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安德烈·科尔图诺夫:俄乌冲突后的三种世界秩序图景

2022-05-23  天宇春涛

俄罗斯动态小组 武大边海 2022-05-18 07:30 发表于湖北

作者简介

安德烈·科尔图诺夫(Андрей Вадимович Кортунов),俄罗斯著名国际问题专家,俄罗斯国际事务委员会总干事,在多个国际公共组织和俄罗斯智库机构担任专家、监事和董事会成员。

编者注

在俄乌谈判进程陷入停滞,局势恶化的背景下,乌克兰境内的冲突将持续影响全球范围内的安全与稳定。科尔图诺夫通过对当前形势的评估,从国际关系各层面进行设想,对俄乌冲突的长期国际影响和冲突后未来的国际体系进行预测,提出了“恢复原有秩序”、“改革现有秩序”和“国际关系新革命”三种未来图景。

自2月24日以来在乌克兰发生的事件已经成为阻碍全球经济从新冠疫情中复苏的主要因素之一。尽管此次冲突可以被视为是地区性(欧洲)危机,但似乎也成为加剧世界其他地区危机的催化剂。特别值得关注的是,欧洲的冲突可能会影响到中东和北非,以及非洲大陆上其他非常脆弱的地区和国家。专家认为,在未来几个月,相关地区和国内政治危机将进一步升级。

一旦俄乌冲突的急性阶段结束,世界是否会或多或少恢复到之前的正常状态,还是说国际体系已经不再可逆,我们今后的生活将不再相同? 

在分析俄乌冲突对国际关系体系的可能影响时,有两点很重要,需要预先说明。首先,局势恶化远未结束,全球性影响将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断积累。第二,俄乌冲突是在其他同等重要的危机和动荡的背景下发生的——新冠疫情仍在持续、中美关系不断恶化、阿富汗的政权更迭、萨赫勒地区的不稳定、也门的持续内战、朝鲜核导弹计划的启动等等。

专家表示,对于危机后国际体系的未来转变,似乎可以单独列出至少三种潜在的可能情景,暂且称之为恢复原状、改革和革命。

第一种情形是“恢复原状”,即假设目前的危机将以某种方式按照美国及其盟友的条件解决,因为任何其他解决方案都会给西方集体带来不可逆转的后果。俄罗斯方面迟早会被迫从乌克兰领土上撤军,而得不到西方对克里米亚和顿巴斯新的国际法律地位明确无误的承认。对俄罗斯的制裁将长期存在,而且美国和欧盟方面的关系将达到一个新的、更高的水平。这种情况意味着西方在冲突中的地位将比冷战结束后的任何历史时期都要巩固。

在这一情形中,乌克兰危机将有助于将大部分非西方国家纳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联盟,从而使国际体系回到世纪之交的“单极状态”。现有的国际法规范——包括公法和私法都不会发生任何根本性的变化,西方,主要以欧盟为代表,仍将是新的国际法律规范、实践原则和基本法律适用模式的主要来源。世界政治中的其他行为体将不得不以某种形式来适应美国和西方所制定的基于西方规则的世界秩序。

第二种“改革”情形的基础是,在可预见的未来,莫斯科和基辅之间以及俄罗斯和西方之间可以实现政治妥协。基辅和西方国家会承认克里米亚和顿巴斯地位的改变,即使不是法律上的承认,也是事实上的承认(未来有可能就有争议领土的最终地位举行国际监督下的公民投票),乌克兰将拒绝加入北约以换取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多边安全保障。俄罗斯将在一段时间内处于部分孤立的地位,但会通过融入亚洲(欧亚)多边制度逐渐回到大多数国际组织和制度中。然而,与乌克兰冲突的长期成本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制约莫斯科的国际影响力。俄罗斯对中国的依赖性将增加,尽管西方可能试图对抗这一趋势。

改革国际体系的这种情况很可能被证明比恢复旧的世界秩序的选择更持久和稳定。但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世界秩序的改革在贸易和经济、货币、军事和政治以及其他领域究竟会如何发展。基于改革方案的国际体系可能会朝着新的硬性或软性两极化或更复杂的模糊多极化(多中心主义)的方向发展,非国家行为体在世界政治中的作用逐步增强。

第三种“革命”情形的基础是,无法就结束乌克兰境内和周边地区的冲突达成协议——无论是莫斯科和基辅之间,还是俄罗斯和西方之间。顿巴斯和乌克兰的冲突后重建将被无限期推迟,冲突给俄罗斯带来的成本将不可避免地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增加,使该国的社会经济和政治稳定的维护面临风险。乌克兰将逐渐变成东方和西方之间长期武装冲突的桥头堡,各方将定期测试对方的军事能力。

世界政治的革命实际上意味着现有全球秩序的彻底崩溃,包括其经济、金融、军事战略和地缘政治方面。在这种情况下,西方的团结不可能维持太久:在俄乌冲突的活跃阶段结束后不久,跨大西洋的矛盾将再次凸显出来。美中在东亚和东南亚的对抗极有可能升级。“革命情形”还假设,俄乌冲突将对有效实施全球能源转型方案的尝试产生破坏性影响。现有国际体系的崩溃将导致中东、北非、南亚和地球其它地区出现大量的长期不稳定。莫斯科将不得不寻求各种选择,以最大限度地减少即将到来的混乱局面中的风险和挑战。

在上述俄乌冲突急性期后国际体系的三种选择中,对莫斯科来说最危险和可能代价最大的是第一种,即恢复旧秩序。然而,这种情况完全实现的可能性看起来极其不大。第三种情形似乎更容易被接受,甚至对莫斯科有利,然而很难符合国家长期利益——在国家与主要竞争对手之间存在巨大的经济和技术差距下,“无规则的游戏”会导致力量的过度扩张和被迫过渡到世界政治的“第二联盟”。在许多方面,俄罗斯在一个混乱和任意统治世界中的脆弱性可能比其对手更大。

然而,仅靠“革命”设想在一段时间内无法决定世界秩序的未来,因为它没有包含解决全球发展紧迫问题的令人信服的方法。因此,“恢复原状”和“革命”都不是“改革”的有效替代方案;只有改革后的世界秩序才有机会长期稳定运作。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