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2022版)》解读——大单元教学、跨学科学习

 明月珰珰珰 2022-04-24
图片
来源丨我在小学教语文
作者丨李竹平,小学语文特级教师、中国语文报刊协会名师专业发展研究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图片

本文约5100字,阅读需13分钟

编者语:

随着义务教育课程方案和课程标准(2022年版)的公布,一线教师产生了很多好奇:


与旧版相比,此次修订的2022版本义务教育课程标准与方案有哪些变化?新课标对于统编教材下的教学有何新的导向?如何将学科核心素养真正落实到一线课堂?如何读懂新课标并进行实操?

……

本文综合整理自特级教师李竹平对语文学科的解读。

图片

新课标下的大单元教学

2022年4月21日,《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2022年版)》终于颁布了。与2011年版的课程标准比较,修订的力度,可不是像从2001年版升级到2011年版那样“不过尔尔”,其变化之大,有目共睹。

课程目标上,语文学科的义务教育阶段“核心素养”时代实实在在地到来了,核心素养的四个方面,虽然与高中基本一致,但提法不同,分别是文化自信、语言运用、思维能力和审美创造,不再提“三维目标”了。课程目标分学段的要求,也不再是分以往的五个版块(“识字与写字”“阅读”“写话/习作/写作”“口语交际”“综合性学习”),而是分成了四个领域,即“识字与写字”“阅读与鉴赏”“交流与表达”“梳理与探究”。如果说课程目标上的变化是期待和预料之中的,那么,新增的两个内容,就是创造性的了。

其一,终于有了名副其实的“课程内容”。新版课标从“主题与载体形式”“内容组织与呈现方式”两个方面,对义务教育阶段语文课程内容做出了规定,首次以具体内容描述的形式明确了“教什么”和“学什么”。

为了找到一种比较清晰的框架线索来对课程内容进行总体性梳理和说明,《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2022年版)》沿用了高中语文课程标准的策略和思路,以六个不同的“学习任务群”来厘清课程内容。

这六个学习任务群分属于三种在语文学习上处于不同功能层次的类型,分别是基础型学习任务群(语言文字积累与梳理)、发展型学习任务群(实用性阅读与交流、文学阅读与创意表达、思辨性阅读与表达)和拓展型学习任务群(整本书阅读、跨学科学习)。

其二,增加了“学业质量”部分,从“学业质量内涵”和“学业质量描述”两个方面,具体阐述了学生在完成课程阶段性学习后应该达到的学业成就,分四个学段用了近5000字的篇幅,进行了细致定位。那么,基于发展核心素养的课程目标和课程内容的定位,以及学业质量的追求,对课程实施,尤其是以统编版语文教材为主要载体和媒介的课堂教学实践,会有什么样新的理念和实践要求呢?《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2022年版)》有很明确的回答,那就是“课程实施”部分的“教学建议”。

当下,各学科都在探索大单元教学,语文大单元教学也成为了单元教学实践的热门。为什么要选择大单元教学,大单元教学与单元整体教学有什么样的区别呢?这个问题笔者曾经有过简单讨论——说说小学语文大单元教学与单元整体教学。(其中我要修正的是最后一段话:在使用统编版教材的背景下,大单元教学可以作为一种教学理念渗透在单元教学的设计和实施中,而真正以大单元教学方式开展学习活动,更应该成为教师努力的方向

如今新版课标颁布,“教学建议”中有没有提到运用大单元教学的方式来设计和组织教学活动呢?

新版课标的研制,经历了比较漫长的过程。一年多前,我有幸拿到研制中的“过程稿”,半年多前见到“征求意见稿”,在这两个版本中,都直接提到了“大单元”的概念。

“征求意见稿”的“教学建议”中是这样表述的——

教师要明确学习任务群的定位和功能,准确理解每个学习任务群的学习内容和教学提示,围绕学习主题,以学习任务为导向,整合学习情境、学习内容、学习方法、学习资源,设计基于大任务、大单元、真实情境的语文实践活动,引导学生在运用语言文字的过程中学习语文,学会学习。注重语文与生活的结合,注重听说读写之间的有机联系,加强内容学习和思维发展的整合,引导学生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积累语文学习经验,统筹安排教学活动;注重义务教育语文课程的基础性,培养学生未来学习、生活和发展所需的基本素养。

