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大宋朋友圈|干啥啥都行 连吃饭也是第一名

2022-05-17  时拾史事

本文系时拾史事独家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北宋韩亿家贫,祖上从河北灵寿迁徙到今开封杞县,贫穷虽然会限制人的想象,但是限制不了梦想,无论贫穷富贵,没有听说过谁被剥夺做梦的权利。时代在抛弃某个人的时候,连个招呼都不打,只让他闷声赚我们的血汗钱。那个坑了我们很多钱,还将继续被心甘情愿坑下去的某宝的原CEO云云:有钱没钱都要有梦想,万一实现了呢。他这话是有理论根据和历史渊源的,证据就是韩亿爸爸在小韩同学出生前夕做了一个梦,梦到有个人伸开的手掌上写了一个“兴”字。梦的解析以及暗示,加持韩家自此走向振兴、高兴。

但高兴归高兴,眼下依然是三餐无以为继,贫无立锥之地。小韩同学到了上学的年龄,家里不但请不起家庭教师,连纸笔都买不起,小韩同学只好到村小学里蹭课,回家后在家门口的大石头上,用同学扔掉的笔蘸黄泥水写作业,一版写满之后用清水刷干净,再来一版。炎炎盛夏,疑似桑拿,韩亿蘸黄泥水刷在几乎被晒化的石头上,就真的是蒸桑拿了。太阳当空照,韩亿看不到花儿对他笑,只是被大太阳烤的眼前金星乱冒,他灵机一动,在石头上方撑一把破伞,晴遮日头阴遮雨。黄泥习字不是韩亿发明的,他是贫富悬殊的旧社会派生的励志模板,使用这个模板的苦孩子最终的结局差不多都是苦尽甘来功成名就,前朝有个颜真卿,韩亿照着他的脚印一步一步走在振兴家族的路上。

学习需要交流,学问则是一起学,互相问。韩亿、李若谷、王随同学一起到嵩山法王寺切磋学问,有一个游客看到他们,也是闲极无聊说自己会看相,说他们三个将来皆是前途不可限量的限量版宰相,但是若是论起来家道中兴,王随虽然能做宰相,但是后人的成就不如韩亿和李若谷。不仅仅是我,全地球人对于算命先生都有一个解不开的困惑:如此神机妙算,为什么不给自己命运改签?不说改个一官半职,当个小门房也强似挖空心思故弄玄虚算不到人家心里还被揶揄。

韩亿和李若谷并没有把会算命的游客说的话当真,哪怕日后应验了。眼前需要解决的是吃饭和继续学习的关系。李若谷很快在汝州太守老赵家找了一份勤杂工,韩亿则在当地书院暂时安身。不上课的时候,始终处在饥饿状态的韩亿去太守家找李若谷,正好碰到老赵休沐,一番清水挂面的清谈之后,老赵对不坠青云之志的韩亿刮目相看,一再挽留他在家吃过饭再回书院,并且让厨房做一盆红烧肉。韩亿推辞不过,一口气干掉三碗饭。老韩看了越发喜欢这个好不做作的年轻人。这以后,韩亿成了老赵家常客,老赵每次见到韩亿都留他吃过饭再走,并且一定要加一盆红烧肉。

不仅有红烧肉,还有桃花运等着韩亿。老赵算准韩亿前途无量是妥妥的绩优股,索性把女儿嫁给他。韩亿结婚后靠着妻子那点嫁妆过日子,山穷水尽挨到了考试季。他和李若水结伴要去参加科考了,他们腹有诗书气自华,带上两个人仅有的一套行李轻装上阵,到了京城。按照惯例,考试前他们必须分别去导师家拜门,两个好基友商定,若是去见李若谷找的导师,韩亿就自称是他的小跟班。若是去见韩亿的导师,李若谷也是自动跟班。更悲催的是这一榜李若谷过线了,韩亿落榜。李若谷很快被安排到长社县当主簿,领了差旅费上任。落榜生韩亿给好友李若谷两口送行,送了一程又一程,眼看到了长社县边界,李若谷在路边亭子停下脚步打开箱子,将政府发的六百元差旅费一分为二,对韩亿说:别送了,这钱见见面,给你分一半,赶快把钱装起来,别让接我的人看到了。

谁说人一阔脸都变了,你看人家李若水有一口饭绝不让好兄弟饿着。韩亿唯有发奋读书,才能匹配这般情谊。果然,下一届科考韩亿过线了,有了工作发了薪水,他要做的第一件好事不是还钱,而是把陪着自己吃了不少苦的妻子接到身边。可是,韩亿妻子却无福消受已经到了眼前的荣华富贵,他穿着彩绣辉煌的行头马不停蹄锦衣夜行,来到京城脚下。天色已晚,韩亿的妻子和接他来京城的人在城外客栈休息,不料晚上却染了风寒一病不起,竟然撒手西去。

韩亿伤心至极,哭着换上素服亲自主持操办妻子的葬礼。他的哭声感动了一个人——宋真宗的大宰相王旦。无情未必真豪杰,伤心才是好丈夫。王旦决定把在室大女儿嫁给韩亿,他的这个长女自恃豪门贵女的身份,从及笄之年开始议婚,高也不成,低了不嫁,挑挑拣拣成了剩女,把老王的头发都愁白了。韩亿成了最合适的人选,年轻才俊,有情有义。韩亿仕途通达和捡漏有很大关联。

韩亿调出案卷,发现这个案子漏洞百出,他悄悄让衙役走访当年知道这件事的街坊四邻,大家都说嫂子人品没问题,若是科技能向一千年那样发达,一纸亲子鉴定解决了所有问题。李甲就是明着欺负人家。韩亿又找到当年给孩子接生的稳婆,了解怀孕保胎围产过程,确认孩子血统没有问题。

做好充分准备工作后,李甲告侄子非兄长所生案重新开庭审理,李甲在法庭以死无对证为由,坚持侄子不是亲侄子。韩亿请出证人,李甲理屈词穷。真相大白,那对母子要回自己的房产地契,从此过上安稳幸福的日子。

金杯银杯都不如老百姓的口碑,韩亿为民做主主张正义的名声越传越远,传到京城。他升迁回到京城,和京城女子相府千金相亲相爱,先后生了七个儿子,加上第一人妻子生育一子,加起来足足凑成了两桌麻将。不过,韩家的孩子围着桌子从来不打麻将,而是比学赶帮,学习、学习、再学习。进步、进步、当宰相。

两个儿子先后当了宰相,韩亿夜深忽梦少年事,他梦到年少时在法王寺遇到那个会算命的游客,难道他们说的都是真的?

参考资料:《宋人轶事汇编》丁传靖 中华书局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