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人世间》:深沉而悲悯的平民史诗

2022-04-10  pccngs   |  转藏
   

作者:兰州大学文学院戏剧影视文学研究所副教授 田广

央视开年大剧《人世间》开播以来,创造了多项收视纪录,引发了广泛热烈的社会反响,堪称近几年国产电视剧中出类拔萃的一部现象级作品。《人世间》的成功离不开其背后强大的创作团队,除了导演兼总制片人李路、原著作者梁晓声、编剧王海鸰以及其他主创人员的功劳之外,还有老中青三代演员的精彩表演,他们用心塑造了一个个生动鲜活的人物形象,尤其是几位主演和“老戏骨”对人物性格和心理富有层次感的把握和表现,让我们见识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好演员。除此之外,这部剧还有哪些过人之处?它的火爆背后,又有哪些值得关注和思考的问题呢?

《人世间》:深沉而悲悯的平民史诗

首先,它较好地解决了严肃文学与影视改编之间的矛盾。电视剧《人世间》改编自梁晓声获第十届茅盾文学奖的同名长篇小说,原著115万字,是作者以自己的家庭为原型,历经八年辛苦经营创作而成的一部冷峻而厚重的现实主义鸿篇巨制。要将这样一部严肃文学作品改编成电视剧,是一个不小的挑战,编剧王海鸰也感叹这是自己从业以来最艰难的一次创作,不过事实证明这次改编是成功的。电视剧不仅在小说基础上对人物形象、情节结构、叙事方式等作了较大幅度的改写,增强了典型性、冲突性、戏剧性和可视性,而且将作品总基调由原来略显沉重的青灰钢铁色转换成了较为轻快的明亮温暖色。虽然这样增大了改编的难度,但效果也是显而易见的。文学与影视联姻已经成为潮流,然而两者毕竟属于不同的艺术,存在一个相互转换与融合的问题,如何处理严肃文学的个人化与影视艺术的大众化之间的矛盾,实为一大难题,《人世间》的改编为我们提供了最新的成功范例。

其次,它体现了对百姓生活史与民族大历史的整体观照。《人世间》首先是一部百姓生活史,它从小处入手,以一个工人家庭三代人的爱情、婚姻和事业为中心,生动地描写了普通人的日常生活,真实地展示了社会各阶层的生存状态;与此同时,它又能从大处着眼,将琐屑的个人叙事置于宏大的国家民族历史语境中,透过个人命运的跌宕起伏反映出近五十年来我国社会发生的沧桑巨变,从而投射出一部民族大历史。百姓生活史与民族大历史的有机统一,使该剧呈现出宏阔的艺术视野和纵深的历史真实感,因而拥有了一种史诗的气质,可称得上是一部书写近半个世纪普通中国人生活变迁和心路历程的平民史诗。相应地,该剧也因此而几乎覆盖了全年龄段受众,不同年代出生的观众都能从中找到自己的记忆,产生情感的共鸣。

再次,它对复杂人性进行了深入挖掘和真实表现。作为一部现实主义力作,《人世间》客观真实地描摹了广阔而丰富的现实社会图景,塑造了“典型环境中的典型性格”(恩格斯语),在揭示人性的复杂性和人物性格的多面性方面,更是作出了极大努力。统观全剧出场的上百个人物,几乎找不出一个真正的坏人,即便是“杀人犯”涂志强、“强奸犯”骆士宾、“流氓团伙头目”水自流、“贪官”龚维则和姚立松这类形象,也没有像我们惯常看到的影视剧中那样被盖上“反面人物”的印戳,其实“坏人”也有善良的一面,也有温情的时刻。反观“正面人物”,也不一定都是正大无私、光明磊落的,这一点从对郝省长、金月姬、周蓉、冯化成等人物的描写中可见一斑。该剧塑造人物的这种方式,使得剧中形象大都比较立体丰满,更加真实而有深度,表现出创作者对社会人生的细致观察和深入思索,体现了真正的现实主义精神。

最后,它展现了深沉博大的悲悯情怀。古今中外许多作家都说过相似的话:悲悯情怀是文学存在的理由。伟大的文学艺术家对人生苦难有一种己溺己饥之感,对世间生命怀有深切的同情、悲悯和博大深沉的爱。这种悲悯情怀在文艺作品中最直接、最显著的体现,是对底层小人物命运的关怀。在《人世间》中,周家三兄妹中最“没出息”且两次入狱的周秉昆、生活极端困难又惨遭强奸生子的郑娟、身患绝症不愿拖累妻儿卧轨自杀的孙赶超,就是这样的小人物,他们的悲惨遭遇令观众一次次扼腕垂泪,甚至有观众意难平到扬言要弃剧。然而,正是在这些被生活虐了一遍又一遍的平凡小人物身上,我们更加强烈地感受到了生命的热力和人性的高贵。世间真正的美好多是长在苦难上的花朵,从某种意义上说,周秉昆们的人生遭际有多么苦难,他们的生命之花就有多么灿烂。悲剧元素的价值正在于此,这是创作者赋予剧中人物的深沉情感和独特意义,这也是艺术的力量,同时千万不要忘记:艺术的真实不等于生活的真实。

当然,电视剧《人世间》也并非尽善尽美,这里谈几点其创作方面的不足:一是主线与副线的关系处理得不够理想,副线戏码的增加对主线造成了一定的冲击;二是有些情节线不够连贯或缺乏照应,令观众感到突兀甚至有缺失之感;三是对第三代(尤其是周聪)的成长经历交代得过于简略,使得周家三代人构成的三角形近乎失去一角,不能不说是一大遗憾;四是为了塑造企业家形象而改变了骆士宾的人设,几乎将原著中的“坏人”变成了剧中的“好人”,让很多观众在情感上难以接受;五是部分情节设计不够合理,如作为市长的周秉义为了谈成投资项目,在对方老板的威逼下喝了十大杯白酒(喝一杯酒投资一百万元),结果导致胃病发作住进医院,就不大合乎人之常情、事之常理。

虽然尚有不尽人意之处,但瑕不掩瑜,《人世间》这部剧有许多成功经验值得去研究和总结,以便为我国今后的电视剧创作提供有益借鉴。像《人世间》这样高品质、接地气、有温度、有深度的电视剧,希望它越长越好,甚至永远不要结束。(田广)

来源: 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