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67024杜甫五古《园官送菜并序》读记

2022-05-19  小河西

杜甫五古《园官送菜并序》读记

(小河西)

园官送菜并序

序:园官送菜把,本数日阙。矧(shěn)苦苣、马齿,掩乎嘉蔬。伤小人妒害君子,菜不足道也,比而做诗。

清晨蒙菜把,常荷地主恩。守者愆实数,略有其名存。

苦苣刺如针,马齿叶亦繁。青青嘉蔬色,埋没在中园。

园吏未足怪,世事固堪论。呜呼战伐久,荆棘暗长原。

乃知苦苣辈,倾夺蕙草根。小人塞道路,为态何喧喧。

又如马齿盛,气拥葵荏昏。点染不易虞,丝麻杂罗纨。

一经器物内,永挂粗刺痕。志士采紫芝,放歌避戎轩。

畦丁负笼至,感动百虑端。

这首诗作于大历二年(767)。时杜甫客居夔州。园官:管园之官。【《梅花绝句》(宋-陆游):只怪朝来歌吹闹,园官已报五分开。

诗序中本数:指原有数目。【《乞制置三司条制》(宋-王安石):民纳租税数至或倍其本数。苦苣即苦苣菜。【《政和证类本草》(卷29):苦苣,即野苣也。野生者,又名褊苣。今人家常食为白苣。马齿即马齿苋。【《政和证类本草》(卷29):图经曰∶马齿苋。又名五行草。以其叶青、梗赤、花黄、根白、子黑也。此有二种,叶大者不堪用,叶小者为胜。”】从诗序看,这首诗是以菜为比,伤小人妒害君子也。

清晨蒙菜把,常荷地主恩。守者愆实数,略有其名存。

苦苣刺如针,马齿叶亦繁。青青嘉蔬色,埋没在中园。

菜把:一把菜。为量词。指一手所握。《冬日田园杂兴》(宋-范成大):朱门肉食无风味,只作寻常菜把供。《九月九日》(唐-王绩):香气徒盈把,无人送酒来。《玉华宫》(唐-杜甫):忧来藉草坐,浩歌泪盈把。

地主:当地主人。此指夔州都督柏贞节(柏茂林)。《送王少府归杭州》(唐-韩翃):吴郡陆机称地主,钱塘苏小是乡亲。

愆(qiān):亏,损。

略有:拥有;稍有。《左传-昭公七年》天子经略。晋杜预注:经营天下,略有四海,故曰经略。《三国志-魏志-武帝纪》:略有汉民合十余万户。

嘉蔬:嘉美的蔬菜。《寄李十四员外布》(唐-杜甫):闷能过小径,自为摘嘉蔬。

中园:园中。《奉和随王殿下》(齐-谢朓):想折中园草,共知千里情。《春色》(陈朝-陈叔宝):余春尚芳菲,中园飞桃李。

大意:今早承蒙送来菜把,俺经常受到主人关心。守园人亏欠送菜的实数,送菜也只是名义上尚存。苦苣菜带有针刺,马齿苋叶也繁多。青青的嘉美的蔬菜,都已在菜园中埋没。

园吏未足怪,世事固堪论。呜呼战伐久,荆棘暗长原。

堪论:《王昭君》(唐-崔国辅):紫台绵望绝,秋草不堪论。《巴南舟中夜市》(唐-岑参):孤舟万里外,秋月不堪论。

荆棘:指丛生多刺灌木;喻奸佞小人;喻纷乱。《老子》(30章):师之所处,荆棘生焉。《三国名臣序赞》(东晋-袁宏):思树芳兰,剪除荆棘。李善注:荆棘以喻小人。《后汉书-冯异传》:为吾披荆棘定关中。李贤注:荆棘,榛梗之谓,以喻纷乱。

长原:《从军行》(唐-王昌龄):虏骑猎长原,翩翩傍河去。《登白帝城》(宋-张嵲):霜风吹日下长原,夔子城荒灌木繁。

大意:没有过多责怪园吏,世上的事本来就有其原因。呜呼!战乱已多年,战乱之后荆棘遮蔽辽阔的山原。

乃知苦苣辈,倾夺蕙草根。小人塞道路,为态何喧喧?

