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他回来了,张学友不敢封神,刘德华拒绝称王

2022-05-07  最人物
他回来了,张学友不敢封神,刘德华拒绝称王
他回来了,张学友不敢封神,刘德华拒绝称王

很多人都会在生活里错过林子祥。

他太像一个平平无奇的小老头:微卷的头发,有些凌乱;唇上的胡子,黑白夹杂。

但只要他拿起话筒,站上舞台,你就会知道他喉咙中藏着的江湖有多辽阔。

作为香港乐坛昔日的领军人物,他曾谱写出一个辉煌时代。

那个时候,伴他左右的是许冠杰、张国荣、梅艳芳、罗文等时代巨星,光芒万丈。

辉煌之下,仰望他的有成龙、刘德华、张学友、陈奕迅等日后顶流,星途璀璨。

时光流转,巨星陨落。

他一次次用歌声送别旧友,唱到频频落泪、肝肠寸断。

他唱着唱着,唱到乐坛起,乐坛兴,又眼睁睁看着它走向暗淡。

今年,林子祥75岁,他依旧在唱。

他回来了,张学友不敢封神,刘德华拒绝称王

近日,为了庆祝香港回归25周年,湖南台联合TVB(香港电视广播有限公司)举办了一档音乐竞演节目——《声生不息》。

在节目的先导片中,主持人何炅抛出了一个问题,同时也勾起了许多人记忆深处的颤动:

“什么是港乐?”

谭咏麟趁机科普:“香港音乐很久之前就有,那时还叫做'粤曲’。”它自传统而来,在上世纪70年代融进了新的元素,由此传唱至今。

李健也借此缅怀:“港乐最早从事词曲创作的,像黄霑、顾嘉辉这些人,都是真正的文人。”歌词里的平仄与押韵,曲调中的宫商角徵羽,都让他心生敬佩。

李玟、周笔畅、杨千嬅、毛不易等中青代歌手,有人感慨,有人崇拜。

只有一位75岁的大爷,顶着满头的花白,开口就“大言不惭”:

“我就是港乐。”

谁敢反驳,谁又能反驳。他可是林子祥。

他回来了,张学友不敢封神,刘德华拒绝称王

何谓香港文化?

在很多人的共同认知里,香港文化就是中西合璧——既有中式之温婉含蓄,又有西方之洒脱不羁。

粤语歌也是如此,虽以广东白话唱出,却也融进了西方流行歌曲的腔调。

而在香港乐坛,代表了这类特质的第一人,就是林子祥。

他回来了,张学友不敢封神,刘德华拒绝称王

林子祥早期照片

1947年,林子祥出生在香港一个医学世家。

在他的记忆里,祖父会带他去看粤剧,父亲也会时常在家中播放黑胶唱片,自小就在中西文化中浸润。

中学时,他入读了香港拔萃书院,和孙中山成为了校友。

看似是一个富家公子顺风顺水的人生剧本,但艺术家的故事总带着些曲折离奇,林子祥也不例外。

他回来了,张学友不敢封神,刘德华拒绝称王

父母离婚之后,林子祥与弟弟被送去了英国读书。

这一年是1965年,林子祥18岁。

此时在英国的中国留学生凤毛麟角,他入学时,整个学校只有两三个中国人,都被欺负得很惨。

再加上林子祥读书成绩也不好,第二年,他告别了自己的学校,去了弟弟所在的中学Dover College。

学校是寄宿制,除了上课,闲暇的时间大把,林子祥就用来看电视、学音乐。

他和几个朋友组成了一个三人民歌合唱团The Midnighters,在学校派对等场所唱歌。

他回来了,张学友不敢封神,刘德华拒绝称王

林子祥上学时组的民歌团体

在此期间,他还“结识”了三位偶像:Peter,Paul and Mary——这个被称为民谣时代守望者的传奇团体,曾在世界民谣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林子祥经常掏钱去看他们的演出,第一次去看演出的门票,被他用塑封袋密封,时至今日依旧保存完好。

