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三)桃花汤——少阴下利,痢疾,下焦滑脱

2022-05-21  谷山居士

图片

17少阴下利(中暑)

黄某,男,23岁。19566月在烈日照射和烟火烘迫下煮焦糖糊,突发腹痛下痢,身体困倦,就诊时自诉为“中暑”,但候其脉沉无力,询其小便清白,又无烦渴和肛门灼热感,印象热彻里虚,法拟振阳固涩,用挑花汤加附子,服后腹泻消失,一剂而愈。(录自《广东中医》19627

按:本案辨证之眼目在于候其脉沉无力,小便清白,无烦渴和肛门灼热等热象,故诊为少阴虚寒下利,方以桃花汤温阳固涩,加附子以加强温阳作用。《经方应用》

18痢疾——刑锡波医案

程某,女,46岁,农民。患者有吗啡之癖,又在暑季节,过食瓜果,生冷食物伤胃,忽患痢疾。初起下利赤白,久则纯下清血,杂以稀粕,日六七行,胃脘满闷,饮食减少,病延月余,诊治不愈。渐至面色萎黄,两足浮肿,身倦无力,唇红如朱,脉沉细数尺部无力,舌质红绛,舌苔黄腻。辨证:气血两虚,中气下陷。治法:补益气血,温中固涩。处方:赤石脂12克(研细),干姜10克,炒白术10克,杭白芍12克,当归12克,制附子6克,甘草6克,吉林参3克(单煎)。

连服3剂,便血即止,胃满亦减,知饥能食,但腹部下坠、便数不减。此乃阳气仍陷而不举。遂去吉林参,加补气升阳之黄芪15克。连服10剂,精神逐渐恢复,浮肿消退。后又服10余剂,大便正常,身体健壮而愈。

痢疾日久,脾阳虚弱,肠气滑脱,又须用温涩之剂,医者不可不知。

此例患者为下利过久,气血两虚之证,《黄帝内经》云:肠澼便脓血,身热则死,寒则生;肠澼下血沫,脉沉则生,脉浮则死。若久病而现身热、脉浮,为正虚邪盛,正不胜邪,必死。若身寒、脉沉为正气虚弱,而邪气亦微,则为可治。今由于下利多日,阴气损伤过重,无以维阳,而虚阳上泛,故唇舌绛红。脾阳衰惫,健运失职,因而足面浮肿。种种危象,将成戴阳。前医只知见积治积,见血治血,殊不知积虽去而正亦虚,血下多而气亦陷。故虽服行滞化利之药多剂,而病不见愈。

所幸胃气尚存,脉象沉数而是正邪俱虚,可用温涩之剂,佐以温中补血,因以桃花汤加味予之,疗效较佳。《刑锡波医案集》

19痢疾——吴鹰杨医案

治疗慢性阿米巴痢疾

,男,52岁。住院号:38751959410日入院。自诉:腹泻已三个多月,大便一日三四次至七八次不等,性状稀黄,间有脓血或粘液。经西医注射磺胺剂,依米丁,给服磺胺胍,安痢生等,有时大便次数较少,药气一过,即仍旧复发,后改服中药,亦未见效。近日来下腹作痛,大便次数每日增至十余次,四肢无力,乃请求住院根治。

体检:体温36.5℃,脉搏70/分,呼吸20/分。慢性病容,脱水征,心肺正常,腹部柔软,肝未未扪及。大便稀水状间有脓血粘液,镜检有脓细胞,红细胞及溶组织阿米巴。

入院后给予乌梅丸内服,每日3次,每次10粒。2日后精神略佳,但脉搏濡小,舌现白滑苔,……时有腹痛,改予桃花汤,煎服3剂,腹痛全止,脓血亦除,大便次数恢复正常。调理一周,面转红润,食欲亦佳,体重增加而出院。两周后复查,一切正常。吴鹰杨:治疗痢疾268例临床观察报告,广东中医83321959《伤寒论方医案选编》

20痢疾——王德藩医案

少阴兼厥阴热利

黄某,女,44岁。1957420日门诊。初病下利后重,腹痛,便脓血,时减时甚日三五次,久久不已,逾时二个月,不以为意,后渐转成滑脱不禁,动作皆泄,但泄又不多,不过点滴,稀便赤白不臭,口不渴。舌淡、苔白,脉象虚数无力。里热久泄成脱,仿久利可用苦辛合化法。

