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春天的吻 | 《旅途》

 我是一瀛 2022-05-09 发表于北京

《旅客》

候车室的喇叭声下

人们忽然有了

一个共同的名字

“旅客”

所有人盖在这个名字底下

没有形状

没有颜色

《南方的火车》

山峦叠嶂的地带

每一次

火车就像跳海

扎进海底

黑暗,一分钟的黑暗

两分钟,三分钟

潜上光亮里呼吸一口

又一把扎进海底

反反复复

是南方火车的游戏

《隧道》

穿过巨大的隧道

尽头是编织密密层层的

停靠的爱的港湾

《凌晨三点半》

对窗

剪切并辑录

车窗是——

风景的舞台

《卧轨》

一长串的磨刀声

在列车轮与轨道咬合

吭哧地向前挺进

《列车走廊》

被填满,又被清空

潮汐一般

是深夜的列车走廊

《窗帘》

你是秘密的入口

《呼噜》

呼吸声

一声,一声,复一声

声声含唱“累噢,累”

吞吞吐吐

吐吐又吞吞

停下来,又续了上去

唱不利索,也不清亮

糊涂涂响在耳边一朵云上

《布吉》

黑暗依靠巨大的翅膀

将大地紧裹

村里头

是谁家的一阵鸡叫

急急咬破黑暗的外套

《路途》

星星点点的灯光啊

谁家溅出来的

从远处

直往跟前泛来

一颗颗星光子

就是一户户人家

讲述着无数个故事

无数个故事

不过是人的故事

又从哪讲起呢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