那是他最自在的一段时光。

他回来了,张学友不敢封神,刘德华拒绝称王

林子祥保存的演唱会门票

但好日子没过多久。学上到一半,林子祥的父亲突然中断了给兄弟俩的费用。学费都交不起了,学校就把他俩赶了出去。

离开学校之后,他身上只剩下了几英镑,买不起回国的机票,又联系不上身处美国的母亲。无奈之下,两人滞留在了伦敦,开始了谋生之路。

派发报纸,做清洁工,做汉堡包,在货仓工作……林子祥几乎什么都做,就这样过了4年,直到在妈妈的安排下去了美国。

1975年,在外飘荡了10年的林子祥决定回国。

就像是他在《拥抱朝阳》中的那句台词,他始终记得自己“根在香港,背靠中国,面对世界”。

他回来了,张学友不敢封神,刘德华拒绝称王

林子祥《拥抱朝阳》剧照

回到香港,已经28岁的他拾起了自己的音乐梦,抱着把吉他闯乐坛。

阴差阳错之下,他在一个节目中认识了“玉石乐队”,成为了这个乐队的一员。但他没有签合同,有歌的时候才会去唱,是游离在乐队之外的“闲散人员”。

直到有一天,“百代唱片”找到他,想要他以个人的身份出歌,他顺势又变成了“单飞”。

他回来了,张学友不敢封神,刘德华拒绝称王

玉石乐队

1976年,他推出了第一首专辑《George Lam Series 1: Lam》,里面收录了他翻唱的外文歌曲。

现在去听这张专辑,想必很多人会大吃一惊。此时的林子祥,与后来那个“真的汉子”简直天差地别——嗓音雌雄莫辨,声调里带着梦幻般的空灵。

只是这张专辑并没有引起多大的风波。一个原因是外文歌在当时的香港数不胜数,另一个更为重要的原因是,一位名叫许冠杰的现象级大神横空出世了。

他回来了,张学友不敢封神,刘德华拒绝称王

林子祥(左)与许冠杰(右)

许冠杰,被称为粤语歌的开山鼻祖。

在70年代的香港,用市井白话充作歌词,本难登大雅之堂,但许冠杰偏偏是个例外。

1971年,他就在节目中献唱了自创的粤语歌曲《铁塔凌云》,这也是乐坛上第一首粤语歌曲。

1974年,伴随着电影《鬼马双星》的热播,许冠杰演唱的同名主题曲也在香港风靡。

这阵风甚至还吹出了国门:《鬼马双星》成为了第一个在英国BBC电台播放的中文歌,对全世界高调宣布,中国市场上存在了“流行歌曲”。

于是,为了和许冠杰“打擂台”,林子祥在公司的要求下,开始唱广东歌。

这一唱,就放出了一只“猛兽”。

1980年,林子祥创作出了《分分钟需要你》,一炮而红。

“愿我会揸火箭,带你到天空去,在太空中两人住。”

郑国江平铺直叙的词,再加上林子祥轻快明亮的曲,让这首歌迅速走红。

时至今日,仍然有不少歌手和影视剧在演绎这首歌曲。往前讲,在《小小心愿》中,这首歌在剧中被张国荣唱起;往后说,近20年后的《溏心风暴》中,这首歌更是几乎每集都在唱。

