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苏轼三次被贬,写下最治愈的三首诗,读完豁然开朗

2022-05-18  叁把鎻   |  转藏
   
图片
作者:诗词世界

来源:诗词世界(ID: shicishijie)

心随境转则凡,心能转境则圣

♬ 点上方绿标可收听洞见主播素年锦时朗读音频
图片

有读者曾经留言说:

他刚参加工作的时候,诸事不顺,十分沮丧。

那个时候,他就特别喜欢读苏东坡的诗,特别是苏轼在黄州、惠州、儋州写的诗文。

众所周知,黄州、惠州、儋州是苏轼人生贬谪最悲惨的地方,也正是在这三地,苏轼留下了许多诗文,治愈了自己的悲伤,也治愈了许多后来人。

如果你觉得生活太难,就读一读苏轼的三首诗文,一定会豁然开朗。
图片
01

黄州
  •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常想一二,不思八九,事事如意。


《初到黄州》

自笑平生为口忙,老来事业转荒唐。
长江绕郭知鱼美,好竹连山觉笋香。
逐客不妨员外置,诗人例作水曹郎。
只惭无补丝毫事,尚费官家压酒囊。

1079年的“乌台诗案”是苏轼人生的转折点,也是他离死神最近的一次。

在牢里待了103天后,苏轼终于被释放,命算是保住了。

第二年,43岁的苏轼被贬黄州,任黄州团练副使。

说是团练副使,却不准擅自离开这个地方,也没有签署公文的权力,还要受到官府的监视。

黄州是一个穷苦的小镇,僻陋多雨,气侯不好。

任何人被发配到这样一个地方,心情都好不到哪里去。

只有苏轼例外,他有一首《初到黄州》:

自笑平生为口忙,老来事业转荒唐。

长江绕郭知鱼美,好竹连山觉笋香。

逐客不妨员外置,诗人例作水曹郎。

只惭无补丝毫事,尚费官家压酒囊。


在艰难的处境中,在险恶的环境中,他说这里水好,鱼肯定美味;这里山好,感觉闻到了笋子的香味。

真正的智者,从不在失望中沉沦,而是发现生活的另一番美好。

苏轼就是善于发现人生之美的智者。

在黄州,一家人生活无着,他从学士变成了农夫,学着种稻,收获之后,像个孩子一样高兴。

他喜欢吃,黄州的猪肉便宜,他买回来,研究成了“东坡肉”,风靡一时。

他自己动手,建了一处房屋,名为“雪堂”,过起了自在旷达的生活。

他时常喝着的小酒,与友人漫游,一次夜游赤壁,留下了千古传唱的《赤壁赋》。

本是囚徒一般的生活,在苏轼的经营下,却变成神仙一般的生活。

生活不会事事顺意,只有善于发现美好的人,才能获得幸福。

林清玄说: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常想一二,不思八九,事事如意。

粗茶淡饭没关系,朋友散场也没关系,生活不易也无所谓,只要你还拥有热腾腾的灵魂,日子就不会差。

图片

02

惠州

  • 人总要自己治愈自己。


《惠州一绝》

罗浮山下四时春,卢橘杨梅次第新。

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


有人说苏轼的后半生,不是被贬,就是在被贬的路上。

苏轼在黄州呆了四年,又被起用,辗转在苏杭之间当知州。

平平静静过了10年,一纸贬书下来,又被贬到惠州。

惠州地处岭南,多瘴气,在古时,那就是发配重型罪犯的地方。

有人传言:发配到岭南,很少有能活着回来的。

苏轼被贬到岭南,又从天上掉到了地狱,此时的他,已经57岁了。

走了一千五百里路,横越南方的山脉,他千里迢迢来到了惠州。

相比于被贬到黄州时手足无措,这一次到惠州,苏轼从容了许多。

他说惠州风景很美,当地居民对他也很好,住了一段日子,就“鸡犬识东坡”了。

在惠州,他发明了烤羊脊:

惠州市肆寥落,然日杀一羊。不敢与在官者争买,时嘱屠者,买其脊骨。

骨间亦有微肉,煮熟热酒漉,随意用酒薄点盐炙,微焦食之,终日摘剔牙綮,如蟹螯逸味。

他还爱上了酿酒,自己酿过橘子酒和松酒,俨然一个行家。

他一面滤酒,一面喝个不停,直到醉得不省人事。

这样的苏东坡,想想就可爱。

惠州的荔枝,也让苏轼爱不释手。

“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给岭南打了一千年的广告。

在苏轼眼中,岭南不是那个瘴疠满地,荒芜不堪的地方,而是一个可爱的、可亲的地方。

这里的荔枝很美,这里的人很好。

他将自己比喻为脱钩之鱼,是啊,挂在钩上,怎能解脱呢?

