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详情

2022-04-28  梅怀
赣语和南昌话

亦平

昨天 21:17

  中国七大方言有;官话方言、吴方言、湘方言、客家方言、闽方言、粤方言、赣方言等。官话方言即普通话,又称“北方方言”。其他六大方言合称“南方方言”。使用不同官话方言的人能通话;使用南方方言和使用官方方言的人以及使用不同南方方言的人往往无法通话。
  使用赣语的人口约5148万左右。分为九语片:昌都片、宜浏片、大通片、吉茶片、抚广片、鹰弋片、耒资片、洞绥片、怀岳片。
昌都片;
以南昌话为代表,通行于南昌市区、景德镇市区、南昌、新建、安义、永修、德安、庐山、都昌、湖口、彭泽、高安、奉新、靖安、修水等县、共青城及铜鼓县的部分地区,湖南平江县一带。
宜浏片
以宜春话(也有以新余话为代表)为代表,通行于宜春市区、上高县、樟树市、新干县、新余市区、分宜县、萍乡市区、丰城市、万载县和宜丰县的部分地区、湖南醴陵市、浏阳市的部分地区。
吉茶片
以吉安话为代表,通行于吉安市区、吉水、峡江、莲花、安福、泰和、永丰、吉安县、永新、宁冈、井冈山、万安、遂川的部分地区,湖南的炎陵和攸县、茶陵的部分地区。
抚广片
以抚州话为代表,通行于抚州市区、丰城(东部)、进贤、东乡、崇仁、宜黄、乐安、南城、黎川、资溪、金溪、南丰和广昌的部分地区,福建建宁、泰宁、光泽、邵武等16个市县区。
鹰弋片
以鹰潭话为代表,通行于鹰潭市区、贵溪、余江、万年、乐平、景德镇市区(部分)、余干、鄱阳、横峰、弋阳、铅山。
特点是:“佢”读作送气清音[k崂或[崂,但余江、弋阳、铅山例外。 第一人称代词多说“阿”、“阿俚”。 多数方言梗摄字没有[a]、[ia]、[ua]萀绝读系统。
耒资片
以耒阳话为代表,通行于湖南省的耒阳、常宁、安仁、永兴、资兴市。
  特点是“搬班”同音。
洞绥片
  洞绥片远离江西本土,而且其周围地区通行的都是湘语和西南官话,但仍然保留了赣语的特色。以洞口话为代表,通行于湖南省的洞口、绥宁、隆回等地。
大通片
以咸宁话为代表,通行于湖北省的大冶、武汉市江夏区、鄂州市梁子湖区、咸宁市、嘉鱼、蒲圻、崇阳、通城、通山、阳新和监利的部分地方,以及湖南省的华容和临湘、岳阳的部分地区。
特点是六个声调。
怀岳片
以怀宁话为代表,通行于安徽省怀宁、岳西、潜山、望江、宿松、太湖、东至、石台、贵池等地区。
  说“我的” ,不说“我个”。
  赣语虽然百里不同音,但在音韵方面,却仍有不少彼此相通之处,赣语方言大多拥有大量的文白异读、频繁的连音变调,并且皆无唇齿咬合发声的唇齿音。
  赣语的外延源于移民运动和江右商帮的异域定居。
  赣语方言大都继承了古汉语平、上、去、入四声调的分类。小部分近江地区的四声因古清浊分类而再分阴、阳二类。
  赣语的语序可以把宾语置于语句的不同部位。表示动物性别的方式与南方少数民族的表达方式是相同的。例如:牛牯、狗公、鸡婆。
主语+动词+宾语:
偶吃吥嘞三钵饭。
(我吃了三碗饭。)
主语+宾语+动词:
倷饭吃嘞啵?
(你吃了饭吗?)
宾语+主语+动词:
饭倷吃撇嘞啵?
(你吃完饭了吗?)