这首歌在港人心中的地位,与罗文那首代表香港精神的《狮子山下》,可以说不分伯仲。前者代表内心柔软,后者藏着人生格言。

正是这一年,33岁的林子祥凭借《分分钟需要你》和一首温婉古风歌曲《在水中央》一口气拿下了两个金曲奖。

前有阿Sam(许冠杰),后有阿Lam(林子祥),属于林子祥的时代,这才拉开了帷幕。

这是一个群星璀璨的时代。

在下面这个珍贵的视频中,几乎每个人,都可以从中找到属于自己的偶像、属于自己的回忆……

那一年,24岁的张学友初出茅庐,“四大天王”还没有封神,38岁的林子祥已经走红,22岁的梅艳芳风光无两、连开十五场演唱会……

他回来了,张学友不敢封神,刘德华拒绝称王

林子祥这个人不能看,得听。

自林子祥正式出道,他的形象就没变过:唇上一抹小胡子,配上自然微卷的头发。

在那个年代里,这样打扮的,在街上能看到,但在娱乐圈寻不到。由此,林子祥还多了个外号:胡须佬。

人人调侃他:“林子祥出道至今没年轻过。”

他自己也写歌:“途人路上回望我,只因我的怪模样。”

他回来了,张学友不敢封神,刘德华拒绝称王

早期林子祥

诚然,林子祥的样貌与“奶油小生”搭不上边,但他嗓子一亮,没有人会再在意他的长相。

林子祥有一个外号叫“畸歌之王”。意思是他的歌都不走寻常路,普通人很难跟唱。

这其中,有些歌是气质所在,旁人再用力,也仿不出他那股劲。

比如,《男儿当自强》。

1984年,中英签署《联合声明》,明确了香港将于1997年回归祖国。

徐克听闻这个消息,豪情顿起,要拍一部《黄飞鸿》,以此告诉万千港人“根”在何方。

徐克找到了被称为香港四大才子的黄霑,操刀电影主题曲制作。

黄霑托人在台湾找了两个月,找到了古曲《将军令》的总谱,又花费了数月,谱成了一首歌,填上了词,这就是《男儿当自强》。

歌写好了,新的问题又来了:这么霸气冲天的一首歌,找谁来唱?

歌词里的劈天盖地之气势,仿佛就是为一个人量身打造。除了他,谁也唱不出这股男儿气魄。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黄霑匆匆请来林子祥。

他回来了,张学友不敢封神,刘德华拒绝称王

黄霑与林子祥

因为时间紧,林子祥只有一天录音的时间。彼时连最终的编曲都没有做出,给林子祥伴奏的只有钢琴。

黄霑告诉林子祥:“你唱歌时要想象有千军万马,有鼓,有唢呐、琵琶等传统乐器。”

林子祥一开口,千军万马瞬间呼啸而来。他越唱越兴奋,最后一段直接又高了一个八度,气冲云霄。

黄霑也听出了兴致,于是亲自帮林子祥和声,歌里的那些“呼!哈!”,就是黄霑的豪情。

旁人难以模仿林子祥,除了他的气势绝伦,还有些歌则是技术所限,很少有人能达到这个实力。

比如,《十分十二寸》。

1985年,林子祥将20首粤语金曲串联成一首歌。这也是华语乐坛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首串烧歌曲,比古巨基的《情歌王》早了整整23年。

将近十分钟的时间里,林子祥全程飙高音,几乎听不到换气声。

后来陈奕迅和林子祥同台合唱过这首歌,彼时稍显稚嫩的Eason,也只是堪堪跟上节奏。

他回来了,张学友不敢封神,刘德华拒绝称王

林子祥、陈奕迅合唱《十分十二寸》

关于林子祥的代表作,或是《阿Lam日记》——很多人认为,这是第一首中文说唱。

它是一首翻唱,原曲为Gloria Estefan的《Conga》。原歌曲中本来没有Rap的部分,林子祥在改编时加上了“数白榄”的元素,成为很多歌迷心目中,他的代表之作。

亦或是《数字人生》。

林子祥用数字作词,本意是嘲讽那时的港人为股市沉迷,“填满一生,全是数字,看看计数机里幽禁几多人质”。但因为歌曲难度过高,传唱度倒是了了。

2016年,在《我是歌手》的舞台上,他和妻子叶倩文作为李克勤的帮唱嘉宾,唱了这两首歌。

演唱过程中,李克勤戴上了“痛苦面具”,几欲断气。老两口却轻轻松松唱上高音,玩得快乐,唱得尽兴。

在该视频的弹幕区,有网友玩梗,给夫妻二人起了个别称:“夫妻肺骗”。

他回来了,张学友不敢封神,刘德华拒绝称王

在早期的香港娱乐圈,“唱而优则演”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林子祥自然也不例外。

但他对演电影却有些埋怨,更喜欢唱歌,“拍电影好像卖身一样,导演叫你演什么就要演什么。”

