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经方医话5则

 汝州中医王国营 2022-06-13 发表于河南

经方医话5则

汝州市第一人民医院 王国营

1.初识胶艾汤

2021年07月14日下午,一位31岁的女性,本市尚庄镇郭爻人,来门诊给其父亲开慢性病药。职业的缘故,观其面色黄暗而无华,问其故,则云:月经淋漓不断10个多月了,一个月难得见3-4天干净,或多或少基本都有,有时血色暗,有时有血块,无痛经,这样日久就贫血了。看过妇科,查过性激素正常,按功能性子宫出血治疗,中西药服用无数,效果差或无效,自己也失去了信心。把脉为缓中带弦,舌质淡暗,苔薄白。我说中医看病看的是缘分,有一个方子正好对你的证。你可先吃几副,患者说行。当时我正在学习山东费维光教授的《中医经方临床入门》,慨叹其对经方原方的应用技巧和疗效,书中称“胶艾汤为止血第一方”。结合病人比较对证,即开方如下:当归15g 川芎15g 艾叶15g 阿胶10g(烊化)。先取5剂。交待好煎服法,今天回家即煎服一剂。第二天患者即给我打过来电话,说服一剂病情大显减轻,我说不可能吧,病已10个月了,效果不会这么快,嘱咐继续服。等下次来诊问其情况,说吃完三付,全干净了。又取五剂巩固。约一月后电话随访病情稳定未见复发。

什么是一剂知,二剂已,什么叫效如桴鼓!这个就是!查《金匮要略》“师曰:夫人有漏下者,有半产后因续下血都不止者,有妊娠下血者,假令妊娠腹中痛,为胞阻,胶艾汤主之。”胶艾汤一共四味药,据日本学者考证不是教材上的胶艾汤七味药,有温经活血,养血止血之功,治冲任虚损,崩漏下血,月经过多,淋漓不止。费维光认为四味方为止血之王,疗效高于七味。艾叶和阿胶有安胎止血作用,归芎尚有养血活血,与平常认为的病已这么久,理应温阳益气养血,收涩止血的常规治疗方法,但此却不同,而又能起到速效,“药有个性之特长,方有合群之妙用”其中至理不是药物的组合可推测的,实践是检验疗效的标准。胶艾汤确是止血第一方。望同仁临床遇此类似病例者,当知有此此法此方。

2. 尿频益气固涩不应,温阳通利收摄建功

2021年3月5日,很多年没有联系的高中同学电话来了说是他的妈妈,95岁的老人了,病有三月了,原因不明出现晚上小便特频,一夜25-30次,不伴尿急尿痛尿道灼热,老人年纪大了,每次小便,同学必须抱到坐便器上,刚躺床上还没有入睡,又要尿,一夜下来,基本没有睡的时间,家属苦不堪言,在当地诊所及乡卫生院,按尿路感染治疗,应用抗生素无效。打电话问我,看能不能用中药治疗,我说行。老人不能到医院只能凭经验用药。考虑到老人年纪大可能存在气虚,以前有用王清任黄芪甘草汤治疗这种病的经验,就给用了黄芪甘草汤和缩泉丸,用了7天,无效,考虑老人年纪大了,病也时间长了,让其再用7天,仍无效,也就没有再服药了。大约一周后,在温习五苓散验案时,有治疗尿频的案例,就给同学打电话,说找到了一个方法,可以再试一试。同学满口答应,也是被折磨得够呛了,第二天即来,特意让其把老人的舌头拍个照片(舌淡苔薄白)带来,遂开方(颗粒剂)如下:泽泻20 桂枝10 猪苓15 苍术10 茯苓10 石菖蒲10 沙苑子20 益智仁30。 取7天 。来诊时,说每晚小便减至10-13次,有效再取7剂。每晚小便2-3次。直到5月26日,老人去世晚上小便一直稳定。

《伤寒论》五苓散为太阳腑蓄水,膀胱气化不利所致脉浮烦渴小便不利水逆水痞等证。所谓“小便不利”含义甚广,包括小便量少,排尿不畅,甚至膀胱刺激征,也涵盖尿频数而不伴有排尿不舒。临床上不管是脏腑辨证或是六经辨证,方证对应不是那么容易选用五苓散。经验若能排除明显的肾虚、肺寒、脾虚所致尿频病,应考虑膀胱气化不利所致,应用五苓散的机会很大。
3. 辛开苦降痞不应,温阳化气速建功