普通话把指人宾语直接放在动词后面,再加上数量补语,
例如:“我看了他一下”。
赣语
偶望嘞吖佢。
(我看了下他。)
赣语的副词在动词、形容词之间作为状语,位置比较灵活。
例如:佢人辣伤嘞。
(这个人太厉害了。)
有些副词却只能置于修饰词后,甚至置于句末,如:
“起/先”:
①倷去先,偶仰上就来。
(你先去,我马上就到。)
②拿佢拿到偶先。
(先把它给我。)
“先”在赣语中还有“暂时”的意思。
例如:先咁扤起。
(暂时)先这样做吧。
  “凑”:用于表示扩充范围,其只能被置于宾语、补语的后面或句末。
例如:吃碗凑,莫客气。
(再吃一碗,不要客气。)
 “著”作为动词的修饰成分,是动词谓语的状语,表示“暂时”的意思。
例如:吃吥饭著。
(先把饭吃完再说。)
  “系”置于句末起到强调的作用。
例如:倷伓吃嘞系?
(你怎么不继续吃呢?)
 “到”作为动词的修饰成分,表示“能够”的意思,大致相当于普通话的“得到”,但被置于句末。
例如:买得许本书到。
(买得到那本书。)
“过头”相当于普通话的“太”,但置于被修饰语后面。
例如:吃过头嘞会撑到。
(吃得太多会撑伤。)
“多”和“少”两个形容词在作状语时,被置于动词的后面。
例如:走多嘞路。
(多走了些路。);
穿少滴衣裳。
(少穿点衣服。)
“去”和“来”两个动词作谓语时,通常使用“主语+去/来+宾语”的结构。
例如:佢冇来北京。
(他没到北京来。)
述宾结构
普通话的述宾结构一般是“谓+宾”,
比如:“寻人”、“端茶”等。
但在赣语里往往在谓和宾之间插入“得”字。
例如:偶仰上去喊得人来。
(我马上去找人。)
例如:咁哈话得事正啊?
这样子还能说的话成?
当动词为“有”的时候,“得”可以置于动词前,“有”之前还可以出现其他动词。
例如:偶得有闲才做得正。
(得等我有空儿的时候才能做。)
再如:偶啷有钱得去消费哦!
(我怎么可能有钱去消费?)
 赣语的一些“V人”结构(V动词),看是述宾结构,但语义上却像是形容词。
例如:气人,硌人,羞人等。
赣语的述宾结构,可以看作是名词化了的形容词。
例如:着气,着惊,著羞等。
赣语中还有一种述宾结构,形同古汉语中的使动结构。
例如:许伓系好过嘞佢。
(那不是让他得利了?)
偶到公园荡得回屋。
(我从公园慢慢走回家)
咁做也做得。
(这样做也行。)
赣语“来”一般放在句末。
例如:偶去借根烟来。
(我去借支烟。)
“来”在这里成为了虚词。
赣语的补语位于表达句之末。
例如:吃得饭进
(吃得进饭);
话倷伓赢
(说不过你)。
赣语的形容词充当的状语被置于动词的宾语或补语后,
例如:吃一餐饱嗰
(饱食一餐了);
困一觉足个嗰
睡了一次足觉)。
赣语中的双宾语是指物宾语在前,指人宾语在后。
例如:佢拿嘞三本书〔到〕偶。
(他给了我三本书。)
偶大〔过〕倷两岁。
(我比你大两岁。)
赣语表示疑问的时候,可以把宾语置于肯定词和否定词之间。
例如:倷拿到偶伓拿?
(你拿不拿给我?)
名词;
   普通话中不加词尾的词语在赣语中带上了“仔”尾,普通话中带“儿”尾的词语在赣语中亦是以“仔”结尾,甚至连时间名词赣语中亦就能加上“仔”尾。
例如:镬仔(锅)、刀仔(刀儿)、新娘仔(新娘)、旧年仔(“去年”)、两块仔(二元左右)。
还有痨病壳仔、电灯杆仔、梢苗仔(廋长的人)、托卵袋仔(拍马屁的人)、作习仔(不合群或故作扭捏)、摆革仔(摆架子)、蛅蛅仔(“蛅蛅”鳞翅目昆虫的幼虫。赣语中指发育不良的人、畜)、檐老鼠仔、
  赣语中将“头”字放在尾部亦使用得非常广泛。如:日头、望头、小头、块头、里头。
   “佬”,加在名词或动宾结构后面,表示成年男子,偶含不敬意,例如:耕田佬、赌钱佬。当位于形容词或地名后,大多都带有轻蔑的意思,例如:傻佬、上海佬、广东佬、东北佬。
  “婆”和“佬”的用法差不多,但含义更广,可指雌性动物,亦可以指成年女性。
例如:鸡婆,女客婆,讪婆。
  “哩”,相当于普通话的“子”,亦写成“俚”、“仂”。例如:老妈俚。
  “阿”常常作为名词的前缀。例如:阿公、阿婆、阿香(人名)。
 “老”的用法主要有三种,一用于排行,如:老大、老细;一用于名词性语素前,如:老妈、老爸、老鸦、老鬼;一用於姓氏前,含有尊敬意。例如:老王、老黄。含有贬义;老缽
觬(老头)、老鞭子(老人)
  赣语的第一人称为偶,复数为偶俚;
第二人称为倷,复数为倷俚;
第三人称为佢,复数为佢俚。
相当于普通话中的“我们”“你们”“他(她)们”
指示代词:赣语的指示代词有近指、远指两种方式。近指用“个”,远指用“嘿”。“个”相当于普通话的“这”,“嘿”相当于普通话的“那”。
例如:个只——这个、
嘿滴子——那些。
表示方式的指示代词,赣语“咁样”、“哼样”,相当于普通话中的“这样”、“那样”。
例如:咁样啷扤得正?
(这样怎么可以?);
莫哼话!
(不要那样说!)
赣语;什哩 什哩人 什哩地方 做什哩 几时   几多
普通话;什么 什么人  哪个地方 为什么 怎么   什么时候  多少

