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弗罗明高

 上海海文 2022-05-24 发表于重庆

海文/

在乐音里,没有比吉它弹拨中染有更多的阳光。阳光在海水里跌成碎片,纷纷向岸边游来。吉它用透明的网,把这些地中海的精灵打捞上来,镶嵌在安达卢西亚人的靴子上,使他们的舞蹈目不暇接。

吉它抱在这些南欧人怀里的时候,他们像骑手抱着马的脖颈。吉它手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指和弦交谈,他的目光像海水一样把手指和弦濡湿。这时,海风已经把野麻和锦葵的气味吹进城堡的窗户里。

这些黑发卷曲、高挑的弗罗明高舞者,灵魂伏在吉它和响板上面,永无休息。西班牙的双桅船和被阳光晒爆的葡萄,听到了响板的骤响,便迫不及待地变成鸟儿和酒,使一切都与浪漫有关。

所谓舞蹈在各地多是装腔作势的东西,多数清醒,多数不知道自己在跳什么。而弗罗明高是唯一带有醉意的舞蹈。每一根神经,每一根筋腱都要奔突进退,旋转上升。他们的舞蹈告诉人们,腰多么美丽,多么鲜明,像高脚杯的细柄,擎着琥珀色飞漾的酒。

欧洲人的灵魂,走到大陆南端靠近阿拉伯半岛的地方,由于海水和阳光而发酵。从弗罗明高的节奏里,听得出这些罗马人的后裔早已抛弃了法律和哲学,在马德里和巴塞罗那的酒馆里,像私盐贩子一样快乐地用喉音吟唱。他们身边是穿着长裙、把黑发挽在脑后的安达卢西亚女郎。她们的黑眉和笔直的鼻梁仍有欧洲人的坚毅,而眼光能把葡萄酒点燃,双唇柔软湿润。

弗罗明高的吉它一响,我常常恍惚,觉得在那样一个地方生活过。山坡上的平顶房子全都刷成白色,鸽子在教堂的钟声里盘旋。在圣餐会节到来的时候,带宽沿大礼帽的农夫抬着面包圈以及海神圣特尔莫,农神伊西德罗从无花果的树荫下慢慢走过······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