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贾琏偷娶尤二姐,平儿知道后暴怒,这件事碰触了她的底线

2022-05-28  君笺雅侃红楼   |  转藏
   

趣侃红楼397:丫头泄密,平儿听闻偷娶内幕,小厮受审,凤姐探寻二房真相

《红楼梦》第六十七回争议很大,开篇以柳湘莲出家而去,薛家三口谈论事情缘由,并引出薛蟠从姑苏带回来两大箱礼物为始。

从行文和故事线索看,到林黛玉得到薛宝钗送来的家乡土产时还没有问题。但此后贾宝玉来寻黛玉,二人相约去见薛宝钗后一大段文字则前言不搭后语,天马行空各种错乱,分明不是曹雪芹的手笔。

于是,关于第六十七回的作者问题,一直是《红楼梦》爱好者的巨大争议之处。

上文从文字属性,故事铺陈和人物性格做了一些总结和分析,大概率认为这一段文字并不是曹雪芹原笔。但这段文字的补充也为将情节推向一点,就是让王熙凤能够合情合理地发现贾琏偷娶尤二姐的事。

作者巧妙地利用莺儿和袭人的第三视角切入王熙凤的正题,也是设计精巧。只可惜行文手法颇为粗糙,以至于有两个细节无法自圆其说。

一,平安节度使令贾琏十月前后再去平安州,柳湘莲回京时不过八月,紧跟着退婚逼死尤三姐后出家而去。贾琏则又去平安州了,时间不对也没详细交代,这不应该!

二,尤老娘在尤三姐死后,到尤二姐被王熙凤接进荣国府之间,一定是死了的。怎么死的完全没有交代。

所以,从柳湘莲出家而去到王熙凤发现贾琏偷娶尤二姐,时间上应该有一两个月的跨度。但第六十七回则通过薛宝钗给林黛玉送薛蟠带回来的“土产”,以一、两天的时间一笔带过,就根本不对。

联系之前的情节错乱,可以肯定林黛玉得到礼物到王熙凤发现尤二姐之间这一段文字是后补的,且没能自圆其说,留下很多漏洞。不提。

不管如何,贾琏二次去平安州时,王熙凤终于发现了尤二姐的存在,是没有问题的。

再插一句,袭人去探望王熙凤的设计尽管合情合理,但也有两点与原文的线索不合适。

一个是说王熙凤的病,之前贾琏从平安州回来时,已经明确说“大愈”了,怎么到了这里又不好了?

另一个则是老祝妈明确是管竹子的,何来管理葡萄架了。

以上细节也就不多论了。袭人探望王熙凤这段内容,虽然有点蹊跷,但风格还是开始统一起来,也与后文的衔接很紧密。

袭人在外听见王熙凤怒斥的话,只得扬声唤平儿提醒,是她的周到。不好人来了却不进去。

等见了王熙凤后,袭人察言观色,当然知道这里发生了大事不方便久坐,便很快告辞离去了。

袭人一走,王熙凤那边马上进入“战斗状态”,一出好戏正式拉开了序幕。

(第六十七回)这里凤姐又问平儿:“你到底是怎么听见说的?”平儿道:“就是头里那小丫头子的话。他说他在二门里头听见外头两个小厮说:'这个新二奶奶比咱们旧二奶奶还俊呢,脾气儿也好。’不知是旺儿是谁,吆喝了两个一顿,说:'什么新奶奶旧奶奶的,还不快悄悄儿的呢,叫里头知道了,把你的舌头还割了呢。’”

严格来讲平儿回复王熙凤这段话也有些问题。平儿是王熙凤的心腹,就算她知道丫头的原话,也不可能一知一板地都跟凤姐如实汇报。

什么“新二奶奶比咱们旧二奶奶还俊”这话是对凤姐不敬,如何说的。这些细节也是第六十七回的整体问题,与《红楼梦》的前后文“不协调”的感觉非常严重。

而且这旺儿不是别人,他是王熙凤的陪房,替凤姐一直管着“利钱”的事。他此时胳膊肘往外,固然是王熙凤权势降低的表现,但“背主”这个罪名可是大罪,按说由他呵斥小厮我不太妥当。

