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这位“杨柳细腰”的美男子,竟被活活吓死了

2022-04-25  茂林之家   |  转藏
   
本 文 约  2700 字
阅 读 需 要 7 min

生平少年日,分手易前期。
及尔同衰暮,非复别离时。
勿言一樽酒,明日难重持。
梦中不识路,何以慰相思?
——沈约《别范安成》

都说女子好细腰,但自古以来,男子个个也是“细腰控”。

在我国古代史上,就有这样一位以细腰而著称的美男,名唤沈约。

史书上曾对他的相貌有一段这样的描述,“一时以风流见称,而肌腰清癯,时语沈郎腰瘦”,由此可见,沈约的确是一位地地道道的瘦腰美男子。

古代的美男子大多都是有颜又有才,沈约也是如此。

有着“杨柳细腰”美称的沈约,不仅是一位史学家、政治家、文学家,还是南梁的开国功臣,曾一度官至御史中丞。

他的细腰,和他的辛苦撰史生涯不无关联。

笃志好学


沈约出生于公元441年南朝的宋国,虽逢乱世,却有着非凡的出身。

沈家在当时是门阀士族,有着“江东之豪,莫强周沈”一说,祖父沈林子,是刘宋建威将军,父亲沈璞则是淮南太守。

当时的沈家发展繁荣,至少在父亲沈璞任淮南太守期间,沈约与母亲的生活还是非常安定的。

尽管出身显赫,但沈约却并没有因此颓废,天生聪慧的他自小便酷爱读书,两岁时就能背诵《诗经》,五岁时开始读经史,到了七岁便能吟诗作文。

可惜好景不长,就在沈约12岁那年,父亲因宫廷政变受到牵连而不幸被诛,并伴有诛灭九族的大祸,于是母亲便急忙带着他连夜从后门逃出,所幸被一寺庙的僧人收留,这才勉强有了栖身之所。

在那个时局混乱的年代,对于读书人而言,为了生存下去,要么进入仕途,要么通过文学创作出人头地。

历经家庭变故的沈约并没有气馁,而是不知疲倦地昼夜苦读。母亲担心他积劳成疾,多次劝其休息无果,只得偷偷减少灯油,以便让儿子早些休息。

沈约虽理解母亲的苦心,但他依旧不愿放弃学习知识的机会,每晚在油尽灯熄前,他抓紧时间看书,等灯灭了以后再躺在床上复习和背诵当日读过的内容。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沈约对不少典籍已熟稔于心,不仅博览群书,还能写得一手好文章。

有了先天的优势再加上后天的努力,何愁没有仕途呢?

后来,他的才华被蔡氏的家主蔡兴宗看中,他认为沈约必成大器,就给予他多方面的帮助和照顾。

沈约最终不负众望,在官场之中扶摇直上,一路升至尚书。

勿言草卉贱,幸宅天池中。
微根才出浪,短干未摇风。
宁知寸心里,蓄紫复含红!
——沈约《咏新荷应诏》

独步文坛


公元479年,骠骑大将军萧道成灭宋,建立了齐朝。

虽历经朝代更迭,沈约的官运却并未受到影响,其因是蔡兴宗有功于齐,在新朝建立时,沈约不仅得到了升迁,他的才华还受到了当朝太子萧赜的赏识。

不得不说,沈约的命实在是太好了。

482年,萧赜即位,沈约又受到萧赜次子萧子良的重视。

当时的竟陵王萧子良爱好文学,喜结交儒士,在齐武帝永明二年,便形成了以文惠太子萧长懋、竟陵王萧子良为核心,以竟陵八友萧衍、沈约、谢朓、王融、萧琛、范云、任昉、陆倕为中坚的文人集团。

宋  李公麟  人物故事图册。来源/弗利尔美术馆

在这些人当中,以沈约、谢朓的成就最大。

钟嵘曾以“长于清怨”来概括沈约诗歌的风格,这一特征主要表现在他的山水诗和离别诗之中。

去秋三五月,今秋还照梁。
今春兰蕙草,来春复吐芳。
悲哉人道异,一谢永销亡。
屏筵空有设,帷席更施张。
游尘掩虚座,孤帐覆空床。
万事无不尽,徒令存者伤!
——沈约《悼亡诗》

