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明清十大奇案》之“锦衣卫烈女奇冤”是怎么一回事?后来真凶下场如何?

2022-05-28  大山里的蜻蜓   |  转藏
   

在明朝有位母亲,告发女儿与人长期通奸,锦衣卫主审官大笔一挥,定为凌迟的酷刑,从来没有人能够从锦衣卫的大牢中全身而出,仍保持处子之身含冤入狱的女儿能否逃出生天呢?请看《锦衣卫烈女奇冤案》。

1、

嘉靖帝稀里糊涂就从堂兄正德帝手里拣了个皇位坐。

正德帝拥有庞大的后宫,偏偏没留下一子半女,内阁首辅杨廷和只好根据“皇明祖训”找继承人。

正德帝唯一的弟弟已经死了,那只能从正德帝的父辈中找,符合条件还能喘气的人就排到了兴王朱祐杬的次子朱厚熜身上,这便是明世宗嘉靖帝。

嘉靖帝登基,便封生身父亲朱祜杭为“皇考”,也就是“先皇”的意思。

杨廷和等大臣们却一致反对,你继承的正德帝的位置,当然该尊正德帝的父亲明孝宗为皇考,你的生父该称为“皇叔考”。

嘉靖帝怒了,世道怪了,还不准儿子认老子,偏要叫成叔的道理?

双方争执不下,一闹就是三年。

嘉靖帝叫亲信张璁等人攻击杨廷和一派的人,这遭到了杨廷和的强力反击,率领二百二十九名朝廷命官,跪在左顺门前又哭又喊叫嘉靖守礼制认明孝宗为皇考。

嘉靖大怒,把劝谏官员一锅端了,廷杖了一百八十余人,当场打死十七名大臣,首辅杨廷和被逼退隐归乡,八名声望朝官充军边疆,其余人锒铛入狱。

朝廷大臣吓坏了,不满之下个个想撂挑子,要么出工不出力,嘉靖帝为了安抚人心,出台了很多谕旨来改变被动的局面,其中一条是复查锦衣卫监狱冤案。

是个人都知道,只要入了锦衣卫的大狱,就算亲王不死也得掉层皮才能出来,锦衣卫大狱不知制造了多少冤死之魂,所以大臣们对这举措很是支持。

文臣有时天真到可爱!

锦衣卫直属皇帝管辖,嘉靖叫绵衣卫查锦衣卫大狱的冤案,等于叫自己人打自己的脸,摆明了这神操作就是走走过场而已。

锦衣卫都指挥使陈寅心领神会,选派颇有口碑的五品副千户陆炳出任审理专员:大臣们可以放心了,陆炳的屁股很干净!

陆炳办案一向公正,从不制造冤假错案,也敢于替一些被冤枉的官员发声,因此被喻为锦衣卫中的一股清流,很受朝中官员信任和称赞。

只是,一个五品官员真的敢去对抗整个锦衣卫,触怒高高在上的皇帝吗?

2

陆炳到任,立即将嘉靖的圣旨印成文告刊发全狱,并严厉警告不得私自阻挠犯人上诉,如果发现威吓犯人以及隐匿圣谕者,立斩不赦。

这份公告就落在了死囚李玉英的手里。

李玉英,如今正是个16岁妙龄少女,即便备受酷刑,面容枯槁,步履艰难,仍难掩婀娜身姿,秀丽外貌,只是眼中的泪水,才里示出对窗外明月的渴望。

她,曾是父母亲手心的宝,和大姐桂英、三妹桃英、小弟承祖过着快乐无忧的日子。

父亲李雄世袭锦衣卫百户,任邱王爷贴心护卫之职,多年来忠心耿耿,做事小心谨慎,深得邱王爷的信任和器重,于是保荐李雄升到了千户,家境颇丰。

父亲虽是武臣,却酷爱读书,熟知名家典籍,因此对四子女很是开明,喜欢刺绣便刺绣,喜欢读书便读书,从不勉强。

在父亲的熏陶下,李玉英知书达礼、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再加上乖巧可人,大门不迈二门不出,乡邻父老虽不识其人也知其名,李家有个秀丽慧中的大才女。