拍电影存在很多变数,所有的程序他自己都不能控制,“很多时候的成品我都不想看。”

只是话虽如此,林子祥还是认为自己对影坛有一些另类贡献——

拍《英伦琵琶》时,当时的电影还是后期配音。林子祥看过后觉得效果太过虚假,私下里和导演建议现场收音。之后,香港电影才慢慢去掉了后期配音这个步骤。

他还是第一个开面包车去拍戏现场的演员,只因他曾在国外见过外国人用房车旅行,可以在里面休息、睡觉、换衣服。“所以现在每一个艺人用面包车,是我开始的。”

他回来了,张学友不敢封神,刘德华拒绝称王

但在后人看来,林子祥演戏生涯里,最大的惊喜,莫过于“捡”了个徒弟。

1982年,他接拍了许鞍华执导的《投奔怒海》,休息间隙,经常抱着吉他拨弄几下。

有一位新人演员不怕生,在他弹吉他的时候时常往他跟前凑,还在他面前“班门弄斧”,一唱歌就让林子祥帮忙点评。

林子祥见他对音乐实在热爱,就帮他量身制定了一套发声方法,嘱咐他要好好练习。

后来,这个“笨小孩”每出一首新歌,都要拿来给林子祥过目。林子祥对他也是尽心尽力,或激励、或安慰。

这个新人,就是刘德华。之后他多次提及林子祥,言语中带着敬意与感激:“阿Lam是我入行以来遇到最好的人。”

他回来了,张学友不敢封神,刘德华拒绝称王

《投奔怒海》剧照

刘德华(左)、林子祥(右)

而在那些年的香港乐坛,仰望着、陪伴着林子祥的,何止一个刘德华。

张国荣是林子祥的小粉丝中,最为高调的一个了。

1986年的浓情演唱会上,张国荣曾公开谈及“偶像”:“我也有偶像的,我听他的歌一次不过瘾,两次不过瘾,我就会在我的演唱会上唱他的歌给你们听。”

随后,他唱了林子祥的《最爱是谁》。

两人相识于微时,那是1977年的亚洲歌唱大赛。

林子祥抱着吉他唱了首自己的歌,张国荣唱了那首《American Pie》。这是张国荣进圈的起点,也是二人友谊的伊始。

后来在1985年,林子祥演唱《十分十二寸》时,将串烧中涉及到张国荣歌曲的那句歌词“Thanks Monica”改成了“Thanks Leslie(张国荣的英文名)”,哥哥听闻好友点名,高兴到绕场一圈,“飞身献吻”。

这一吻,直到如今,仍被人时常提及。

他回来了,张学友不敢封神,刘德华拒绝称王

张国荣“飞身献吻”

梅艳芳也将林子祥视为自己的偶像,“我是个很吝啬的人,很少花钱去买唱片,很多时花钱去买他的唱片。”

在自己的告别演唱会上,她和林子祥寒暄:“你知否很久以前,我已是你的歌迷。”

他回来了,张学友不敢封神,刘德华拒绝称王

梅艳芳与林子祥

一代天后邓丽君,见到林子祥也难掩羞涩与紧张。

她上来就亮明身份:“我一直都是你的歌迷,也很喜欢听你的歌。”

随后,两人合唱了一曲《Endless Love》,纪念两人的初见。

张学友说,有林子祥在的地方,不要叫我“歌神”;

谢霆锋说,写《黄种人》时的慷慨激昂,是想到了林子祥的《男儿当自强》;

