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破解意识之谜

2022-04-06  叶晓锜   |  转藏
   

破解意识之谜

意识是怎么发生的?不少学者感到这是一个无解之谜,只能借助于神学来解释。

为什么意识之谜被认为无解呢?人们的思想有两个自设的障碍和遮蔽。一是认为,意识是一种自身独立的东西;二是认为,意识的方式一开始就是自身的完成形态。这两个自设的障碍和遮蔽使人无以察觉意识的两个基本特点:第一,意识是一种生命体主体结构的意向行为,好比在物理学中,“力”并不是一种自身独立的东西,二是相互关系的产物;第二,意识的实在方式是生物进化塑造和文化演化塑造的经验历史产物,并不是一种一成不变的自身完成形态。

一、意识是生命体主体结构的意向行为。

意识的发生是和生命体直接相关的。在严格的意义上,意识是生命体主体结构的意向行为。这种生命体主体结构的意向行为,其初始的方式,就是由基因自主复制和以细胞为生存机体构成的主体结构,发生的生存繁衍物、能摄取的主体意向行为。

英国学者理查德·道金斯《自私的基因》所著中指出“复制因子的出现不仅仅是为了生存,还为它们自己制造容器,即赖以生存的运载工具。能够生存下来的复制因子都是那些为自己构造了生存机器以安居其中的复制因子。以草履虫为例,草履虫是一种身体很小,圆筒形的低级生物,它是一个单细胞的组织结构。草履虫通过内核进行自主复制繁殖,通过刺丝泡的应激反应,细胞表膜的呼吸,细胞口的营养摄取,伸缩泡的消化,肛泡的排泄,鞭毛的辅助移动,构成一个生存机体容器的主体结构,并由这样的主体结构发生了生存繁衍、物能摄取的主体意向行为。

生命体主体结构的构造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在数十亿万年的生物进化史中,随着基因变异、环境变迁、自然选择、生存竞争,生命体主体结构的构造发生着生物进化的改变,由单细胞的主体结构进化为多细胞的生物结构,出现了具有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等感官,以及神经系统、大脑中枢、运动肢体,生成了更为高级的进化程度不同的,由大脑自主管理的感受系统和效应系统所构成的主体结构,并发生更为高级的主体意向行为。

二、意识方式的生物进化塑造和文化演化塑造。

美国的认知科学哲学家丹尼尔·丹尼特在他的《意识的解释》著述中提出了一个意识“可塑造”的观念,对此我很赞同。生命意识方式,第一,不是自身独立的,第二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由主体结构塑造的。大体来说,有着三种不同主体结构塑造。

一是,刺激反应意识方式的主体结构塑造。刺激反应意识是生命体的初始意识,这种初始意识对应于以基因自主复制和细胞为生存机体所构成的主体结构,这种主体结构产生了刺激反应的生存繁衍和摄取物能的主体意向行为。

二是,感性表象意识方式的主体结构塑造。感性表象意识是比刺激反应意识更高级的意识方式,感性表象意识对应于大脑自主管理的感受器系统和效应器系统所构成的主体结构,这种主体结构,产生了感性表象本能的生存繁衍获取食物的主体意向行为。

三是,概念建构意识方式的塑造。德国哲学家卡西尔在他的《符号形式的哲学》中认为,“除了在一切动物属种中都可看到的感受器系统和效应器系统以外,在人那里还可以发现可称之为符号系统的第三环节,它存在于两个系统之间。这个新的获得改变了整个的人类生活。符号系统使得人不再生活在一个单纯的物理宇宙中,而是生活在一个符号宇宙之中。”符号系统的最大特点是以符号指称的抽象构造在人脑中加入了一种概念建构意识,生成了一种以感性表象意识为根基,概念建构意识为加入和制导的人类意识结构。这样的主体结构,从表象到概念,通过概念生成、概念建构、概念创造的概念逻辑必然,生成了的认识、自我、思想、精神、创造的人类智能的主体意向行为。

一般而言,刺激反应意识和感性表象意识是生物进化的塑造,概念建构意识是文化演化的塑造。一方面,这三种意识方式的塑造都具有自己不同的发展程度;另一方面,这三种意识方式的塑造说明了意识方式是一个不断从低级到高级的历史发展进程。这个历史发展进程是否还会随着主体结构的变化发生新的塑造呢?

三、破解意识之谜。

一个可能的事实是,如果我们能赋予电脑自主的意向行为,用人类的“上帝之手”制作出一种电脑为主体结构的意向行为时,意识之谜将得到令人信服的真正破解。

当前,“人机接口”的科技发展正在提出和实践这样的课题。“人机接口”实现的关键在于,把人脑智能的概念逻辑转变为电脑智能的程序逻辑,从而使电脑发生一种自主的和自我的意向行为。这样的工程并不是毫无希望的:人类的概念建构意识是语言符号系统和图形符号系统的抽象构造和使用,这种抽象构造和使用产生了认识、自我、思想、精神、创造的主体意向行为的智能意识。电脑智能是数码符号系列的程序处理,这种程序处理产生了计算、识别、声音、图形、设计、筛选、搜索、统计、管理、工程、作业等等的电脑智能。电脑智能的现有不足是,它是人类智能意识的概念逻辑借助于电子技术和程序设计的碎片化外置,这种碎片化外置构成了电脑智能的操作平台和应用生态,不是人脑概念逻辑总体置入的程序化,不足于生成电脑为主体的自主的和自我的意向行为。人脑智能的符号使用与电脑智能的符号使用,两者的符号使用虽有不同,但符号使用上是相通的,而且声音符号和图形符号与数码符号是可以互为转化的。这就使得当代哲学和科学可以协同,一方面,在哲学领域,通过概念逻辑总体架构破解的基础理论,提供思想的引导;一方面,在科技领域,通过芯片设计和程序编码,实现概念逻辑总体架构外的电脑程序化。

在人脑智能和电脑智能同样制作和使用符号抽象运作的基础上,实现人脑概念逻辑在电脑中的程序化,使电脑智能获得一种新的主体结构的意向行为,拥有主体自主和自我的智能意识,无疑需要哲学和科学协同的持久努力,但这将会带来令人信服的意识之谜的破解,由此证明,意识之谜是无需借助神学来解释的。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