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朝鲜战争:仁川登陆(中)

2022-05-21  图书馆收藏文库

知彼知己,百战不殆。

显然,在二战中,曾经多次成功举行登陆作战的麦克阿瑟明白这个真理。

如果说,对仁川登陆作战最热衷的人是麦克阿瑟的话,那么第二个热衷的可能就是南朝鲜总统李承晚了。

当仁川登陆计划基本成型时,李承晚心中燃起了仁川登陆后夺回汉城的希望,和他抱有一样心情的还有海军总参谋长孙元一。

如果仁川登陆成功,那么就可以扭转战局,成为拯救南朝鲜命运的关键一战,他俩确信并期待它能成为现实。

1950年8月13日——也就是麦克阿瑟下令准备实施“铬铁计划”(仁川登陆计划)的第二天,孙元一秘密召见了海军情报局局长咸明洙少校,命令他立刻组织谍报队,秘密潜入距离仁川西南约22公里的灵兴岛,搜集仁川港的情报。

他还特别交代,所有的情报搜集必须围绕美军在仁川的登陆展开,一定要获得对美军有利的情报。

咸明洙回到办公室,一番斟酌之后,找来他的部下金舜基中尉、张正泽少尉、林炳来少尉3人,下达了组织谍报队的任务。

经过宣誓,3人保证严守秘密,又召集人员了17人,于8月17日夜乘渔船“白鸥号”离开釜山,两天后悄悄抵达灵兴岛。

灵兴岛及附近岛屿在朝鲜战争开始后被朝鲜人民军占领,但在两天前,又由南朝鲜海军中校李熙昌率炮艇部队重新夺回。

李熙昌是702号炮艇的艇长,他率领8艘炮艇首先占领西侧的德积岛,然后,掩护90名南朝鲜海军陆战队登上灵兴岛,打垮了驻守这里的朝鲜人民军。

这个岛上过去有3000人,战争爆发后,现在这里只剩下500多人。

咸明洙来到岛上,在这里试图与仁川以前的朋友金某和权某接触,战前他们已被发展为南朝鲜情报员。他让林炳来和几个队员化妆成当地人后,晚上出了趟海,深夜时分将权某夫妇带了回来,一番审查过后,基本确定权某没有暴露。

第二天,咸明洙留下了权夫人为人质,将权某送回了仁川。晚上,权某带着金某也回到了灵兴岛,金某在仁川内务署工作,可以获得居民通行证,便于谍报人员隐蔽身份。

接下来,咸明洙将队员分成三组,金舜基组常驻仁川,林炳来、张正泽各带一组,随时往来仁川传递情报。所搜集的情报对象是仁川的北朝鲜军兵力、补给状况、水雷投放情况、登陆地点的地形和岩壁的高度。

由于有了金某、权某的协助,谍报队可以自由地出入仁川。为了判断有无水雷运输,谍报队员还扮作挑夫探查往来的车辆。为了判断岩壁的高度,通过攀爬岩壁,用自己的身高来测算。“所需的情报在3、4日内都搜集到了。”咸明洙后来回忆说。

在日本东京的“联合国军”司令部收到的谍报队传送来的情报,非常符合麦克阿瑟乐观的期待,感到有必要确认。

于是,在仁川的主要进攻开始前7天,美国中央情报局和军事情报局联合开始进行代号楚蒂·杰克森的侦察行动,由“联合国军”司令部海军上尉克拉克率领,到仁川灵兴岛,进一步核实真实情况。

克拉克是从水兵一步一步升上来的,二战期间及战后,他一直在积累坦克登陆舰和运输船的航海经验,能说一些简单的日语和汉语。

随后,克拉克带了2个在司令部工作的南朝鲜人作翻译,另外,还带了1名通讯员组成了四人小组。

朝鲜半岛的西海岸是由英国海军控制。8月31日上午,克拉克上尉一行乘英国驱逐舰“博爱号”从日本东京佐世保出港,还有一艘英国巡洋舰“牙买加号”担任这次护航任务。

第二天上午7时,他们在德积岛换乘韩国炮艇703号,正午时间,登上灵兴岛。

在灵兴岛北侧,克拉克一行设立了营地,行动到目前为止,进行得很顺利。第二天,克拉克就获得了对仁川登陆很有价值的情报。当时,他们“捕获”3艘在附近海面打渔的帆船,渔民们答应帮助克拉克,并告诉他们仁川港没有投放水雷。克拉克随即用电台向司令部汇报,打消了一个重要顾虑。