周杰伦说,要和孩子分享《十分十二寸》,因为林子祥是新世代应该要认识的音乐人;

黄伟文说,任何时候听到林子祥的《三人行》都哭得出来,《黄色大门》就是对这首歌的致敬……

林子祥在乐坛的地位与贡献,历历在目,无需再讲。

他回来了,张学友不敢封神,刘德华拒绝称王

1994年,47岁的林子祥拿到香港乐坛的最高荣誉“金针奖”——

这个一向被认为最为严苛的奖项,最大的特点就是宁愿空着也不让没实力的歌手拿奖,分量是响当当的重。

在他之前,这个奖项的获得者是许冠杰、徐小凤、黄霑、罗文等响当当的巨星;在他之后,则是邓丽君、张国荣、梅艳芳、谭咏麟等天王天后。

颁奖典礼上,连徐小凤都直言道“他是我的偶像”。颁奖嘉宾让林子祥发表感言,他一开口就傲气冲天:

“这位也模仿我,那位也模仿我,连小凤姐也模仿我。”

此刻的他,在事业上风头无两,正应了那句歌词,“耀出千分光”。

只是,这个世界上,永远不会有完美。

月盈则缺,水满则溢。

他回来了,张学友不敢封神,刘德华拒绝称王
他回来了,张学友不敢封神,刘德华拒绝称王

乐坛上对林子祥有个敬称,叫“歌隐”:像隐士高人一般,只在重要场合出场。

他在圈子里太过沉默,再加上地位太高,小辈们都不敢同他玩闹。一来二去,就与绯闻绝了缘。

只是他不闹绯闻而已,一闹就惊天动地:疑似婚外恋,还是师生恋。

早在林子祥面试唱片公司之时,他雅痞的外形与不羁的气质就入了一个人的眼——吴正元,当时的公司高层,也是日后林子祥的第一任妻子。

她先是被林子祥的外表吸引,后来就展开了追求,“我喜欢他的样子,他的脸叫人看一眼就能够记得起。经过接触,我喜欢他的人,他是个大好人。”

他回来了,张学友不敢封神,刘德华拒绝称王

林子祥与吴正元

1980年,两人正式结婚,只是原因却并非皆大欢喜。

在结婚之前,吴正元就怀了孕,于是顺势“逼婚”,林子祥无奈应下。

在后来的采访中,吴正元说了两人相处的日常。因为“奉子成婚”,林子祥可能有所怨言,吴正元就扮演“小女人角色”,将所有事情交给林子祥做主。

对内,她是操持家务的“闲妻”,对外,她还是林子祥工作上的上司。

林子祥早期畅达的从艺之路,虽说实力强硬占大部分原因,但也抹不掉吴正元这位幕后推手的功劳。

只是吴正元自己也没有想到,对待工作的尽心尽力,终成祸端。

他回来了,张学友不敢封神,刘德华拒绝称王

林子祥与吴正元

1983年,林子祥写出一首歌《重逢》,缺了位合唱的女歌手,吴正元为他推荐了叶倩文。

彼时的叶倩文还有些嫌弃:“我不喜欢有胡子的男人”。

直到经人介绍,面前这个其貌不扬的胡须佬就是林子祥,她才激动地喊出声:“我家里有很多你的唱片。”

他回来了,张学友不敢封神,刘德华拒绝称王

早期的叶倩文

当时的叶倩文不懂粤语,林子祥只能一句一句拆开了教,标上拼音,解释句意。而叶倩文是天生的歌者,哪怕是粤语学得磕磕绊绊,却丝毫不影响歌曲的演绎质量。

林子祥惜才。次年,他专门为叶倩文写了一首歌,《零时十分》。

这首歌一经推出,就入选了当年的十大劲歌金曲,叶倩文顺势走红。在老师这个身份之后,林子祥也成为了她星路上的恩人。

后来,两人合唱了那首至今都是KTV情歌对唱的热门曲目,《选择》。

“希望你能爱我到地老,到天荒;希望你能陪我到海角,到天涯。”

