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了凡四训》中的易学大师孔道人生平事迹考

2022-05-20  琴鹤堂易学

琴鹤堂易学说:《子凡四训·第一篇:立命之学》中所记载的云南孔先生到底是历史中的什么人物?经专家考证为明代民间易学家杨向春。

杨向春,生卒年月不详,字体仁,号野厓、孔道人,云南普洱人。推衍《皇极经书》旧说, 立占卜之法,惟论干支生克,五行制化。盖方技家言,非说《易》之书也。

关于《子凡四训》的记载,译文与原文如下:


子凡四训·第一篇:立命之学

原文译文

余童年丧父,老母命弃举业学医,谓可以养生,可以济人,且习一艺以成名,尔父夙心也。

我童年的时候父亲就去逝了,母亲要我放弃学业,不要去考功名,改学医,并且说:学医可以赚钱养活生命,也可以救济别人。并且医术学得精,可以成为名医,这是你父亲从前的心愿。

后余在慈云寺,遇一老者,修髯伟貌,飘飘若仙,余敬礼之。语余曰:子仕路中人也,明年即进学,何不读书?

后来我在慈云寺,碰到了一位老人,相貌非凡,一脸长须,看起来飘然若仙风道骨,我就很恭敬地向他行礼。这位老人向我说:你是官场中的人,明年就可以去参加考试,进学宫了,为何不读书呢?

余告以故,并叩老者姓氏里居。

曰:吾姓孔,云南人也。得邵子《皇极数》正传,数该传汝。余引之归,告母。

我就把母亲叫我放弃读书去学医的缘故告诉他。并且请问老人的姓名,是那里人,家住何处。

老人回答我说:我名叫孔道人,是云南人,宋朝邵康节先生所精通的《皇极经书》,我得到他的真传。照注定的数来讲,我应该把这个皇极数传给你。

因此,我就领了这位老人到我家,并将情形告诉母亲。

母曰:善待之。试其数,纤悉皆验。余遂起读书之念,谋之表兄沈称,言:郁海谷先生,在沈友夫家开馆,我送汝寄学甚便。余遂礼郁为师。

母亲要我好好的待他。并且说:这位先生既然精通命数的道理,就请他替你推算推算,试试看,究竟灵不灵。

结果孔先生所推算的,虽然是很小的事情,但是都非常的灵验。

我听了孔先生的话,就动了读书的念头,和我的表哥沈称商量。表哥说:我的好朋友郁海谷先生在沈友夫家里开馆,收学生读书。我送你去他那里寄宿读书,非常方便。

于是我便拜了郁海谷先生为老师。

孔为余起数:县考童生,当十四名;府考七十一名,提学考第九名。明年赴考,三处名数皆合。

孔先生有一次替我推算我命里所注定的数;他说:在你没有取得功名做童生时,县考应该考第十四名,府考应该考第七十一名,提学考应该考第九名。

到了明年,果然三处的考试,所考的名次和孔先生所推算的一样,完全相符。

复为卜终身休咎,言:某年考第几名,某年当补廪,某年当贡,贡后某年,当选四川一大尹,在任三年半,即宜告归。五十三岁八月十四日丑时,当终于正寝,惜无子。余备录而谨记之。

孔先生又替我推算终生的吉凶祸福。

他说:那一年考取第几名,那一年应当补廪生,那一年应当做贡生,等到贡生出贡后,在某一年,应当选为四川省的一个县长,在做县长的任上三年半后,便该辞职回家乡。到了五十三岁那年八月十四日的丑时,就应该寿终正寝,可惜你命中没有儿子。

这些话我都一一的记录起来,并且牢记在心中。

自此以后,凡遇考校,其名数先后,皆不出孔公所悬定者。独算余食廪米九十一石五斗当出贡;及食米七十余石,屠宗师即批准补贡,余窃疑之。

从此以后,凡是碰到考试,所考名次先后,都不出孔先生预先所算定的名次。唯独算我做廪生所应领的米,领到九十一石五斗的时候才能出贡。那里知道我吃到七十一石米的时候,学台屠宗师(学台:相当于现在的教育厅长)他就批准我,补了贡生。我私下就怀疑孔先生所推算的,有些不灵了。

后,果为署印杨公所驳,直至丁卯年,殷秋溟宗师见余场中备卷,叹曰:五策,即五篇奏议也,岂可使博洽淹贯之儒,老于窗下乎!遂依县申文准贡,连前食米计之,实九十一石五斗也。

后来果然被另外一位代理的学台杨宗师驳回,不准我补贡生。直到丁卯年,殷秋溟宗师看见我在考场中的'备选试卷’没有考中,替我可惜,并且慨叹道:这本卷子所做的五篇策,竟如同上给皇帝的奏折一样。像这样有大学问的读书人,怎么可以让他埋没到老呢?

于是他就吩咐县官,替我上公事到他那里,准我补了贡生,经过这番的波折,我又多吃了一段时间的廪米,算起来连前所吃的七十一石,恰好补足,总计是九十一石五斗。

余因此益信进退有命,迟速有时,澹然无求矣。

我因为受到了这番波折,就更相信:一个人的进退功名浮沉,都是命中注定。而走运的迟或早,也都有一定的时候,所以一切都看得淡,不去追求了。

琴鹤堂易学说:

袁了凡在《了凡四训·立命篇》中的讲述杨向春的事迹,也足见神奇。

还有一位了不起的人物,云南省第一个状元,袁嘉谷,也对杨向春先生敬佩之至。他曾给《心易发微》作后记,并参与校勘工作,难能可贵。

现将袁嘉谷所题后记辑录如次:

《皇极经世心易发微》卷末

余读明史,知杨野崖先生《心易发微》已收《艺文志》。及读《四库全书提要》,则于是书多微词,仅列存目。因亟欲觅其书而读之,特不易得耳。光绪中,陈君少庚重刻之,凡八卷,惟末两卷,仅有目而缺其文,知亦非足本也。滇开丛书馆,群籍珍萃,先生之乡人王君永言,得是书抄本而以示余,余取以校刻本,则颠倒次序,卷帙分合,虽有异同,无关宏旨。刻本所缺二卷,仍然缺如。惟卷首之序,抄本题邓世彦撰,与四库提要合,可以补刻本之缺。又抄本增多数十页,其文体与原书同,断非赝作。闻之王君,知近日老宿朱君述斋所辑抄本者,其得力可知,其苦心又何可没矣?乃审定而增刻之,附于刻本之末,以俟后之君子,得以参订而论定焉。若夫刻本八卷,则仍不敢轻于鼠易,盖言慎也。先生名向春,见明史,号野崖,见提要及滇志滇系,今刻本名体仁,不作向春。按提要,有字体元之说,岂以音近而传讹欤?

丙辰正月望,石屏袁嘉谷敬跋于长春坊。

考及袁嘉谷生平,他作序的丙辰年,当为1916年。

从他的《跋》中可以了解到,《心易发微》的补刻本的问世,距今仅百年余。

另有,云南史专家杨建军先生撰文《杨向春及其著作述略》如下:

知识链接:

漫画全本:改命奇书《了凡四训》

改变命运的中华第一奇书《了凡四训》,人生智慧书




如您喜爱本文,请转发给更多朋友。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