母亲却在小弟承祖两岁时不幸去世了。

三姊妹痛哭着,抱着还不懂事的小弟,看着父亲哆嗦着的脸,泪水流得更快了,怎么也抹不掉,怎么也抹不净,伴着父亲口中不停的叹息声,夜黑沉沉地如同张开大嘴的野兽。

李雄奉令西征,实在放心不下几个儿女,待孝期满后,便在媒人的撮合下,草草娶了焦氏,希望她能宽慰掉孩子们的悲痛,让他们重新找回快乐的样子。

一切都很好,三个女儿很听话,从来没听到焦氏有过半句怨言,这让李雄放心了。

焦氏这个后娘难做,更难做的是他,他一直怕母子之间不和,让孩子们的心灵更添悲伤,如今看来是自己多虑了,只是小儿承祖一直瘦弱,有些奇怪。

李雄在出征前便叫玉英监督承祖多吃饭,一个男子汉长的瘦不拉几的,将来怎么继承李家世袭的锦衣卫一职?

当焦氏生下一个男孩时,李雄为之取名亚奴,强调庶出的身份,李承祖才是李家的接班人。

李雄放心地出征,几个儿女挥手告别,却没料到这却是一场死别。

李雄战死在沙场。

3、

李雄待人一向和蔼,乡邻得知李雄战死,不胜唏嘘,一件更让人吃惊的事发生了。

长子承祖被继母焦氏派往战场独自寻找李雄的遗骨!

“你是李家长子,扶送父亲遗骨归乡是你的责任,如果找不到,就不要回来了。”

李府的大门轰然一声合上,掩去了焦氏的身影,留下一个茫然的十岁少年在门前。

千里之遥的战场,一个十岁的孩子独自前往,先不说风餐露宿的辛苦,就是沿途出个什么意外,那就丢掉了性命,更不要说在纷乱的战场上找回一个人的尸骨,这对一个大人来说都显得残忍,谁能坦然面对满地的尸首?

在乡邻有些难以置信的目光中,那个孩子捏着空拳出发了,身子骨虽很瘦弱,眼神却异常坚定。

一年后,那孩子回来了,穿得破破烂烂,背上背着个包裹,用衣服紧紧地束着。

乡邻真的吓住了,一个十岁的孩子,就这么从战场上背出了父亲的遗骨?

将门出虎子啊!李雄后继有人了。

承祖见过焦氏,再恭敬地将父亲遗骨供在堂中,等待焦氏做主择日安葬。

三姊妹抱着弟弟大哭一场,反倒是承祖调过来安慰了姐姐们半天,最后还是承祖借口饿了才让三个姐姐收住了泪水。

一旁的焦氏牵着有些想去见哥哥又不敢的亚奴,眼神有点冷,吩咐下人做饭。

在等待吃饭的空闲,弟弟来到了姐姐玉英的闺房,与三个姐姐说会儿话,顺带瞅瞅二姐写的新诗。

看到《送春》一诗,承祖情不自禁吟出道:“柴门寂寂锁残春,满地榆钱不疗贫。云鬓霞裳伴泥土,野花何似一愁人。姐,果然又进步了,比我那三脚猫功夫高多了。”

玉英拍了拍弟弟的肩膀笑了笑。

“新巢泥满旧巢敲,春满疏帘欲掩迟。愁对呢喃终一别,画堂依旧主人非”,承祖读完有些黯然,觉得《别燕》似语还休,眼角不禁有些湿了道:“姐,我想爹娘了。”

这时仆人刚好来叫去吃饭了,于是姐弟便牵着手到了饭厅。

大家闷头吃饭,焦氏亲手给承祖盛了一碗汤,说他有功,让老爷回家了,以汤代酒谢他。

承祖接过汤,三口两口喝了下去,本想说两句话,但看到焦氏板着的脸也就算了。

饭后,承祖又去姐姐房里聊了一会儿,却被焦氏打断了,叫承祖早些歇息,于是人散了。

就在这晚,承祖失踪了。

不久,大姐李桂英被卖给了一家权贵做下人。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以李家的门面,完全可以择一门好亲事,想不到焦氏却把女儿给卖了,乡邻只能叹息李雄死早了。

