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长沙名家:许瑶光诗选

 WENxinHANmo 2022-06-08 发表于辽宁

Image

作者简介:

许瑶光(1817-1882),字雪门,号复斋,晚号复叟,湖南善化(长沙)人。道光二十九年(1849)拔贡,官浙江三十年,历任桐庐、淳安、常山、诸暨、宁海、仁和、诸暨等县知县,有循声。同治三年(1864)起,十八年间三任嘉兴府知府,政声卓著,以“循吏”载入《清史列传》。著有《雪门诗草》十六卷,分《悠游集》《篙目集》《上元初集》《上元二集》四集,为道光二十年至光绪八年诗,共二千零三十首,附《衍古谣谚》五十五首;又有《谈浙》四卷,总修《嘉兴府志》,均收录于《续修四库全书》。

重要链接:

面向社会征集《嘤鸣集》及《嘤鸣丛书》的通知

嘤鸣诗社官网开通,敬请收藏并投稿支持

  五古十四首

  天下有大道,不付浮华人。古今有重器,不寄弇陋身。冰霜炼晚节,松柏无早春。郁郁河岳气,挺挺严廊珍。大材经哲匠,盘错出精神。奈何桃李花,东风空自颦。

  理财慎其去,用人慎其来。夤缘斩不断,比附酿祸胎。昨日薜荔虎,攀缘上高槐。伤人挺暗刺,坏此梁栋材。惟有青竹枝,森森碧云开。修洁以自好,明月与徘徊。

  成童受学年,耳识读书好。咿唔鲜真味,古义骤难讨。稍长诵诗歌,风情入花草。怡然感吾心,石破露至宝。情动性自明,浅得深方造。兴发出葩经,圣训胡不考。

  旧家湘城东,门对桂花井。地高多灵源,长年汲修绠。上倚凤凰台,吉士留古境。青年少怀感,春天但游骋。蝴蝶扑青芜,流莺唤红杏。夕阳谁校射,箭叫东风静。宇宙正恬嬉,边廷息烽警。不解战阵艰,仅学步伍整。雍容园林间,弸鹄销健猛。安得千万年,古道留此景。

  读子心易荡,读史心易悲。不如读经训,语语典则垂。牺爻象明理,芭诗风可规。四书留治法,三礼树纲维。周末出鲁论,万古圣贤涯。学问起切近,义礼辩微危。后儒谈太极,好高转觉卑。我欲呼颜闵,朗诵同缁帷。

  文章性情花,盎盎春心开。群艺仅灌溉,经训实根荄。奈何浮华子,雕琢丧怀来。惊人眩妖电,袭古同殷雷。兰苕与翡翠,那如菽粟佳。世道日以薄,文教日以衰。大雅谁与扶,望古空徘徊。

  春风无私情,绿我园中草。古圣无私教,开我心中宝。语默阴阳机,衣食安怀抱。身世协天则,何事穷幽讨。我读述圣书,莺鱼上下造。那知愚夫妇,知能含至道。下学而上达,请君问苍昊。

  尼山器量宽,自谦还自任。谦纳群流深,任作群伦荫。骤闻达巷言,射御执不禁。一旦怀凤鸟,却缅河图谶。周旋斯人群,四海滔滔浸。小儒咋不解,颇讶低昂甚。楚狂可与言,惜我趋避噤。

  人藏不测心,何处见深隐。城府千万重,机缄在牙吻。乐士吐温和,愁人出悲愤。有意或缘稀,无心执丹粉。机锋酒后多,谰语梦中近。君子知其然,谨言行先谨。

  宦室几女骄,膏粱长其傲。词林年少骄,聪明助其耀。多资如象齿,多才如文豹。矜夸不自抑,遗祸谁能料。所以古干将,常年藏宝鞘。

  孝子象春和,忠节象秋劲。昭昭千古垂,扶持乾坤正。遭逢君父贤,芳声转难竞。冰雪跃鲤出,风霜孤柏盛。家贫世路难,蹉跎显奇行。与博宇宙名,盍留太和性。无宝山岳安,无奇家国庆。

