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个民国军火商的沉浮史

 战争艺术 2022-06-14 发表于山西
《叫花子买办孟来财》剧照
晚清民国,中国有一个特殊的阶层——买办。
什么是买办?通俗点讲就是贸易活动的中间人或经理人,他们受雇于外国商人,协助老外在中国做生意,和现在代理外国品牌的经销商一样。
由于不平等条约的存在,当时外国人在中国都是爷,买办有外国人罩着拽得很,军阀和地方政府都得高看他们一眼,他们利用人脉关系撮合生意,日进斗金,活得很滋润。
在革命话语体系里,买办与地主、资本家一道,都有原罪,是必须要打倒的对象。
雍剑秋就是一个大买办,只不过他这个买办和别人不太一样,因为他代理是军火。
雍剑秋


01
雍剑秋,生于1875年,本名雍涛,英文名佛兰克雍,江苏高邮人。
雍家是官宦之家,家里有30多个大小商号和大量土地,巨富豪横。
雍剑秋的母亲王氏很有性格,她和丈夫(娶了七房姨太太)过不到一起,带着两个幼子移居上海,王氏不屑于低声下气找丈夫要钱,母子三人靠变卖陪嫁首饰生活。
15岁那年,雍剑秋到香港英国教会学堂学英语,3年后考入新加坡大学学习德语,23岁毕业后回到了上海,很快与招商局总办陈辉庭的长女结婚。
招商局是李鸿章创办的轮船招商局,也是现在中国第一央企招商局集团的前身,民族企业的代表。能和招商局总办结成姻亲关系,可知雍家的背景不一般。
会外语,有人脉,所差的只是一个机会。
1900年庚子事变,北方大乱,上海道台余联沅牵头大商人和买办们出资,组织了一个救济北方难民的慈善团体。雍剑秋被聘为翻译,随慈善团体来到京津,办理放赈,掩埋尸体。
当时,八国联军烧杀抢掠,北京一片大乱,慈善团体因为有外国关系,可以畅行无阻,他们曾多次出面制止洋兵的暴行,但因语言不通,交涉很困难。
雍剑秋觉得和这些小兵交涉没用,直接面见联军统帅瓦德西,用一口流利的德语和不卑不亢的态度,赢得了瓦德西的好感。
瓦德西
瓦德西只是联军名义上的统帅,约束不了各国军队,他给了雍剑秋一个手令,告诉他遇到事情的时候,可以出示给各国军官,作为交涉和服从的证明。至于这些军官给不给面子,瓦德西也不能保证。
事实证明,这个手令虽然不能阻止洋兵大规模的、有组织的烧杀抢掠,但制止小规模的、针对个人和家庭的侵害,还是很管用的。举个例子,《大宅门》里,洋兵抢劫关家、强奸白景琦姑姑,如果有这个手令,这一切可以避免。
一时间,雍剑秋不仅成了京城达官显贵争相结交的人物,还与不少英、德军官成了朋友,
这些人脉关系为他后来做军火买卖打下了基础。


02
1901年《辛丑条约》签订后,雍剑秋随慈善团体回到上海。
北方之行,让雍剑秋深感北方外语人才奇缺,发展机会多,而上海会外语的人太多,太卷,自己竞争力反倒一般,于是他果断带着家眷到天津住了下来。
不久,山西巡抚丁宝铨来了亲笔信,请他火速去一趟山西。
两人是在北京认识的,雍剑秋和八国联军交涉的能力,给丁宝铨留下了深刻印象,这次山西出事涉及英国人,非常棘手,所以他想起了雍剑秋。
事情是这样的:
山西矿务局与英国福公司签订借款开矿合同,出让了很多煤矿开采权。福公司计划这些煤矿用大机器采矿,这无疑砸了当地众多小矿主和采矿工人的饭碗, 他们联合起来到福公司找英国人拼命。
有了义和团运动的阴影,英国人对这种事很敏感,英国驻华公使对清政府施压,要求山西巡抚丁宝铨严厉镇压,保护英国人开矿权。
洋人不能得罪,民众群情汹汹,稍不注意就可能酿成民变,丁宝铨玩不转,头都大了。
丁宝铨
雍剑秋了解情况后,找到了福公司的经理,原来这个英国人也是当初在北京认识的老熟人。
雍剑秋告诉英国人,现在民众激愤,硬来肯定出事,后果不堪设想,不要因小失大。
英国人反问这事该怎么办,雍剑秋说:老兄你也是快60的人了,马上就要退休了(职业经理人),我可以向巡抚大人请示,给你一笔养老钱,福公司的事,你可以缓办。
丁宝铨为了保住乌纱帽,多少钱都肯花,他给了雍剑秋10万两白银,雍剑秋和英国人砍价砍到5万两,自己装了5万两。
英国人拿了钱后,给伦敦总公司打了个电报,总公司撤销了采矿计划,风波得以平息。
丁宝铨又给了雍剑秋5000两白银和一些珍宝古董作为酬谢。这是雍剑秋赚的第一桶金。