又如马齿盛,气拥葵荏昏。点染不易虞,丝麻杂罗纨。

一经器物内,永挂粗刺痕。

蕙草:一种香草。《西都赋》(汉-班固):兰林蕙草。《咏蕙》(东汉-繁钦):蕙草生山北,托身失所依。

喧喧:《刺巴郡郡守》(汉):“狗吠何喧喧,有吏来在门。《望蓟门》(唐-祖咏):燕台一望客心惊,箫鼓喧喧汉将营。

葵荏:《广成颂》(汉-马融):桂荏、凫葵。凫葵指莼菜。《泮水》(周-诗经):思乐泮水,薄采其茆毛注:《尔雅》曰:'茆,凫葵。叶团似蓴,生水中。今俗名水葵。《江行无题》(唐-钱珝):自怜非博物,犹未识凫葵。《本草纲目-草八-莕菜》(明-李时珍):凫喜食之,故称凫葵。桂荏指紫苏。《尔雅-释草》:苏,桂荏。郭璞注:苏,荏类,故名桂荏。郝懿行义疏:荏,白苏也。桂荏,紫苏也。此处葵荏应泛指葵、荏类嘉蔬。

点染:沾染;玷污、污染。《星精石》(唐-郑损):苍苔点染云生靥,老雨淋漓铁溃痕。《八哀诗郑公虔》(唐-杜甫):反复归圣朝,点染无涤荡。

虞:料想。《咏怀》(魏-阮籍):生命无期度,朝夕有不虞。《醉为马坠诸公携酒相看》(唐-杜甫):不虞一蹶终损伤,人生快意多所辱。

罗纨(wán):精美的丝织品。《盐铁论-散不足》(汉-桓宽):夫罗纨文绣者,人君后妃之服也。《日出东南隅行》(梁-沈约):朝日出邯郸,照我丛台端。中有倾城艳,顾景织罗纨。

器物:器具和货物。《史记-孝武本纪》:乘舆斥车马帷帐器物以充其家。

大意:苦苣之类的野菜根,与蕙草争夺土壤养分。俺由此明白小人拥塞道路时,其姿态为何总是喧乱纷纷。又好像茂盛的马齿苋,其盛气使葵荏这些嘉蔬昏昏。苦苣马齿污染菜园难以预料,就像丝麻掺进精致的罗纨。一旦这些东西污染了器物,粗糙针刺的痕迹就会永存。

志士采紫芝,放歌避戎轩。畦丁负笼至,感动百虑端。

采紫芝:典商山紫芝。【略。典见晋皇甫谧《高士传-四皓》。】《洗兵马》(唐-杜甫):隐士休歌紫芝曲,词人解撰河清颂。《喜晴》(唐-杜甫):“千载商山芝,往者东门瓜。

戎轩:兵车;借指军队或军事。《后汉书-朱祐景丹等传赞》:有来群后,捷我戎轩。李贤注:戎车所至,皆克捷也。《南齐书-萧遥光传》:皇上当亲御戎轩,弘此庙略。《隋书-高祖纪上》:戎轩大举,长驱晋魏。《述怀》(唐-魏征):中原还逐鹿,投笔事戎轩。

端:思绪,心绪。《代东门行》(南朝宋-鲍照):长歌欲自慰,弥起长恨端。

大意:有志之士放歌紫芝曲,像商山四老一样回避战乱。菜园的园丁背着笼子来了,说到这事儿感慨万分思绪万端。

此诗首8句即诗序前18字之意。交代缘由。当地主人常关照俺,今天又派人送来“菜把”。送的菜有点“愆实数”,送菜只是名义尚存。送的苦苣“刺如针”,送的马齿“叶亦繁”。俺喜欢的青青嘉蔬,都已埋没在菜园。接着4句写原因。这事儿不能怪园吏,而是事出有因。战乱已很多年,荆棘早已丛生“长原”。再10句即诗序中比而为诗。苦苣、马齿比小人。蕙草、葵荏比志士。看到苦苣倾夺蕙草,明白了小人拥塞道路时为何总是喧喧。看到马齿苋盛气凌葵荏,就想到丝麻杂罗纨。一旦沾染这类贱草,田园再也消不去粗刺痕,就像君子再也摆脱不了小人。末4句感慨。志士们为避乱,纷纷山中“采紫芝”。看到背着菜笼的“畦丁”,想起自己一步步走到夔州山林之中,真是思绪万端!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