赤石脂12克姜炭2.4克粳米15克白头翁9克川连2.4克黄柏9克秦皮9克阿胶9

药后症无恶变,但觉腹鸣,痛减,乃连服6剂痊愈。王德藩等;少阴病的辨证论治,福建中医药1301963《伤寒论方医案选编》

论:桃花汤的虚寒证,能合并湿热的白头翁汤,有点疑问。

图片

21滑脱痢疾——李健颐医案

陈某,男,34岁。1957115日来诊。于19566月中旬起患痢疾,初下痢腹痛,里急后重,日夜排便数十次,经西医注射服药,病症转好,惟每日仍下五、六次,粪带些脓血,腹胀噫气,夜间较为严重,已有六七个月。寒热温补诸药遍尝殆尽,均不见效。去年来省治疗,仅用加减桃花汤治愈。

处方:赤石脂9克禹粮石9克炮姜炭4.5克诃子肉9克炒淮山药30克炒地榆15克龙骨30克牡蛎30克山楂炭9上方连服3剂,下利即止,惟腹胀噫气未减,改用香砂六君子汤加代赭石,川厚朴,柿蒂,丁香连服五、六剂。自己回家调养。李健颐:桃花汤治疗慢性阿米巴痢的初步体会,广东中医41631959《伤寒论方医案选编》

22迁延性痢疾——矢数道明医案

患者,女性,34岁。询问病情得知,患者乃于50天前发病,发病时高热近40℃。注射“大桥液”治疗数次,不仅高热不退,反而从第3天开始出现血便,这才请医隔离治疗。病状激烈,曾一度濒临死亡,后来高热逐渐降下,其他自觉症状也消失。目前每日数次脓血便。不过,既无后重感,亦不觉得腹痛。这是因为曾有两天便秘,于是进行了灌肠,之后便连续三四次排出血液黏液便,因此患者的身体便越来越衰弱,医生已感到束手无策,差不多已认为是无药可救了。

当作者看到患者时,只见她颜面苍白,身体瘦弱,非常平静地仰卧着,丝毫没有痛苦的样子。舌垢,像是刚刚喝过粥一样,但却没有口渴和口苦的感觉。脉沉细,略数而有力。吃饭亦不觉乏味,也没有食欲亢进的现象。摄食过量就感到心下满,且腹泻次数增加。腹部检查:脐上坚硬如板,脐下却无力而虚软。此乃久泻所致的下焦虚损现象。左脐旁拘挛,有动悸。小便数,呈黄褐色。无头痛、恶寒、身体痛等自觉症状。据此,作者认为是阴虚兼有邪热郁塞于心下脐旁,于是投予《寿世保元》的白术和中汤(当归、芍药、白术、茯苓、陈皮、黄芩、黄连、甘草、木香),并告诉患者,服药后也许会有几分发热。

服药至第二日早晨,患者用电话报告说,热反倒退了,降到36.2℃左右,脉搏却超过90次,胸部不适,有动悸,足冷,心胸中总感到不安。次日出诊一看,患者心下痞硬已有几分缓和,但脐旁动悸却很明显。大便情形还好,脉象仍为沉细数,且较前无力。触之果然足冷,一看体温表,发现服药后其脉搏与体温有三次明显波动,患者表现为一般的不安和衰弱状态。因此作者深感有迅速变方之必要。遂将上述情况讲给大塚敬节氏,他说看来似乎是属桃花汤证。大塚氏引用了痢疾累日之后,热气已退,脉迟弱或微细,腹痛腹泻不止,便脓血者以此方为宜;若身热脉实,呕渴、里急后重等症犹存者,当先随证投予疏利之剂以驱热毒,并荡涤肠胃的论述,对应投予桃花汤的理由作了明确的说明。于是作者便投予本方3剂,结果仅服2剂,其脉状便迅速好转,足冷消失,身心轻快,患者欢喜异常。3日后血便不见,但黏液尚存。不过已不像以前那样一日数次了。桃花汤的处方为:赤石脂6克,粳米8克,干姜1.5克,此三味一起煎服。本来在桃花汤方后注有若一剂好转则不宜多服,但考虑到患者便中尚有黏液,且服后经过良好,遂令继续服用本方,共服一个月之久。患者的主食全是吃粥,体力一直未得恢复。有一天,患者家里人带来一个小瓶,内盛患者的黏液便,看去宛如白粉笔的溶液。古人云此为白痢,原来真是如此之白。作者认为此乃气血两虚之证,遂变方为十全大补汤。开始一日投予两剂,服后白痢亦愈,元气恢复,不出数日面色亦泛起红晕,食欲已急剧增加,已能吃普通的饭食,进而又一天服三剂,则元气更加光盈,大便亦恢复正常。(《汉方治疗百话摘编》)经方研习》《汉方治验选读》《临床汉方应用解说

