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大宋朋友圈|同事的本质是只要你过得比我好 我就开撕

2022-05-25  时拾史事

本文系时拾史事独家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韩式名门的名,盖因一口气出了韩亿、韩绛、韩缜、韩维父子四位宰相名副其实,妥妥的干货重量足质量高。韩亿幼时家贫,所以特别懂得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我爱我家,生活虽然虐他千百遍,但是,他对待生活和两任妻子和身边的女人都如初恋,和他们如胶似漆彼此奉献一口气生了八个儿子。韩亿知道轻重,即便再生一个儿子,他也不会说自己生了九个儿子,只能说生了八加一个儿子。各种原因,你品,再细品,龙生九子,谁胆肥到和龙比肩?

幸福不是毛毛雨,说不定会是晴天霹雳。韩亿自认没有根基,所以从出道就始终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高调做事低调为人的风格。刚上班时刘太后让他到辽国出差,还没按照日程正式照会,辽国忽然设宴单独宴请韩亿。韩亿有些纳闷,但还是按时到会。一见面,辽国使者就质询韩亿:你们刘太后要我们两国要世代欢好,不讲条件,你却往死里拿捏着,几个意思?韩亿一惊,随机应变:我们太后隔着帘子开小会时是说把两国欢好定为基本国策,落实到位。

如何实施让在下自由裁量。辽国使者:若真如此,真是我们两国生命喜大普奔的好事。宴会结束后,韩亿叫来随同出差的副手,狠狠训斥一顿:猪一样的队友,不就是刘太后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吗?懂不懂外交就是把底牌扣死,不让对方知道。但是回国后,韩亿对这起泄密事件只字不提。还在太后面前狂赞副手工作有主观能动性。韩亿就是这样的人,经常在主要领导面前夸同事。

那年范仲淹逆了龙鳞,宋仁宗要将他贬出开封,临行去给宋仁宗辞行,宋仁宗问他有什么要求。范仲淹说我知错了,但陛下正是用人的时候,请启用韩亿当副宰相吧,这人有公心会办事。宋仁宗心里的台词是要你管?

范仲淹骑着驴滴答滴答上路了,宋仁宗望着他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背影,频频点头,马上召见韩亿:朕听说爱卿公而无私办事认真,当副宰相吧。韩亿谢主隆恩。宋仁宗开始八卦:你想知道是谁把你举荐到这个位置上吗?是老范,他老是在朝堂上标榜他最忠诚,别人都没有他心怀天下。宋仁宗心情不错自说自话,可是韩亿跪在那里却是战战兢兢,圣意难测。他把自己摘的很干净:老范举荐我是从工作上考虑,陛下重用我是从能力上观察,我和老范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请陛下明鉴。

韩亿怀着喜悦却明显惊吓过度的小心脏回到家,马上召开八个儿子参加的民主生活会,现身说法教育他们做事高调做人低调,见人都说好话,刷朋友圈就狂赞。韩亿低调,路边社可不管有毛忌讳,眼看着韩家的熊孩子个个出息,直接把他们命名为“韩氏八龙”。韩亿吓坏了,真心凡尔赛:哪归哪啊,鸡毛能上天,犬子怎敢和龙比?不过是几条不成气候的小蚯蚓。见笑了!

说到避讳,宋朝有一套十分完善的回避制度,包括亲族回避制度、职务回避制度、籍贯回避制度四个方面。除了这些,官员还不能到有私产的地方为官。所有官员在接到任命诏书时都要自查并且上报要去任职的地方有没有需要回避的关系,自查范围扩大到朝廷授予你的官职,你首先就是看看这个官名和家中长辈的名字重了吗?如有重复,就要主动提出回避。否则以欺上瞒下论处。韩家祖先有人叫“枢”,所以韩家人必须回避枢密使这个职务。富弼家有人叫“言”,无法担任右正言,吕希纯的父亲是吕公著,不能任著作郎。

韩亿谨小慎微,也躺枪了。他在相州(今安阳)做知州,遭遇大旱天气,赤日炎炎,极目尽是焦土,水深火热的相州人民颗粒无收,挣扎在死亡线上。朝廷派来的转运使报喜不报忧,说相州人民安居乐业啥都不缺。韩亿把相州人饿死在路边,田野龟裂的生图传给朝廷,恳请朝廷立即马上开仓赈济灾民,并足额发放小微贷款,让老百姓开展生产自救。救灾的政策和资金实时到位。

相州人民得救了,转运使的心里羊驼一路狂奔。救灾物质经办人之一是韩亿的儿子韩绛,宵小们无中生有给皇帝递小纸条,说韩绛贪污救灾款。韩亿知道儿子韩绛一旦落到他们的手里,必然被折磨致死。他更了解儿子的人品,所以上书请求朝廷自己来处理着这个案子。审问韩绛的程序公开透明,结果当然是韩绛被诬告。案件审理结论报给朝廷,朝廷却以韩亿没有回避为由,降了他的职。职场升降机开关按钮掌握在皇帝手里,升降和对错关联不大,关联最大的是平衡。

韩亿索性把舞台留给孩子们,世界终归是他们的。他在家老生常谈,内容是人在江湖身在职场如何规避风险,唯一的窍门就是老老实实做人,无论何时无论何地都要懂礼貌知进退。韩八子们唯唯诺诺,心猿意马。八个人八个想法和性格,最有个性的当属老三韩绛。韩绛在家排行第三,这一生好巧不巧和三结下了不解之缘。州试、省试、殿试都是第三名,就连去世的日子也是元祐三年三月。苏子容作挽诗云:'三登庆历三人第,四入熙宁四辅尊。’”

韩绛最得韩亿真传,逢人就说好话,他很欣赏王安石,一有机会就在领导面前一阵猛夸。熙宁三年,韩绛当副宰相,恰逢西夏人侵犯边境,韩绛要求到前线去,王安石说要去一起去,到最艰苦的地方。韩绛说有更重要的事儿等着你,需要你可着劲折腾。朝廷任命韩绛为陕西宣抚使,兼管河东。给了他特权,韩绛带着先斩后奏的尚方宝剑和空白委任状,出发了。

韩绛到了西夏边境,严重水土不服,主要是带兵的戍边将军们扶墙都不服他。由内卷到内乱再到哗变,成为一起严重的政治事件。韩绛被降职到邓州,打仗不行,管理却是内行,他把这里治理的井井有条。

熙宁七年,韩绛被宋神宗召回京城,拜为宰相,和同事吕惠卿又成了反贴门神。韩绛愤而辞相,给宋神宗推荐王安石接替他继续大宋的改革大业,尽管在政见上他也不完全同意王安石做法。但从大局考虑,王安石还是最适合变革的人选。

参考资料:《宋人轶事汇编》丁传靖 中华书局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