  江河抉地文,星汉分天章。千古文章事,实罄造物藏。鸿裳订礼乐,麟里赞义皇。郁郁垂万古,道德日以彰。秦汉踵步武,醇厚生矞煌。自兹二千年,代有作者强。小儒不解事,鹖鴠笑凤凰。雕华博科第,矜骄步明堂。学术坐浮薄,经术弥乖张。作伪悉华士,谁与挽澜狂。

  宝镜中含光,不磨光渐改。群花中蕴香,不开香何在。吾心中有灵,不学灵不倍。儿时诵经史,老大发菁采。艰难显至性,蹉跎去尤悔。好古参以今,迥然会真宰。天机在眼前,何必离尘海。

  风云会作雨,日月交生明。造诣可孤往,欣赏宜同声。好鸟亦朋友,奇石联弟兄。非族能感触,缠绵且关情。矧一二知己,肺腑通生平。幸免关河阻,联兹风月盟。把酒言心曲,不言心亦倾。欢乐难具道,挑灯共残更。

  湘江竹枝词五首

湘水南来湾复湾,湘山杳蔼簇螺鬟。渔翁打桨唱歌去,摇动绿云天地间。

他家船上饲鸬鹚,我家船头补网丝。网得鲥鱼没人问,自家酤酒自家炊。

清波远接洞庭长,大船小船随流忙。惟有橘洲不流去,长年浮住水中央。

梅雨连天四月分,抱黄仙洞碧氤氲。试上妙高亭子望,七十二峰多白云。

不晴不雨烟雾连,西风正是赛香天。同游南岳同船坐,饱啖黄精不羡仙。

  沔阳女儿行

沔阳女儿年十五,流离转鬻沅江浦。穷岛依人投失主,含辛茹苦垂双羽。依稀记得别家时,阿耶早岁将侬许。某村某水某人家,寒林双树同心花。花逐狂风飘忽去,旧林回首知何处。鸿雁南翔燕北归,水远山长隔烟雾。断港荒流望海心,可能重渡蓝桥路。缺月团栾纵有时,银河阻隔终难遇。奉帚挥匜忍自持,那知岁月如流注。来时九年今六年,主人怜我市花钿。多谢主人意,自说儿时事。野水莲花旧有根,珠归合浦双双泪。主人微哂道儿痴,沧桑变幻无定期。君山北望波渺渺,风雨摧折斑竹枝。可怜竹枝节不朽,泪痕交错黄金扣。欲语不语情转坚,未动主人动太守。太守清风兰芷香,呼儿一一问家乡。亲裁翠简飞邮递,门巷深深探绿杨。朗朗书声出矮屋,果然长大一儿郎。离鸾复聚歌弥烈,别鹤重归语更长。为作沔阳女儿曲,保如海上牧羝羊。

  射蟒台怀古

玉笥铜官朝雾黑,骋雨驰风春莫测。昭潭下有毒龙藏,鼓刺掀鬐翻水国。腾波忽见土台高,屏息收声出不得。台势何岑岑,吸景纳光湘江浔。斯台何始始东晋,永昌之载陶公临。公性勤敏理微密,志扫鲸鲵忧陆沉。猗卢在野石羯肆,幺麽何暇强弓寻。老叟攀辕向公语,为虺勿摧祸将巨。云麓山腰抱黄洞,涵淹卵育潜蛟处。儵昱绝电色妖露,双目眇暚夜如炬。彯沙礐石川倒流,噏波喷野将谁拒。五马渡江去,一马化为龙。公木扶龙来帝室,磨刀请贯乖龙胸。玉腰弓弝金龊箭,虎头燕颔军容变。林薄遥窥妖火明,霹雳一声浑不见。毒雾漫山顷刻收,惟见澄江净如练。湘水潺潺去不回,江花东草绕荒台。晋代衣冠问烟雾,风流裙屐安在哉。爱惜分阴苏国脉,惟公不与挥塵谈玄之辈同尘埃。当时紫陌移电穴,蜂目已露豺声裂。击凤徒思温太真,闻鸡空蹴刘琨烈。牧猪奴子戏樗蒲,中原太恨凭谁雪。铜驼石马荆棘横,石头一战雌雄决。噫嘻乎,蛟窟何如兔窟藏,愿公挽弩暂彷徨。