24虚寒滑脱下痢

颐某,女,35岁,工人。1975年夏天患痢月余,久治不愈。患者精神不振,困倦欲眠,腹痛怕凉,小便不利,一日夜泻便六七次,夜间次数多于白天,小便少而不利。食少、恶心。舌体虚大色淡有白苔,脉沉细缓。属少阴病虚寒滑脱下利,乃脾肾虚寒、阳气不足造成。根据《伤寒论》第307条:“少阴病,二三日至四五日腹痛,小便不利,下利不止,便脓血者,桃花汤主之。”应用桃花汤加减;赤石脂30克,干姜15克,粳米60克,补骨脂20克,车前草30克。服2剂后腹泻减为一日2次,尿量增加,恶心减轻,饭量稍增,腹痛止,又服3剂而痊愈。

按:桃花汤为收敛吸着保护黏膜剂,有止泻、止痢、止血、镇痛等作用,临床应用于虚寒症状引起的滞下日久、滑脱失禁、久泻不止、冷疝腹痛、大便下血等症。有报道阿米巴痢疾若转为慢性,当用加减桃花汤(方中以淮山药易粳米,并加龙骨、牡蛎、生地榆、秦皮)治疗,并举出典型病例4则。(《广东中医》19594163~164页)经方研习

图片

28结肠溃疡——李今庸医案

患者某,女,48岁,19548月患痢疾,时缓时剧,绵延20年。经武汉、北京等地医院治疗未效,后剖腹探查诊断为结肠溃疡。19746月就诊于余。诊见患者形体消瘦,食欲不振,面色少华,常畏寒;大便时下脓血,便色乌黑,下血前常有多汗、小腹急痛,但无后重感,大便无血时则稀溏而色如果酱,或带白色黏液。近来发生上腹部满胀,每于饥饿时刺痛,得食则减,遇寒则剧,口泛酸水。月经时断时潮,经前小腹刺痛,经色乌黑,脉沉迟细弱,治以桃花汤加味:赤石脂30克干姜6克党参12克炒粳米15克当归24克川芎9克炒白术12克炙甘草9克白芍15克延胡索12克红花9克桂枝6克蒲黄炭9

13味,以适量水煎药,汤成去渣取汁温服,日2次。服药5剂,大便基本成形,下血停止,便色转正常,汗出之症消失,畏寒减轻,精神、食欲、面色均好转,惟稍劳则小便遗出。仍拟原方去红花加炙黄芪12克。服6剂,诸症悉退,仅大便稍稀,仍以原方去桂枝、蒲黄炭,加山药12克、广木香4克以善其后。

又服药11剂,大便完全恢复正常,食欲转佳,体重增加,形体渐盛,诸症减退,其病告愈。(李今庸.李今庸临床经验辑要.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1998129《名医经方验案》

论:那个时候,没有肠镜等设备,居然剖腹检查!难怪小时村里大人谈及开刀,如谈虎色变。此稍劳则小便遗出,就是肾虚。肾司二便,虚则失司而遗漏。此小便遗出,加的黄芪?应该是升木气以疏泄,此应附子可以,助水藏而升木气。

25溃疡性结肠炎——聂惠民医案

杨某,男,21岁。19777月初诊。主述下利便脓血半年多,每天大便次数不等,轻则数次,甚至数十次,时轻时重,伴有腹痛。便常规检查白细胞、红细胞满视野,脓球(++);便未查到阿米巴原虫;便培养阴性;乙状结肠镜检查:慢性炎症,直肠癌不除外;直肠分泌物涂片:未见癌细胞;钡剂灌肠:未见充盈缺损,提示为结肠炎。西医诊断:①慢性菌痢;②慢性溃疡性结肠炎。服用氯霉素、痢特灵等及中药(白头翁汤、葛根芩连汤等)效果不显。 

遂来我院门诊。自诉下利半年,伴脓血便,便色稀淡,有时如洗肉的血水,腥气为重,日下利17~18次,甚则不能排气,常常粪便随矢气而出,每次便量不多,稍有里急后重,腹部隐隐作痛,喜暖喜按,手足清冷,不欲饮食。形瘦神倦,面色㿠白,脉沉细乏力,舌质略淡,苔薄白。证属少阴阳衰阴盛,下焦不固,滑脱下利,治以温中散寒,固涩止利,宗桃花汤化裁。方用赤石脂15克(先煎),干姜6克,粳米一小撮,猪苓、茯苓各10克,炒白术10克,泽泻10克。水煎服,进药三剂。诸证皆减,服药一周,诸证大减,守方调治月余而愈。《聂氏伤寒学》《名医经方验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