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广东男人,北大毕业卖猪肉,花2亿给村民建258栋别墅,却备受争议

 朱小鹿 2022-04-26


武汉大学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专业博士,新加坡国立大学(NUS)博士后,一门心思搞科研,业余写稿不荒废,努力给你惊喜。

——朱小鹿

陈生是北大毕业生,毕业后进入体制内,最后却辞职去卖衣服、搞房地产。

接着,他又跑去卖猪肉,并成立了全新的土猪肉品牌,年收入达到3000万。

2015年,靠着公司上市,他的身家水涨船高,突破100亿。

学成归来,他决定捐赠2亿,在村里建258套别墅,村民们可免费入住。

然而,别墅兴建完工一年,房子却分不出去,这是为什么?

1962年,陈生出生在广东湛江遂溪县官湖村,一个非常贫穷的村子,早些年还是广东省出了名的贫困村。

陈家有5个孩子,陈生排行老三,父母都是普通的农民工,大字不识几个,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干活。

虽然自己没读过书,但父母都坚持供几个孩子上学。

那时陈生还小,“知识才能改变命运”的大道理根本听不进去,每次上课就发呆,下课就钻进田地里玩,父母怎么劝都没用。

对那时的陈生来说,日子虽然苦,但很快乐,可快乐在现实面前总是不堪一击。

陈生12岁时,父亲突发重病去世,留下妻子和5个孩子,母亲几乎一夜白了头,哥哥们也一夜之间成为大人。

两个哥哥主动要求,中途辍学打工,赚钱养家,全力供老三读书。

“家里能出一个大学生就够了,就可以一辈子不愁吃喝了,不需要那么多个。”

哥哥的成熟,也让陈生羞愧难当,他开始发奋读书,努力赶上学习进度。

陈生成了家里重点培养的“准大学生”,简直被宠上天,得到许可,不用做家务,不用下地干农活,只需要好好读书。

可陈生过意不去,在努力学习的同时,依然抢着帮忙干活,为了节省时间,陈生几乎钻着缝儿学习。

放学回家路上,他一边拿着课本一边背书,争取到家之前,把这章内容背下来,有一次因为下雨,附近水沟积了不少水,陈生没注意看路,一下子扑通掉进水沟里。

回到家后,就全心干农活,每年陈生都有3个月不上学,那是庄稼收割的时候,陈生要留在家里帮忙。

然而,在陈生身上并没有发生奇迹,那么努力的他,由于缺乏系统的学习,1979年高考,物理考了2分、化学考3分,毫无意外落榜了。

陈生认定自己不是读书的料,便对上大学没了兴趣,回家跟着母亲干农活。

每天上山割猪草、喂猪,插秧、拔草、载土,一样都没少,两个月下来,陈生瘦了10斤,晒得黑像煤炭。

看着周围的同学在兴奋规划未来,自己却在这里甘于做个农民娃,陈生越想越不甘心。

暑假结束,他跟母亲说,想要回去重读一年,他保证,这次一定会读出名堂。

参加高考之前,陈生很有自知之明,给自己报考了一个毕业包分配的大专。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最后一次模考,陈生竟然考到了全县第三,校长觉得他是个不可多得的好苗子,偷偷改了他的志愿。

1980年,18岁的陈生迎来了第二次高考,这次冲劲更大,陈生直接以全县第一考上北京大学。

考上名校,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可陈生一家人却开心不起来,他们哪有钱供陈生去北京读书?

好不容易村里出个大学生,村民们都知道陈家的难处,于是自发筹钱让陈生上大学。

甚至,有个村民一次性拿出21块,资助陈生上学,这在当时,21块相当于国营职工一个月收入了。

陈生一直将这份恩情记在心里,大学四年,他认真读书,整天泡在图书馆里。

1984年,陈生从北大毕业,被分配到广东一所大专当老师,但上岗当天由于太紧张,陈生说话结结巴巴,院长自认为他不适合当老师,便把他重新打回北大,让上级另作安排。

最后,陈生被分配到广州市委办公厅,过上了坐办公室、喝茶聊天的闲日子,妥妥的铁饭碗。

可这样安逸的生活,终究不适合陈生这种有野心的人。

原本,陈生打算,从基层混起,干几年混个一官半职,分套房子,这样就能带母亲住进新房子,不用一辈子窝在那个瓦房。

结果,在办公厅6年,陈生到头来还是个科员,工资比他每日的心跳还平静,6年里才涨薪3次,最后一个月也才80块。

每个月寄50块回家,剩下30块根本不够生活,陈生寻思着赚点外快,他熬了三个通宵,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写了一篇文章,发表在广州日报,得到了20块稿费。

20块在裤兜里还没捂热,陈生的小心思就被识破了,当天被领导叫进办公室,训了一下午。

陈生有苦说不出,到东街逛了一晚上,原本只想散散心,可这一逛,他更郁闷了。

他随口与路边的摊主搭话,可人家根本没空搭理他,他说自己一晚上卖衣服能赚30几块,忙不过来。

一个卖衣服的,一晚上就赚了自己差不多半个月工资,自己好歹也是北大出来的,怎么可能比别人差?

