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徐啸《闲扯儒林》|第十回:鲁翰林怜才择婿 蓬公孙富室招亲

 稻读公社 2022-06-10 发表于浙江


第十回


话说两位娄公子第二次去拜访杨先生,还是失望而返。不过在回来的路上又遇上熟人了原来是翰林院的鲁编修那鲁编修是两位公子的同乡还是两位公子老爹的门生也算关系比较密切了这个编修是个啥官呢拿现在的职务来不恰当的类比一下大概类似于中央办公厅的秘书吧话说这秘书吧有混的好的和混得差的混得好的混成大老虎的都有像鲁编修这样的就混得一般般就像他自己说的“老世兄,做穷翰林的人,只望着几回差事。现今肥美的差都被别人钻谋去了,白白坐在京里,赔钱度日。况且弟年将五十,又无子息,只有一个小女,还不曾许字人家,思量不如告假返舍,料理些家务,再作道理”。正好鲁编修有个朋友送了一桌酒席到船上鲁编修就邀两位公子一起喝一杯


几个人喝着酒闲聊着,两位公子就说起拜访杨执中的事情来,还把船上捡来的杨执中那张纸给鲁编修看。不过鲁编修虽然自嘲是个不得志的穷翰林,毕竟不是两位公子那样很天真。忍不住就扫两位公子的兴了:“老世兄,似你这等所为,怕不是自古及今的贤公子?就是信陵君、春申君,也不过如此。但这样的人。盗虚声者多,有实学者少。我老实说:他若果有学问,为甚么不中了去?只做这两句诗当得甚么,就如老世兄这样屈尊好士,也算这位杨兄一生第一个好遭际了,两回躲着不敢见面,其中就可想而知。依愚见,这样人不必十分周旋他也罢了。”其实鲁编修这话吧,基本上是没错的,尤其是评论像杨执中这样子的人,说他们是盗虚声者多,有实学者少,真的是一针见血了。但是鲁编修一时疏忽,说了句他若果有学问,为甚么不中了去?这可要了亲命了。你不想想两位官二代是怎么成了愤青的,就是因为没中了去啊。这地图炮,轰得两位公子很是疼痛哟。亏得都是读书人,不方便掀桌。两位公子就抛开了这个话题,闲扯了些其他事儿,勉强终席了。


两位娄公子回到了家,没想到家里来客了,原来蘧公子来了。两位公子和蘧家的关系还是很亲密的,见到蘧公子这个表侄子很是高兴。对蘧公子说,明天要请人来吃饭,贤侄正好来一起陪一陪。蘧公子问起是谁,两位公子就把路上遇到鲁编修的事情给蘧公子说了一遍。顺便损鲁编修一把:“究竟也是个俗气不过的人”。算是报了船上的一箭之仇。

几人正聊天呢,又有客人来访,说起来,竟然也不是外人,当初蘧公子老爸在范进那里打工时,有个同事,叫牛布衣。那次范进找不到荀玖正发愁的时候,蘧公子老爸还故意开玩笑,还是牛布衣出来打圆场,并想到了在考中的卷子里找一找,解了范进的燃眉之急。一两句话,一个老于世故的圆滑幕客形象就立起来了。这里也一样,牛布衣见了蘧公子,说了一席话:“适才会见令表叔,才知尊大人已谢宾客,使我不胜伤感。今幸见世兄如此英英玉立,可称嗣续有人,又要破涕为笑。”你看,短短几句话,表明了自己和蘧公子老爸的交情,表达了自己的感伤,又得体的恭维了蘧公子,情商真的是相当高了。不过幕客这工作吧,和幕僚还是有区别的,毕竟没有编制啊,类似于私人秘书啊,家庭教师啊这样子。所以像蘧公子老爸这样子的官二代,去做个幕客,往往就是历练一下,为以后的仕途做准备,当然蘧公子老爸对做官没兴趣,那是个例。像牛布衣这样的幕客,是捧不上铁饭碗的。这不,一大把年纪了,还得四处找饭局。不过以牛先生的情商,在四处蹭饭的过程中还是积累起了一些名望的,后面还引出了其他故事。这我们下面再说。大概牛布衣对范进这位东家还是有些怨气的,所以又把范进不认识苏轼这事儿拿出来说了一遍,没想到正对两位娄公子胃口,两位娄公子刚被鲁编修那句“他若有学问,为什么不中了去”戳了一刀,牛布衣就送来个中了的人未必有学问的实例,一下子就把牛布衣引为知己了,邀着他吃完晚饭才送回去。

