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武工队政委被俘,留下暗语:亲人关心我,我很感动,办好后事就行

2022-05-25  冬不拉拉

作者:我看行历史

1948年5月16日,湘潭县工委书记兼军事委员武工队政委胡佑生,秘密去到湘潭县,准备前往长沙,将当时武工队面临的艰难处境向上级汇报。不料,刚到湘潭县第二天,就被县警察局队长刘仪带人搜捕。

为什么敌人这么快就搞清了胡佑生的行踪?事情的经过,还得从一个月前的武工队与敌人的谈判说起。

武工队政委被俘,留下暗语:亲人关心我,我很感动,办好后事就行

(一)武工队神出鬼没,敌人假装谈判,实则是想摸清底数,收买叛徒

1948年4月,从当时的形势来看,蒋军已呈江河日下之势。在湖南境内,才刚刚成立2个多月的“张鹏飞”武工队,搅得敌人心神不宁。当地人更是传言,说这支武工队有数千人枪,队员都会飞檐走壁的奇功,神出鬼没。

长沙县蒋军自卫总队副总队长李龙江,亲率一个连的保安队来到湘潭县,企图打压湘潭武工队。李龙江制定了先通过谈判来摸清武工队底细,然后收买叛徒,最后将武工队一网打尽的计划。

武工队政委被俘,留下暗语:亲人关心我,我很感动,办好后事就行

对于李龙江抛出的“橄榄枝”,武工队队长张鹏飞、政委胡佑生心里有数。所谓的谈判,实际上是要让武工队投降,那是根本不可能接受的。不过为了扩大声势,做好群众工作,争取发展的时间,武工队还是决定与敌人举行谈判。

4月4日,在吟江贺协和药店,武工队队长张鹏飞带领几个队员,与湘潭县警察局侦缉队队长候福胜,潭、衡、攸、醴四县联防办事处主任贺东生等人,进行了首轮谈判。

果然不出所料,贺东生一开口就威逼利诱,想解散武工队,说是“可以给一笔钱,只要给个钱的数目,一定满足要求”。张鹏飞对此表示反对,但为了缓和局面,以回去召开会议征求下面官兵意见为由,结束了这次谈判。

事后,胡佑生对张鹏飞说:“谈判要坚持与他们磨时间,但又要防止他们搞鬼,保存好自己的实力,还要注意做好群众工作,使群众支持我们。”

武工队政委被俘,留下暗语:亲人关心我,我很感动,办好后事就行湘潭一角

(二)敌我谈判,武工队员被八担谷收买,成了敌人耳目

前两次谈判均未果,4月26日,湘潭县县长派出侯福胜、贺东生等人,再次与武工队进行了第三次谈判。贺东生再次假装说,由县里整编武工队,要求上报军饷钱数,企图摸底武工队的真实人数,被张鹏飞机智地搪塞过去。

当第四次谈判再次无功而返之后,胡佑生与副队长耿在孝,根据湖南省工委指示,提出:“敌人之前4次谈判均未成功,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日后必然加强围剿力度;武工队应保存实力不与强敌硬拼,主动跳到湘潭县的外线地区,展开游击战。”

可惜的是,由于张鹏飞坚持不走,错失了挽救武工队命运的良机。

就在张鹏飞与敌人谈判这段时间,武工队内部已经出现了叛徒。情报员吴碧凡竟然被一个蒋军保长暗中以每月八担谷收买,充当了湘潭县警察局局长温国纯的耳目,为武工队被敌人大举围剿埋下了隐患。

武工队政委被俘,留下暗语:亲人关心我,我很感动,办好后事就行湖南省工委旧址

(三)武工队政委被俘就义,留下暗语遗言:亲人关心我,我很感动,把后事办好就行

由于之前4次谈判失败,5月8日,湖南省保安司令王东原向湘潭县县长李琦下达围剿张鹏飞武工队的命令。李琦接到命令后,以潭衡公路至枫木坑一带以东的山区,划分两个围剿区,出动了3000余人的兵力,编组多个搜剿组,对张鹏飞率领的,只有30余人的武工队进行疯狂的“扫荡”。

一时间,整个湘潭县地区戒备森严,四处张贴抓捕张鹏飞的布告。张鹏飞带领的武工队,顿时陷入数百倍敌人的重兵包围之中。

湖南省工委见形势危急,迅速派出宣传委员官健平,向武工队传达了转移到潭湘宁边区的紧急指示。但是由于敌人严密封锁,官健平未能与武工队取得联系。

迫于形势,我方地工组织紧急联系正在外线活动的耿在孝,命他带领所属小分队火速回援湘潭县,营救张鹏飞武工队。结果由于敌众我寡,耿在孝的小分队既无法与张部联系上,更无法在当地立足。潜伏数日后,被迫撤出湘潭县境内。

胡佑生为了营救张鹏飞,不顾个人安危,冒险从乡下潜入湘潭县城内,准备前往长沙,到湖南省工委驻地汇报情况,研究救援武工队的方案。谁知,他的行踪早被叛徒吴碧凡注意到,在协和公酱园经理欧阳剑秋的家里,胡佑生不幸被捕。

被捕以后,胡佑生抱定必死之心,任凭军统特务头目张炳龙和县警察局长温国纯如何百般威逼利诱与严刑拷打,始终坚守口如瓶、坚贞不屈。

敌人用夹棍、老虎凳、钉竹签、灌辣椒水等施以种种酷刑,把胡佑生打得遍体鳞伤。当奄奄一息的胡佑生看到混在亲友间、秘密来探望他的我军地工人员欧阳绍修时,留下了最后的“暗语遗言”:“我人一个,命一条,生死早置之度外,亲人们关心我,我很感动,把'后事’办好就行了。”

几天以后,武工队政委胡佑生,在湘潭县钱江坝兑家塘光荣牺牲。

武工队政委被俘,留下暗语:亲人关心我,我很感动,办好后事就行

(四)武工队长乔装商人前往解放区,途中被捕宁死不屈

胡佑生牺牲以后,张鹏飞率领武工队与敌人重兵拼死周旋,谭云华,郭寿长,王春和等多名武工队员相继在战斗中牺牲。战斗到最后时刻,30多人的武工队,只剩下张鹏飞一人。

直到此时,张鹏飞回想起牺牲的战友,不由得仰天长叹,悔恨当初没有听取意见,带领武工队及时跳到湘潭县的外线地区。

1948年7月12日,张鹏飞化装成商人潜入长沙城,与湖南省工委联络员取得联系。张鹏飞准备带上王有根等人,在地工组织的安排下秘密前往解放区。不料,由于缺乏地下工作经验,张鹏飞被敌人的侦察员发现行踪。

武工队政委被俘,留下暗语:亲人关心我,我很感动,办好后事就行

3天之后,闻讯赶来的长沙警备司令部谍报队队长宋鹤、南王庙保警第一大队机枪中队长陈忠武,率领50余人,在童涤安家里,将张鹏飞等15人逮捕。

第二天,湖南各地的报纸几乎都用头版公开报道张鹏飞被捕的消息。其中一家名为《实践晚报》的报纸,发表评论说:“张是独来独往的英雄好汉,此次来长,是要招兵买马网罗各方豪杰,收罗兵器以便大举。”

张鹏飞被抓之后,与敌人进行了6天6夜的绝食斗争,最终于1948年7月21日,在长沙城南门外就义,年仅34岁。

张鹏飞牺牲后,耿在孝带领的小分队很快也被敌人打散。赫赫有名的张鹏飞武工队,最终以失败告终,但他们的英雄事迹广为人知,他们用鲜血和生命,为湖南地工组织开展敌后斗争作出了贡献。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