  赣语中的形容词前常会附加“仄声字”以加强语义。
:“寡淡嗰”、“鳖腥嗰”。
“好人”→“咁好嗰人”。
  赣语形容词的形式生动有特色。(C代表形容词)
双音CA式:乌黑嗰煤块;AAC式:绷绷紧;CCV式:急急跳
CAA式:矮笃笃
双音节形容词的重叠、半重叠式:
老骜骜烈烈要吃亏嗰;
昏头颠脑;
茅里茅草嗰字;
NCC式:眼鼓鼓
CC-减弱式:听偶慢慢子话唦!

赣语的动词,表意深刻且鲜明。
例:“榷”→曲指敲击、“厾”→用棍状物捅。
为了表达动作的结果,赣语可以同时使用两个动词。
例:“听得转”、“等下著”。
“包包正”、“做做着”;
“人话话就到。”
说著说着人就要到了。
“门关关正”,比普通话“把门关好”,递进了一层含义。
“话到话到”等表示行动的往复,使得表达更为生动。
  赣语百位以上的数词会省略次一级的数目。例如:“一百三”是为一百三十、“二万九”是为二万九千。
“万能量词”——“只”,可以和相当数量的名词搭配。例如:一只人、一只猪。
量词“道”,可以是“望一道”,或“一道桥”。
赣语的数词是“一”时,“一”可以省略。
例如:等下走。
等一下走。
赣语“只把”表示“一两只”。
例如:“只把人”意为几个人
餐把子饭算什哩?
(吃几餐饭算什么?)
“滴”、“多”
例如:有滴子眼喽。
(有点指望了。);
个系吓下子佢。
(这只是吓吓他。)
佢屋里崽女帮打帮。
(他家里儿女成群。)
“年似年”
一年又一年,
“头发烂得根似根。”
(头发烂得没多少了。)

“莫”,相当于普通话的“不要”。
例如:莫咁悻!(不要这么得意!)
“冇”,相当于普通话的“没有”或“还没有”。例如:偶冇咁话。(我没有这样说过。)
“拢共”,相当于普通话的“总共”。
“吥”,相当于普通话的“完”、“光”。例如:吃吥嘞。(吃完了。)
“净系”,相当于普通话的“只是”、“都是”。例如:个猪肉净系腈嗰。(这猪肉全是瘦肉。)
企到偶个首。(站在我这儿。)
“拕”,相当于普通话的“被”、“给”。例如:偶拕渠螫嘞口。(我被他咬了一口。)
“搦”(俗作“拿”),相当于普通话的“把”,例如:搦个钵饭吃吥去。(把这碗饭吃掉。)
  表达状态时,赣语不常使用“系”。
例:个只楼好高。
这是栋好高的楼。
而在名词之间则使用“系”。
例:佢系爷,倷系崽。
表示强调,赣语可使用“系”,
例:佢系冇整了。
(他没有救了!)
  赣语中的语气助词更简单直接地表达不同的语气。
如:吃饭哈!(商量)、
吃饭唦!(要求)、
吃饭啵?(询问)、
吃饭啊?(疑问)、
吃饭啰!(高兴)、
吃饭咯!(恳求)、
吃饭喔!(心烦)
、吃饭喽!(催促)、
吃饭呃!(应承)、
吃饭不嘞/哩?(诘问)。

