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随它去吧‖文/折月煮酒

2022-05-19  522小窝

随它去吧

住院期间,正遇5月13日,87版《红楼梦》黛玉的扮演者陈晓旭香消玉殒的日子,想起那个倾国倾城的女子,也不禁心泛酸楚。

我记得在她去世前一年,她在北大做过一场演讲。当时她谈到了对《红楼梦》和黛玉的理解。她说:“《红楼梦》这本书可以说是一部佛经,因为它写了人生的苦、空和无常。”她说:“《红楼梦》告诉我们,富贵就像烟云一样会过去,所有的人生也是这样短暂的。”

我们总感叹:“人生苦短”。尘世间的我们总是苦于人生太短了,似乎还没有完全体会人生百味,回首却已然走过了生命的半途。我们贪恋这花花世界,我们奢望着富贵荣华,我们拼尽全力想打造完美人生,最后,不过是“赤条条来,赤条条去,贫也罢,富也罢,终究什么也带不走”。《红楼梦》中不是有一句话说:“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吗?
所以,陈晓旭读懂了红楼,也读懂了人生。

她说她之所以欣赏黛玉,是因为黛玉“其实是看破的一个人”。黛玉来人间这一回,是为了酬愿,她要用一生的眼泪来还宝玉的灌溉之情。当她酬愿之后,心愿已经了了。把这个“情”看透之后,她应该是带着解脱的心回到了天上,而不是带着哀怨。

我想,黛玉之死是完美浪漫的。虽然黛玉病弱,是不幸的,但她的幸运是死在青春锦年。死在这时,成全了纯粹的理想主义,成全了一个彻底的林黛玉,成全了“质本洁来还洁去, 强于污淖陷渠沟”。

陈晓旭也是一个完美主义者,患癌之后,她拒绝手术,拒绝化疗,她不愿意自己的身体被破坏。她说:“假如说动手术做化疗能治好,或者是不用这个就死亡,那我选择死亡。”

她演讲时曾提到:“我有一种渴求,希望我能了解来到这个世界是做什么的?死了以后会去哪?我觉得生命之外,还有生命。”我想,她应该是去另一个世界寻找那个更纯净、更空灵的自己了吧,在那里,她会活得更奔放、更热烈。

陈晓旭也是“看破的一个人”,所以她坦然接受疾病,安然面对死亡。

之所以写这么多关于《红楼梦》、关于黛玉、关于陈晓旭的文字,是因为这里的文字,和这些天在医院的经历让我也有了些许领悟。
我觉得,如果足够爱护一个人,就不要给她添太多的麻烦。

这一程的住院,妹妹全心全力照顾我。我知道这给她的生活和工作带来了一些影响,而且她也不是一个健康状态极佳的人。她为我劳心费力,照顾我的身体、顾虑我的心情,而我能为她做的又有什么呢?我望着她为我奔忙的背影,特别难受特别心疼,可是我又无力改变现状,心中充满愧疚,给她带来的麻烦太多了。

所以,我想,既然我一样深爱她,我就要尽量为她着想,让她少操心。我希望她的每一天都风和日丽,我希望她的日子简单宁静,我希望她健康无忧,享受生命里最绚丽的阳光,活出最美的样子。而少打扰就是我对她最好的爱护。

我觉得,人生最重要的不是生命的长度,生命的质量远比生命的长度更重要。

这些年,我一直消耗着没有质量的生命。我为自己构造了一个虚假的世界,编织了一个可待的梦,我把自己囚禁在这个虚拟的角落里,我以为,只要我不走,我梦境里的人都会好好地回来。我知道这是自欺欺人,可我总不能放过自己。现在想来,这有何意义呢?除了使自己的生命枯燥乏味之外,还有什么呢?这种无质的生活和死去有什么分别呢?所以,追求生命长久又有什么意义呢。所以,我不想,再用人为的方式,去干预生命的长度。

我觉得,有尊严的死去,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有一本书,叫《当我们回到上帝怀里》。书中,作者记录了44个临终故事。每个人在临终之时,都会看到常人看不到的天堂、风景与人。书中最触动我们的是:如何让人平静安然、有尊严地死去,至少在生命的最后,留下的不是被病痛和治疗折磨到丧失自我的模样。

写到这里,医院里的一幕又惊现在我眼前:我忘不了相邻病房的老人术后在深夜的那声大喊那阵挣扎,惊心动魄。我忘不了她女儿惊恐的那一句“爸爸,我是你的老闺女”,撕心裂肺。

死亡是痛苦的,治疗是痛苦的,我害怕自己躺在一堆冰冷的器械里的样子,就像一块砧板上待切的鱼肉;我害怕自己在病床上肮脏不堪、无法打理自己的模样;我害怕自己毫无尊严的在亲人面前死去的样子。所以,我觉得:不如身体完整的、沉默的、在人间的一个角落里孤独死去,就像陈晓旭的选择。这次手术因为肾结石而推迟,我庆幸意外给了我重新思考余生的机会。

我觉得:死亡不是生命的终结,而是永恒的开始。

有人曾说,人死了并不是消失。就像叶子掉落下来,融化在泥土里,最终盛开的花依旧芬芳。我们曾经在人间的笑声、泪水、欢歌、悲叹…我们曾经留下的每一处痕迹,甚至我们白骨上的尘灰,都证明我们曾经来过,死亡只是一种样态,是我们走出时间的一种姿势,所以,有什么可怕的呢?

我觉得,虽然没过好今生,但还可以期待来世。

我相信轮回,很多很多年后,我们一定会见故人归。也许我们要等无数个轮回,也许相聚只是短短的一程,也许最终还是会失去,但这个来世还是值得去等。

电影《大鱼海棠》中有一句台词:“这短短的一生,我们最终都会失去。你不妨大胆一些,爱一个人,攀一座山,追一个梦。”我想再加一句:“你不妨大胆一些,爱一个人,攀一座山,追一个梦,等一个来世,盼一位故人。”

希望来世,我能和我今生远去的爱人,相逢在一个灿烂的季节,无风无雨,踏月而至。从此我们三餐四季,朝朝暮暮。这样的来世难道不是好过这惨淡的今生吗?

最后,我想说,未来的日子,随便它怎样吧。反正生死有命,病痛随它去吧,这世界随它去吧。

写完这些,心中反而生出了一种坦然,我似乎有点理解了《活着》里的老年福贵。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