  阿芙蓉咏十四首

绿雾缯云海外山,青瞳绀发古时颜。频年满载芙蓉土,巨舰齐停浪泊湾。

快蠏扒龙濠镜前。赤藤手握錾花钱。金枪抛落神州去,从此人间有禁烟。

白纯红燥品分明,试火宵然短玉檠。更有团圞人不识,银刀剖出紫花饧。

精铜靡炼出圆瓢,青竹箄儿沸水浇。寄语海鸥敲榾柮,夜来炉火要频烧。

不袋鹌鹑割绛纱,不笼蟋蟀饲黄花。齐飞六鹤无人问,海上新来紫玉鸦。

镔铁方盘鋈白银,法蓝小盒蹙麒麟。蔗枪金托沈泥斗,巧样西洋馆里新。

已没银蟾夜气凝,虾须帘箔窣层层。休嫌斗帐无光采,红毯长添凤脑灯。

无管争吹引凤箫,鸡鸣枕畔堕珠翘。牙床玉体横陈日,别有氤氲气不消。

匆匆不及卸云鬟,鸾镜台前解玉环。自卷一双蝴蝶袖,香痕撩乱唾花斑。

为滚珠泡的皪圆,搓酥宛转蘸螺旋。十分火候成功否,供奉惟应让鼻先。

银缕垂垂缀素馨,香魂沉醉几时醒。阿侬新病长卿渴,为买林檎蔗杆青。

凤肩高耸不因寒,每到黄昏出玉阑。生怕抬头望新月,乌云西海正漫漫。

绕屋烟霞此卧游,水纹碧簟睡痕秋。高高斜倚龙须枕,梦见蚩尤雾不收。

惨淡乾坤贮一壶,模糊岁月伴灯孤。晓来试取菱花照,可似当年玉貌无。

  都门杂纪八首

浮湘截汉渡黄河,春到皇州气色多。碣石晓云开凤阙,西山霁雪照鸾坡。国丧遏密梨园曲,军政遥传桂海波。二百馀年光化日,蚩尤休挺逆天戈。

昨来灾兆正阳门,玉儿惊传顾命尊。金匮虽缄留寝庙,龙衣豫锡定乾坤。苍黎爱重戎兵偃,宫苑凉多殿阁温。精益求精神圣德,熊湘下士泣重阍。

自注:吕尧仙太史拟祭奠文有精益求精、圣不自圣语,大蒙上赏。

保和玉殿御炉香,携卷东隅爱夕阳。衣润轻纱沾晓露,诗吟五字翦秋光。皇天恩重西湖许,师友情多东海长。珍重赠言铭肺腑,吴中纨绮水云乡。

自注:朝考试题乃“秋光先到野人家”,出都无资赖梁矩亭师、黄黼卿、膳卿、陈岱云太史力,乃成行。

两湖宾舍虎坊桥,饯别凉秋退晚朝。桑梓新修师弟礼,楩楠敢负馆材翘。经筵上疏陈丹箧,荐牍焚香捧碧霄。私喜龙门瞻道范,醉归宵逐彩云飘。

自注:曾文正师时任少宗伯,上经筵疏,并特荐王庆云、江忠源诸人。

将离上界倍萦怀,命驾聊瞻龙爪槐。七月荷花犹石海,千年乔木自金台。松筠有寺忠祠访,万柳围堂别墅开。惟有玉泉琼岛秘,未游他日待重来。

三京六外一儒官,吴蜀燕齐道路宽。无分仓储分禄米,颇输苜蓿作亲盘。南行遵海求秦驻,东去看潮吊宋端。倘把湖山夸宦境,仁皇纯庙旧鸣銮。

自注:同年陈义臣、涂心如、邝墟青俱京秩,贺仪仲、杨树屏分直隶,梁昆甫山东,何绍春、熊曙初四川,欧阳春担教职。

拟过青岱圣贤关,瞻仰文宣日月颜。路入淮阳横铁柱,波分江海锁金山。同行塞雁青天迥,迎我吴蝉白露闲。更有故交黄叔度,苏台访古讵辞艰。

自注:时长沙黄鹿溪宰吴县。

踌躇佯挈浙同年,范驾初途赖骥前。匪独关河资引掖,即询风土亦先鞭。新霜正熟金华枣,秋雨应添虎跑泉。从此天台和雁宕,好将清俸当游钱。

自注:同行者东阳龚润山、汤溪祝梧罔、富阳孙芋香诸同年。

  闻长沙被围书愤十六首

