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色: 字号:
中共西北情报网1947年全部瘫痪,情报负责人是否叛变定性成谜
2022-04-17 | 阅:  转:  |  分享 
  

1947年在中国历史的进程中,有着特殊的地位。

这一年,中国发生了一个历史性的转折。

统治中国二十年来的国民党在国内战场从优势转变为劣势,变成了被动挨打,由强变弱。

反过来,共产党从劣势转变为优势,从防御变成主动进攻。

双方力量上的变化,直接影响了此后中国的走向。

文章图片1

从1946年全面内战爆发,到1948年三大战役的决战,中间的1947年,为历史“转折年代”。

就在这历史的关键时刻,中共中央所属的重要情报系统:西北谍报网及东部谍报网都遭遇了灭顶之灾,五部秘密电台,潜伏在国民党军队、政府中的一百余名特工相继被捕。

王石坚这个名字并不为人所熟悉,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王石坚所领导的西北情报组织在中央特科中占有重要地位。

他与中共的潘汉年系统、刘少文系统、吴克坚系统难分伯仲。

王石坚所主持建立的西北情报网络,涉及范围非常广泛,并且深植于国民党西北区胡宗南的核心高层。

被毛泽东、周恩来高度赞赏的'龙潭后三杰'实际上就是王石坚的手下,受王石坚的直接领导和指挥。

文章图片2

虽然王石坚情报系统的主要工作区域在陕西一带,但由于胡宗南是蒋介石最信任的心腹嫡系,所以很多国民党的核心机密胡宗南都能第一时间知悉。

而作为胡宗南机要秘书的地下党员熊向晖则能够源源不断地将这些机密情报汇报给王石坚,再由王石坚通过他下面的五部秘密电台报送李克农。

1943年胡宗南曾秘密谋划了一个突袭延安的绝密行动计划,当时就是由熊向晖同志冒险传递出来并及时上报中央的。

也正是由于提前获悉了这份重要绝密情报,延安在兵力空虚的情况,提前做了充分准备,调兵遣将并通过政治攻势迫使胡宗南放弃了作战计划。

因此,客观上说王石坚系统对党事业是做出过巨大贡献的。

而这场情报系统的灾难就源自于震惊朝野的北平谍案……

文章图片3

1947年9月24日凌晨5点,在北平交道口京兆东街24号一个普通的平民院落外,突然出现了一个神秘的身影。

这人谨慎地观察了一下四周的情况,随即窜上房顶,他的身手极为敏捷。。

此人上了房顶之后,潜伏身形,密切地观察院内的动静,六点钟院内一个房内的灯亮了起来,里面的人洗漱吃饭完毕,随后和往常一样在床下搬出一个手提箱开始工作。

七点钟过后,房内男子开始收拾工作设备,但他丝毫没有觉察到,有一双眼睛正在盯着他,并且已经有数日。

就在这个时候,房顶上的神秘人向门外的胡同里丢出了一颗石子。石子就是信号,早已埋伏在胡同里的一群壮汉立刻冲进院内,直奔那个房间。

直到房门被踹开,自己被制伏,房内主人才发觉自己已经暴露了。

这个被逮捕的人就是中共北平情报小组秘密电台台长李政宣,随后他的另外三名组员也很快被抓获。

当保密局北平站工作组组长谷正文带队冲进房间的时候,房顶上的身影随即消失了,而这个神秘人物正是谷正文的手下,号称华北飞贼的军统特务段云鹏。

文章图片4

但谁也没有料到,这颗扔到院内的普通石子儿,随后所泛起的涟漪,后来竟掀起了一场惊涛骇浪。

其实,保密局北平站早就发现在交道口一带有神秘电台在频繁活动,段云鹏也早在几天之前就发现李政宣处有异常情况。

为了能够顺藤摸瓜,谷正文并没有立即采取行动,而是沉住气慢慢摸清了李政宣的生活及工作规律之后,才决定抓捕。

谷正文极富经验,所以,他命令段云鹏必须在确定李政宣完成发报之后再发行动信号。

果然如谷正文所料,李政宣还未来得及将设备和电文稿件收拾停当,就被当场擒获。

此次行动保密局不仅抓到了北平地下中共李政宣密台小组,还在李处发现了大量未经销毁的电文原稿,李政宣小组四人也随即叛变。

文章图片5

中共地下党员有严格的纪律,发报不得保留原稿,必须由电报员修改、誊抄之后再发报,并且发报之后所有稿件必须马上焚毁。

但李政宣却违纪保留了这些机密文件,其中不少是情报人员手写的原件,这些原件也间接导致北平其他情报人员的进一步暴露。

李政宣被捕后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叛变了,因为他的这个电台并未停止工作,也就是说在电台的下一个工作时间段,李政宣就开始继续发报了,只不过这个时候他已经是为保密局工作了。

李政宣叛变之后,中央特科在北平部署的三个情报小组随即暴露。

地下党员董剑平、梁蔼然、董肇筠先后被捕。

其中董剑平又供出了我党潜伏在保定绥靖公署的五名情报特工;

