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隐形”龚虹嘉:投资20年,身家890亿

 大风兮云卷云舒 2022-05-18 发表于天津

低调的龚虹嘉,知名度和身家很不匹配。在投资圈,龚虹嘉有很多标签,如“A股套现王”“中国最牛天使投资人”“中国版孙正义”“安防教父”。不过,在圈外,鲜有人知道这位富豪榜上的常客。

在2022年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上,龚虹嘉家族的财富为13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890亿元,远超他的湖北老乡雷军(117亿美元),以及互联网大佬黄峥、王兴、刘强东等。

龚虹嘉最为人称道的一笔投资,是2001年对海康威视投资245万元,收获了上万倍的回报。2015年,他开始将投资重心转向医疗健康领域,并频频落子。

后续的故事,同样丰富多彩。截至21年20年末,他投资的企业中,已上市的就有海康威视、富瀚微、清科创业、中源协和、芯原股份、泛生子等。

曾有人问龚虹嘉有没有偶像,他想了一下,说出了埃隆·马斯克——他一意孤行,实现了权威专家们认为不可能实现的梦想。“可能我们在某些内在精神和灵魂层面有相似的地方。”

01、龚虹嘉的投资版图

龚虹嘉曾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提到,评价一家公司的“好坏”最重要的标准,是有没有技术含量。这一度成为龚虹嘉最重要的投资原则之一。

据市界不完全统计,龚虹嘉家族投资的企业中,目前已上市的就不少于7家。其中包括安防产业链企业富瀚微、海康威视、联合光电,生物科技企业中源协和、泛生子,芯片企业芯原股份及投资管理企业清科创业。

除了直接投资,龚虹嘉还成立了多家投资管理企业,比如通过香港独资企业Wealth Strategy全资控股的天津富策。其妻子陈春梅、兄弟龚传军也常在资本市场活跃。陈春梅也是龚虹嘉在华中科技大学的同学。

龚虹嘉家族最为重要的投资载体,是深圳嘉道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及嘉道成功、嘉道功程等股权投资基金,背后均为陈春梅和龚传军。龚虹嘉家族借助嘉道谷投资,还成为了红杉中国、IDG资本、高瓴资本等众多机构背后的LP(股权投资基金的有限合伙人,即出资人)。

天眼查App显示,截至2022年5月17日,嘉道功程股权投资基金对外已投资了114家企业。

公开信息显示,龚虹嘉家族先后在2001年、2004年投资了安防监控企业海康威视和安防芯片企业富瀚微。

海康威视于2010年上市。限售股解禁后,龚虹嘉就开始减持了。根据公告和东方财富Choice数据,龚虹嘉对海康威视最新一次减持发生在21年203月4日。

截至21年20末,龚虹嘉对海康威视直接持股10.31%,妻子陈春梅间接持有海康威视1.56%。截至2022年5月17日,海康威视总市值为3036.55亿元。照此换算,龚虹嘉夫妻持股部分的价值不少于360亿元。

2004年,陈春梅、杨小奇等人共同出资设立了富瀚微的前身富瀚有限,此时陈春梅是第一大股东,持股43%。2014年,富瀚有限变更为股份公司,变更后陈春梅持股19.96%,龚虹嘉兄弟龚传军持股3.74%,富瀚微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长为杨小奇。

根据富瀚微公告,2016年,富瀚微股东杰智控股、陈春梅、龚传军与杨小奇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约定自协议签署之日起至各方不再持有公司股份之日, 除杨小奇以外的协议各方与杨小奇保持一致行动。

2017年富瀚微成功上市后,陈春梅持股13.47%,龚传军持股2.52%。截至21年20末,陈春梅、龚传军的持股份额并未变动。

(龚虹嘉)

2015年左右,龚虹嘉开始将投资的目光转向了大健康领域。

根据泛生子招股书,这一年7月,嘉道功程及其他投资者,为刚刚成立两年的癌症精准治疗企业泛生子,提供了共计7000万元人民币的融资。

2016年,龚虹嘉后来感兴趣的中源协和也以1亿元人民币入股了泛生子,并另以2300万元受让北京今创君联持有的泛生子5%的股权。最终,中源协和持有泛生子15%的股权。2018年,中源协和以1.25亿元将所持有的6.48%股权转让给深圳海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年2020,泛生子在美股上市。

根据中源协和21年20报,截至21年20末中源协和持有的泛生子股权还剩下3.24%。泛生子21年20报中,未标出嘉道功程的持股份额。

21年20末,历经两年的运作,龚虹嘉将干细胞技术企业中源协和“收入麾下”。

最初在2018年,中源协和以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了嘉道成功投资的一家标的上海傲源,嘉道成功由此成为中源协和的第二大股东。同一年,龚虹嘉开始出任中源协和董事长。