粤西丛莽,夙有伏戎,而巡抚郑文老病好佛,一以姑息掩饰为事,致庆远、思恩、南宁土寇蜂起,而花县逆民洪秀全,纠合冯云山、曾玉珩、萧朝贵、杨秀清、韦昌辉、石达开于三十年六月蓄发倡乱于桂平县之金田村。上调固原提督向忠武赴粤,旋命前滇督林文忠暨提督张武壮往,均薨于道。乃命前江督李文恭为钦差大臣,而以前漕督周文忠署广西巡抚,会办军务,师行不利。咸丰元年,逆扰至贵县武宣垂入象州境,二月命广州副都统乌武壮帮办军务。三月李文恭病,命大学士赛为钦差大臣,赐以遏必隆刀,由部库、内库各发饷百万,率都统巴清德,副都统达洪阿,侍卫开隆阿,总兵长寿、长瑞,军机章京丁守存、联芳,火器营乌兰都,率京兵出都,命邹壮节为巡抚。四月李文恭薨于武宣。五月乌武壮败贼于象州。六月赛相至粤,败贼于桂平之新墟,七月又夺其双髻山,八月破贼于风门坳。已而向忠武失利,达武壮与乌武壮不合,亦小衄,贼乃窜陷永安州称伪号。九月赛相移营阳朔,+月乌武壮大败贼于莫家村,遂合兵围永安。乌武壮谓贼势悍猛,坚忍不宜与战,宜开长壕以困之。向忠武主围城缺一之说,以与之抗。至二年二月十七,贼果从缺处冲突溃围,戕我总兵长寿、长瑞、董先甲、邵鹤龄,走牛角摇山、出马岭,窜六塘墟以扑省城,而我兵之围永安者,反在后。乌武壮提兵疾趋追及之,受炮伤足阵亡。省城被围者三十一日。四月贼弃省围,走兴安以攻全州。都司武昌显力战却敌,贼以地雷破城,阖城殉难,并焚寿佛寺。全州踞湘水之上流,若逆踪由永州、衡州进,顺流可达长沙。时江忠烈从乌武壮军出,绕出贼前,驻兵蓑衣渡,伐木为堰,伏兵西岸击贼舟,毙伪南王冯云山,贼乃山东岸以趋道州。提督余万青弃城走。六月连陷江华、宁远,江华训导欧阳复骂贼死之,遂陷嘉禾、兰山,以扑桂阳州。知州李景诏,李惠人中丞之子也,御敌阵亡,二十九日城遂失。七月陷郴州踞之,别遣伪西王萧朝贵、李开芳率悍贼二千人,由永兴、茶陵、醴陵以袭长沙。河北镇王家琳率兵堵安仁,听贼过不击。时总兵和春、常禄、李瑞、德亮俱尾贼后。七月廿七陕安镇总兵福诚、金塔寺副将尹培立御贼于南城十里之石马镇,夜被袭阵亡。廿八日遂抵城下,始匆促闭城。长沙地势东南高而西北低,南郭人烟繁富,官绅议修土城以蔽之,本以卫民而不啻保寇,贼至踞其中,我兵轰萧朝贵殪之。九月洪逆全股继至,穴地以发地雷者三次。九月二十九日轰缺奎星楼,参将张协中枪阵亡,副将邓绍良大呼跃杀,得保全城。十月初二轰缺金鸡桥。十月十八日又轰魁星楼,俱堵之,不能入。我援兵渐集,绕围土城,贼惟西南可以渡湘水。先是有兵扼对渡龙飞塘,已而撤去,贼乃结浮桥以渡。十九日解围去窜宁乡,入益阳,由临资口掳船以渡洞庭,扑岳州。湖北提督博勒恭武先三日弃城走,岳州遂陷。当贼之初至长沙也,赛相缒城入,愤甚,日督责诸将剿贼,已而改命徐广缙,各将官坐以待徐,徐至湘潭不进,总督程矞采又居衡州以居中策应,入告不肯来湘。湘中前署抚骆,因有蜚语,故朝命授云南抚张,抚湘龙飞塘,防兵之撤。人疑当轴以南城三次被轰,困贼于土城中,终恐急而致缺,乃撤是兵,亦围城缺一之策也。然贼自困土城后,由七月廿八至十月十九,合八十一日,粮药已尽,新附者渐散,实不过万人,贼势已蹙。失此不歼,一入长江,乃不可制矣。

