧毫无二心。

像第十九回两人同床共枕一起讲“小耗子偷香芋”故事时,贾宝玉拉着林黛玉袖子闻个不停,根本不涉及男女之私。

到贾宝玉看见薛宝钗露出半截雪白膀子,还遗憾不是长在林黛玉身上,否则也得摸上一摸。

彼时宝黛已生情愫,只差没有表白。贾宝玉仍可与林黛玉有亲近接触,却心内尊重不涉于乱。

当然,长大后二人也认识到太过亲密不妥,刻意保持距离注意避嫌。但多年习惯又岂能一朝更改!

(第三十二回)宝玉笑道:“你瞧瞧,眼睛上的泪珠儿未干,还撒谎呢。”一面说,一面禁不住抬起手来替他拭泪。林黛玉忙向后退了几步,说道:“你又要死了作什么这么动手动脚的……你别着急,我原说错了。这有什么的,筋都暴起来,急的一脸汗。”一面说,一面禁不住近前伸手替他拭面上的汗。

林黛玉拒绝了贾宝玉为她的拭泪之举,却情不自禁为贾宝玉擦汗。体现出情不自禁的心理。他们固然无私,外人却看起来“不像”!

薛宝钗也源于他们经常不避嫌地亲密之举,刻意回避两人独处的场景。

从感情角度看贾宝玉和林黛玉的亲密,无可厚非。两人从亲情转变爱情,多年以来一直亲密。

但从礼法规矩的角度去看待宝黛亲密,就不对了。他们的行为,分明是在“越轨”的边缘疯狂试探。

古人讲究男女授受不亲,甚至要求男女七岁不同席。但执行起来是不同标准的。

过于“刻板”的道学,并不被大众接受。很多家长未必“愚昧”到《牡丹亭》杜丽娘父亲那种程度。

贾家像贾宝玉、贾环、贾兰等来往穿梭大观园并不禁止,一家子适度接触,长辈在旁也是常态。反而越到民间越“教条”,就像最后一批裹脚者,往往都在市井或者农村。

贾家长辈有信心晚辈的教养,不会出现违背礼教的不轨行为。直到贾宝玉和林黛玉超出了他们的控制。

宝黛爱情不符合当时的礼教规矩无疑。但追根溯源在于贾元春下旨让他们搬进大观园,给了他们太大的私人自由和空间自由。

君笺雅侃红楼认为,贾宝玉住进大观园不出来,就是王夫人借以和贾母争夺他的控制权。只要贾宝玉没结婚,一出来就得回到贾母身边,王夫人无法接受。

王夫人的私心造成宝黛爱情的快速滋长,也让情况朝着失控的方向发展。

贾母固然支持宝黛姻缘,想要将林黛玉嫁给贾宝玉,是出于两个目的。

一,林黛玉孤苦伶仃,与贾宝玉亲上加亲,和和美美。让她对女儿贾敏有交代。

二,林黛玉和李纨一样出身书香门第,符合贾家弃武从文转型的发展需求。娶了林黛玉会事半功倍。

但是,贾母绝不支持宝黛爱情。姻缘需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爱情在当时就是越轨的私情。

所以,当元宵节林黛玉将自己没喝完的残酒亲手喂给贾宝玉,贾母看见后当即坐不住了。随后就做了两个安排。

第一,贾母借《凤求鸾》掰谎,严厉批评男女私情,警告宝黛二人的不对。并以“我们家再没这种事”,为宝黛划下红线,让他们注意影响,算是变相掩护。

第二,随后排座次时,贾母断然将林黛玉和贾宝玉隔开。林黛玉、薛宝琴、史湘云挨着她坐。贾宝玉却被夹在母亲王夫人和伯母邢夫人之间,让他再不能轻举妄动。

从贾母的亡羊补牢,就能知道她处理宝黛“越轨”的事非常干脆,遇到问题马上解决。

宝玉和黛玉当时年纪不小了,贾母的意思一听就懂,此后他们再也没有亲密越轨的行为。这是贾母的行动力。

反观王夫人,袭人已经提醒贾宝玉在大观园住不妥当,建议搬出来。可她为了一己私心,就是不动。反而加派人手去暗中盯梢,才致使宝黛不知情下,情难自禁,才有后续一系列“越轨”不合理的情况发生。

眼见事情越来越失控,王夫人也不辨是非,只将恨意发在林黛玉头上,不负责任的立场让人看傻眼。

从贾母的反应,她并不太同意贾宝玉住进大观园,奈何是贾元春的旨意,王夫人授意,她也无可奈何。

文|君笺雅侃红楼

请帮忙点赞、收藏、转发,和赞赏一样重要!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