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寻找黄金和生命的意义:西伯利亚地质学家的荒野日记

2022-05-20  颐源书屋   |  转藏
   
图片

前言

一位在理想和世俗之间游走的地质学家的故事,一份超越现实的来自西伯利亚深处的日记。

Alexander Nikolaevich Datsenko 是一位拥有20年经验的地质学家。大约每六个月,他就会离开沃罗涅日去寻找金子,这是他的工作,也是他的生命。

2020年春天,他去了泰加林地区。在日记里,他谈到了他工作的日常,人生意义的思考,与花栗鼠的战斗,以及那些地方的美丽。

愿自然与你同在。

***

5月

这里的天空是深蓝的,就像我们中部地区的秋天一样。自然界是鲜绿色的,非常茂盛。这份繁茂只有三个月的生命。而所有植物和动物都在努力地充分利用这段时间。

生命在每块石头上沸腾。

昨天出去拍摄了钻井的坐标。没有带野外靴,所以我穿了皮靴,很摩登。好在有一根带尖的手杖,用它扎在雪里靠着休息。

图片

我甚至不知道,当命运引我走入俗世时,我将如何生活。

我有两个日常,但只能选择一个。不管走哪条道路,都会充满烦恼。真令人忧愁。

***

6月

蚊子们都出来了,有点疯狂,但还没到丧心病狂的地步。

我们买了上网的设备,但还没有人来安装。痛苦了两个月,竟然自己给解决了。我们有一个小型柴油发电机,当我们需要光亮时,我们就会打开它。

有互联网的日子真好。

可是,当你坐在偏远的泰加林中,你知道你周围方圆150公里没有任何人。突然在一个约会网站上,广告会弹窗告诉你:娜塔莉亚离你只有400米。

可笑而可怕的事情,娜塔莉亚到底是什么东西?

起床,打水洗澡。早上喝了昨晚剩下的一些茶,然后6点左右就出去找金子了。虽然路程只有7公里,但过去要花上两个半小时左右的时间。

图片

继续工作。每个人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如果谁有一点空闲时间,就去生火做饭。在火上煮汤或者煮面,煮米饭或者荞麦粥。

晚上7点动身回家,9点到营地,喝茶,睡觉,天天如此。

有时候我们会留一个人待在营地,从午饭之后就开始烧水,这样晚上回来的时候我们就能洗澡了。

***

7月

克拉斯诺亚尔斯克泰加林区的动植物数量要多得多,在这里能看到成群结队,各种各样的蝴蝶。仔细看看,还有更多——野樱桃树、花楸树和地毯式的牛肝菌在开花,第一批蘑菇已经出菇,这里温度相对高一些。有许多苔藓、醋栗、大黄,深色的覆盆子。然而,除了大黄之外,所有这些都还没有成熟,都是酸的。

但今年的金银花几乎没有出来,仅有的金银花却很甜。顺便说一下,在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地区,它是苦的。但在这里,它是纯粹的蜂蜜。它野蛮生长,活得没有后顾之忧。

最近,我们收到了罐头、麦片、西红柿、西瓜、杏子。什么都够了。继续工作吧。

图片

一只看起来像山雀的鸟破窗而入,但是它看起来更苗条,更修长。我把窗帘儿放到窗户外面,鸟就不进来了。今天我干脆把窗帘完全给拆掉了,正好。

今天天气很热,我怀疑有40度。正常情况这里也就20多度,很明显今天超过了这个数字。

河里的水很冷,澡堂旁边有两个坑,我们用砂光机打磨了一下。那里的水很干净,冰冷,可以用来降温。假如是在海里就更好了,如果是在黑海的话,可以深吸一口气,然后潜到水里。