算是一个小区的许君,55岁,当过兵,在市工信局工作。患有焦虑症,糖尿病。身材颀长,肤白无力型,苦于心下痞满,服药很多,效果不好。频频清嗓,偶有口苦,经人介绍来诊,舌淡红苔薄白,脉弦缓。按经验给予辛开苦降泻心汤10余天,效果杳然。了解到胃病已经10余年了,而且以前大便干结难解,自己就养成了喝茶的习惯,每日喝茶约2500-3000毫升,始能保持大便通畅。苦思良久,患者焦虑症和糖尿病,长期服用抗焦虑药抑制胃蠕动,加之糖尿病可能有糖尿病胃轻瘫,从中医角度看,心下满按之不痛即为痞,从脉舌看,用泻心汤治疗应该对症却无效,说明不对症。患者长期大量喝茶,莫不是患者饮茶致胃阳受损水湿不化形成水痞。从此思路出发,嘱咐患者少饮茶,特别是寒凉性质的茶不要饮。予五苓散合半夏厚朴汤,5天后,大显减轻,再服七剂,自己感觉基本正常,转而治其焦虑症。《伤寒论》中有“本以下之,故心下痞,与泻心汤,痞不解,其人渴而口燥烦,小便不利者,五苓散主之。”的水痞记载,临床经验不丰富者,很难一眼认出此证而按水痞治疗。此患者无小便不利渴而口燥烦,也无胃中振水音,下肢水肿等,是从其大量饮茶习惯考虑为水痞,而用五苓散取效。五苓散及半夏厚朴汤都是治疗水饮的名方,故而两收痞满及咽部不适之效。《黄帝内经》云“夫百病之始生者,必起于燥湿寒暑风雨,阴阳喜怒饮食居处”赅尽万病起因。就饮食来说,医生往往重视“食”而忽缺“饮”,而水饮为病,变化多端,非精于临床者,一时难以洞察其因。往往在穷尽一般治疗后,温习经典,博采众长,方能柳暗花明更上层楼。

4.怕冷出汗多衣裹,郁热外寒疏散清

值在处暑(2021.08.27),虽有秋凉意,北方炎热仍逼人。由于在新冠疫情期间,实行一患一医一诊室,还没有轮到这个病人,其女儿在诊室门外说,王主任请你把空调关了,我妈怕冷怕风。我说空调27度,不冷啊。她说:都也不中。我就把空调关了。从门外进来一个68岁的瘦弱高挑妇人,满脸憔悴,长袖重衣裹身,头戴厚帽子。坐下后,看得出她的头发全湿了。知是汝州南关人,患病整整一年了,怕风怕冷,门缝中过来一丝风,即感从头凉到脚;出汗又特别多,不分白天晚上,能湿透几身衣服。西医诊断不出病,按植物神经功能紊乱用药乏效。在市中医院看几个老中医服参芪术苓等补气养血止汗药无数,效果渺渺,听说哪里有好中医就去治疗无效,已经丧失信心,此次别的病友介绍来求治。细问其病情,虽怕冷,但有时更喜吃凉食,虽食欲可,但口干苦殊甚,有时夜间醒来需喝温水,有时睡眠差,病以来大小便一般,有时大便干。脉弦寸弱,舌质暗红苔白略腻。脉证合参,此病不能按虚证治疗,实践证明服用滋补温补药无效,实为肝郁于内,不能外疏泄肌肤,卫气失固;内郁而化火,扰乱心神。对病人说,这次用药先清散内热,不以止汗为主。投四逆散合升降散加味:

柴胡15g白芍15g甘草15g枳实15g

僵蚕 10g蝉衣10g 大黄5g 姜黄10g

生龙骨15g生牡蛎30g 苍术15g

3剂,一日一剂,水煎服,每次150-200毫升,日三服,温服。

患者出诊室时,我问了一句,穿3层衣服?病人说穿了5层,要知道这个季节一般人都是穿的短袖单衣,她的内层衣服已经湿透了。翌日患者电话说服药后大便拉了3-4次,是不是与服药有关系,我说可能有关系,想不到5克大黄,病人反映挺敏感的,问拉后有什么不适,较以前舒适,我说下次来把大黄去掉,患者坚持不让去掉,那就继续吃吧。