或许是一曲定情。1992年的颁奖典礼,叶倩文当场“表白”林子祥:

“虽说别人都在说我们谈恋爱,不过没关系,我还是那么爱你。”

本应是一场舆论风波,但当时的媒体与民众对他俩却格外豁达,少有指责。

他回来了,张学友不敢封神,刘德华拒绝称王

当时的吴正元在公众眼中的形象并不好:骄纵跋扈,不敬婆母。

而叶倩文又凭借着一曲《祝福》,连续四年夺得十大劲歌金曲“最受欢迎女歌手奖”,成为了香港人民眼中的“宠儿”。

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全民都在嗑林子祥和叶倩文的CP,郎才女貌,好不般配。

1994年,林子祥与吴正元离婚,原因未知。

1996年,林子祥与叶倩文在温哥华结婚,为了避人口舌,他们顺势在旧金山隐居,暂别了娱乐圈的活色生香。

这一年,林子祥49岁,叶倩文36岁。

他回来了,张学友不敢封神,刘德华拒绝称王

叶倩文与林子祥

多年之后,吴正元再次谈及林子祥,留下了一句:“他是个好人。”

而每次聊起叶倩文,林子祥这张不苟言笑的脸上,都会不自觉地露出微笑:

“她会令我笑,我也会令她笑,我们会互相顶嘴,这样才是好的婚姻关系。”

情之一事,向来不问先来后到。

他回来了,张学友不敢封神,刘德华拒绝称王

时间的年轮不断向前,流转间,香港乐坛也变了天。

1995年,邓丽君因支气管哮喘发作,于泰国清迈逝世。自此,林子祥拒绝再唱那首《Endness Love》,距离两人合唱的那年,足足39年。

去年,他在节目中再唱这首歌,小心翼翼地触碰了故人的音容。接受采访时,他的眼里含着泪:“我到现在都很,很想她的,真的。”

他回来了,张学友不敢封神,刘德华拒绝称王

2002年,57岁的罗文因患肝癌,于香港病逝。

罗文逝世的第二天,林子祥在演唱会上为好友选了一曲Beyond乐队的《海阔天空》。

“背弃了理想,谁人都可以,哪会怕有一天只你共我。”

他唱得肝肠寸断,悲恸的气氛感染到了在场观众,引得全场痛哭。

一曲唱完,他声音里带着哽咽:“我们会永远,永远记得罗文的。”

