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王熙凤怀孕六七个月的男胎,为什么会流产?曹雪芹对此讳莫如深

2022-05-28  君笺雅侃红楼

元宵节过后,王熙凤“小产”了。古人流产也是常事,作者写得轻描淡写不那么在意。反而强调王熙凤逞强不知保养,导致下红之症持续半年之久,让人颇为意外。

(第五十五回)刚将年事忙过,凤姐儿便小月了,在家一月,不能理事,天天两三个太医用药。凤姐儿自恃强壮,虽不出门,然筹画计算,想起什么事来,便命平儿去回王夫人,任人谏劝,他只不听……谁知凤姐禀赋气血不足,兼年幼不知保养,平生争强斗智,心力更亏,故虽系小月,竟着实亏虚下来,一月之后,复添了下红之症。他虽不肯说出来,众人看他面目黄瘦,便知失于调养……谁知一直服药调养到八九月间,才渐渐地起复过来,下红也渐渐止了。此是后话。

曹雪芹对王熙凤流产的情况讳莫如深,反而铺垫凤姐“逞强”致使流产后没能好好调养,才使得“下红之症”缠绵不去,差点引起大祸。

小产后,王熙凤身体亏虚,源于她平时“争强斗智,心力更亏”,但也和小产后不知保养、麻痹大意有关。

古人流产又称“小月”,对之极为重视。贾家不可能不让凤姐保养。王熙凤之所以不在意,与她流产失去的孩子大有关系。

曹雪芹对王熙凤失去的孩子没有明示,只说“小月”了,具体是男孩、女孩都没说。

其实说与不说都一样,没有出生的孩子都无意义。但王熙凤这次流产还是非同小可。等平儿说出实情后,才恍然发现她失去孩子并不一般。

(第六十一回)平儿道:“况且自己又三灾八难的,好容易怀了一个哥儿,到了六七个月还掉了,焉知不是素日操劳太过,气恼伤着的。”

平儿说王熙凤失去一个“六七个月大的哥儿”,这就很不正常了。

首先,怀孕六七个月流产和两三个月是完全不同的。

怀孕两三个月往往不被看作“孩子”,没了也就没了。

但六七个月大的孩子已经长大,突然失去难免打击很大。

而且六七个月大的孩子流产,和足月的孩子生下来都不容易,都要产妇在鬼门关走一趟,就更显得可惜。

其次,如果流产的是个女儿,对王熙凤的伤害也没那么大,男孩就大不同了。王熙凤心心念念要生儿子,却偏偏眼看得到又失去。

王熙凤的身份是荣国府嫡长孙媳妇,贾琏是未来爵位继承人,无论如何都要有儿子承祧爵位,传宗接代。

可王熙凤嫁进荣国府几年一直没生儿子,只有个女儿巧姐。她若是普通媳妇也罢了,偏偏还是承担传承最重的嫡长孙媳妇,生育的压力在古代不生儿子等同犯罪一般的社会伦理中,可是太大了。

王熙凤知道她背后“千夫所指”,被无数人指指点点。才会不敢休息。

最后,王熙凤流产后还在工作,一味逞强不知保养,主因也是她失去的这一胎男孩。

本来就没儿子,好容易怀了六七个月大的男婴还流产了。古人迷信,总说“七活八不活”,七个月的孩子流产,传言一定极为难听。

王熙凤本就遭人恨,底下人诅咒她的颇多,如今“丢了”孩子更是如人所愿。

凤姐知道她在贾家的人缘,也怕人在背后说,更不想被人嘲笑。她手里握着权力,也能更好地压制舆论。所以她不是不想休息和保养,而是不敢休息。

曹雪芹对她流产失去的孩子讳莫如深,也就源于“男孩”对王熙凤来说代表了最关键的子嗣传承,也是她一生的关键,非比寻常。

如果作者一开始就强调男孩,只会让王熙凤的立场更难堪,也会削弱了贾琏偷娶尤二姐,对凤姐带来的打击和羞辱。

王熙凤会不顾一切地毁了尤二姐,就在于她最后的自尊被尤二姐的出现践踏了。

没能生儿子是她的最大软肋,她越是在意就越出问题。

王熙凤会流产主要源于她平日过于操劳,不排除也有一些妇科问题。但最主要的原因在于失去男胎,是对她不积阴骘的“报应”,古人笃信因果,王熙凤做多了坏事,终究要受到惩罚。张道士说她“不积阴骘”坏事做多折损了子孙福,很难有儿子。

曹雪芹不明写,也源于人物塑造必要。凤姐终究让人又爱又恨。

王熙凤这次流产对她自己和贾家都是至关重要的事件,堪称分水岭一般影响巨大。

凤姐至此之后一蹶不振,众叛亲离,最终“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

宁国府和荣国府嫡长房也由此双双断了传承,宁荣二公的家族末世至此到来。无法挽回。

文|君笺雅侃红楼 插图清代画家孙温《绘全本红楼梦》

点赞收藏转发和赞赏一样重要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