三剂药吃完后,自己说:感觉不是那么怕冷了,你说不止汗但是汗也出得也少了,今天因为下雨,怕外面冷,让老伴来再取几副行不行。他老伴来了以后极赞此次中药治疗效果,又取了3剂。9月4号,患者来了,又带来了一个严重出汗病人,自述这三剂药没有前三剂效果好,中间晚上去小便,又着凉了,出汗不少,一天至少换4次衣裳,我一看上身还是5层衣服,但手触凉水不那么害怕了,口苦不明显了,饮食大小便无变化,失眠入睡困难,焦虑之情溢于言表,脉舌变化不大,给病人安慰一番,转方柴胡加龙骨牡蛎汤和半夏秫米汤合化:柴胡40 黄芩15 半夏60 党参15 生龙骨30 生牡蛎30 黄连10 桂枝15 石膏45 大黄5 甘草10 茯神30 薏米30 白芍15 浮小麦60 姜7片枣7枚引。4剂。2021年09月20日患者来了,离上次门诊整整16天,说是上女儿家有事云云,服上方后,睡眠转好,怕冷出汗仍在,改为柴胡桂枝汤加味以舒达肝胆,调和营卫,5剂。

疏肝清热,调和营卫,效果很好,汗出减少,每天换衣1-2次,畏寒减轻,因天阴冷,(10.07)让其老伴来带上其舌苔照片(腻偏黄)取药5付。

2021.10.16,此次来,患者已不出汗,10个月来,可以说是大喜过望,但仍畏寒怕冷,特意在11点快中午时到医院,我说这样的话,病算治好了一半,她说吃了18剂药可以说好了一多半,以前每天换衣服5-6次,床头前摞了一尺高的衣服,现在不用换衣了。我说再继续服药吧,根据脉舌又加了一味附子取了8剂,等我从南阳开完了中国艾滋病年会回来再说。后来随访,病人长达一年的汗证就这样好了,门诊继续调理身体。

5.五载 “奔豚”苦,一朝中药除

2022年1月24号,也就是农历年底了。一个71岁的老妇人有老伴陪同,经人介绍来诊。5年前,患者因尿路感染治愈后出现两种现象,①每天自感有一股气从小腹部或大腿根部上升犹如奔豚状,至上腹部则胃紧缩痛,至胸部则胸闷心跳,至头顶则莫可名状,难受异常,持续半天甚至10余个小时,始渐消失。每日必有,无有间断。近一年,有气从两胁肋部窜至胃部至胸部,也持续半天始消失。伴肩部疼痛,上肢痛;②腹痛腹泻,日4-5次平常有胃病,不敢吃凉食,不食荤腥。患病以来,服中药半年腹泻治愈。这个怪病在本市中医院及西医院和多个老中医处,竟没有一个医生能说出个病名,花钱巨大,用药无数,鲜有效果,言语间两眼泪垂,痛苦郁闷异常,几不欲生,直言新年难过去。细询病情尚有口干苦,纳食少,嗳气。舌红苔白厚,脉弦滑。随好言安慰劝导,告知此病为“奔豚气”,鼓励树立信心,能给治愈。以“奔豚气”论治,肝郁化热挟冲气上冲胃心胸巅顶。柴胡桂枝汤加味:

柴胡30 黄芩15半夏15 桂枝30白芍15甘草10红参10 龙骨30牡蛎30 桑白皮30枳实15 生姜大枣引。3剂

三天后,病情减轻,胃痛减轻明显,上方加川芎30当归15葛根30 赭石15。

七剂后,病情又减,肩背痛大减,全身有力气,因新冠肺炎疫情,市区大部分社区封控管理,大年初三,患者来调药吴茱萸15换赭石,又服19剂。感觉气贴在下胸部,向下行。这个病治疗很复杂,先后又用奔豚汤、枳实薤白桂枝汤、柴胡加龙骨牡蛎汤、乌梅丸、柴胡桂枝干姜汤等加减,都有效果,中间患者有幻觉晚上感觉男人与之性交,参考江西名老中医傅再希治疗 “女子梦交”的办法,让其在网上购买兰草,砸碎消毒纳入阴道中,用了5-6次,也有较好的效果。

截止2022年05月08日患者感觉很轻微了,未再来诊。这个病总共调治了3个多月,2022年06月11日随访,患者说基本痊愈,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考查相关资料,奔豚气这个病,多是肝郁化热上冲胃胸头部,出现种种奇异怪症(神经官能症),也多是服药数剂可治愈。此病治疗3个多月,服药百余剂,始能收功,实属不易,患者在治疗中,因病情反复或复杂,一度灰心,我则鼓励其相信医生,坚定信心,许以治愈,医患相得,是治疗成功的关键。治疗此病,始终应用经方,围绕奔豚气,厥阴病病机等施治,终得患者满意,实践证明,经方是治疗疑难病的利器。 2022-06-11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