出发之前我会把所有的东西都寄走,然后腾空我的背包,里面装满像小精灵一样的雪松,这是最美味的坚果,如果有人知道的话。真的太香了。我会在北贝加尔斯克买更多的烟熏鱼。

工作没有进展,停滞不前。

图片

在森林里做了一个春梦,可能还会被它打扰一段时间。性的问题,会在短时间之内打败所有其他崇高的感情,甚至懒惰和饕餮的罪过,也会被欲望打败。

手里只有白兰地,但我不想喝,我想喝啤酒。白色的小麦啤酒,不要很多,500ml的,喝两杯就好。

雷声经常滚滚而来,却很少下雨,只是轰隆隆地作响。

这是霸道的小狗麦克斯,它已经非常了解我的情况了。它知道如何装作一副伤心的,楚楚可怜的样子,然后让我允许它进屋来。

它浑身湿漉漉的,有方圆200公里内最可怜的一副表情。

它一定是在河水里不停地扑腾,然后又在沙子上打滚才会是又脏又湿漉漉的样子。

图片

最近又没法工作了。连续三天的暴风骤雨。水位涨得很快,我们无法通过当坏天气结束的时候,我们就可以找到穿过河流的小路。找到被冲到河流上的树木,就可以让我们通行过去。

这是山区河流的重要特征,每到汛期的时候,大量的树木会被冲刷带走,它们沿着河流漂走,有时候会形成小水坝。

当降水量很大的时候,我已经跨过的河流,会在身后发出巨大的冲击声音,像炸雷一样。树木在背后遥远的地方轰隆隆巨响。

顺便说一下,这就是一些矿床的形成过程。顺着河流流动的过程中,从基岩碎屑中“敲出”金粒。这也是块状金矿从基岩金矿区向下游转移的方式。能找到一些碎金,但是概率很小。

今天早上5点的时候,营地附近的定居点来了公交车和加油车。公交车是Kamaz卡车改的,里面用金属管焊接出扶手,并塞满了泡沫橡胶,中间有一条过道,人们就坐在后面的车斗里。

当地人管加油用的卡车叫“罐罐”,非常形象,就是从罐子里往外倒油。公交车会把住在偏远山区的人们送到大一些的村子里,人们去村子里有不同的原因,有的是去看牙,有的是去参加葬礼,有的是去买汽车零配件。

在这些偏远的山区,伏特加和酗酒的问题非常严重。有多少美好的人被酒精给毁掉了。有的死于酒精中毒,有的自杀了。我现在不想展开说,也许将来会单独聊聊吧。

一直不停的雨,让我们依然无法开工。

图片

我们正处于仲夏的高峰期,有了秋天的迹象。红醋栗正在成熟,是的,通常的红醋栗,像在繁茂的花园里一样。事实上,它是一种非常朴实无华的泰加植物。稠李仍在成熟。

我越来越不想回去了,我想留在这里,在小村庄里当老师,看着天空,很多年后躺在永久冻土里,永远这样下去。

随着年龄的增长,人的心理变得不那么具有可塑性,人们希望有某种确定性。

我很快就55岁了,我已经够老了,越来越老了。是的,有时我希望我不必回去,在这里生活。这种情况发生了。

有时候,我的愿望是反的,我希望我并没来过这里。

花栗鼠们玩得很开心。他们像麻雀一样忙碌,只是他们不会飞。蹦蹦跳跳,互相碰撞。

这里有很多花栗鼠。他们以看不见的方式到来,吃面包,吃种子,吃谷子。现在我们养的小狗已经长大了,它们变乖了一些。

在楚科奇,旱獭完全是疯了。它可以抓住你的裤腿,它有一只五趾爪,要求得到食物,所以它指着你的脸颊:给、给、给麦片。你给他吃谷子,他就塞进他的大嘴里,跑开,回来,再要。