危峯带北阜,高顶发南岑。
中有陵风榭,回望川之阴。
岸险每增减,湍平互浅深。
水流本三派,台高乃四临。
上有离羣客,客有慕归心。
落晖映长浦,炴景烛是浔。
云生岭乍黑,日下溪半阴。
信美非吾土,何事不抽簪。
——沈约《登玄畅楼》

沈约的文学有多么不凡,我们可以从一首诗中知道。

沈约写过一首《夜夜曲》,后来宋代文学家欧阳修也写了一首。

河汉纵且横,北斗横复直。
星汉空如此,宁知心有忆?
孤灯暧不明,寒机晓犹织。
零泪向谁道,鸡鸣徒叹息。
—《夜夜曲》沈约

浮云吐明月,流影玉阶阴。
千里虽共照,安知夜夜心。
—欧阳修《夜夜曲》

虽是同样的题材,同样的题目,二人取材近似,也是借景抒情,可相比之下,沈约的语言纯朴又凝练,写出了思妇彻夜不眠、盼望远方情人的惆怅情景,为人们描绘了一幅完整的思妇盼夫图。

可见作为南朝的文坛的领袖,沈约当之无愧。

祸从口出


作为南梁的开国功臣,沈约原本可以荣耀一生,安享晚年,可这一切却毁在了一张嘴上。

公元502年,在沈约等人的帮助下,萧衍称帝,建立南梁,史称梁武帝。
梁武帝萧衍。来源/纪录片《中国通史》截图

沈约作为南梁的开国大功臣,萧衍自是不会亏待他,任其为尚书仆射,封建昌县候,食邑一千户,并拜其母亲为建昌国太夫人。

这时的沈约可谓是风光无限,无比尊贵。

然而和大多数才子一样,沈约也有自负的毛病。

自打萧衍当上皇帝,沈约和他的关系变得非常微妙,虽说两人是曾经的老铁,可眼下毕竟已是君臣,沈约却时常在背地里对皇帝出言不逊。

有一次,沈约侍宴,恰逢豫州向皇帝进献粟子,萧衍一时来了兴致,便想着要与沈约比赛看谁知道关于栗子的故事多。

沈约倒还识趣,故意比萧衍少说了三个,以此示弱。不曾想,他一出宫便到处与人说:“这老头爱面子,不让着他些就会羞死。”

萧衍听闻,恼怒非常,当下就想治沈约的罪,幸得有人劝谏才作罢。沈约得知后,吓得不轻,可又不吸取教训,后来再一次犯了同样的错误。

沈约的儿女亲家张稷被反叛之人杀害,萧衍心里有些放不下,可沈约非但不安慰萧衍,还对萧衍说“事情早已过去,就不必再计较。”

萧衍一听,就认为沈约是在抱怨自己,一心袒护张稷,便大怒说道:“卿言如此,是忠臣乎?”说完,便拂袖而去。

这一回,沈约惊恐万分,以至于皇帝走了都不知道,回到家后噩梦连连,竟梦到齐和帝萧宝融要拿剑割自己的舌头。

为推卸责任,他又找到一个道士,让他用赤色奏章向天神祈祷:“禅代之事,不由己出”,却没料到被探视之人据实告诉了萧衍,萧衍当即怒不可遏,几次派人去谴责他,沈约因经不起这等惊吓,竟被活活吓死了。

有司认为可以将沈约的谥号定为“文”,可梁武帝萧衍却认为,沈约的才情,还没全部表达出来,应该改用'隐’字,于是改谥号为“隐”,史称“沈隐侯”,而“隐”字是有贬低的意思。

原本仅凭沈约在文学上的成就,可以在史上留个好名声,可这位南朝的大才子,到死也没落个好。

秋风吹广陌,萧瑟入南闱。
愁人掩轩卧,高窗时动扉。
虚馆清阴满,神宇暧微微。
网虫垂户织,夕鸟傍櫩飞。
缨佩空为忝,江海事多违。
山中有桂树,岁暮可言归。
——《学省愁卧》沈约
END
作者 | 那齐娅
编辑 | 詹茜卉
校对 | 李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