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柳湘莲听信贾琏的一面之词,与尤三姐订婚的真正原因,他说不出口

2022-05-20  君笺雅侃红楼
趣侃红楼389:觅得良缘,柳湘莲解鸳鸯剑作聘,心满意足,尤三姐得如意郎婚配
却说贾琏奉父命去平安州办事,路上竟然巧遇了薛蟠与柳湘莲一同回来。当初薛蟠因被柳湘莲暴打离家,如今却称兄道弟携手而归,贾琏也是诧异。
薛蟠不用人问便说了经过,原来他回来路上在平安州遇到强盗,危急时刻得柳湘莲适逢其会救了性命。救命之恩大过往日恩怨,二人化干戈为玉帛,反而结拜为兄弟。

薛蟠更是咋咋呼呼,扬言他们兄弟回家要买房子再寻一门好亲事,就此好好“过起来”。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先不说薛蟠遭遇强盗,柳湘莲适逢其会有没有问题,只说薛蟠打算给柳湘莲寻一门亲事,好好过日子便趁了贾琏的心。
贾琏出门前,小姨子尤三姐刚好就说想要嫁给柳湘莲,更早在五年前就已经看中非他不嫁。贾琏作为姐夫也责无旁贷一力承担。
如今天缘凑巧碰见柳湘莲自然不能放过,便顺着薛蟠的话将尤三姐讲了出来。
(第六十六回)贾琏听了道:“原来如此,倒教我们悬了几日心。”因又听道寻亲,又忙说道:“我正有一门好亲事堪配二弟。”说着,便将自己娶尤氏,如今又要发嫁小姨一节说了出来,只不说尤三姐自择之语。又嘱薛蟠且不可告诉家里,等生了儿子,自然是知道的。薛蟠听了大喜,说:“早该如此,这都是舍表妹之过。”湘莲忙笑说:“你又忘情了,还不住口。”
要说这人际关系也是有意思。薛蟠与王熙凤是表兄妹(也有做表姐弟),薛蟠与柳湘莲是拜把子干兄弟,柳湘莲若娶了尤三姐,则与贾琏、贾珍成了“连桥”,兜兜转转不过都在圈子里。

贾琏知道薛蟠是什么人,就算和盘托出偷娶之事也不担心,是以并不避讳将偷娶尤二姐在外,想要生儿子的想法一说。果然薛蟠“听了大喜”,直言早该如此。
薛蟠的反应表现出两点现实。一,贾琏惧内的名声在外,薛蟠尽管不说却颇不以为然。对他来讲女人是附庸,想怎样就怎样,殊不知他未来的遭遇还不如贾琏。
二,王熙凤妒忌不得人心,不但贾琏受不了她,外头的舆论导向也都认为她的“妒忌”不对。凤姐日后悲剧,就源于社会大势所趋。她的作为在当时不得人心。小厮兴儿演说荣国府时也表达了类似的现实。
贾琏当然不在意薛蟠的意思,只要他不回去告诉王熙凤就行。此番的主要目的是与柳湘莲说亲,将尤三姐许配给他。
要不说“旧人不如新人”,贾琏一心为尤三姐谋划,全不管王熙凤如何才是让人寒心。也变相表明王熙凤为人妻的失败,她与贾琏走到这一步不能全说是贾琏的问题。

(第六十六回)薛蟠忙止住不语,便说:"既是这等,这门亲事定要做的。"湘莲道:"我本有愿,定要一个绝色的女子。如今既是贵昆仲高谊,顾不得许多了,任凭裁夺,我无不从命。”
柳湘莲只听贾琏一面之词,也不想凭什么这么好的人落到自己头上就一口答应亲事,此事并不是那么简单。
当时柳湘莲与薛蟠刚刚和解,虽有救命之恩却并不牢固感情。贾琏是薛蟠的表妹夫,又是荣国府的嫡长孙,如果柳湘莲此时违拗了贾琏,不排除他费心与薛蟠化干戈为玉帛的关系再生波澜。
尤三姐既然是贾琏的内娣,想来模样、家世也不会太差,既然贾琏这荣国府嫡长孙都娶得,没道理他柳湘莲一介破落户娶不得。
柳湘莲一霎时的“心路历程”,也远不是头脑发热这么简单,他就算再不负责任,也不至于听人一面之词就定下终身大事。一定是考量和参照了贾琏才下定的决心。
尤三姐是贾琏的小姨子,日后柳湘莲与贾琏成了连桥,也就有了薛家和贾家双重靠山,何愁未来。