第二天,陈生就果断递交了辞呈,跟着摊主摆摊,卖起了衣服,半年下来,就赚了3000多块。

那时,陈生刚好30岁,做生意尝到甜头的他,又承包菜地,大赚一笔。

拿着这笔钱,陈生跟风搞起了90年代初最火热的房地产,三年内便做到了湛江市房地产前三。

之后,陈生创造出了苹果醋品牌,半年内便赚了2000万,顺势成立了新公司,当上了大老板。

短短5年左右,陈生才35岁,赚到的钱他做梦也想不到。

但是,他的野心还没得到满足,很快看中猪肉市场。

土猪品牌建立后,让陈生的收入突破3000万。

2015年,他的另一家苹果醋饮品公司,成功上市,陈生身价跃过百亿大关。

就在这时,赚得盆满钵满的陈生,做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决定。

陈生从乡村穷小子,摇身一变变成身价百亿大老板,他知道这其中不仅仅有自己的努力。

当年,官湖村的村民慷慨解囊,资助他上学的恩情,他一直记在心里,如今到了报恩的时候。

距离陈生去北大,已经过去30年,可官湖村依旧穷得叮当响。

于是,陈生决定捐赠2亿,给村民们建258套别墅,以及学校等公共设施。

除此之外,他还为每个学校的老师每个月增加1000块补助,为困难学生发放助学金。

为了公平起见,村委会按照“一户一栋”的原则,对村民的情况登记,一共有191户登记。

2014年,陈生实地考察了官湖村,最后选定在一处废弃河床动工兴建别墅。

原本计划建200栋,可建到140栋时,河床位置不够,无法再继续建下去。

陈生与村民商量,拆掉他们的老屋,在他们的地基上继续建别墅。

原本是两全其美的事,可没想到,麻烦就出现了。

                        (陈生为官湖村建的别墅)

这一年多过去,原先同意“一户一栋”的部分农民,突然反悔,声称自己家兄弟多,需要再分多两套。

其他村民看到别人那样,觉得自己只拿到一栋别墅,真的太吃亏了,于是跟着一起要求再多分几套。

那些要求搬出老屋的村民,更是算了一笔漂亮的账,他们要求如果拆旧屋,除了分配他们一套别墅之外,陈生必须赔偿他们一笔钱。

如果不同意,他们就不搬出老屋,村民的无理要求,使得陈生第二批别墅兴建暂时搁置下来。

最让陈生想不到的是,那些早就搬离官湖村的人,听说有免费别墅分配,也纷纷回来讨要别墅:

“虽然我家早已经搬到城里,户口也迁走了,但是我从小在这里长大,我肯定也有资格分一套。”

本来是济贫积德的善事,如今却成了一场利益买卖,这可不是卖猪肉,一刀下去,就能理清。

陈生心灰意冷,连续两年春节都不敢回家,只要他一在家,村民们就会上门“讨公道”,跟他提各种要求。

“如果这样,那我干脆不回去了,省得麻烦。”

如果没有这一出,第一批别墅兴建完毕,配套绿化、铺设地下电缆,2017年底便能交付入住。

然而,这闹剧闹到2018年才结束。

即使弄出这么多岔子,陈生依旧希望,村民们能够如期住进这些别墅里,于是他派人实地调查了村民的真实想法,给他们做思想工作。

2018年4月27日,陈生在官湖村召开了全体村民大会,会上他宣布第一批别墅依旧按照“一户一栋”的原则进行分配。

会议共有150多人参加,最后投票表决,149户同意陈生的提案。

同意拆掉老屋、住进别墅的村民,在5月1号进行抽签分房,如果不愿意搬出老屋的人,将取消分配别墅资格。

有些关系不好的村民,被抽到成为邻居,住在一起,当场不顾脸面,吵了起来。

有些知足的村民,抽到房子后高兴地打电话给家人报喜,在他们眼里,只要一家人在一起,新房陋室都没什么关系。

抽签分房结果出来后,陈生被村委主任拉上台演讲,他气得涨红了脸,对着台下闹腾的村民说:

“为一点地争是没出息的!有本事到外面抢!村里从清朝开始就不团结,现在还是这样子。看看人家潮汕人,一个人带动全村做生意,我们却在和兄弟、和邻居争地。”