在日本的美陆战1师师长史密斯少将开始埋头于登陆计划的准备工作,他匆忙的安排召回正在釜山桥头堡作战的陆战队第5团、定制登陆用的梯子等事宜。

在陆战1师所辖3个团中,第7团在预定登陆日前无法集结,第5团在史密斯眼中是最精锐的,所以被选定为攻击部队。

关于仁川港岸壁,根据此前南朝鲜咸明洙谍报队的情报和航空照片的分析,推定落潮时最高处约5.3米。登陆时,登陆用舟艇靠在岸壁下缘放下前部的起倒板,要攀上岸壁必须在起倒板上竖起梯子,因为登陆选择在满潮时,梯子的长度需要有三米,而且是要轻便、结实的那种。

海军陆战队向日本大阪“日本制铝”公司定制了铝制梯子。此时,铝制梯子只有“日本制铝”能够制造,神户及大阪消防队的消防车上装备的两节式梯子就是这个公司的产品。

陆战队一共定了60个长17英尺(合4.3米)的铝制梯子,要求在十日内交货。“日本制铝”答应在两周内完成,然后由其子公司“立花金属”制作铝制的梯柱,梯阶的制造和组装在公司本部完成。

在美海军陆战队规定的时间,“日本制铝”定制的铝制梯子已经交货,其中少数一部分是木制代替品,都已装上运输船。陆战1师主力、第7师也分别在神户和横滨完成上船,陆战队第5团也在釜山准备好了上船工作。

登陆计划担心的事情还有一个,就是台风“奇吉亚”的路线。10日下午3时,“奇吉亚”位于福岛西南约300公里,北纬25度20分东经139度10分的洋面上,以20公里的时速向西北偏北移动,11日正午到达鸟岛南方洋面,方向由北转为东北偏北在日本关东和东海道登陆。

这个预报对远东海军司令乔伊中将来说是个好消息,因为如果“奇吉亚”维持西北方向行进路线不变的话,13日将移到朝鲜海峡,按照计划运输船队和舰队将正好遭遇到它,说不定会出现一些预想不到的意外,所幸它转而向东,计划可以如期执行。

这时,潜伏在灵兴岛的“联合国军”司令部克拉克上尉又向登陆作战指挥部提供了贵重的情报。

他通过岛民的协助,收集了仁川港及附近岛屿的情报,特别是对仁川港口的突出形阵地月尾岛的调查相当精密。作为港口的屏障,登陆前必须对它进行压制。克拉克派了岛民去收集兵力、枪炮数及位置等情报,并通过电报发往东京,内容中除了机枪一项以“4-5挺”来描述外,其他的火炮、步枪都是准确数字。

克拉克继续探索进出仁川港的唯一航道——飞鱼航道,同时侦察了航道入口的八尾岛。

八尾岛上有一座灯塔,是这条航道的标志建筑,朝鲜人民军占领后熄灭了灯塔,他估计应该有部队防守。但是,克拉克上岸后却没有发现朝鲜人民军士兵的影子,灯塔也没有被破坏。

八尾岛灯塔的灯具是大型法国制燃油式,反射镜完好无损,仅仅是转动反射镜的电源被切断了,简单的修理后就能恢复使用。克拉克报告东京,“联合国军”收到报告后指示他“9月14日24点开灯”。

按照计划,仁川登陆的登陆船队预定在9月15日凌晨进入飞鱼航道,暗夜中在狭窄的水道中航行时,灯塔的作用太大了。

在仁川,克拉克为了确认港口的滩涂状况,在离港口3公里左右的地方亲自下到滩涂上行走测试,有些地方比较坚实,最多陷到脚面,也有不少地方会陷到腰甚至胸部,感觉下面就像是沼泽。特别对于全副武装的士兵很不利,更别说是坦克了,克拉克连忙电告东京:“仁川的滩涂无法通过部队以及车辆。”他搜集的情报对东京方面帮助很大。

9月7日,他在仁川港发现了刚刚布好的水雷,加上台风的影响,在“联合国军”总部又出现了要求变更登陆时间的意见,因为在涨潮时段登陆,避开水雷将比较容易。

但是,问题在于,根据克拉克的情报,美军内部已经知道除了高潮时点以外没有别的合适的登陆时间和地点了,登陆作战没有一点改变的可能了!

9月11日,美陆战1师和步兵第7师从日本神户和横滨乘船出发,驶向朝鲜济州岛以西的集合点。

根据麦克阿瑟的设想,为了能让仁川登陆作战获得奇袭的效果,必须实施了大量的欺瞒和佯攻。

9月12日夜,由L·福拉伊上校率领的英美小分队在群山海岸登陆并进行了火力侦察,登陆三十分后,北朝鲜的攻击如期而至,给北朝鲜留下了“美军企图在群山登陆”的印象。

陆战队第5团在釜山集结时,大张旗鼓地进行了“群山登陆作战”的训练,基地内挂着群山的地图和地形模型,不少韩国市民都知道了。

第二天,空军继续空袭群山地区,“联合国军”小分队登陆后在房子上写着要百姓躲避的标语,“密苏里号”战列舰还对东海岸三陟进行了炮击。英国航母“特里姆普号”和重巡洋舰“海伦娜号”也炮击了平壤的外港镇南浦。