“唦”带有商量的口气,所以含“唦”的语句显得委婉。例如:包倷做得正唦!
“啰”用来舒缓语气,使语句更加委婉,
例如:落雨收衣服啰!
几好听啰!
“嘞”表示一种叮嘱的语气。例如:记到不要哭嘞。
“啵”用来构成疑问句。例如:系真嗰啵?(是真的吗?)
敬语
赣语还有诸如敬语、谦辞、昵称等诸多词类。例如:“贵宝店”、“府上”、“台甫”、“大号”、“好意走/好生走”。
  称年长者“师傅”、“老爷子”;称妇女“孺人”;称成年男子为“大兄”、“老弟”、“老坐”;称呼成年女子为“大姐”、“妹子”、称木匠“博士”。与此同时,谦词诸如“敝姓”、“舍间”,谑称“河佬”、“秧子”、“雀子”等。
  赣语詈辞使用动物、什物、妖邪鬼怪等负面形象来比喻
例如:猪兜(肥胖愚蠢的人)、猴精(机灵活跃的人)、老棺材(老年男子)、冬瓜(矮个的人)、饿死鬼(食量大的人)、老妖精(花枝招展的老女人)等。
  赣语以人身体的某部位来替代人,如:贱骨头(不识抬举的人)、锥子屁豚(好动坐不定的人),好吃屄(嘴馋的女人)、侲(e)卵(愚昧的男人)。
  “夹沙糕”(为人古怪,难以相处的女人),“蛇钻屁眼都伓扯”(懒惰到身临险境都不愿动的人)。
赣语的单音词言简意赅
例如:颈(jang脖子)、迹(jia痕迹)、掐(ka节省)、谷(稻谷
  赣语的部分词汇和普通话组合相反。
例如:欢喜(喜欢)、私自(自私)、牢监(监牢)、宵夜(夜宵)、齐整(整齐)、陀螺(螺陀)、气力(力气)、口胃(胃口)、机司(司机)、紧要(要紧)、闹热(热闹)、张慌(慌张)、面前(前面)等等。再如南昌的友竹花园,包括X区文化馆都解释为友人送的竹子的花园。竹园的主人为明朝大奸相严嵩,他卖官弼爵,一个七品芝麻官都要万两白银,怎么有人会送不值钱的竹子。严嵩进士出身,生平喜竹,我认为友竹应为赣语宾语前置,友竹即竹友,即以竹为友的花园。
  现今学术界认为上古汉语有19个子音,而赣语的子音亦为19个,上古汉语的19个子音赣语全部得以保留。在语法方面,古汉语中定语、状语后置的结构依然继续存在。词汇方面更是保留有许多古汉语中的字词句构。
如:日头(太阳)、月光(月亮)、霍闪(闪电)、日上(白天)、夜里(夜晚)、当昼/昼时(中午)、第日/明朝(第二天)、屋里(家)、灰面(面粉)、清汤(馄饨)、眠梦(作梦)、通书(黄历)、话(wa)事(说话)、吃赢手(占便宜)。
拧:在赣语中作揪、挒,如干手巾、衣服;水龙头、揪酒瓶子盖。
其它还有;罡仗(吵架)肠飙水泻(拉肚子,唏唏豁豁(粗心大意)不得二心(莫名其妙),塌手痨(失手没接住)、麻里其苛(不平整)、翘辫子(人死了)
其它还有;撤谎打白、猪头三牲,大呵皮,痨病壳子、康精鬼瘦、矮冬瓜、兜臊狗婆里,发溜、嗦泡、打窃哇子、起手动脚,锤胸咑肚、兜都包,逗尸揿祸,………。
  赣语南昌话是南昌的活化石,挖掘其中内涵,犹如阅读先秦至今二千多年的南昌历史。


赣语的分布片区

赣语的声母

赣语的韵母

赣语的声调

汤显祖的剧作中引用了大量的赣语

浏览252次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