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人机接口”的可能性和困难

 叶晓锜 2022-05-21 发表于上海

人机接口的可能性和困难

美国企业家马斯克的特斯拉纯电动汽车、星链计划、移民火星计划、“人机接口”计划,一个一个闻名世界。其中,“人机接口”计划,关切到人的意识和记忆能否移植到电脑,获得从肉体到电子的永存方式,成为人们的梦寐以求和翘首期盼。马斯克的“人机接口”计划是否具有可能性呢?

20091216日,一部由詹姆斯·卡梅隆执导,二十世纪福克斯出品的科幻电影《阿凡达》,主要讲的是人类穿上阿凡达的躯壳,飞到遥远的星球潘多拉开采资源。科学家将人类DNANa'vi人的DNA结合在一起,制造了一个克隆Na'vi人,这个克隆Na'vi人可以让人类的意识进驻其中,成为人类在这个星球上自由活动的化身。杰克·萨利是一个双腿瘫痪的美国前海军陆战队员,通过电子设备,使他的意识进驻克隆的阿凡达躯克,从而自由进入潘多拉星球,展开拯救Na'vi族人的正义举措。Na'vi族人在战胜人类后,借助神树的力量,将杰克·萨利的精神转移到他的阿凡达身上,杰克最终成为了这个星上Na'vi人的领袖。

在《阿凡达》影片中,我们看到了一个诱人的科技幻想,即通过电子设备实现人的意识的转移和进驻。当代电脑智能科技的发展,激起了科学家和工程师们变科幻为现实的“人机接口”的计划。即在人脑中植入一块微小的芯片,把人的意识和记忆的脑电信息下载发送电脑,由此实现意识和记忆在电脑中的进驻和永存。

马斯克的“人机接口”计划据说现在尚在动物实验中,至今迟迟未见有确切的报道。据我看,要实现人的意识和记忆的下载和存储,困难重重。马斯克团队绕不过去的真正困难是:

一,植入人脑的芯片如何来识别脑神经元中活跃着的两种不同意识活动的脑电信息。人脑和动物脑的最大不同是,动物脑的意识活动只限于身体系统的表象本能,即由感受器系统和效应器系统联系着的,感性表象和本能机制的主体意识行为。人脑中的意识则聚集着两种不同意识方式的活动,一是身体系统表象本能的意识活动;二是符号系统概念智能的意识活动。植入脑中的芯片对这两种意识活动的脑电信息,如何来进行识别呢?如果毫无识别地一股脑儿下载进入电脑,电脑又如何来识别、解读、处理和还原这两种不同的意识活动呢?对此,我们却始终没有看到美国学者的思考和理论。

二,上世纪40年代,德国符号形式哲学家卡西尔在他的《人论》著述中指出,在诸多动物都有的感受器系统和效应器系统之间,人还有着符号系统的第三环节,这个第三环节使人通向了文化王国。卡西尔论述了符号的制作和使用带来了人类指称描述的语言,带来了人类新的思维沟通方式,带来了人类的文化智能。今天我们对符号系统第三环节的进一步思考是,符号系统在人脑中介入,带来的一个十分重要的结果是,从表象到概念,通过概念生成、概念虚构、概念创造、自我统觉的概念逻辑必然,生成了一种人类特有的概念智能意识。这就引动了一种根本性的思考,即人的智能意识,究竟源自于脑神经元呢,还是源自于符号系统的概念逻辑必然呢?此外,以人和动物来说,同样都有脑神经元,但人有概念智能意识,动物则只有身体方式的本能意识,不具有概念方式的智能意识,这似乎表明智能并不源自于脑神经元。对于“人机接口”的计划来说,这是必须要搞清的问题。如果说人脑的智能意识是符号系统的概念逻辑必然,脑神经元只是信息传递处理的载体,那么就需要审视实现“人机接口”的途径,究竟应把根本放在脑神经元的复制上,还是应放在符号系统的概念逻辑必然上。在这方面,我们亦未见美国学者有什么真知灼见的思考和理论。

三,当代电脑智能是建立在数码符号系统的程序逻辑构造上的。如美国学者马丁·戴维斯在《逻辑的引擎》著述中所说,“计算机实际上是逻辑机器”。深入思考,我们今天需要确立一种思想:智能的产生,无论人脑和电脑中,都是符号系统的逻辑必然。区别只在于:人脑的概念智能是符号系统的概念逻辑必然,由此发生自我认识和思维创造的主体能动;电脑的人工智能是数码符号系统的程序逻辑必然。人工智能的涵义是,它是人的设计,没有自己的自我认识和思维创造的主体能动。要使电脑也能产生概念智能,具有自我认识和思维创造的主体能动,唯有的方法是:在电脑中置入概念逻辑的架构,即实现概念逻辑架构在电脑中的程序逻辑化。而要实现概念逻辑和程序逻辑在电脑中的一体化难度极大,需要哲学启示和科学实证的协同:一是在哲学上,需要创立概念逻辑的基础理论,把逻辑学的发展从思维的形式逻辑导向智能的概念逻辑。遗憾的是,至今国外和国内都未能察觉,在逻辑学上是一片空白;二是在科技上,需要在芯片和编程设计上转变思路,不能遮蔽于脑神经元复制,而是要着力于概念逻辑移植于电脑平台和生态中的程序化设计和创新。

由此可见,马斯克的“人机接口”计划既是可能的,又是困难重重的。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