柳湘莲固然是爽侠之人,但贾琏也说他最是“冷面冷心”,绝不是多情种子,说白了就是“喂不熟”的白眼人。这种人一定以自我为中心不会过多考虑他人得失。他同意贾琏的提亲,利益考量最多,对尤三姐的认同是最少的。
(第六十六回)贾琏笑道:“你我一言为定,只是我信不过柳兄。你乃是萍踪浪迹,倘然淹滞不归,岂不误了人家。须得留一定礼。”湘莲道:“大丈夫岂有失信之理。小弟素系寒贫,况且客中,何能有定礼……既如此说,弟无别物,此剑防身,不能解下。囊中尚有一把鸳鸯剑,乃吾家传代之宝,弟也不敢擅用,只随身收藏而已。贾兄请拿去为定。弟纵系水流花落之性,然亦断不舍此剑者。”
贾琏见柳湘莲同意,便趁热打铁一定要他拿出信物做聘礼,敲定这段姻缘。
贾琏此举是很突兀的。要知道此时他们邂逅在路上的荒村野店之中,不过提起姻缘聊了几句话。贾琏作为女方家人强行索要表记做聘礼,难免“强人所难”“强买强卖”的嫌疑。
最让人奇怪的还是柳湘莲,他虽然推拒一二却没有反对,竟真的拿出鸳鸯剑交给贾琏作为“聘礼”,定下这门亲事。
柳湘莲并不傻,不可能不知道贾琏急于求成有问题。他却还是解剑相赠,表明他之所图并不是与尤三姐的姻缘,甚至尤三姐是什么样人,他也不放在心上。

贾琏着急讨要聘礼,无损他们日后做连桥的事实。柳湘莲也难免一厢情愿自认为自己太优秀,贾琏看中他的人才会如此着急,这也是很多自负的人难免的主观思维。
柳湘莲先取了贾琏的地位和眼光,知道尤三姐不会差,才同意了亲事,并交出鸳鸯剑。与邢岫烟先取薛宝钗之为人,再满意与薛蝌的亲事类似。
不过此时的柳湘莲并不知道尤三姐是什么人,等他回来时一了解,“纸包不住火”终究会明白是自己草率了。这是后话。
贾琏办完事回来,先去外宅见了尤二姐,将路遇柳湘莲的事说了,拿出鸳鸯剑给了尤三姐,自然喜出望外。
尤三姐心想事成,终于配得如意郎君,从此一心一意在家中等着柳湘莲回来娶她。
柳湘莲那边直等到八月后才进京,那么长时间也预示他去看姑母的借口是有问题的。
不管如何,柳湘莲回来似乎与尤三姐好事将近。但其实他俩注定不可能有结果,从那对鸳鸯剑也体现出了不好的隐喻。

鸳鸯剑有鸳鸯之名,看似成双成对,实则“鸳鸯”于姻缘最是不吉利。
鸳鸯女誓绝鸳鸯偶,就是借“鸳鸯”绝鸳鸯,带出“毁鸳鸯”之意。
鸳鸯不但毁了自己的姻缘,后来她撞破司棋和潘又安这对野鸳鸯,也是鸡飞蛋打的结局。
鸳鸯剑表面看成双成对,实则已经为尤三姐的悲剧结局盖棺定论。她与柳湘莲的姻缘并不是善缘。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