蓄发逆谋深,妖氛出桂林。连营犹自卫,狂寇已长侵。虎豹纵横势,貔貅去住心。潇湘秋月自,杀气竟沉沉。

划削吴藩后,承平二百年。炸烟一朝警,心胆万家悬。西冠氛初恶,南城火薄天。亲丁三十口,遥望涕涟涟。

闻道今年夏,环城已浚修。家书时慰我,游子不应愁。避地知何处,重围岂至谋。高堂垂白发,未惯睹戈矛。

愧我潘舆迓,迟迟志未伸。瘴防沧海厉,山隔白云亲。螭陛陈情悔,鸽原急难频。此身非燕雀,羽翼插无因。

昨变旌旗色,应能解此围。城狐祛内应,野兕挫先威。战守机宜慎,迁延役已非。酿成瘫不决,此咎竟谁归。

春暮全州失,蛮烟接楚氛。湘流无急浪,浯上有雄军。何事嫖姚月,长连峋嵝云。不须矜福慧,寿佛劫犹焚。

防水窜山邮,欃枪指道州。梅炎添暑瘴,竹泪动离愁。旁掠兰溪涸,潜深桂水幽。材官执冰玩,狐火夜深簧。

我友欧阳子,同攀贡树春。选官才秉铎,挺节竟忘身。升斗知非志,诗书且报君。东风闻杜宇,此后总伤神。

才报蓉山失,旋闻橘井倾。秋风生杀气,十日陷三城。独有青莲族,能捐白刃生。国殇真不愧,老泪莫纵横。

郴水去长沙,邮程六百赊。城空惟宿燕,幕卷总栖鸦。侦报铜丸绝,严关铁牡斜。似闻河北镇,阵解避盘蛇。

铜马往来轻,难将奏犊呈。驰驱多间道,收复总空城。退保谋先觉,居中策有名。熊湘根本地,诸将渐移营。

弓满湾秋月,濠平隐地雷。轸星光闪烁,云麓势崔嵬。红叶牙旗飐,青枫画角哀。相公忧愤极,冒险入城来。

莫道前车覆,谁知易将难。长途骢马恋,恩泽宝刀寒。天帑供裘费,辎粮佐鼎餐。昭山无限好,缓带且盘桓。

蜂虿时分合,关山听去留。穷追来百粤,震伐己三秋。鄂堵愁云起,潇湘入汉流。边忧成腹患,何处扼咽喉。

未报南疆靖,长悬北阙心。君王今减膳,戍役早沾襟。霜重琱戈枕,秋深万灶阴。乡情和国计,游子并哀吟。

路远音难确,愁深气转豪。米盐荆楚富,组练武溪高。小丑无难殄,偏裨莫告劳。捷书驰奏日,拚醉武林醪。

Image

  高邮道中

黄河回望白云飞,甓社湖清秋浪微。树隐露祠迷过客,草连营苑易斜晖。一江红叶雁初下,两岸芦花蟹正肥。莫道来游春去久,绕陂烟雨尚霏霏。

  八月

八月凉秋热更乘,天心鹰为桂花蒸。香来鹫岭苍毛栗,熟到鸳湖没角菱。归燕海村潮欲上,残蝉江树月初升。鱼龙虽冷云霞艳,独倚高楼最上层。

  饥鸟行

