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天火焚城,德国“广岛”——蛾摩拉行动,二战汉堡大轰炸!

 自由自在8888lw 2022-06-04 发表于山东

“大火在每一个角落燃烧,火焰暴风横扫全城比12级台风还要猛烈。高温炙烤着所有东西,树木烧焦了,房屋烧毁了,河流沸腾了,连儿童也被刮飞起来……”

消防员海因里希拿着干涸的水管,绝望地看着城市化作灰烬。泪水从脸上滑落,但下一秒连它们也蒸发殆尽。

这就是汉堡大轰炸,被英国人称作德国的“广岛”。十几万人伤亡,上百万人无家可归,这个德国最大的港口和第二大城市在空袭中变成历史,再也无法回到从前。

兰卡斯特夜间焚城

自从空中力量兴起后,轰炸就成为左右战局的重要因素。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德国飞艇跨过北海轰炸英国,造成大量平民伤亡。西班牙内战时期,德国又对格尔尼卡和杜兰戈镇实施了大规模轰炸。

1937年后,日寇对中国上海、重庆、武汉等几十座城市展开灭绝人性的无差别轰炸,造成成千上百万平民伤亡,引起全世界正义力量的强烈谴责!

1940年日寇轰炸重庆

本来按照国际法规定,这种针对平民的无差别轰炸是严格禁止的。1907年《海牙公约》第四条约:陆战法和惯例、第九条约:战时海军的轰炸中都有规定:

禁止以任何方式攻击或轰炸没有防御的城镇、村庄、住宅和建筑物。

轰炸开始前攻击部队指挥官要尽其所能警告对方,采用一切措施尽可能回避专用于宗教、艺术、科学或慈善的建筑物、历史古迹和医院,只要它们当时没有被用于军事目的。

被围困者有义务用明显可见的标志标注此类建筑物或地点的存在,并事先通知敌人。

然而在杀红了眼的战场上,区区一纸公约又怎能让那些抢劫了好几百年的老海盗们轻易遵守。只有美国这个后生仔刚开始还扭扭捏捏地留着一点矜持,仗着自己科技先进——我们有B-17,我们有诺顿瞄准镜,我们有能力在白天精确轰炸,我们能减小平民伤亡!

B-17损失惨重

结果在轰炸机部队的高额战损和黯淡无光的战绩双重压力下,1943年末美国也终于加入区域轰炸行列。1944-1945年更是对日本东京、名古屋、大阪等城市进行了毁灭性火攻,最后还送给广岛、长崎两颗原子弹,使这种无差别轰炸达到顶峰。

二战初期,希特勒为了摧毁英国抵抗意志,下令对伦敦、考文垂等城市大肆轰炸。英国空军以牙还牙,也对柏林进行了一些还击,但受制于轰炸机数量不足,战绩十分有限。

伦敦大轰炸

1942年初,人称“轰炸机狂徒”的亚瑟·哈里斯中将被任命为英军轰炸机部队司令。丘吉尔首相不惜耗费三分之一的战时生产力,努力制造4000架轰炸机。

同年2月,美国轰炸机部队负责人艾拉·埃克准将行色匆匆地赶到伦敦,在英国东部挑选了一系列基地成立第八航空队。现在他们什么也没有,但到1943年底第八航空队将拥有惊人的4000架飞机和185000人。

两大航空国联手组建了庞大的空中力量,对德国纳粹的雷霆一击将进入史无前例的高潮。

轰炸机哈里斯

美国负责昼间精确轰炸,英国负责夜间区域轰炸,德国则在大西洋沿岸部署大量防空雷达、高射炮和拦截飞机严阵以待。

其实一开始英国也在白天轰炸,但是由于英军轰炸机准确性不足,在德国强力防空下损失惨重,哈里斯不得不改变战术转向夜间区域轰炸。

轰炸目标由摧毁某个工厂或铁路编组站,转向轰炸敌方城市和工人居住区来瓦解士气。哈里斯有句名言:如果不能打败敌人的工厂,那就消灭他们的工人吧。

1943年6月10日,“直射行动”命令下达,罗斯福和丘吉尔在卡萨布兰卡会议上商议的对德战略轰炸正式开始。

哈里斯的第一个目标就选中了汉堡市。它是德国最大的港口,最大的潜艇生产基地,也是重要的航空工业中心。城内有上万家航空零部件工厂、发动机工厂和炼油厂,150多万人为战争工业工作,摧毁这里必将极大地削弱德国的战争潜能。

另外汉堡在德国西北部,距英国较近,且地形平坦,便于英军新装备的H2S雷达辨认识别。行动代号定为“蛾摩拉”。

蛾摩拉和索多玛是圣经中有名的罪恶之城,城中居民因道德沦丧犯下许多恶行,结果被上帝降下天火毁灭,可见盟军对此次轰炸的可能结果是非常清楚的。

蛾摩拉毁灭的油画

7月24日凌晨00:57,天气晴朗,英军791架哈利法克斯和兰开斯特轰炸机率先行动,从英国越过北海直扑汉堡。

这条航线只有一小段路程经过德国,危险性较小,而且英国科学家还为他们准备了两件秘密武器。

一件是探路者中队,他们装备的先进电子设备可为轰炸机群精确导航,使轰炸精度大大提高。

另一件是名为“窗口window”的干扰铝箔条。机组人员每隔1分钟就向空中抛洒一捆箔条,使德军雷达屏幕上出现一片暴风雪似的耀眼光点,什么也看不清。

二战英军的窗口箔条和铝线

德军飞行员问地面指挥:“英国轰炸机在哪里?”地面人员惊慌失措地回答:“敌机太多了,不知道要往哪儿飞,你们在空中用肉眼寻找吧!”

