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尤二姐行事极淫邪,她对妹妹尤三姐的作为让人不齿,都没眼看

2022-05-21  君笺雅侃红楼
尤二姐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懦弱、老实、水性杨花。要不也不至于被王熙凤骗进荣国府,三下五除二给逼死了。
其实,真正的尤二姐远不止表面这样。她的柔弱表现最大原因还是没有靠山和底蕴,才会被王熙凤调用庞大的人力物力给彻底碾压。

就本人的智慧和能力,尤二姐并不差。甚至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狠心决断的性格并不让于王熙凤。
打个简单的比喻,让袭人碰上王熙凤,就算她再聪明,再能未雨绸缪也无计可施。双方实力差距不在于心机和智商,而在地位和势力。
尤二姐这种人绝不要小看她。曹雪芹原文对她的描写更深入。而体会最深的并不是王熙凤、贾琏,更不是尤老娘和贾珍,而是妹妹尤三姐。
(第六十五回)尤三姐便知其意,酒过三巡,不用姐姐开口,先便滴泪泣道:“姐姐今日请我,自有一番大礼要说。但妹子不是那愚人,也不用絮絮叨叨提那从前丑事,我已尽知,说也无益。既如今姐姐也得了好处安身,妈也有了安身之处,我也要自寻归结去,方是正理。但终身大事,一生至一死,非同儿戏。我如今改过守分,只要我拣一个素日可心如意的人方跟他去。若凭你们拣择,虽是富比石崇,才过子建,貌比潘安的,我心里进不去,也白过了一世。”

尤二姐嫁给贾琏后,尤三姐不愿意给贾珍做妾,当场痛骂贾珍、贾琏,让二人无可奈何后也并不算完,此后每天变着花样的折腾报复他们哥俩。
贾珍不敢再来,贾琏也绕着她走。可别人没怎么样,尤二姐却受不了了。枕头风吹给贾琏,让赶紧做主把尤三姐嫁出去。
(第六十五回)“你和珍大哥商议商议,拣个熟的人,把三丫头聘了罢。留着他不是常法子,终究要生出事来,怎么处……你放心。咱们明日先劝三丫头,他肯了,让他自己闹去。闹的无法,少不得聘他。”
尤二姐话里话外的意思就一个:赶紧把尤三姐这个“麻烦”处理掉,不要连累了她。

第二天,尤三姐一见母亲、姐姐和姐夫的架势,就明白这个家已经容不下她。酒过三巡后便哭着说了一番大有深意的话。
她说“姐姐请我自有大礼要说”。所谓“大礼”就是大道理,也就是从人伦和礼教去讲道理。
问题是她们母女姐妹有什么礼义廉耻讲“礼”?以前丑事做了那么多,如今和她讲“礼”就是骂人。
尤三姐阻止尤二姐讲“礼”,是明知姐姐不想留她,也不想再听违心的话。
“妹子不是那愚人”。尤三姐什么都懂,谁也不需要再解释,她不傻也别拿她当傻子。此时尤三姐对尤二姐是彻底的失望了。

她说“以前丑事再也休提”。尤二姐嫁给贾琏前,谁不知道二尤姐妹与宁国府贾珍父子聚麀之诮的丑闻。
“再也休提”其实是要提。尤三姐曾经丢了清白和名节,帮助尤二姐嫁给贾琏,她什么好处也不要。如今竟然要被姐姐扫地出门!
她绝口不叫姐夫,只对姐姐说话,就指明贾琏不过是被姐姐枕头风利用,真正要“撵她”出嫁的是尤二姐。
“如今姐姐、妈妈有了归宿”。当初母女三人寡廉鲜耻接近贾氏父子、兄弟,就为了今天得以嫁入豪门。
只是尤二姐和尤老娘如愿以偿后,尤三姐却不屈服于贾珍,各种闹腾不休,等于在破坏姐姐和母亲的“美好”生活,她们便不再容忍她的任性,谋划着把她嫁人,实则与“撵走”无异。
你看,这就是尤二姐对尤三姐的姐妹之情,尤三姐看透了姐姐之心思,怎能不为之哭泣。
尤三姐要想嫁入豪门,早都满足贾珍了,何必断然拒绝肆意辱骂?

既然她不想嫁入豪门,还牺牲色相虚与委蛇为了谁?答案不言而喻,就是配合母亲和姐姐攀权附贵做出的牺牲。
曹雪芹笔下这些不写之写才是真的厉害,让人读来不禁大恨。替尤三姐不值,恨尤二姐淫邪无情。
尤三姐早已心有所属看中柳湘莲。柳湘莲没钱,她却痴心等候,就是不看重金钱富贵,也侧面揭开她之前种种牺牲都是为了母亲和姐姐的幸福。
反过来尤二姐达成所愿,便觉得尤三姐没有利用价值妨碍她,拿“大礼”压人让出嫁,人性之自私令人发指。
按说尤三姐如此控诉,尤二姐听闻应该羞愧得无地自容。奈何此人心是黑色,竟一语不发,只等贾琏一句话:“这也容易。凭你说是谁就是谁,一应彩礼都有我们置办,母亲也不用操心。”

贾琏越是慷慨,尤二姐越是冷血。很难想象她如此对待为了她牺牲一切的妹妹,心究竟是什么做的!
而尤二姐这般寡廉鲜耻、淫邪狠毒的女人,在《红楼梦》里也是独一份。
脂砚斋说王熙凤和秋桐生性极淫邪,实在被尤二姐欺骗了。真正淫邪之人就是她!
尤三姐为了这等姐姐付出一生,并直接导致最后自尽,实在不值得!
尤二姐之结局,活该!

文|君笺雅侃红楼 插图清代画家孙温《绘全本红楼梦》

点赞收藏转发和赞赏一样重要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