陈生建别墅的初衷就是,为了凭一己之力带动全村致富,改变省级贫困村的现状,给他们建别墅,让他们能够安心地赚钱养家。

在工作方面,陈生也考虑好了,在官湖村里建立土猪养殖场,带着村民一起养猪,保证村民一年至少有十几万的收入。

然而,他怎么都想不到,事情就在分房先出了岔子。

在商场打拼了几十年,陈生自然理解村民的举动,他请求各大媒体不要放大这种事情,“在利益面前,都会有不同的声音,这不会影响到我对村里下一步的支持。”

即使受过他人的非议,善心被曲解,这依然不能阻碍陈生继续行善的决心。

对于这件事,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看法。

在事情发酵一个多月后,大佬刘强东明着面儿给陈生撑腰:

“农村非常复杂……稍有不慎就会引火烧身!明明大好事也会引发无数矛盾甚至指责”。

在很多人看来,官湖村的村民们“吃相”有些难看,错把别人的馈赠当作理所当然,肆意要求。

于是,村民们的行为引来了众多的嘲讽,有人说他们“活该穷”、“简直就是不知好歹的刁民”。

心理学上有个有趣的效应:贝勃定律。

意思就是,在一段关系中,如果你是那个主动付出、不求回报的人,大家都会把你的好当作理所当然,不但不会感谢你,如果你稍微没照顾到他哪一点,你便是那个犯了大错的罪人。

陈生不求回报,无偿捐赠258套别墅给村民,村民们不但没有感谢,反而变本加厉,提出更多无理的要求。

在他们眼里,陈生自愿为他们这样,理应接受他们的批评。

《处世悬镜》中说过:“恩不可过,过施则不继,不继则怨生。”

救急不救穷,解他人一时之难,不帮一世之苦,这才是维持一段关系最好的状态。

在大多数人眼里,官湖村的村民们就是那群蛇,而善良的陈生是那个无辜的农夫。

然而,有些人可不这么看,他们自有自己的一套说法。

由于陈生此举是面对整个村子,这就会涉及到一个普遍的问题:公平。

分配原则是“每户一栋”,陈生并没有对“户”的规模进行限制,因而就会形成资源的不平衡。

有些人家,家中就两三个人,能分到一栋别墅,但有些人,家中四代同堂,几十号人住在一起,他们同样也只分到一栋别墅。

而且,家中兄弟多,日后结婚,面对分家时,这栋别墅的归属,很可能就成为他们之间矛盾的导火索,这都是很现实的问题。

陈生的分别墅方案里,还提到一点,村民必须搬出老屋,才能住进别墅。

也就是说,“无偿捐赠”的概念暗中被替换成“以房换房”,这不是免费,这是交易。

有些人拿小楼房、大院子换,能得到一套别墅,别人拿破旧的泥瓦房换,同样也能得到一套别墅。

原本,只要换到比原来好的房子,大家就会很开心,可现在有了对比,有些人势必就会有落差感,所以有的人提出拆旧房补偿。

在农村,赚大钱的明显表现就是盖大房子,那样让人倍有面子。

原本,通过自己的努力,赚到钱回家盖房子,这是常规操作。

但现在陈生的操作,无疑是把大家拉回同一起跑线,跑得快的人被拉回来,跑得慢的人被推上去,那些早已成功,过上好日子,住上新房的人心理自然不平衡。

有些人所谓的“旧屋”,其实是他前些年花了几十万刚建好的,如今却要拿它去换别墅,对他们来说,并没有什么差别。

陈生这套别墅就像他们间接花了几十万买来的,并不是所谓的“免费”。

与其说村民们“不知足”“贪婪成性”,还不如说,陈生最初的筹划想得太过于简单。

他以为自己只要丢2亿进去,建几百套别墅给村民,这样就好了,殊不知,背后该考虑的东西太多了,不是钱能解决的。

不管怎样,陈生的善心依然值得我们尊敬,饮水不忘挖井人,当初官湖村的人资助陈生上大学是真,他知恩图报也是真的。

而今,陈生已经59岁,事业依然红火,年收入上百亿,感恩回馈乡邻虽然不是很公平,但相信他的心愿已经达到。

大家都说,穷时身边都是坏人,只有当自己富了,好人才会聚集上来。

但最难能可贵的是,穷人吃了那么多苦,受了那么多坏人的恶意,当他变富后,依然愿意做个好人,全心全意对身边的人好。

陈生就是这样的人,他早已经看透人生的AB面,可他只愿意将最好的一面给你看。

END
看更多人物故事
请点击下方名片
 关注朱小鹿


三连一下,植树造林靠大家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