在惠州,他用荔枝、用酒、用美食治愈了自己。

你若爱,生活哪里都可爱。

这个世界上没有不带伤的人,无论什么时候,你都要相信,真正治愈自己的,只有自己。

当你沉沦时,如果连你都放弃自己,那么才是彻底没救了。

图片
03

儋州

  • 此心安处,便是吾乡。


《定风波》

常羡人间琢玉郎,天应乞与点酥娘。

尽道清歌传皓齿,风起,雪飞炎海变清凉。

万里归来颜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

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本以为惠州会是苏轼人生的终老之地,命运加诸于他的苦难,却并没有结束。

1097年,花甲之年的苏轼被贬到了儋州,在海南岛。

在宋朝,这是比死刑低一等的处罚。

海南的环境比惠州还要糟糕:

岭南天气卑湿,地气蒸溽,而海南为甚。夏秋之交,物无不腐坏者。

人非金石,其何能久?

在这里,怎么能生活久呢?

而苏轼就在这里生活了三年。

没有住的地方,在当地居民的帮助下,他盖了一间简陋的房子,房后就是槟榔林,他的房子便叫“槟榔居”。

海南地处偏远,苏东坡回归自在,他自如地和他人交往。

他的朋友有农夫、读书人,有时候,和村民在槟榔树下就聊起来天。

庄稼汉没有苏轼的学识,说我不知道说什么。

苏轼说:那就谈鬼。告诉我几个鬼故事。

在与村民的自在交往中,苏轼获得了快乐,有时候村民一天不来和他聊天,这一天,苏轼一定不开心。

图片

苏轼有一篇短文《书上元夜游》,可见他在儋州的心情。

己卯上元,予在儋州,有老书生数人来过,曰:“良月嘉夜,先生能一出乎?”予欣然从之。

步城西,入僧舍,历小巷,民夷杂揉,屠沽纷然。归舍已三鼓矣。

舍中掩关熟睡,已再鼾矣。放杖而笑,孰为得失?过问先生何笑,盖自笑也。

然亦笑韩退之钓鱼无得,更欲远去,不知走海者未必得大鱼也。

这一年的上元节,有几个老书生来看苏轼,问他,月亮皎洁,要不一起出去走走。

苏轼欣然应允,穿过村舍、小巷,看到汉族和少数民族混杂在一起,卖酒卖肉的满街都是。

一直玩到三更天才回去,而家里的仆从们早已打起了鼾声。

多年前,苏轼的好友王巩(字定国),因受乌台诗案连累,被流放广西宾州。

在被贬的日子里,侍妾柔奴不离不弃,相知相守,苏轼问她岭南风土应该不是太好吧,柔奴答道,此心安处,便是吾乡。

苏轼深受触动,写下诗句:

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而这句词如今成了他在儋州的写照。

来到儋州的苏轼,已然将儋州当作了第二故乡。

《菜根谭》里有一句名言:心随境转则凡,心能转境则圣。

快乐的人在荒原,依然有发自内心的璀璨笑容;忧郁的人在沃野,也可能愁容满面。

决定我们人生的,从来都是心态。

当你坦然面对命运加诸的苦难,当在苦难中努力寻找治愈的光亮,那么,身在何处,都如在乐原。

图片

苏轼已经离世了984年,可这900年,却依然不断地有人提及他。

人们向往他在苦难中的乐天,羡慕他在平常生活中的美好。

不论在何悲惨的境地,他总能找到生活的乐趣,在苦难中,依然能将生活开出一朵花来。

既入江湖中,便是薄命人。人生于世,没有不带伤的人。

如果你困囿于苦难时,依然能发现生活中的小美好; 

如果你陷入沼泽,依然能自己安慰治愈自己;

如果你跌入低谷,依然不失对生活的希望;

那么,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什么能够打倒你。不论身在何地,都如在乐园。

点个在看愿世间每一个你,都不畏苦难,不失快乐,度过一段无悔的人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