第8集团军司令部、麦克阿瑟司令部、华盛顿的军事部门是这样给新闻报道机构透风的:美军正在准备反击,反击的时机是“十月中旬”,有可能在北朝鲜的后方进行登陆作战。

所有这些就是为了保障“9月15日仁川登陆作战”而进行的佯动。但是,这些佯动究竟能不能欺瞒住北朝鲜军呢?麦克阿瑟司令部内部也有不少人持有这样的疑问,在东京、横滨、神户、佐世保等日本大部分地方,都流传着美军要在仁川登陆的消息。

但是,朝鲜方面从日本获得的信息却表明,“仁川登陆”是假的,

9月12日,美海军陆战1师第5团按计划离开了釜山前线,第7舰队司令斯特鲁布尔中将也在下午3时30分乘坐旗舰“罗切斯特”号重巡洋舰离开了日本佐世保海军基地。

晚上7点,麦克阿瑟的专机“SCAP”号突然飞临板付空军基地,他要从这里驱车到佐世保海军基地。

麦克阿瑟要在那里登上了登陆作战海军指挥官多尔少将的司令舰“麦金利山号”,他要亲自督战,并且为了隐匿作战企图,连从东京出发都是秘密进行的。

本来,原来的计划是9月13日,麦克阿瑟从东京出发,傍晚抵达小仓,然后上舰。但是由于台风选择了九州路线,13日,九州将遭受暴风雨侵袭,因此行程提前安排在佐世保港上舰。

和他一起同行的有“联合国军”参谋长兼第10军军长阿尔蒙德、作战部长拉特、华盛顿来的参谋本部作战部长A·福克斯少将、司令部民政局局长霍特尼准将、海军陆战队司令谢法特,还有麦克阿瑟的副官惠特尼,一共6人。

板付基地离佐世保约50英里,路上约要两个小时,一行人于晚上9时20分抵达佐世保海军基地。不过司令舰“麦金利山号”还没到。

“麦金利山号”于前一天,也就是11日下午从神户出发,沿纪伊水道出港,因为受到台风影响,浪高难航。

佐世保基地事先也并不知道麦克阿瑟一行人要来,在基地指挥部,他一言不发,踱着步子,显得有些很不耐烦。晚上12时,值班军官报告“麦金利山号”到了。

麦克阿瑟随即马上登舰,“麦金利山号”在这没有停留,立即出港,向黄海开去。

台风“奇吉亚”将于9月13日正午在大隅半岛登陆横穿九州岛,9月14日移到了日本海。

麦克阿瑟乘坐的“麦金利山号”为了避开台风向西行进,到14日早晨风浪还没有完全减小,麦克阿瑟对他旁边的护航舰队指挥官乔伊中将说:仁川登陆是我这辈子做出的最大军事赌博,我知道我们获胜的希望非常渺茫,但我还是想试试。

9月14日,在灵兴岛上,克拉克看着太阳西坠,他知道,使命即将完成,按照指示,他只要在15日零点点亮飞鱼航道入口处的八尾岛灯塔就行了。

夕阳刚接近水平面,一个村民跑来说有几条船正从大阜岛驶来,村民之前告诉过他,大阜岛上有300名北朝鲜士兵。克拉克预感是北朝鲜军来了,立即销毁密码本,乘船向八尾岛而去。

在八尾岛,他登上灯塔,用毛布擦完反射镜,蹲在那望着窗外,不时看看手表,时间一到,点亮了灯。

此时正是9月15日零点。灯光冲破黑暗,传到了集结的舰队那里。克拉克还看不到舰队,他就蹲在灯塔的顶上等待着眼前正要上演的大戏,这是一个不眠之夜。

9月15日,台风的影响将移到了对马海峡以西,朝鲜半岛中部及北部会是大晴天。

仁川登陆作战计划具体实施开始进行了。

这次登陆作战,首先要解决位于港口入口位置的月尾岛,然后才能实施对仁川的登陆,所以必须用舰炮射击破坏月尾岛的工事。编队中的有10艘舰驱逐舰和巡洋舰参加炮击月尾岛行动,

其中,“托莱德号”是支援炮击部队司令希金斯少将的旗舰,“罗切斯特号”是第七舰队司令斯特鲁布尔中将的旗舰。各舰间隔630米,排成单列,慢慢在水道中前进。

随着舰队在仁川唯一的飞鱼航道中逐渐推进,从舰桥已经可以清楚的看见仁川海岸,舰队上空有4架海盗式战斗机护航,除了飞机的轰鸣声,天空和海面显得很平静。

但是,随后开始的炮击月尾岛,还是被朝鲜人民军判断为是佯动。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