大姐的事情还没平息,李家三女桃英又出事了。桃英疯跑着出了李府,李强儿率着一群凶恶的家丁就追了出来,像抓小鸡一样把桃英捉了回去。

半夜,那惨厉的哭声让很多人没睡着觉。

4、

才过端午,老天就开始下雨,一直就没停息过,其间还间杂着大暴雨,把个田里灌满了水,水沟也都是满满地。

张保夜间上厕所,发现李府大门虚掩着,不禁有些奇怪。

自从李雄死后,李府就剩下一堆孤儿寡母,一般早早地就关闭了大门,从不见客,这三更半夜地开门做什么?不久就看见一个陌生的男人手里抱着一包东西,鬼鬼祟祟地走了,一连来回了好几趟。

农村人就是爱看热闹,直到那男人再没回来,张保才躺回到床上,想了半天也琢磨不出个味来,这才熄灯睡觉。

李栓发现自家的狗似乎疯了,一天到晚不见影儿,后来留了心,跟着狗追,发现它跑到李府,那儿还有几只狗,正围着棵大槐树转来转去,用爪子刨着树下的泥土。

李府是大户人家,估计是吃不了的剩菜埋在树下做肥料了吧,李栓也没多想,驱赶着自家的狗回去了。

过了一两日,李府半夜突然闹开了,周围狗叫声此起彼伏,乡邻们都被吵醒了。

张保从家里跑到李府听墙角,听了一会儿动静,大概听了个明白,焦氏领着弟弟抓奸,而主角居然是很有才气、听说长得如花似玉的二小姐李玉英!

李府内,灯火通明。

玉英绣了大半夜丝缎百鸟朝凤五彩图,刚刚脱衣躺下准备休息,门外突然吵嚷着“捉拿奸夫婬妇“,玉英连忙拿来外衣穿上,还没整理妥当,房门就被一脚踢开了。

继母焦氏铁青着脸,带着弟弟焦榕和丫环闯了进来。

舅父焦榕死命地盯着玉英,贪婪的眼光活像看到猎物的狼。

玉英往身上一瞅,原来外衣未系好,一抹雪白的酥胸露了出来,不禁大惊大羞,赶忙匆匆拉了拉衣襟,掩住了那外泄的春色。

焦氏打量周围无人,大怒道:“给我搜!”

焦榕带着两个丫环在屋内翻箱倒柜,眼角一直留在玉英身上,嘴角挂着邪笑。

久久未果,焦氏有些不耐烦了,亲手走到玉英的书台前,从抽屉里翻出了玉英的诗作,眼光一闪,有了光亮。

“愁对呢喃终一别,不知道我女儿看上的是哪位公子哥?柴门寂寂锁残春,等不急了?所以瞒着我这个母亲,不管什么媒聘之言,直接找了男人解你相思,做出这等不要脸的勾当?”

焦榕从装饰盒里拿出一支银簪,递给姐姐焦氏。

“哟,矢志不移?真是我的好女儿啊,奸夫送的吧?还是还未来得及送给奸夫的?说!奸夫是谁?”

家丁李强儿提着一只男人鞋走了进来,说在院墙外几十丈处的小树林里找到的,一定是奸夫听到事败,越墙逃跑,匆忙之时跑掉了鞋子夜不自知。

焦氏闻言大怒,当场要执行家法,让李强儿用棍子打死玉英。

焦榕连忙劝解姐姐,追查奸夫应该交给锦衣卫来办,何必知法犯法,连累了自己,也坏了姐夫李雄的名声。

焦氏怒哼了一声,命焦榕连夜将玉英送到了锦衣卫,一旁的三妹桃英吓得直哆嗦,眼泪流个不停,却不敢上前,也不敢去求焦氏。

李玉英被锦衣卫指挥使陈寅亲审。

焦氏检举状列举了玉英时怠慢母亲和勾搭奸夫的事实,再有李强儿的证词,以及搜索出奸夫的鞋子、所赠银簪为证,可谓铁证如山,哪知李玉英竟敢一言不发抵制,陈寅大怒动用各种酷刑逼供。

李玉英受刑昏死,再用冷水泼醒,再审再上刑,始终不吐一字,这磨去了陈寅的耐心,趁李玉英昏迷时用她手按下血手印,草草结案,宣判如下:“李玉英私觅奸夫,长期通奸,欲置继母于死地,大逆不道,拟处剐罪,秋后行刑。”