正式颁布的2022年版课标中,没有直接出现“大单元”概念,相对应部分的表述是这样的——

教师要明确学习任务群的定位和功能,准确理解每个学习任务群的学习内容和教学提示。在此基础上,综合考虑教材内容和学生情况,设计不同类型的学习任务,依托学习任务整合学习情境、学习内容、学习方法和学习资源,安排连贯的语文实践活动。注重语文与生活的结合,注重听说读写的内在联系,追求语言、知识、技能和思想情感、文化修养等多方面、多层次目标发展的综合效应。

对比分析,不难看出,正式颁布的2022年版课标中这段话表达的意思,与征求意见稿基本是一致的,“依托学习任务整合学习情境、学习内容、学习方法和学习资源,安排连贯的语文实践活动”,正是“大单元”教学的基本追求和重要特征。

“大单元”教学强调学习任务的设计,强调任务链的精心组织,强调活动的层次性和连贯性。“大单元”教学还特别强调学习目标的深度理解和概念性理解,这正呼应了上面这段话的要义:“注重语文与生活的结合,注重听说读写的内在联系,追求语言、知识、技能和思想情感、文化修养等多方面、多层次目标发展的综合效应。”

再来看看同一天颁布的《语文教育课程方案(2022年版)》在“课程实施”第2点“深化教学改革”中的要求:“探索大单元教学,积极开展主题化、项目式学习等综合性教学活动,促进学生举一反三、融会贯通,加强知识间的内在联系,促进知识结构化。”

这里,明确提出了“探索大单元教学”,指出了大单元教学的目标追求。大单元教学是深化教学改革的一种教学实践选择,当然也是义务教育语文课程实施的努力方向和实践追求。由是观之,虽然《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2022年版)》没有直接提出大单元教学的概念,但基于统编版教材单元的大单元教学探索和实践,却是《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2022年版)》和《语文教育课程方案(2022年版)》共同明确的教学理念,应该成为一线教师单元教学的理念追求和实践探索。

图片


新课标下,

从“综合性学习”到“跨学科学习”

先来看一个关于义务教育语文课程学习领域和内容结构变化对比的表格。

2022年版

2001年版

2011年版

语文实践活动

学习任务群

语文学习领域

语文学习领域

  • 识字与写字

  • 阅读与鉴赏

  • 表达与交流

  • 梳理与探究

语言文字积累与梳理

  • 识字与写字

  • 阅读

  • 写话/习作/写作

  • 口语交际

  • 综合性学习

  • 识字与写字

  • 阅读

  • 写话/习作/写作

  • 口语交际

  • 综合性学习

实用性阅读与交流

文学阅读与创意表达

思辨性阅读与表达

整本书阅读

跨学科学习

从这个表格中可以看出相对于前面两个版本的课标,2022年版课标有了巨大的变化,不仅增加了以学习任务群形式呈现的“课程内容”,在“课程目标”部分,也以与原来的版本不同的四类语文实践活动来表述。前面两个版本的课标,“目标”与“内容”是放在一起的,叫做“课程目标与内容”(实际上只有目标,没有内容),分为五个板块(领域)来表述。

比较一下2022年版的语文实践活动领域与前面两个版本的语文学习领域,“识字与写字”是一致的,“阅读与鉴赏”基本对应了“阅读”,“表达与交流”对应的基本是“写话/习作/写作”和“口语交际”,那么,“梳理与探究”是不是就对应了“综合性学习”呢?我们拿2011年版课标第二学段“目标和内容”中的“综合性学习”与2022年版第二学段“课程目标”中的“梳理与探究”做一下对比就清楚了。

2011年版第二学段“综合性学习”

2022年版第二学段“梳理与探究”

 1能提出学习和生活中的问题,有目的地搜集资料,共同讨论。

2.结合语文学习,观察大自然,观察社会,用书面或口头方式表达自己的观察所得。

3.能在教师的指导下组织有趣味的语文活动,在活动中学习语文,学会合作。

4.在家庭生活、学校生活中,尝试运用语文知识和能力解决简单问题。

1.尝试分类整理学过的字词。尝试发现所学汉字形、音、义和书写的特点,帮助自己识字、写字。

2.学习组织有趣味的语文实践活动,在活动中学习语文,学会合作。结合语文学习,观察大自然,观察社会,用书面或口头方式表达自己的观察所得,尝试运用文字、表格、统计图、图像、音频等多种媒介丰富表达效果。