直到21年2012月12日,龚虹嘉在任期尚未结束的情况下,以“优化公司治理结构”为由,辞去了中源协和董事长及董事等全部职务。

不过,仅仅两天之后,中源协和控股股东德源投资就将所持有的6.99%股权对应的表决权,不可撤销地委托给嘉道成功行使。此外,嘉道成功还通过一致行动人北京银宏春晖间接持有中源协和股权。

截至21年20末,嘉道成功总计持有中源协和表决权17.83%(含有表决权委托股份6.99%),成为了后者的控股股东。龚虹嘉和妻子陈春梅,共同成为了中源协和的实际控制人。

有趣的是,不到四个月后,龚虹嘉又一个返身,回到了中源协和的董事会中。2022年3月26日中源协和举办临时董事会会议,龚虹嘉在这次会上全票当选中源协和的董事长,同时当选了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提名委员会委员等职。龚虹嘉的董事长任期终止日期为2023年5月18日。

2019年,龚虹嘉还通过富策控股投资了芯片IP企业芯原股份。年2020芯原股份在科创板上市。截至21年20末,龚虹嘉通过富策控股,持股芯原股份8.45%。

截至2022年5月17日收盘,芯原股份总市值为217.69亿元,龚虹嘉持股部分价值不少于18亿元。

02、从安防“换道”大健康

龚虹嘉的投资历程中,最得意之作无疑是对全球安防龙头海康威视的投资。他曾公开分享,自己投资有一个“三不”原则:“别人不想做、不好做、不敢做的事情,我们才可以去做。”

这笔投资,同样体现出了龚虹嘉对“三不”公司、冷门赛道的偏爱。

2001年,龚虹嘉以245万元投资成为了海康威视的大股东、联合创始人,与大学同学胡扬忠、陈宗年携手。到2010年公司上市时,海康威视已经成为了国内视频监控系统市场的龙头企业。

龚虹嘉投资海康威视时,国内安防产业尚处于初步发展阶段,产品远未普及。同时,海康创业团队不仅缺钱,而且管理、研发体系都不完善。龚虹嘉曾回忆到,当时陈宗年、胡扬忠代表的管理层,甚至没有公司股东制的概念。

但同时,由于9·11事件发生等原因,各国安防对安防的重视性极速上升,驱动国内安防产业也进入产品品类快速丰富、玩家数量日趋增多的上升期。

产业起飞前,龚虹嘉眼光毒辣地紧抓住机会,赚回万倍回报。

海康威视2010年5月上市后,龚虹嘉任公司副董事长,持有1.24亿股,持股比例降至24.8%,其妻子陈春梅间接持有海康威视3.42%。

同年,初登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的龚虹嘉夫妇,就以100亿元的财富排在了榜单第59位。

随着国内安防行业的爆发式增长,作为“安防第一股”,海康威视上市两年,业绩就实现了翻倍。股价也一路上涨。

据市界根据公告和东方财富Choice数据统计,自2011年5月限售股份解禁以来,龚虹嘉共计减持46次,陈春梅持股的新疆普康减持两次。

截至21年203月,龚虹嘉和陈春梅累计减持套现约280亿元,且累计获得分红超64亿元。

粗略算下来,龚虹嘉当年对海康威视的投资,回报已超2.8万倍。

除了安防视频监控龙头海康威视,龚虹嘉还投资了不少海康威视的供应商,模拟ISP(图像信号处理器)厂商富瀚微、光学镜头厂商联合光电都在此列。富瀚微目前已成长为模拟ISP龙头。

2015年,龚虹嘉50岁了。

大概从这一年开始,他“告别”了对安防产业的偏爱,将目光投向了大健康领域。

2015年,除了投资泛生子之外,龚虹嘉还通过嘉道功程投资了北京嘉博文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嘉博文主营餐厨废弃物回收,并将其转化成有机的土壤调理剂。龚虹嘉称,自己从海康威视退出的资金,一部分投到了这个项目。

此后,龚虹嘉及旗下投资管理企业还在2017年投资了精准医疗企业美联泰科、基因制品企业上海傲源。

2018年除了前文提到的中源协和,龚虹嘉家族还投资了基因疗法企业博雅辑因、肿瘤免疫细胞治疗企业天科雅等。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龚虹嘉正是通过将上海傲源出售给中源协和,从而获得了中源协和的股权(嘉道成功直接持有),成为中源协和的第二大股东。

他曾在接受采访时说道,他还是适合做一些比较接地气的事情。对于那些比较高大上、需要有全球视野才能做好的事情,他总感觉存在隔阂。“这是我从50岁开始思考这些问题的,或许跟知天命有关。”

龚虹嘉常常将投资成功的原因归为运气:“我算是中国运气最好的天使投资人。我从大学读书、工作、创业、到做天使投资人,甚至包括娶妻,都是在一个非常窄的圈子里面进行的。”

03、“三不”原则的AB面

不论投资安防产业还是医疗健康领域,龚虹嘉都在按照“三不”原则,筛选有望起飞的冷门赛道。在一个论坛中,龚虹嘉曾给出了“三不原则”企业的另一个解释:“不确定性非常大、需要的资金又非常多。”