5、

夜深了,拿着昭告文书的李玉英难以入睡。

在锦衣卫这块肮脏的大牢里,她还是看到了人心至善。

看守们没有去为难这个坚强到似铁一般的女子,他们在牢里虽然看不见太阳,但并不会就遮埋了心中的晴天,凭他们的阅历,这个单纯无知、美丽的女犯人一定是无辜的。

可是,他们不敢说。

牢里也有杀人不眨眼的死囚,但他们嗜血的眼睛却在李玉英的身上得到了平静,有些人天生就如天山雪莲一样洁净,让他们想起了小时也曾快乐无忧的欢乐时光。

他们默默地用眼神鼓励着她,就像鼓励自家的小妹。

校尉们奉命勘察狱情,排查到即便衣衫褴褛也带着优雅气质的李玉英时,心中就有了怀疑,一个死囚如此镇定,非大奸大恶之人难以做到,17岁,怎么可能?

他们询问得不到结果,只好找女牢头去开解李玉英,让她说出冤屈,自有陆大人替她做主。

原本同情李玉英的女牢头,自然尽心尽力劝解,久违的母爱般的温暖终于打动了李玉英的心,她决定替自己申冤,写鸣冤状纸!

陆炳拿到李玉英上书的鸣冤状,震惊了,于是调来李玉英的案卷,匆匆一看,不由得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几首烂漫的诗歌,一条来历不明的银簪,一只不知何人的鞋,一个家丁的猜测,一位继母的举状,就让一个不发一言的少女因通奸罪判了死刑?

在李玉英的鸣冤状中,陆炳发现了几条线索。

李家是世袭的锦衣卫百户,如今已升为千户。

失踪的承祖乃是继母焦氏毒死后肢解埋弃。

李玉英还是清白之身。

银簪乃是李雄旧主邱王爷所赐。

陆炳升堂,经女仵作检验,李玉英果然还是处子之身,于是宣判去了李玉英的刑具,从死囚牢中改拘女监,等官司查明再来发落。

“既然李玉英没有私通,那么焦氏的用意是什么呢?以至于不惜杀子丧女?”陆炳退堂后在屋内踱步,一时思绪万千。“李雄一死,千户便该由嫡子李承祖继承,如果李承祖也死了呢?那就轮到焦氏的儿子亚奴了,果然是好算计。”

陆炳感觉有点奇怪,既然李玉英发现了焦氏杀害弟弟承祖的真相,为何不揭发呢?

陆炳再细看鸣冤状,“不敢逆继母之命,以重不孝之罪也”,“臣母之罪,臣不敢言”,“臣之死固不足惜,恐天下之为继母者,得以肆其妒忌之心,凡为儿女者,得以指臣之过也。是以一生而污风俗,以一身而亵纲常也”,原来这丫头是个至孝之人,一怕己行不孝,被千夫所指,二担心举报继母杀子之罪牵连幼弟断了李家香火,所以不敢言,三怕天下继母借此风压主干出不法之事,乱了伦理,背了纲常。

果然是个有情有义有眼光的奇女子!

但是,查案容易伸冤难,因为主审官乃是自己的顶头上司陈寅。

锦衣卫,最忌讳的就是以下犯上,而且主掌锦衣卫的陈寅,从来不在乎案情曲直,他只看皇帝的脸色行事,何况这次清查冤案本就是走走过场,自己如果较真,惹怒了陈寅,不但自己官位难保,更可能为李玉英带来各种严刑拷打的报复。

查还是不查?