3.能提出学习和生活中的问题,有目的地搜集资料,共同讨论,尝试运用语文并结合其他学科知识解决问题。

显然,2022年版中的“梳理与探究”板块的目标指向,比2011年版“综合性学习”板块多了一个方面的内容,也就是第1条关于字词的梳理与探究。看看2022年版的“课程内容”部分的六个学习任务群中的“跨学科学习”的第二学段描述:

(1)尝试运用科学、艺术、信息科技等相关知识和技能,富有创意地设计和呈现朗诵会、故事会、戏剧节等校园活动。

(2)参观物质文化遗产,了解非物质文化遗产;关注传统节日节气、民俗风情、民间工艺、历史和传说等;探寻日常生活中的龙凤、松竹梅兰等中华文化意象。积极参加学校、社区举办的文化主题活动,在活动中学习语文,获得多样的文化体验。

(3)选择自己发现和关心的日常语言、行为、校园卫生、交通安全、家庭教育等方面的有关问题进行研究,尝试写出简单的研究报告,与同学交流。

这三点是关于内容的描述。

再来看看课标对这个学习任务群价值的描述:本学习任务群旨在引导学生在语文实践活动中,联结课堂内外、学校内外,拓宽语文学习和运用领域;围绕学科学习、社会生活中有意义的话题,开展阅读、梳理、探究、交流等活动,在综合运用多学科知识发现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过程中,提高语言文字运用能力。

结合起来就可以发现,2022年版课程标准中的“梳理与探究”和“跨学科学习”中,可以找到前面两个版本中“综合性学习”的目标和内容,但“升级”了。怎么升级的呢?

2011年版标准在“课程设计思路”中是这样定位“综合性学习”的:“课程标准还提出了'综合性学习’的要求,以加强语文课程内部诸多方面的联系,加强与其他课程以及与生活的联系,促进学生语文素养全面协调地发展。”这里强调是“加强与其他课程以及与生活的联系,促进学生语文素养全面协调地发展”。

2022年版课标提出“在综合运用多学科知识发现问题、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过程中,提高语言文字语言能力”。2022年版课标明确提出了“综合运用多学科知识”,而不仅仅是“加强与其他课程以及与生活的联系”,这就是“跨学科学习”与“综合性学习”最直观的区别。原来,没有了“综合性学习”,是因为有了“跨学科学习”。

为什么要强调“跨学科学习”?

生活和工作常识告诉我们,解决一个真实的问题,是需要综合运用多方面的知识和能力的,仅仅运用某个学科的知识和技能,是力所不逮的。简单地说,现实生活不是按学科划分的,融会贯通才能生存、生活和创造。重视跨学科学习,是最大限度提升学生语文核心素养的需要。参考各国课程标准,就会发现,实现学科内部的有机结合和学科外部的融通,突破学科界限,是一种课程建设和实施的倾向。通过寻找、发现语文课程与其他课程在内容、主题、能力等维度的深度关系,建构跨学科学习立体化网络,可以更好地提升语文核心素养。

跨学科学习不仅是新时代语文课程内容的应然选择,也是各学科的应然选择,这在《语文教育课程方案(2022年版)》中有明确的表述:“开展跨学科主题教学,强化课程协同育人功能。”以往的“综合性学习”,“主要体现为语文知识的综合运用、听说读写能力的整体发展、语文课程与其他课程的沟通、书本学习与实践活动的紧密结合。”而“跨学科学习”,目的在于引导学生以语文学习为基础,开展跨学科的学习活动,联结课内外、校内外活动,围绕学科内外、社会生活中的话题,进行探究活动。跨学科学习注重真实情境中的活动与体验、问题与探究、设计与表达,发展问题解决、团队合作、实践创新等综合素养。

笔者特别认同跨学科学习,可能是因为自己在语文课程实践中有很多这方面的积极体验,看到了学生在课程学习中的成长和发展。这方面的课程案例,《我在小学教语文——母语课程的开发与实施》一书中就有很多。

举个例子,第三学段开展以校园文化设计为主题的跨学科学习活动,学生就需要用语文、数学、科学、艺术等学科知识,选择感兴趣的校园文化元素,独立或者和他人合作完成一个标志物或纪念品的设计,要能用恰当的语言,选择自己喜欢的表达形式,准确清楚地介绍自己作品设计内容等等。这样的学习可以实实在在地实现这些方面的目标:体验和感受完整的学习生活、发展问题意识、发展社会参与意识、培养策划和设计能力、培养协作探究能力、培养责任意识等。

当然,跨学科学习,肯定要重视,同时也是考验教师任务设计的能力。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