说完,他背过了身,这个铁骨铮铮的汉子,最终泪洒现场。

他回来了,张学友不敢封神,刘德华拒绝称王

林子祥在演唱会现场落泪

2003年的香港,是灰色的。

4月1日,张国荣从东方文华酒店一跃而下,人间再无风华绝代。

在哥哥的葬礼上,林子祥与叶倩文夫妇送上一幅挽联:“虽然今天你离开,但愿你能去到快乐安静地方。”此后,林子祥再也不愿见到东方文华酒店。

后来,他在张国荣纪念演唱会上用一曲《陪你倒数》纪念挚友。唱完之后,他拿出了1985年哥哥向他献吻的那张照片。

故人已逝,音容犹在,他只有对着合照,遥寄相思。

这一年5月30日,林子祥应邀前往汪明荃的演唱会。

由于不知舞台中央的圆形升降台过早降落,他不慎跌下舞台,右耳耳骨碎裂,一度昏迷。

意外发生的时候,刘德华从观众席冲入后台,一直握住林子祥的手,不停地与他说话,直到救护车的到来。

由于后续还有表演,刘德华不得不留在表演现场。他站在台上,心急如焚,数次落泪。

因为这场事故,林子祥的右耳被彻底损伤:经常会耳鸣,天气热时还会感觉到晕眩。

这些痛苦在林子祥看来都无甚所谓,只有一点他耿耿于怀,就是受伤的耳朵再也无法听到高音,对自己唱歌会有影响。

很少有人知道,这个在舞台上如鱼得水、声似洪钟的铁肺天王,竟一只耳朵聋了19年。

他回来了,张学友不敢封神,刘德华拒绝称王

该场演唱会上的林子祥

同年12月30日,“香港的女儿”梅艳芳因宫颈癌逝世。

听闻噩耗,叶倩文长叹一声:“香港失去了她最闪亮的一颗星星。”林子祥则对着媒体的询问低头不语,神情落寞。

阿梅的丧礼,林子祥去得很早,是到场第一个拜祭的人。

他说:“我自己在那里坐了一段时间,太多人在那儿,我反而会更难过。”

13年后,他在演唱会上唱《最爱是谁》——这个在梅艳芳告别演唱会上他俩合唱的歌曲。

这个一度被称为“浑身是肺”的男人,唱得不断哽咽,数次落泪。

岁月是个刽子手,这个75岁的老人,已经送别了太多故人。

合照翻过一页又一页,身边的笑容一个又一个远去。

幸好还有谭咏麟,能在他生日之时,吃着面,就着酒,回忆似水流年。

他回来了,张学友不敢封神,刘德华拒绝称王

谭咏麟与林子祥

他回来了,张学友不敢封神,刘德华拒绝称王

如今的互联网上,有关林子祥的“名场面”有许多,其中有三个广为流传。

1985年,年度十大劲歌金曲颁奖典礼。

领奖之前,林子祥跑到了观众席,唱了一首《十分十二寸》。

他全程嗨唱近10分钟,自己连走带跑,观众生拉硬拽,他硬是脸不红气不喘。

本人气定神闲,场馆内却“热到爆炸”。

小歌迷张国荣与他同台飙歌,唱到嗓子破音,笑到喘不过气。

不甘示弱的谭咏麟同林子祥过了几招,唱到兴起时被阿Lam一把推开。

罗文一袭蓝色西装,低头浅笑;许冠杰面带温柔笑意,轻轻附和着“财神到”。

梅姑端坐一旁,笑到前仰后合;洪金宝逼不得已,一嗓子喊出“爆炸”。

成龙、张学友在前排乖乖落座,随歌摇晃,还没有展示的机会。

一首歌的时间里,林子祥走了一圈,走过了香港乐坛三个时代。

2005年,香港十大中文金曲颁奖典礼。

在最后的合唱环节中,林子祥应邀上台,演唱他的《敢爱敢做》。

在场的明星站成一列,只敢鼓掌拍手与摆动身体,只有陈奕迅还乖乖地唱着和声。

刘德华一开始连话筒都没举起来,后来在林子祥的点名之下,才附和着唱了几句,高音飙完,脸憋到通红。

古巨基倒是跟着唱了,只是声音完全被林子祥压过,唱了个“寂寞”。

视频弹幕里改编了陈奕迅那首《浮夸》的歌词来调侃这群“巨星”:“那年十八,颁奖典礼,站着如喽啰。”

说是合唱,最终还是变成了林子祥的“个人演唱会”。

2021年,大湾区中秋晚会,林子祥再唱《敢爱敢做》。

台下的粉丝纷纷化身“迷弟迷妹”,举着彩灯,欢跃得像只兔子。

只是与旁人的粉丝群体不同,为林子祥呐喊的,是成龙、惠英红等一众大咖。

这首歌,他没有降调,没有修音,也没有假唱。实力如何,看了便知。

今年他75岁,本该颐享天年的年纪,他又上了舞台,举起了麦。

问他为什么来参加这个节目,他说:“只要港乐需要我,我还能唱。”

他将过往的辉煌化成一曲《耀出千分光组曲》,唱出了欢喜与同悲,唱出了男儿当自强。

纵使长路漫漫,他依旧在闯。

只是,有人正在老去,有人已经退场。 如果大家都在,春天该多好……

他回来了,张学友不敢封神,刘德华拒绝称王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