陆炳最终面见陈寅,据理力争,赢得了两天的查案时间,咽不下这口气的陈寅则派出锦衣卫佥事朱化南陪同缉查,名为协助,实为牵制。

留给陆炳的时间不多了。

6、

次日,陆炳到李府实地巡查,朱化南坐轿一同前往,两个衙役悄悄离开了。

与主人焦氏简单寒暄过后,陆炳开始传唤证人家丁李强儿,李强儿结结巴巴地说出了事情经过。

出事那天的后半夜,他到后院拿东西时正好看见了一个人鬼鬼祟祟地钻进了玉英小姐的卧房,紧接着灯就熄了,于是他就去禀报了舅爷焦榕。焦榕告知了主母焦氏,两人又带着两个丫环一同前去查房。李强儿一脚踢开小姐房门后,估计奸夫已经翻墙逃走了,于是他追了出去,在几十丈外的小树林内发现了奸夫慌乱跑掉了的鞋子。

陆炳便带着众人前往李强儿所说的翻墙点,发现墙体颇高,以李强儿的身材,很难攀爬得上去。李强儿解释说这原来堆着假山,利用山石可以轻易翻墙出去,出事后焦氏便雇人把假山石移走了,以防再出意外。

朱化南闻言点了点头,对陆炳说道:“情理之中,李强儿的话可信。”

陆炳派人拿来梯子架上,爬到墙头往外看,墙外是一条干涸了的水沟,约四、五十丈远处确有小树林一座。

陆炳下梯后,朱化南随之登到墙头,看了下周围道:“墙下的确没有藏身之处,李强儿又在追赶,那么奸夫只能逃向小树林,跑丢鞋子实属正常。”

“你亲眼看见了奸夫入屋,那人身材怎样?”陆炳转头问李强儿。

李强儿回答看到的是背影,是个身材魁梧的大个子,陆炳扫视了下周围的下人,点了点头。

衙役这时请来了乡邻,陆炳便笑呵呵地与众人拉起了家常。

村里人说这两年年景都不太好,去年大涝,连绵阴雨,田水倒灌,沟渠都是满的,今年又逢大旱,庄稼干死不少,糊口都成问题。陆炳点了点头,示意大家别担心,会上奏减免大家赋税。

随口又问起了李府小姐的事,张保就得意地说出了当初半夜看到有男人进出李府的事,李栓也说了自家狗发疯的怪事。

陆炳看时间差不多了,见朱化南也没询问的问题,便吩咐焦氏明日到锦衣卫衙门听取判决,率领众人打道回府。

6、

回到镇抚司府衙,陆炳叫来两名亲随校尉,轻声吩咐了两句,两人匆匆而去。

朱化南随口叹了下陆炳的口气,见没什么疑点也就告辞而去,这时消失的两名衙役才被叫了上来,一番诉说后,陆炳眼神亮了。

天亮了,听说要宣判李玉英私通案件,乡邻一大早就排在府衙大门外了,小心翼翼地交谈着,有的替李玉英可惜,也有人说是罪有应得的,站在门口的衙役睁了睁眼,四下就安静了不少。

伴随着一声“升堂”,陆炳面无表情坐主案,旁边朱化南陪审,焦氏等一干证人均已到齐,李玉英才被带上了堂,居然没带镣铐,这让朱化南皱了皱眉头,正想呵斥,陆炳却把惊堂木一拍,首先发话了。

“李玉英,听判!”

“犯女在。”

“本官已经查清你的冤情,今日当堂宣判你无罪,还你清白。且候在一边,待本官惩治完杀人凶手以及一干从犯之后,便可回家与妹妹团聚。”

“谢大人。”李玉英下跪谢恩时已经泪满双颊,起身后走到一旁,地上点点泪痕。

朱化南闻言一脸不可思议地望着陆炳,张口却难以启齿,手指哆哆嗦嗦抬不起来。

陆炳再拍惊堂木,对着下跪的焦氏姐弟呵斥道:“焦氏、焦榕,尔等还不速速认罪,讲出鸠杀李承祖、诬陷李玉英的实情,本官酌情可不动大刑,若是冥顽不灵,大刑伺候。”

“冤枉啊,大人,民妇何曾害人?实是民妇之女私通外人,证据确凿,大人不追究其过,反而来为难民妇?”

堂下一片哗然,看看陆炳,又望望李玉英俏丽的面容,眼神变了。

“且吧,本官就让你心服口服。传证人张强儿。”

“大人,小的冤枉。”

陆炳拿出证鞋,得到张强儿的确认后,冷笑一声反问道:“你说说奸夫是个魁梧之人,此鞋如此瘦小,如何着得?”张强儿汗如雨下,不敢再争辩。

“案发之时,正是大涝时期,田水四溢,沟渠漫漫,你家西墙外的水沟难道是干得不成?即便如此,沾在鞋底的也该是淤泥而不是点点灰尘。若是从外面爬墙而入,以墙高的距离常人根本攀爬不上,唯有借助工具一途,那奸夫逃走时鞋都顾不上,居然不慌不忙扛走了竹竿、木梯之类的工具?既然你巧言搪塞本官,不动刑是不成了,来啊,立枷侍候!”

