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3副对仗工整的佳品对联,不管有没有瑕疵,构思真是了不起

2022-05-22  真游泳的猫

历史上流传着大量好对联,值得现代人仔细品味,感悟对联文化的魅力。

我是真游泳的猫,一个对联达人。大家一定要动动手指,关注我呀。

今天我和大家一起品味3副对仗工整的佳品对联,不管有没有瑕疵,构思真是了不起!

第1副对联:老臣白发,痛矣骑箕,整顿乾坤事粗了;满眼苍生,凄然流涕,徘徊门馆我何堪。

这个对联是清代著名文人王闿运送给张之洞的挽联。张之洞是晚清四大名臣之一,以探花郎的身份成为晚清的封疆大吏,成为洋务派的代表人物。

不管我们对张之洞如何评价,张之洞都是晚清绕不过去的一位重要人物。在张之洞死后,湖南文人王闿运写下了这副挽联,对仗工整,感情真挚,颇为时人称道。

上联的“骑箕”典出《庄子》:“傅说得之以相武丁,奄有天下,乘东维,骑箕尾,而比于列星。”后人用“骑箕”来指代大臣或者名人的死亡。

上联说,张之洞是清廷的“老臣”,忠心赤胆,为清廷立下了汗马功劳,算是“整顿乾坤”的“大手笔”。如今张之洞去世,虽然令人悲痛,但张之洞的一生,功勋卓著,已经死得其所了。

下联说,王闿运曾经担任过张之洞的幕僚,与张之洞颇有交情。如今故人辞去,王闿运只影独留,已觉得难受。何况此时人间并不太平,满眼苍生疾苦,却逢天妒英才,不知后事如何安排,种种思绪,如潮如涌,更是令王闿运难受不已。

下联回顾了王闿运与张之洞的交情,使得挽联的“悲悼”之意显得情真意切。

同时,指出张之洞之死,是天下苍生的不幸,等于高度认可了张之洞的“人才难得”,将悲痛之情越发衬托出来。

这副对联不但对仗工整,而且语调沉痛,感情真挚,符合两方的身份,可谓极品对联。

第2副对联:天与地对,人与物对,谁对成对,便称对对能手;云从龙画,风从虎画,我画出画,也算画画良工。

这个上联堪称绝对,下联似乎有些对仗不协调,但勉强能够对上上联,所以这副对联在过去也是颇为流传了。

上联之难,在于上联本身就根据对联的规则,形成了自我的对仗。“天”与“地”对仗,“人”与“物”对仗。

上联的意思也很有意思:“谁能够对出下联,那就是对对子的能手。”

等于说,上联本身既是“对联的内容”,也是“作者的难题”,兼具了对联本身以及上联作者的态度。

所以,要对出这样的下联就非常困难。据说,有一个擅长画画的书生,知道这个上联后,灵机一动,想出了“云从龙画,风从虎画,我画出画,也算画画良工”的下联。

从意思来说,下联对得很完美,还是挺机智的。从下联作者的“画画身份”出发,说能够画出来画作,也算是个合格优秀的画家了。

不过“画”与“对”平仄上似乎有些问题,如果想要挑毛病,似乎还是能够挑出来的。

我个人觉得,在上联如此刁钻的情况下,下联能够对出来,已经是非常巧妙,非常有趣味的。但是如果朋友们足够有才,能够对出更好的下联,那就更加精彩了。期待大家的才华展示。

第3副对联:远道息尘劳,向此间坐石看云,放怀宇宙;高台瞻胜迹,羡当日耕山钓水,俯视王侯。

这个对联是写严子陵钓鱼台的。严子陵的大名,很多朋友都听过。

严子陵和汉光武帝刘秀是同学,等到刘秀统一天下,多次邀请严子陵出山。但严子陵对功名富贵没有兴趣,他生性淡泊,选择隐居,追求自由的人格,赢得千古高洁。范仲淹称赞严子陵说:“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我觉得清代诗人袁枚有两句诗真是太经典了:“赖有岳于双少保,人间始觉重西湖。”天地山川,本来很美,但是如果没有人物和人文的积淀,终究少一份令人回味的底蕴。

就像严子陵的钓台,本身的确可以看到富春江的美景。但是,因为严子陵的存在,同样的景色便具有了不同的韵味。

这也是千百年来,无数文人墨客喜欢前去严子陵钓台观赏景色的原因。他们不只是看景色,更是感受严子陵的遗风流韵。

就像这副对联,表面上来说只是体现出作者游览此地,观看美景的感悟,表现出“坐石看云,放怀宇宙”的快乐心情。

但实际上,之所以作者能够感受到大自然的美好,感受到逍遥自由的快乐,是因为在作者之前,就有严子陵这么一个不受功名富贵牵绊的人物,在给作者讲述着“耕山钓水,俯视王侯”的潇洒风流。

虽然对联表面上没有直接出现严子陵,但是却表达了作者对严子陵的无限仰慕。

对联通过“羡当日”三个字,巧妙联系了古今,融合了情景,可谓构思精妙,令人拍案叫绝。

大家对这些对联如何看待呢?大家还知道哪些精彩对联呢?欢迎留言分享哦。

喜欢我的文章的朋友,一定要赞赏、收藏和转发我的文章!这对我很重要。我是真游泳的猫,再次感谢大家!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