德军防空系统彻底瘫痪,英军仅损失12架轰炸机就重创了汉堡市中心。装有铝镁燃烧棒的重型炸弹炸毁道路和通讯系统,导致消防车辆和人员无法通行,有些地区大火烧了3天都没人去扑灭。

箔条对德军维尔茨堡雷达屏幕的干扰

25日白天,美国第八航空队100多架轰炸机突袭了布洛姆·福斯船厂和一家发动机工厂。在德军密集的高射炮火中损失了15架飞机,没有完全摧毁目标。

26日深夜英军轰炸机群在北海遭遇强暴风雨,被迫扔掉了大部分炸弹,飞到汉堡时只进行了轻微轰炸。

最恐怖的轰炸来自7月27日凌晨,787架英军轰炸机(74架威灵顿、116架斯特林、244架哈利法克斯、353架兰开斯特)在汉堡3.2公里长、1.6公里宽范围内,按十字形分布投下了2326吨重型燃烧弹,不论风从哪个方向刮都能使燃烧效果最大化。

燃烧弹的分布

恰好汉堡又多日未下雨,干燥炎热的天气为一场焚天烈火创造了完美条件。空袭20分钟后,一股湍急滚烫的热浪直冲夜空,留下的低压区将四周空气吸过来,风借火势火趁风威,终于形成了历史上最可怕的“火焰风暴”!

火焰高达300米,就算120英里外的人们也能看到火光。风暴温度超过800℃,移动速度超过240公里/小时(66.7米/秒),是12级台风(32.4米/秒)的2倍,比17级超级台风(56.1米/秒)还要快!

火焰风暴成因

这种火焰风暴一旦形成任何消防都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无数生命、房屋燃烧殆尽。

有些人身上着火了想跑到防空洞躲避,却被守在洞口的士兵无情射杀,以免将火焰带到洞内危及整体。然而大火耗尽了四周的氧气,即使躲进防空洞内也不能幸免。一个防空洞内的上千名平民全部窒息死亡,人们张着大嘴瞪着眼,手向前伸,拼命想呼吸却什么也呼吸不到。

有些人跳进河中躲避,但不久后油料泄漏在港口和运河上形成一片火海,躲在水中的人们也难逃一劫。

就这样,一个恐怖的夜晚汉堡约30000人死亡,16000幢房屋损毁。后来这样的火焰风暴又在德累斯顿、东京再次出现,每次都像死神一样带走成千上万人的生命,实在恐怖。

28日美军来轰炸时,地面上升起数千米高的黑烟,投弹手根本看不清目标,只能转头轰炸其他城市。

机枪手杰克·诺威说:“我们从汉堡上空5200米处飞过仍感到一阵阵热浪袭人,我的脸被烤得刺痛,仿佛站在一个敞开的壁炉旁边。”

29日晚上英军又轰炸汉堡北部,因地图错误效果一般。最后一次空袭在8月3日,因天气不良转向其他目标,蛾摩拉行动到此结束。

一个多星期的大轰炸中,盟军共投入3000余架飞机,投下9000多吨炸弹,导致43000余人死亡,12.5万受伤,100多万人无家可归,其中大部分是平民。

汉堡183家大型工厂、4118家小型工厂被毁,25万栋房屋倒塌,75%城区被夷为平地。许多历史悠久的古迹和教堂都被永久破坏,再也无法弥补。

汉堡大轰炸后的惨状

德国军备部长阿尔贝特·施佩尔惊恐地写道:“如果轰炸以现在的规模继续下去,三个月内我们就得召开中央计划局结束会议了。”

小胡子吓得不敢去汉堡视察,甚至不肯接见救灾人员代表团,反而将所有烂摊子扔给施佩尔。虽然后者是组织天才,但面对汉堡惨状也无能为力,只能勉强恢复了部分生产。和风漫谈原创,禁止抄袭。

在盟军战略轰炸的铁锤下,柏林、东京、广岛、长崎一个个城市轰然倒塌,德日法西斯也终于迎来末日,高举双手无条件投降。

尼古拉教堂遗址前的雕塑

战后汉堡在许多轰炸遗址上树起纪念碑,以警示后人记住那段苦难历史。国际社会也在1949年、1977年对区域轰炸做出进一步约束:

禁止蓄意或不分青红皂白地攻击平民和民用物体,即使该地区有军事目标,攻击部队也必须采取预防措施和步骤,尽可能挽救平民和民用物体生命。

军队必须避免将军事目标设置在人口稠密地区或附近,并努力将平民从军事目标附近撤离。如果不这样做,攻击部队的轰炸会增大平民伤亡,而防御者将对这些死亡负责,甚至承担刑事责任。

即使军事目标在平民区附近,冲突各方对平民的法律义务也不能免除。

希望蛾摩拉之火永远不再出现,拒绝战争,守护和平!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