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眼中的天下第一淑女汉子——读《李清照•酒意诗情谁与共》有感

 稻读公社 2022-06-02 发表于浙江


二十多年前,偶尔翻阅《大学语文》,无意中看到《声声慢·寻寻觅觅》:“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七组叠词浅斟低唱,沉郁凄婉,教我心随意动,不知不觉模糊了视线,世上竟有这般动人心魄的词句!从此,李清照的诗词便与我如影随形几十年。

前不久,稻读送我一本《李清照·酒意诗情谁与共》,便又成为枕边伴侣。由于工作和时间关系,二十六天的陪伴让我再一次了解天下第一才女李清照。这次,一个不一样的李易安在模糊的相伴中逐渐清晰起来,她走出了我对她才女的固有认知,而“女汉子”的形象逐渐丰满起来。说李清照是女汉子,估计很多人不认同,这多少破坏了李清照在大众心中的美好,而我觉得,女汉子不但不会破坏易安的才女形象,反而使她有血有肉,形象生动,也更接地气。

▲《李清照·酒意诗情谁与共》

对于“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一种相思,两处闲愁”,大家一定耳熟能详。清代文学家王士祯称,“婉约以易安为宗”。毫无疑问,婉约词宗已经成为李清照代名词。可在我看来,“豪放”女王也非她莫属。李清照在《词论》中对多位词坛前辈逐一点评,诸如苏轼、欧阳修等大家,没有严格遵循词的格律,柳永的词虽讲究音律,但略显媚俗之气……也许有人会说她狂妄自大、目中无人,但在我看来,这是李清照真实坦诚、敢说敢言,不怕得罪人的真汉子品格。“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通过对霸王自刎乌江畔的描述,一个宁可玉碎、不为瓦全的霸王栩栩如生。这首诗,李易安豪放不羁,向天长啸的男儿气概岂是一般男子敢与之比肩?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在李清照的酒意诗情中,饮酒的豪放成为佳话,巾帼不让须眉、豪放不羁女汉子就在眼前。在她的八十五篇作品中,有二十四篇写到饮酒,心情爽朗要喝,失意相思也要喝,迎来送往酒更是座上宾,酒意诗情相伴一生。说到赌,谁能把它和李清照关联起来?在她的《打马赋》中,李清照不但参赌“打马”游戏,更是深谙打马的精髓,场场逢赌必胜,赌在她看来还那么浪漫,甚至富有诗情画意。她和赵明诚将读书、煮茶、喝茶和打赌结合在一起,在她逢“赌”必赢的笑声中,在赵明诚的“败北”无奈中,“赌书消得泼茶香”成为她和赵明诚琴瑟和弦的象征,酒意诗情加爱情的生活令世人仰慕。

从古到今,结婚和离婚被情感、伦理、道德和社会群体等诸多因素绑定,想摆脱谈何容易,更不要说在千年之前。李清照在病重至“牛蚁不分,灰钉已具”的情况下,为了晚年的生活与她和赵明诚为之拼死保护的金石字画,她做出了一个惊世骇俗的决定——与张汝舟再婚。但她的第二次婚姻仅仅两个多月便告失败,当李清照发现自己遇人不淑,张汝州对之多次家暴的丑恶嘴脸后,她又做出了一个惊天动地之举——离婚,这在中国历史上几乎绝无仅有。一个表面柔弱的李清照,但她的内心及其刚烈,她利用自己的才思和知识,敢于用法律保护自己,虽然身陷囹圄,但是为了自由,为了她所爱的赵明诚在所不惜,一个独立、刚烈的女汉子须我们仰视。

千古才女汉子已然消逝于历史长河之中,但她的诗词歌赋和丰富曲折的人生,都将世世代代流传下去,其中的美妙、甜美、清苦、闲愁又何尝不是我们人生的折射?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