张强儿一下子瘫倒在地,连磕几个头求饶,这才说出被焦氏用二百两银子收买,诬陷李玉英的事实。

“焦氏、焦榕,尔等可知罪?”

两人皆呼冤枉,焦氏一口咬定是女儿私通外人,证据确凿,要陆炳惩治李玉英以及血口喷人的张强儿,并且提示张强儿一定拿了什么人的好处,故意污蔑自己。

陆炳看了一眼焦氏,指了指那几页小诗,又拿起银簪道:“这两件物品可是你说的证据确凿?”

焦氏点头称是,陆炳冷笑道:“本官已经从邱王爷处确认,此簪乃王爷赐于你夫刘雄之物,何来的奸情信物一说?至于诗歌,更不足为凭。”

“民妇冤枉!”焦氏磕头不止,但仍然不认罪。

“取血衣来!”

两名校尉走上堂来,把几片已经变质的血衣残片抛在堂前,焦氏认出血衣乃是承祖回家时所穿,而焦榕也认出是自己亲手掩埋之物,两人不禁大惊,再也支撑不住,瘫倒在地,很快招认了一切。

焦榕从药店买来砒霜,由焦氏下在碗里,盛汤装给了回家的刘承祖喝。等刘承祖毒发后,焦氏亲手肢解了刘承祖的身体,再由焦榕背出门外扔到水里冲走。由于血衣和头颅比较轻,焦榕就将其埋在了大槐树底下。

案件就此真相大白。

7、

陆炳确定李玉英是冤枉之后,办案方向便变得简单了,他只要根据案情破绽找到杀害刘承祖的真凶,就能揭破藏在通奸案背后的凶杀案,以案破案。

当听张保说有人抱着大包从虚掩的李府大门来回了几趟,陆炳下意识就认定此人乃是凶手而不是奸夫,奸夫能从大门出入还爬什么墙呢?可想而知,此人与李府的关系一定很亲密,才可以半夜打开府门自由出入,否则值夜的家丁不可能那么长时间没发觉,所以他很快锁定了目标——焦氏的弟弟焦榕。

李栓又说了自家狗发疯,跑到李府大槐树下伙同几只狗刨土的怪事,陆炳已经有了决断,大槐树下一定掩埋了沾染了刘承祖鲜血的物品,导致血腥气招来了野狗。

陆炳不动声色地观察焦氏、焦榕的神情,两人显得非常紧张,因此心中更加笃定,大槐树下一定有自己要的证据,于是回府后便吩咐心腹校尉严密监视李府。

如果焦氏挖开大槐树下的泥土取物,就当场缉拿;如果没有动静,就趁焦氏上堂时取出大槐树下之物,然后迅速赶到堂前。

当陆炳看到两人归来,以目光询问,两人点头指了指衣服,从而心情大定,拿出血衣当场让焦氏兄妹服罪。

陆炳办完了案子,得知原委的朱化南心服口服走了,眼神中却有一丝忧色。

陆炳知道朱化南的忧色从何而来,他即将面对被扫了面子的顶头上司,锦衣卫指挥使陈寅的怒火,祸福难测,不,只有祸,没有福!

不过,让一个好女子恢复清白,李府觉得值了。

李府灯火通明。

李玉英为陆炳供上了长生牌位,染上一炷香,恭恭敬敬福了三福才转身离去。

大姐李桂英看着三岁熟睡的弟弟李亚奴,发现他有些抽搐,赶紧拍了拍他的后背,眼中满是怜爱。

三妹轻轻为弟弟拉拉被子,手上尽是被继母打得累累疤痕。

两人看见李玉英进来,齐齐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这不禁让李玉英笑了,有些欣慰,也有些心酸,他无声对着李亚奴说道:“小弟,快快长大吧!”

(图片均来自网络)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