苏常失守,难民纷纷来杭,余请设抚恤厂于北关接待寺。时烽火信紧,议者恐奸宄混迹,欲逐之。余谓严稽查于收养,乃允行。无家乞食,举步多艰,非得良司牧,张口向谁诉哉,为作《饥鸟行》。

姑苏城上惊鸟飞,吴宫火起无枝归。南望武林云树足,携雏将母来斜晖。口瘏手据毛羽瘁,哀鸣似诉腹中饥。狂风夜夜吹凶信,几点昏鸦乱行阵。哓哓尔是异乡音,不愁哺待愁瑕衅。此地居民况被兵,比屋疮痍方恤赈。馀粱仅饱家鹜餐,遗粟非为哀鸿吝。那知饥鸟终可怜,烟栖水宿啼向天。赤地更无蝼蚁啄,依依日傍翳桑前。主人不忍饲以粟,绕屋悲感飞翩翾。我劝旁观休惴恐,此中亦有慈孝种。乱世流离能保谁,长官须视民生重。

  伤安庆行

江淮腹地,交战之区。人之流离,地使然也。绘图呈览,不如长歌当哭,作《伤安庆行》。

伤哉安庆自被兵,十年田亩蓬蒿平。今年相公借我种,赐我黄犊劝我耕。青青者苗不可食,秋虽有获春无烹。为我运谷减我粜,千艘万舸来楚荆。膏泽降矣眢井竭,室中无钱泪纵横。归来唤幼女,欲语心酸楚。飞絮化浮萍,生机辞故土。背人负女马头边,指点船中是而主。前船后船去不休,离波万里长江苦。

  病媪行

龙兰未陷,兵与民斗,张玉良冤杀数万。将陷之时,贼与民斗。既陷之后,贼又与贼斗。收复之时,贼与兵抗。围攻至数阅月,户少三男,人皆垂毙,作《病媪行》。

田中草如人高,山中树无鸟巢。村中茆屋频火烧,火烧不尽馀枯寮。中有病媪烹黎蒿,黎蒿秋老不可咽。血泪界破黄尘面,携囊乞食向邻村。邻村寂寞无人见,去年大厦连青云,今年赤壁留斜曛。纵横白骨缠草根,惨淡重惊病媪魂。

  难民行

被掳遇难,岂民甘心,乘间脱逃,求生于死。官兵遇之,慎毋冤杀以邀功。庶祥和召而祸乱可平,作《难民行》。

蓬头鹄面身缠草,手扶竹杖荒山道。山路崎岖荆棘横,十步九却无定程。连宵露宿破庙冷,连日涉河春涨生。沿途何处有食乞,但见白骨无人声。东风休作恶,欺我饥躯弱。春雨胡太多,泥泞愁我脚。深恨当初避乱迟,林深箐密逻骑知。掳入城中招禁锢,不见青天见妖雾。胆碎心寒始脱归,急骤难将死生顾。家有老母,未知存否。幼弟劳劳,尚被羁守。茆屋巳焚,那堪回首。明知回首更无家,且得归来陪邻叟。凭君休问难民行,眼枯无泪洗面垢。

阻饥行

贼所过所居不留完物,虽经克复而室无粒米、野无寸草。父母兄弟妻子相对,饥饿无可逃,荒地真奇荒也,第饥易为非,古今恒辙,自尝兵苦,宁死无他。宇宙之元气遭剥,民心之信义常存,作《阻饥行》。