龚虹嘉几番押中龙头——前有海康威视、富瀚微,而在2015年之后投资的企业中,嘉博文在国内餐厨废弃物处理领域排名第一,泛生子亦在国内基因检测公司中排名前列。

不过,任何事都是一体两面,“三不”让龚虹嘉摘得了丰硕的果实,但同时也错过了一些机会。

冷门赛道规避了红海争夺,但需要投资人和被投企业携手度过一段不被人理解的“苦日子”,而且“三不”项目对投资人的眼光要求极高,稍有不慎,不是错失项目,就是把钱就打了水漂。

龚虹嘉对与企业相互扶持的“苦日子”并不陌生。

在海康威视成立早期,公司一度陷入资金流紧张的局面,龚虹嘉多方联络,希望为海康威视拉来融资。但是,市面上对这个“三不”项目并不感冒。

据龚虹嘉回忆,当其与一家国内著名的金融VC接洽时,对方表示当时的海康威视只有6亿元的规模,“我给你算一个数字,让我们投这样一家公司。是不是脑袋有问题吗?”

最终,海康威视只能独立熬过这个艰难阶段。在这一阶段,龚虹嘉也使尽浑身解数,不止出钱还出力,为海康威视带来了最新的视频编解码技术。

2001年时,国内通信市场尚处于2G时代,对应使用的数字视频编解码器标准是MPEG4。更新一代的H.264技术还处在草案阶段。而在相同的条件下H.264压缩图像的质量比,是MPEG-4的1.5~2倍。如果能够在H.264技术上抢先一步,海康威视就拥有了绝对领先的技术资本。

恰好在这一年,龚虹嘉认识了编解码技术人才王刚,龚虹嘉以资助研发的方式“预付”了王刚一笔资金,让后者全力进行基于新一代编解码标准的软件研发。

幸运的是,王刚不负众望,在当年度就研发出了相关软件,而且锁定了该项技术成果在2006年12月31日前的独家经营权。随后,这项技术被独家授权给了海康威视。

据龚虹嘉回忆,到成立第三年,海康威视的净利润已经达到了两三千万。这时,公司也就没有必要再进行融资了。因此,直到上市前,龚虹嘉对海康威视的股权都没有被稀释。

熬过艰难岁月之后,龚虹嘉与海康威视铸就了投资圈的一段佳话。

“三不”原则也有另一面。

2010年时,美团王兴曾辗转找到龚虹嘉,希望能够获得不到1000万美元的投资,但彼时龚虹嘉认为王兴性格内敛,并不适合从事新型团购,因此未能投资,这个项目最终被沈南鹏拿下。

事后,龚虹嘉直言,如果自己当初投资了,可能能够收获人生中第二个万倍回报的项目,然而,“投资是一门遗憾的艺术”

如果是这样,恐怕王兴口中“真正厉害的投资人”,就不是沈南鹏,而是龚虹嘉。

同样的情节,也在对大疆的投资中上演。2015年前后,龚虹嘉因为“难以想象”飞行器在国内的天上到处飞着而拒绝了参与大疆的投资。

细数龚虹嘉成功捕获和错失的案例,其投资个人化风格极其强烈,尤其依赖感觉和本能,对偏爱的企业,往往会进行针对不同产业环节的全面投资布局。

早年在接受采访时,龚虹嘉曾坦白说道:“我是凭直觉,凭个人对信息的提炼,再加上跟别人的思想碰撞来做决策。”

“有些基金问我:你的判断和决策能力能不能通过学习来提升?我说,这跟人的思维有关系,不是通过学习能够掌握的。它在商业实践的摸爬滚打中逐渐变成你的本能。

如他所说,20余年来,在“本能”的驱使下,龚虹嘉多次“出手”都精准投向了即将起飞的行业,算是有惊无险,只是现在标的已经从安防转换到了大健康。

龚虹嘉认为,对于一个天使投资人来说,值得骄傲的不只是在某个项目上赚了成千上万倍的回报,而是你发现自己独具慧眼选择了曾经无人问津的项目、当时没被看好的团队,最后取得了令人匪夷所思的巨大成功。

“这相当于发掘出了别人没有发掘的巨大金矿,也是一种价值的创造。”他说。

二十年过去了,龚虹嘉还在继续挖掘他的金矿。

参考资料:

《独家龚虹嘉:每一笔投资,我都不介意等上10年》,投资界

《龚虹嘉:海康威视之后,我把更多精力放在了投资大健康领域》,证券时报网 李明珠

《李竹对话龚虹嘉:在创业生态里最后只剩下两种,胜者为王和剩者为王》,创客猫 小兰

《55岁龚虹嘉:我总想把别人认为不可能的事做成》,投资界

(作者丨董温淑 编辑丨雷彦鹏)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创作者,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