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稻苗|读《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杂感

2022-05-06  稻读公社   |  转藏
   

·····


文/房诗雯

刘慈欣说过“科幻的使命是拓广和拉深人们的思想”。在最近陆续接触的一些优秀科幻作品中,《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就让我真切地领略到了科幻小说的这种力量。


《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是以第一人称日记体的形式,将主人公查理·高登的故事娓娓道来。擅写多重人格的作者丹尼尔·凯斯以细腻、真实的笔触,恰到好处地展现了查理的三个智力阶段。错别字百出、近似梦呓的是弱智阶段的自叙,逻辑严谨、思想深刻的是作为人造天才阶段的自传,最后是文字中透着迷茫与不舍的智力衰退阶段。三个阶段过渡之自然、转换之巧妙着实令人惊叹。更显功力的是作者用克制的叙事手法,写出了弱智阶段对幸福的错觉,天才阶段的孤独和对人性的失望,以及感受到智力不可逆转地衰退、走向弱智时的绝望与无助。日记的形式更使我代入到了查理的角色,陪他喜,共其悲,和他一一经历个中滋味,有时又因为上帝视角,他笑着笑着,我却哭了……


除了我这个书外的“朋友”,查理在书中还有一个朋友。那是同查理一样接受了智力改造手术的一只名为阿尔吉侬的小白鼠。两者的处境相似,查理和阿尔吉侬成为了彼此慰藉的真正的朋友,或许也是另一个自己。查理在最后的日记里写道,“所以,我要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查理·高登的地方,一个没有人知道查理·高登曾经是个天才,现在却连读书也不会、连字也写不好的地方。”“如果我真的很努力,或许我就会比我做手术前还聪明一点。”“再次附注:如果你有时间,请在后院里阿尔吉侬的墓地上放上一些花。”能力与友情与幸福的关系到底为何?这或许是查理·高登想要和阿尔吉侬共同寻找的答案。

故事回味良久,带给我的思考却意味深长。比起查理注视着的阿尔吉侬,我更看到了这样的一个自己:那些被查理视作朋友的“朋友们”中的一员。可能在不知不觉中,我们已经习惯于站在没有可比性的地方,去审视和定义一个又一个的“查理·高登”了。比如,看到B站上特立独行的up主,我们不假思索地将他们视作另一个物种,又能多少去体会他们的境遇与孤独。看到那些为生计衣衫褴褛、狼狈不堪的底层人口,我们是不是还觉得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还有被封控在家的上海人、西安人、吉林人等等,我们除了喊加油,不也会说“no zuo no die”吗?如若“未经他人苦”,没有身处过相同的境遇,妄将自己已成定式的思维像枷锁般强加他人身上,不就是查理·高登想逃离的境地吗?


一部没有架空宇宙、只有现实生活的科幻小说,却让我读罢书卷泪婆娑。我将头埋在了书里很久很久,在我的心里,已在一处小小隆起的土堆上,放下了一束花——一束替查理·高登献给阿尔吉侬的花!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