到了第二天,娄家把鲁编修请了过来,因为就四个人的私宴,酒席就摆在了书房中。鲁编修见“见瓶、花、炉、几,位置得宜,不觉怡悦”。这里简单一笔,把世家大族的气派写得十分入神。世家大族和暴发户的区别就在于底蕴,东西不一定要多名贵稀罕,但是怎么摆放那都大有讲究,就和林黛玉初入贾府一般,看到很多东西都是半旧的,但是那种气韵,就绝非现在小说中那些霸道总裁家可比的。娄府也是一样,鲁编修好歹也算京官,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到了娄家也露怯了。比如熏香这点小事吧。娄府是这样子的,“一个头发齐眉的童子,在几上捧了一个古铜香炉出去,随即两个管家进来放下暖帘,就出去了。足有一个时辰,酒斟三巡,那两个管家又进来把暖帘卷上。但见书房两边墙壁上、板缝里,都喷出香气来,满座异香袭人”。让鲁编修觉得“飘飘有凌云之思”。娄三公子还淡淡的加了一句:“香必要如此烧,方不觉得有烟气。”这个逼格一下子就拉高了分数。

几个人又聊起跑路的王太守的事情,可能知道娄家公子愤青的德行,鲁编修也说了几句政治不正确的话:“古语道得好:'无兵无粮,因甚不降,’只是各伪官也逃脱了许多,只有他领着南赣数郡一齐归降,所以朝廷尤把他罪状的狠,悬赏捕拿。”这话吧,估计娄家公子听着很开心,可蘧公子听着,就有点害怕了。“那从前的事,一字也不敢提”。后面又谈起王太守扶乩之事了,鲁编修看起来对这个蛮有兴趣:“仙乩也古怪,只说道他归降,此后再不判了,还是吉凶未定”。全然不管祖师爷不语怪力乱神的戒条。倒是娄四公子一语道破:“这就是那扶乩的人一时动乎其机。说是有神仙,又说有灵鬼的,都不相干。”所以说旁观者清当局者迷这话是一点不错,娄家公子不当愤青的时候很清醒的。那么鲁编修为什么对这种神神道道的事情那么感兴趣,我们很快就会知道理由。几个人又聊了一会,娄家兄弟把蘧公子那本诗集给鲁编修欣赏,还狠狠的夸了夸小伙子,这个操作其实很常见,比如会唱歌跳舞弹琴朗诵的小伙伴多半会有童年时被家长叫到来做客的亲戚朋友面前表演才艺的记忆。不过一般的亲戚朋友就是敷衍着配合鼓掌一下,鲁编修就过于热情了,不但狠狠的表扬了小伙子一把,还很八卦的询问了小伙子的年纪啊生日啊有没有结婚啊这些私人问题。总之,宴会在一片和谐的气氛中结束了。

过了几天,蘧公子要告辞回家了,两位娄公子又留他住了一天,第二天正在给蘧老爷子写回书的时候,突然来了个神秘人来拜访,还不肯透露姓名,一定要面见二位公子。两人本来不想理会,突然想起不会是杨执中来了吧,赶快问来者的长相。门卫说道:“他有五六十岁,头上也戴的是方巾,穿的件茧绸直裰,象个斯文人。”两人一听斯文人就激动,看来就是杨执中来了,赶快把人请进来。

结果进来的这位老兄又不是杨执中,让两位娄公子空欢喜一场。不过看过前几回的读者可是见到熟人了。让我们听听这位先生的开场白:“晚生姓陈,草字和甫,一向在京师行道。昨同翰苑鲁老先生来游贵乡,今得瞻二位老爷丰采。三老爷'耳白于面,名满天下’;四老爷土星明亮,不日该有加官晋爵之喜。”是不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没错,就是那个给王太守扶乩的陈和甫。这也解释了,为什么鲁编修对这些神神道道的东西那么感兴趣了。所谓艺不压身,陈先生自称“卜易、谈星。看相、算命,内科、外科,内丹、外丹,以及请仙判事,扶乩笔录”,都略知一二。不过这次陈先生不干这些事,他是来做媒的。


原来那天鲁编修那么八卦的对蘧公子问上问下,是为了自己女儿。前面说过,鲁编修就这么个女儿,现在退休了,女儿的终身大事就是他目前最要紧的任务。不过鲁编修认为自己女儿这么好一棵白菜,可不能随便就让头猪拱了。一直在寻找乘龙快婿。这天酒席上,看看蘧公子,小伙子长得挺帅,家世又好,还那么有才华,更重要的是还没有结婚,真是天上掉下个好女婿呀。反正家里有算命先生,赶快问来生辰八字算一算。这一算,更是了不得。“天生一对好夫妻,年、月、日、时,无一不相合,将来福寿绵长,子孙众多,一些也没有破绽的”。其实这都是废话,像陈和甫这样的人精,一眼就看出主人家对这小伙十分满意了,当然说天作之合了。这点眼力价要是都没有,那可是太侮辱陈先生的职业素养了。

