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俄航天局:或让俄罗斯舱段脱离国际空间站,建造新的空间站

2022-05-18  火星科普

根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5月17日的报道,俄罗斯航天局(RKA)载人航天计划执行主任谢尔盖·克里卡廖夫(Sergei Krikalev)表示,将在2024年之前决定,是否建造一个全新的空间站来替代国际空间站,或者让俄罗斯舱段脱离国际空间站,再与新空间站对接。

1998年,在俄罗斯和美国的主导下,联合另外十几个国家的航天机构,开始了国际空间站(ISS)的建造。俄航天局通过质子号运载火箭,把曙光号功能货舱送入近地轨道,拉开了建造国际空间站的帷幕。

随后,美国宇航局(NASA)的奋进号航天飞机发射升空,携带团结号节点舱与曙光号进行对接。随行的宇航员就包括俄航天局的克里卡廖夫,他成为首位进入国际空间站的宇航员。2000年,克里卡廖夫又成为常驻国际空间站的首批宇航员。

克里卡廖夫是一位有着传奇人生的宇航员。他曾是苏联宇航员,1988年第一次执行太空任务,飞上和平号空间站。1991年,克里卡廖夫再一次飞上太空,入驻和平号空间站。

但在半年后,地球上的局势突变,苏联不复存在,还在太空中的克里卡廖夫和另一位宇航员沃尔科夫成为了“最后的苏联人”。直到1992年3月,这两位宇航员才返回地球,他们回来时变成了俄罗斯人。

克里卡廖夫经历过6次太空飞行任务,于2005年退役。他在太空中停留的时间累计可达803天,创造了俄罗斯宇航员的纪录,直到10年后才被打破。目前,克里卡廖夫担任俄航天局的载人航天计划主管。

克里卡廖夫表示,国际空间站最初的设计寿命只有15年,早在2013年就已经到期。不过,当时空间站状态尚佳,所以就一直运行下去,如今已经超期服役9年。

此前,美俄计划把国际空间站的使用时间进一步延长到2024年。现在,已经逐渐接近这个时间期限,只有两年的时间。今年年初,NASA表示,计划把国际空间站的最后期限定于2030年。

不过,考虑到多方面因素,俄航天局可能有自己的打算。上个月,俄航天局长罗戈津表示,俄航天局退出国际空间站的时间已经决定,将提前一年通知,具体什么时候不会公开。

如果退出国际空间站,俄航天局将考虑新的空间站计划。克里卡廖夫表示,他们将听取相关专业人士的意见后,将在2024年之前,作出有关空间站计划的最终决定。

关于新的空间站计划,俄航天局正在讨论当中。目前的方案主要有两种,一种是把原先的国际空间站俄罗斯舱段脱离对接,让其单独运行在太空中,并且发射新的模块与之对接。第二种方案,直接建造一个全新的空间站,让其长期在轨运行。

此前,罗戈津指出,一旦俄航天局退出合作,那么,国际空间站很快就无法运行下去。因为俄航天局控制着国际空间站的动力装置,国际空间站需要定期提升轨道,不然在近地稀薄大气的作用下,重达400多吨的国际空间站将会掉回地球上。

另外,为了避免太空垃圾的撞击,以及让载人飞船的快速对接和返回形成所需的弹道条件,也都需要启动国际空间站上的火箭发动机,来进行轨道和姿态的调整。

俄航天局曾展示过俄罗斯舱段脱离国际空间站的后果,引起了不少人的担忧。NASA局长比尔·尼尔森(Bill Nelson)表示,希望俄罗斯在国际空间站项目能够继续合作到2030年。

目前,太空中还有另一个在运行的空间站,那就是我们的中国空间站。按照计划,我国的空间站将在今年全面建成。从神舟十四号开始,中国空间站将长期有航天员驻留。

虽然中国空间站完全是由我们自主建造的,但我们仍然欢迎外国宇航员的造访。俄航天局的宇航员曾表示,如果我国提议,他们也想参与中国空间站项目。

对于载人航天领域,罗戈津认为中俄可以开展相关合作。此前,中俄已经在航天和太空探索领域有过合作。他表示,未来还可以探讨在中国空间站上建造新的模块,也就是专门给俄飞船对接的舱段。

毕竟,由于接口标准不一样,俄航天局的载人飞船无法与中国空间站直接对接。如果没有俄罗斯舱段,他们的宇航员要去中国空间站,还是要乘坐我国的载人飞船。值得大家期待的是,我国的下一代载人飞船将能同时容纳7人,可以把更多的航天员送往中国空间站。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