不管如何,平儿听到消息汇报给王熙凤是不错的。后文平儿后悔也对尤二姐说了类似的话。

此时平儿并不认识尤二姐是谁,她听说贾琏背着王熙凤和她在外头偷娶了二房,震惊程度不亚于王熙凤。

一直以来贾琏都被王熙凤狠狠地压制,在家里根本就不敢纳妾收房,只能做些偷鸡摸狗的事。

平儿是贾琏的通房丫头,二人不能够在一起,平儿也没办法晋升为姨娘,对此她早认命了。

贾琏尽管偶有偷嘴,到底也不影响平儿的地位。她跟着王熙凤,迟早有一天会等到姨娘的地位。就像周姨娘那样。

然而,平儿万没想到贾琏竟然敢在外头偷娶,这对她可是大的打击。

贾琏无能,平儿尽管委屈却也甘心在“贾琏之俗、凤姐之威”中左右周旋。不奢望贾琏替她出头争取利益。

然而,如今贾琏胆子大了,在外头娶了新二奶奶,地位和名分都比平儿要高。让平儿一直苦等和期待完全落空。那种失望、彷徨和无可奈何全然爆发出来,不由得平儿怒火攻心,第一时间汇报给王熙凤。

尤二姐此时就是平儿和王熙凤的共同敌人,远比当初鲍二家的更为严重。王熙凤不能接受,平儿也不能。

当初平儿会庇护贾琏偷情多姑娘,源于她对平儿没有影响,男人一时偷嘴而已。

如今贾琏偷娶尤二姐则是对平儿的侵犯和背叛,她不能忍受,也是人之常情。

王熙凤自然更是怒不可遏,她当即就传旺儿进来问怎么回事。

旺儿还想抵赖不知道,奈何王熙凤已经都打听明白,如何会让他赖过去。

贾琏身边跟着八个伺候的人,四个是他的心腹,像兴儿、隆儿、昭儿等。其实旺儿又提到一个“喜儿”,之前出场是贾琏的小厮,但就像鲍二又混去了宁国府,也就不好深追究了。

兴儿、隆儿这些贾琏的心腹都是十几岁年纪,平时也都充做娈童。但王熙凤安排给贾琏的旺儿等四个,则不都是小孩子。

旺儿本是王熙凤陪房,大多都在“二门”上伺候,也就是随时听候王熙凤里边传消息,再与外头交接。再听贾琏的吩咐里外办事。反正他们都是一家人,也是古时候陪房的意义。

旺儿做得最多的是替王熙凤放印子钱。他也已经成家立业,儿子都能娶媳妇,可见年纪不小。

至于贾琏在外头偷娶,只能说旺儿应该早都知道,之所以不告诉王熙凤,也源于那个时代男人“纳妾”实属正常,王熙凤独霸贾琏房帷,反而不正常。

贾琏纳妾是迟早的事,既然已经做成了这件事,旺儿如果献殷勤告诉了王熙凤,于他自己没有任何好处,未来也难在贾琏手下混下去。

王熙凤固然厉害,但贾琏才是一家之主。就像周瑞跟着王夫人混得风生水起,但也要贾政给他机会。得罪“姑爷”,是他们这些陪房打死也不愿意的。

但总觉得旺儿呵斥兴儿这个设计还是有点问题,也就不多做探讨了。

(第六十七回)凤姐听了,下死劲啐了一口,骂道:“你们这一起没良心的混帐忘八崽子!都是一条藤儿,打量我不知道呢。先去给我把兴儿那个忘八崽子叫了来,你也不许走。问明白了他,回来再问你。好,好,好,这才是我使出来的好人呢!”那旺儿只得连声答应几个是,磕了个头爬起来出去,去叫兴儿。

王熙凤是明白旺儿的小心思的,也难说他就是“背叛”了自己,只得骂一顿罢了。终究旺儿不是主要,还得去问兴儿。

那么,王熙凤究竟要如何审问兴儿的呢?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