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自主意识和自我意识的各自原理

2022-04-11  叶晓锜   |  转藏
   

自主意识和自我意识的各自原理

意识是主体的意向行为,这种意向行为的根本特点是主体的自主性,即自主意识。自主意识的源头是DNA基因自主复制和以细胞为生存机体的主体结构,意识从一开始就具有它的自主性。

自主意识在生命体的生物进化塑造中,随着单细胞到多细胞的进化,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等感官和神经系统、大脑中枢,以及运动肢体的出现,使得生命体的自主意识由DNA基因自主复制为核心的对生存机体的操控转变为了大脑中枢对生存机体感受系统和效应系统的自主操控,生成了更为高级的大脑中枢为核心的自主意识。

由此,凡意识必定具有主体意向行为的自主性,具有自主意识的能动。

自主意识和自我意识有什么区别呢?或者说自我意识是在怎样的主体结构塑造中发展出来的呢?

在西方哲学史上,笛卡尔的名言“我思故我在”,被认为是哲学对“自我意识”探究的开端。

“我思”是怎样从人的心灵中发生的呢?对此,笛卡尔认为,“我思”是天赋的,是无需给予解答的。

康德《纯粹理性批判》的先验哲学认为,“一切经验性的意识又都与一个先验的(先行于一切特殊经验的)意识有一种必然的关系,这种先验意识就是作为本源的统觉的对我自己的意识。所有各种经验性的意识都必须被联结在一个唯一的自我意识中”。在康德的先验体系中,“我思”源于先验意识对经验性意识的统觉,它使杂多的经验表象和一个自我的先验表象联结起来,构成了纯粹先验的“自我意识”。然而康德的见解有一个内在的问题,动物也有意识,动物的意识是否有着先验意识作为本源的统觉的对我自己的意识呢?

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认为,“自我意识是从感性的和知觉的世界存在反思而来的,并且本质上是从他物的回归”。 黑格尔在《小逻辑》中说:“平常我们使用这个“我”字,最初漫不觉其重要,只有在哲学的反思里,才将'我’当作一个考察的对象。在'我’里面我们才有完全纯粹的思想出现。动物就不能说出一个“我字”。只有人才能说出“我”,因为只有人才有思维。在'我’里面就具有各式各样内的和外的内容,由于这种内容的性质不同,我也因而成为能感觉到我,能表象的我,有意志的我等等”。黑格尔把能不能说出一个“我”字归结于脑中有没有思维。可是,为何动物脑中没有思维,人脑中有思维呢?在黑格尔那里没有回答。

在黑格尔逻辑学中,思维是概念运动的产物。那么,我们能否通过概念来揭示思维和“自我意识”在人类意识结构中发生的原理呢?

这里需要解决两个问题:

第一,概念的来源。在黑格尔逻辑学中概念是先天的,黑格尔认为,“概念决不可认作有什么来源的东西”。黑格尔说的到底对不对呢?应该说黑格尔的这个说法是完全错的。

概念是有它的发生来源和生成方式的。概念发生于人类经验历史中的符号指称抽象构造,即当我们的头脑通过符号指称赋予一个对象“叫什么”的名称指称和“是什么”的定义指称时,这样的名称指称和定义指称就生成了一种概念的抽象构造,这种符号指称的概念抽象构造把感性表象的对象制作为了符号指称的概念事物,并由此在人脑中发生了一种概念方式的认识和自我。

第二,概念方式的认识和自我。概念的本质是一种符号指称抽象构造的意识方式。这种发生在人体感受器系统和效应器系统之间的第三种符号系统构建的意识方式,在主客关系中,以客体为对象,生成客体的事物认识;以主体自身为对象,生成主体的自我意识。这就是人脑为何能说出一个语词符号指称的“我”字;动物脑不能说出一个语词符号指称的“我”字的根本缘由。

“自我意识”是在人的心灵中的发生,西方哲学,无论笛卡尔天赋说、康德的先验说、黑格尔的逻辑学,实际上都没有给出真正的原理阐述。

“自我意识”并不是在一切意识方式中都会发生的,如,动物的主体结构就不会产生“自我意识”。人脑之所以会发生“自我意识”,在于人类主体结构中有了一种概念建构意识的加入。这种概念建构意识的加入以其普遍必然的方式,赋予一切对象于符号指称的抽象构造时,就会扩展到以人自身为对象的符号指称抽象构造,这种以人自身为对象的符号指称抽象构造便生成了人的自我意识,并进一步通过自我意识统摄生成自我意识的统觉。这是“自我意识”在人的心灵中发生的普遍原理。

“自我意识”的重要意义是,它在人脑中的发生,切变了人脑中的自主意识,或者说,把人脑中的自主意识升成为了自我意识。在一定的意义上,自我意识是一种更为高级的自主意识。

西方学者,包括康德、黑格尔都很重视自我意识,作了种种晦涩冗长的论述。他们都想把“自我意识”从各个方面讲透讲全,但他们都没有抓到和抓住一个根本所在,即:不是所有的意识方式都能发生和生成我、自我和自我意识,唯有在概念建构意识方式的能动中才会发生和生成我、自我和自我意识。因而,他们都没有获得“自我意识”的真实原理。

区分自我意识和自主意识的不同,阐明自我意识和自主意识的各自生成原理,对于我们这个现代科技高度发展的时代,是有极为重要意义的。当今,随着人脑智能和电脑智能的“人机接口”提出和进入科学实验的求证,如何使电脑智能获得自主性的意向行为,已成为时代的重大课题。长期来,中外学术和科学理论的传统见解以为,通过神经元网络的生理机制探索和把握,就可以实现电脑智能的自主意向行为。然而,这种见解并没有看清:1、即便通过神经元网络生理机制的探索和把握,获得了电脑智能的自主意向行为,这样的自主意向行为所能达到的是和动物一样的没有认知和思维能力的自主意识;2、人脑约有100亿~140亿个神经元,其生理机制极为厐繁和无以探底,是现代科技无以在电子数码技术中复制的。

要使电脑智能获得意识,需要另辟蹊径地创新。这就是,要抓住人类智能的概念逻辑和电脑智能的程序逻辑同为符号制作使用的共通,着手人脑智能的概念逻辑在电脑智能中的程序逻辑化的探讨和实验,以此绕开神经元网络的生理机制,通过符号制作使用的逻辑机制,即概念逻辑在电脑智能中的程序逻辑化,直接地实现电脑智能的自我意识,即自主意识的高级形态。现代电脑智能已经拥有计算、识别、网络、记忆、肢体运动等优异功能,在此基础上实现概念逻辑程序化的自我意识和自我意识统觉,已经有了最为基础的条件。

区分自主意识和自我意识,阐明自主意识和自我意识的各自原理,是我们这个时代认识论哲学和主体论哲学的时代课题,也是科学智能技术的时代课题。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