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醒后腰痛,厥阴受寒,调肝散可奏效

 伊悠帆123 2022-05-22 发表于湖南

Image

导读醒后腰痛,其或因厥阴受寒,营卫运行之机受阻,或因郁怒伤肝,失去正常疏泄,以致血运不利,湿浊停留,著于腰部而成。腰痛因于血郁湿阻者,投此可以获效。

Image

Image
调肝散(《仁斋直指方》)
Image

组成:制半夏15g,辣桂、当归、川芎、牛膝、细辛、木瓜各10g,炙甘草、石菖蒲、酸枣仁(荡去皮、微炒)各5g。

用法:为粗末,每次10g,姜5g,枣2枚,水煎服。

主治:寒邪凝结,血郁湿滞,腰常酸痛,或日轻夜重,或睡醒以后腰痛难忍,小便自调,舌淡苔白,脉象濡缓。

证析:腰痛是本方主证;血郁湿滞是此证病机;酸痛、夜重、醒后腰痛,舌淡苔白,是使用本方依据;小便自调则为鉴别诊断要点。

形成此证原因,或因厥阴受寒,营卫运行之机受阻,或因郁怒伤肝,失去正常疏泄,以致血运不利,湿浊停留,著于腰部而成,何以知之?

因其小便自调,知其不属肾系病变而属肌肉血脉为病;因其日轻夜重,舌淡苔白,知其病性属寒;因其酸软或醒后始痛,知其血郁湿阻。

病机:寒邪凝结,血郁湿滞。

治法:温肝活血,宣化湿浊法。

方义:寒邪凝结,筋脉挛急,津血郁滞,留著于腰,呈为疼痛,应从四个方面施治

一是温经散寒,二是畅旺血行,三是宣化湿浊,四是舒缓筋脉,令寒邪外散,阳气振奋,津血运行无阻,筋脉恢复和柔,疼痛才可向愈。

方用当归、川芎、牛膝活血行滞,牛膝擅补肝肾而强腰膝,选入方中,又有引导血药直达病所之意。

杨仁斋谓:“官桂、当归,温血之上药也。”此方为杨氏所制,配伍辣桂是要借此增强温通活血力量,并散凝结之寒。半夏燥湿祛痰,石菖蒲芳香化湿,专为湿浊羁留而设,除湿药味虽少而半夏用量较重,可以达到除湿目的。

细辛祛寒湿而荡浊阴,不仅能够增强除湿力量,与辣桂同用,又能祛散凝结之寒,使其达表。

细辛、木瓜擅长舒筋,得甘可缓急之甘草相助,腰痛因于经脉挛急而致,得此可以缓解。

酸枣仁一物古方多作安眠敛汗之用,唯此方脱其窠臼,而宗《神农本草经》用治酸痛湿痹,较为特殊。

《本经逢原》谓:“酸枣本酸而性收,其仁则甘润而性温。能散肝胆二经之滞,故《本经》治心腹寒热,邪气结聚,酸痛血痹等证,皆生用以疏利肝脾之血脉也。”十药合用,能收温肝活血。宣化湿浊功效。

应用:腰痛因于血郁湿阻,投此可以获效。唯缺行气药物,若兼气郁而见腰骶胀痛,即宜加入台乌药、木香、香附、枳壳、柴胡之流。收效始捷。

1988年秋,余患天将明而腰痛,3个月不愈,后以此方去酸枣仁,加台乌药、香附、枳壳、柴胡、白芍,4剂而愈。此即柴胡疏肝散与调肝散的合方。是将行气、活血、除湿、舒筋四法融为一体实例。

余用此方较多,与四逆散合用加乌药、木香治胃脘、胁肋胀痛,兼见腰痛者;大便不通或不爽而兼腰骶胀者;

与四逆散合用再加麻黄、杏仁、薏苡仁、厚朴、草果、槟榔治下肢胀痛,兼腰骶胀痛者,多获良效。

也是行气、活血、除湿、舒筋同用,体现气血津液齐通的治法。若嫌药味太多,可将牛膝、酸枣仁减去。若嫌缺少利湿之品,可加白术、茯苓、泽泻。

丨歌括

调肝散内用细辛,芎归牛膝草枣仁,
菖蒲木瓜夏与桂,血郁腰痛此方寻。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