当然,陈和甫也把鲁小姐好好夸了一夸,什么德性温良啊,才貌出众啊。两位娄公子也觉得不错,就做主叫蘧公子先留下,反正要写信给蘧老太爷,正好把这件事说给老爷子,问问老爷子意见。蘧公子呢,估计也是被陈和甫对鲁小姐的介绍给吸引了。说是“依命住下”,其实要是没兴趣的话,大可以说要亲自请示老爷子,对这桩包办婚姻逃之夭夭了。所以咯,有时候,人反对包办婚姻,不过是条件不够,条件够了,包办就包办嘛。

蘧老爷子的回覆马上就到了,老爷子很是洒脱,说自己年纪大了不能远来,就全权交给两位娄公子做主;就是把姑娘娶过去还是小伙子招赘到鲁家,也全听两位公子安排。送来白银五百两作聘礼,叫蘧公子也不必回家,住在这里办这喜事。另外又告诉他们自己身体很健康,叫他们一切放心。有人说,亲戚之间不要走太近,斗米恩,升米仇,其实要看处的是什么样的亲戚,像蘧老爷子这样的亲戚,是绝对值得帮忙的。

有了蘧老爷子的全权委托,两位娄公子就放心操作了。鲁家表示就这么个宝贝女儿,希望蘧公子能入赘,两位娄公子也答应了。鲁家就请了陈和甫做媒人,娄家一想,对呀,我们也有个现成的,就推出牛布衣做媒人。这两位吧,其实真的蛮般配的,虽然一个靠子曰诗云,一个靠星象命数,但都是游走富豪权贵之家来谋生的,挺有共同语言的。甚至吧,后面看下去,蘧公子鲁小姐这一对小新人相互的三观,可能还没这两个媒人之间合契呢。

都谈妥了,接下来就是婚礼了。都是有身份的人,自然婚礼也是超级隆重的。那天,“娄府张灯结彩,先请两位月老吃了一日。黄昏时分,大吹大擂起来。娄府一门官衔灯笼就有八十多对,添上蘧太守家灯笼,足摆了三四条街,还摆不了。全副执事,又是一班细乐,八对纱灯”。比起前面严贡生家那次婚礼,真正向人展示了什么叫做豪门。到了鲁家,摆酒的地方“是个旧旧的三间厅古老房子,此时点几十枝大蜡烛,却极其辉煌”。这里吧,能摆下几十枝大蜡烛,说明这房子是很大了,而且年代很久了,说明鲁家也是有历史的大家族了。当然有些评论者认为,古老房子暗示了鲁家小姐性格的古板陈腐,这当然也有道理。因为后面看下去,鲁小姐就像这华美的旧房子,你看着吧十分美丽,你要住着吧,真的很乏味。

婚礼盛大隆重,按当时习惯,除了酒席,还要搭台唱戏。宾客满堂那就更不用说了,不过讽刺小说嘛,大家都懂的,就是要让孔雀开屏时转过身露出腚眼来。先前也说过,是个古老房子,古老房子嘛,有几只老鼠也不奇怪,结果一只老鼠出来凑热闹,从房梁上掉了下来,还“端端正正掉在燕窝碗里,将碗打翻。那热汤溅了副末一脸,碗里的菜泼了一桌子”。还把新郎官的衣服都弄脏了,搞得新郎官只好半途去换衣服。

出了个小插曲,酒宴还得继续,没想到又出幺蛾子了。一个端菜的小厮开小差,端着菜看戏,把两碗粉汤摔在了地上,边上两条狗还以为是他们的福利来了,跑过来就吃,那小厮生气了,我要被扣工钱了,你们倒是来蹭便宜了!就飞起一脚踢过去,没想到用力过猛,狗是没踢到,鞋子飞出去了。那鞋子很有灵性啊,直奔算命大师那边去了。陈和甫算“了半辈子命,没算到今天会天降横鞋。这鞋子乒乓一声,把两盘点心打的稀烂。陈和甫吓了一惊,慌立起来,衣袖又把粉汤碗招翻,泼了一桌。满坐上都觉得诧异”。鲁编修气得把管事的大骂一顿。

当然了,吴敬梓写这两个插曲,并非是单纯为了搞笑,就像前面有人评论说的古旧大房子隐喻了鲁小姐一样,这里的老鼠掉进燕窝碗,粉汤被狗吃了,鞋子打翻点心盆。这几样东西之间的关联,简单的说就是不配。当然,这里并不是说什么蘧公子是老鼠,鲁小姐是燕窝,或者蘧公子是粉汤,鲁小姐是狗这样子。两人也没有什么谁是谁非,谁错谁对,只是两人的三观不合罢了。两人日后的观念差异,在这婚宴上似乎就已经有了暗示。

当然了,此时的蘧公子肯定没想到这些事情,进了新房,看到美丽的新娘子,小伙子早就神魂颠倒了。“恍如身游阁苑蓬莱,巫山洛浦”。不过呢,梦总是会醒的,要知道小两口以后的生活怎样,我们下回再说。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