这五人分别是中将作战处长谢士炎,北平空军司令部参谋赵良璋,作战科长、中共地下党员朱建国,军法处副处长丁行,第二处参谋主任石淳。

这五名我党优秀情报人员随后被捕,在狱中经受严刑拷问,但始终坚贞不屈,最后被押至南京雨花台英勇牺牲,后世称之为:北平五烈士。

文章图片6

由于我党当时正和国民党的孙连仲部队秘密接触,该军队的余心清积极联络我党组织,正极力劝说孙连仲部队起义。

由于李政宣叛变导致的一系列连锁反应,余心清等人也遭到抓捕。

但北平保密局采取了秘密掩饰的手段,使得余心清、谢士炎等人的被捕看起来并非因北平案件泄密而导致。

所以,尽管李克农对于形势变得异常有所警觉,但并未及时地发现北平密台的暴露。

9月底时周恩来曾会同任弼时召集童小鹏、罗青长等人讨论整改敌后的情报系统,研究保密工作的安全等问题。

由此可见,中央也已经感觉到北方情报系统可能出了问题,但对于密台暴露、李政宣被捕叛变并没有获得任何消息,保密局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到位。

9月29日,距离李政宣叛变已经过去了五天,北平密台一直没有停止发报。

中央特科仍旧没有发现此处漏洞。

就在同一天,在西安的国民党保密局特务组织,秘密抓捕了西北情报负责人王石坚,北平谍案牵连出最重量的一枚炸弹被直接引爆。

由于保密局将逮捕王石坚视为高度机密,封锁了一切消息,至今王石坚被捕的具体情况,以及暴露的细节,都很难找到可靠的披露信息。

文章图片7

但可以肯定的是,王石坚行踪的暴露是北平密台被抓所导致的。

29日王石坚被捕之后,保密局同样没有对外公布消息,西北情报系统也没有能及时觉察到王石坚出事

所以尽管周恩来预感到情报系统有可能出问题,但对于王石坚被捕也是毫不知情的。

由于国共两党后来对于王石坚一案都没有公开过详细信息,我们只能通过其他信息推断当时发生的状况。

10月3日,陈琏夫妇(陈布雷的女儿)意外被捕,这引起了周恩来的高度警觉,他担心此事是受到北平叛徒的牵连。

虽然后来证实是虚惊一场,但经验丰富的周恩来已经意识到王石坚可能出现了危险。

文章图片8

于是,当天周恩来致电李克农:

此案为军统局发动,牵涉范围甚广,极有扩大可能。

望克农速告王石坚等,不管有无牵连,均即谋善后,严防波及其他两地。

通过这封电文可以明确地得知,周恩来的确不知道王石坚已被捕并且已经叛变。

当时判定王石坚被捕叛变的证据有三个

首先,自9月29日至10月3日,五天的时间里李克农都认为王石坚还是在正常工作状态。

而王石坚是西北情报系统的最高领导,他不可能和中央连续五天中断联络。

何况他组织有五部秘密电台每天向中央发送大量情报电文,而这些电台都是受他直接指挥的。

这就意味着,王在被捕之后,很快就叛变,与北平密台一样,他是在配合保密局顺藤摸瓜。

其次,王石坚被捕之后写了被公开过的自白书,详述了个人经历及西北情报系统建立的情况,并表示'后悔莫及'。

王石坚叛变后,周恩来电报中所述'以免波及其他两地'的西北情报网、东北情报网几天内几乎全部被保密局特务破获。

五部秘密电台以及潜伏在国民党军队、政府中的一百余名特工被捕。

而王石坚后来被任命为国民党情报局少将副主任,1982年病逝于台北。

王石坚的被捕与叛变,是中共情报史上继顾顺章之后第二重大损失,但对于王石坚的案件,尚有很多蹊跷的地方。

王石坚是老特工、老革命,曾经被捕入狱并经受住了考验,在后来的工作中也多次身处险境,但都能应对沉着,绝不是贪生怕死之辈。

所以,即便王石坚有可能叛变,但一经被捕立刻叛变,也不符合常理。

其次,我党潜伏特工被捕百余人,但牺牲的只有'北平五烈士'。同时由王石坚牵连出的特工后来大部分被释放,解放后基本被认定并没有叛变。

文章图片9

最后一点,王石坚的叛变已是不争的事实,但解放之后对于他的信息记载非常少

并且极为反常的是党中央一直未对王石坚进行定性,也就是说王石坚确实有叛变行为,但他本人并未被组织定性为叛徒。

现在能够找到的有关记录就是熊向晖同志与王珺关于王石坚定性的争论,熊向晖曾明确指出:中央从未对王石坚进行定性,但原因不做解释。这更使得此案显得迷雾重重。

有人猜测王石坚可能是我党特派打入敌人情报内部机关的,但目前尚无任何证据能够证明。

但还有一点容易被忽视,我们目前所知道的潜伏人员都是后来公开身份和事迹的。

我们可以肯定的是,在现实中,中央情报系统肯定还有安插在国民党内部更加隐秘和核心位置的单线特工。

献花(0)
+1
(本文系lixj1028首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