花栗鼠是体面的动物。它们不会惹你生气,它们只是吱吱叫,不是吼叫。而且运动起来非常漂亮:它们分开跑,在空中弹跳和碰撞。有趣的动物。

图片

有时,我们停下来,拿一根棍子,把鱼线绑在上面,钩住一只苍蝇或大黄蜂,抛出并钓到另一条鱼。

茴鱼是真的疯狂。它吃所有东西。它并不关心你是用纺纱杆还是用棍子。只要你把诱饵绑起来扔进去它们全部通通吞掉。

等你抓到六只茴鱼,你可以在15分钟内把它们腌制好吃掉,或者做汤。

***

8月

有时候,当意识到我们在这里待了半年,就会有异样的感觉。今天我意识到了。

另一方面,在接下来的六个月里,这里将是零下45度,而且还在下雪,不可能找金子。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每天工作12小时,没有周末或假期。

图片

我们必须通过没有人烟没有公路的道路,搜索200或300平方公里的地区。穿过不同的峡谷、河流。我们平均每天打2-3口井。在有的勘探线路上,我们会打10几口井,最多的要打100多口。

秋天就要到了。顺便说一句,这些浆果是酸的。蓝莓、金银花和醋栗也是如此。除此之外呢?雨水。

如果一家公司决定开采金矿,推土机就会开到这里,疯狂作业。

图片

像往常一样,早上五点半醒来。躺在那里,思考,然后停止思考。

人们对地质学家的福利有一个非常奇怪的想法。我们他妈的狗屁都没有。这些黄金不是我的,也不会是我的,是国家的黄金。

现在是8月底,早晨是冰冷的。这里的空气非常干燥。亚洲中部的山区。周围都是云杉,发育不良的云杉,长着绿色苔藓的胡须。翻过山脊,就是雅库特和阿尔丹的上游。到处都有雪。无论走哪一条路。

由于没有道路,我们就沿着河床沿着沙坑,沿着浅滩前行,如果被阻塞道路,我们就用电锯把木头切开,继续前行。

***

9月

我们被熊和狐狸包围了,他们从我们这里偷取食物,这些混蛋,他们甚至偷餐具。可怕的野兽。

一天晚上,我们下班回家,一只狐狸拖着一碗狗粮,正好被我们撞见,我们大喊着让它放下。

有时候狐狸还会在晚上偷偷进来翻吃剩的罐头所以我们就会把吃完的罐头给烧掉,这样就不会发出气味吸引动物前来了。

图片

一只母熊带着一只小熊从我们这里拿走了一切。我们往下游走了200米,找到了一个巢穴,在那里我们找到了一个破损的五升的食用油瓶,一个水壶和一个煎锅。我们把一切都拿回来了。

在这之前,这只熊从我们这里偷了一桶鲱鱼。

在熊的窝里,也发现了别人的锅碗瓢盆。

到了秋天,我已经对这个地方感到非常厌倦。我想回家,我想疯狂地回家。

通常,当你坐火车过来的时候,铺位都非常硬,当你从此地离开的时候,铺位就会软很多。

图片

然后你心满意足地四处游荡,花着赚来的工资,直到新年,但渐渐地,你开始意识到有些事情不对头。

当雪融化的时候,你看着背包和锤子,心里蠢蠢欲动,也是时候了。这种慵懒的不安心情会持续一段时间,直到你明确该去哪里,并在什么时候出发。

去往泰加林的道路,就是连接两个世界的道路。你告别一个世界,去往另一个世界,并为之兴奋不已。

你坐上火车,五六天后,你会发现自己完全在另一个地方,在那里你可以采摘浆果和蘑菇,在那里你喝任何水坑里的水,这样的干净水,在自来水厂里是不可能找到的。

这是一个令地质学家为之疯狂的地方,因为在这里,他已经没有什么更多的奢望了。

编写:吴鞑靼
原文:knife.media/gold-in-taiga

/

唱吧,唱吧。伴着该死的吉他,

你手指跳成半圆形舞姿,

我的最后的唯一的朋友啊,

我真想在痛饮烂醉中呛死。

……

我对她没有什么可嫉妒的。

这事儿没什么值得我难过。

人生是床单一条,床一张。

人生是接吻并跳入漩涡。

叶赛宁 1922年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