啜草草已尽,望麦麦未黄。阻饥不可耐,悠悠春日长。日长无所去,徒倚门前树。青青榆树皮,我行剥作糜。皮尽榆亦死,人饥无已时。惭愧云中鹗,饥能攫黄雀。相彼梁上鹙,饥能啄沈鳅。弱肉饱强腹,恃力非我谋。茹苦度荒乱,自分填深沟。昨日入东市,路逢缙绅子。探怀出宝珠,易米无人理。自道南阡北陌田,于今都没蓬蒿里。

  荒村叹

胜地多残,深山转保,兴废剥复,触目在兹,作《荒村叹》。

种莫种城边树,频年战伐人先锯。居莫居官路村,一朝兵燹瓦无存。危墙叶叶似帆立,夜雨滴沥生苔痕。村前古庙更何有,但见石兽落日蹲。紫燕飞来寻旧宇,凄凉春色更谁主。白竹黄茆忽数椽,知是残黎鬲清酤。昔日朱陈居,昨寓马流户。崔巍华屋成荒村,俯仰寒烟怅今古。

  田父叹

兵荒废耕,阖室饥饿,因饥无力,兵过逾荒。馁在其中,圣言真不诬也,作《田父叹》。

春风归原野,不闻田父歌。籴米人日少,籴糠人日多。倾家无钱市黄犊,那用翦栟缝青蓑。几欲窜名入兵籍,可怜瘦骨难荷戈。苍天仁爱降雨露,长年坐废终无禾。因荒受饥犹可忍,因饥更荒奈若何。

  素衣伤

兵荒未已,荐加饥疫。吴地少年,衣多服素。栾栾团团,是生伤感,作《素衣伤》。

晓来太白明东方,萧瑟乾坤界青霜。三吴儿女走道傍,凉风飘摇素衣裳。见之不忍问,知是连兵荒。苍天尔何意,杀戮为主张。前日丧乱亦已矣,今日饥疫能无伤。安得宇宙登寿康,衣服彩衣上高堂。

  凋敝叹

昔日名城今瓦砾,青青蓬蒿助寥寂。驱使残黎为涤除,夕阳旧巷才堪觅。雨过依然遮道生,废场呴呴来野翟。嘉兴如此已愁人,人道临淮更惨神。鸟飞兔走白骨冷,茫茫千里纷烟榛。可怜白岳黄山侧,山田生柏子可摘。杀掠无遗贼亦穷,饿踞荒城强吹笛。天生豺虎岂久长,何事乾坤任輮轹。即如吾浙孝丰城,野豕渡河宵有声,幺麽错愕误疑兵。纷然骇窜走荆棘,凄凉山径不堪行。吁嗟乎,东南萧瑟怅已矣,安集何年复其始,哀鸿嗷嗷望君子。

  慨流亡

南风吹蓬蒿,青青江路长。不见耕桑人,但见流与亡。鹑衣缀百结,前后不成行。惨惨瘦面黑,疏疏短鬓黄。此云弃家园,就食来殊方。彼云脱虎口,艰难还故乡。故乡既瓦砾,异乡亦凄凉。江南千万里,去住两茫茫。饥寒迫之走,生死何能量。昨夜破庙雨,荒苔石作床。今朝溪水渡,桥断无舟航。纡迥增困踬,茕独少扶将。我见双泪下,拭泪彼无裳。

END
诗社结构

2021年4月29日,长沙市嘤鸣诗社第七次会员代表大会在长沙召开,选举产生了第七届理事会和主席团。

社  长:陈樵哥

副  社 长:关波涛 杨 雨 杨 靖

     张月宇 罗 冈 黄 强

秘  书 长:任 彩

副秘书长:黄 初

编委人员

丁 文 任 彩 关波涛 苏媛媛

杨 靖 沈静蓉 张月宇 陈樵哥

罗 冈 黄 初 黄 强 曾俊甫

谭柏生(以姓名笔画排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