03
从山西回来后,雍剑秋做过京奉铁路丰台站长,天津造币厂副厂长。
那个年代,这两个职务对普通人  而言都是很不错的平台,但对雍剑秋来说有点鸡肋,事务繁杂琐碎不说,还挣不了大钱,雍剑秋一边勉强干着,一边寻找更好的出路。
1910年,雍剑秋邂逅了德国人包尔,包尔曾是瓦德西麾下的军官,与雍剑秋认识。
包尔这次来天津,是为了给礼和洋行物色一个买办,见到雍剑秋后,他觉得找对人了。
礼和洋行铜匾
礼和洋行不是一般的洋行,它是远东最著名的德资企业,是汉堡轮船公司、德国克虏伯公司、蔡司光学器材厂的代理商,以进口德国军火、重型机械、精密仪器、采矿设备闻名。抗战前国民政府从德国进口的大批军火,就是礼和洋行经手的。
礼和洋行总经理要雍剑秋拿10万两白银的押柜金(保证金),雍剑秋凑不出来,经包尔说情和担保,总经理免除了押柜金,让雍剑秋负责克虏伯兵工厂在华军火业务。
大清刚刚成立禁卫军,需要5000多支步枪及相应的子弹,雍剑秋打通关节做成了这笔单子,赚了两三万两银子。
克虏伯名声响,牌子硬,产品不愁销路,礼和洋行给买办们的佣金很低,也不肯多花交际运动费,这让雍剑秋很不爽。
此时,捷成洋行(这个公司现在还在,总部在香港铜锣湾)也准备开拓中国军火市场,它们代理艾哈德兵工厂(即莱茵金属公司)的产品——一个生产钢铁、军火、轮船的垄断集团。
捷成洋行总经理纳尔德找到了雍剑秋,想把他挖过来。
雍剑秋提了三个条件:第一,中国官僚要用大量金钱收买,所以运动费要高,不要像礼和洋行那样吝啬;第二,货物价格要低,至少要比礼和洋行低,不然竞争不过;第三,放长线,钓大鱼,花了的运动费,无论业务成功与否,洋行都要认账。
纳尔德点头同意,雍剑秋跳槽到了捷成洋行。
捷成洋行logo


04
早年,袁世凯编练北洋新军时,使用的德式操典制度,装备以德械为主。当了总统后,老袁对德国军火信任依旧。
雍剑秋看得很明白,德国军火行情必定上涨,对艾哈德兵工厂而言,唯一的竞争对手就是克虏伯兵工厂。他要做的,就是在北洋政府高层建立人脉网,推销艾哈德兵工厂的产品。
起初,雍剑秋的主要公关对象是国务总理唐绍仪,不料唐绍仪因与袁世凯闹掰而下台,公关费打了水漂。
雍剑秋不甘心,又公关朱启钤(历任北洋政府交通总长、内务总长、代理国务总理),朱启钤深受袁世凯信任,在老袁面前能说得上话。
朱启钤
朱启钤崇尚欧化,雍剑秋投其所好,从欧洲买了很多新式用品送给朱启钤。
当时,大清刚完蛋,社会风气未开,但朱家已经和国际接了轨,他们宴会时,吃的全是西餐,家中仆役一律白色大褂、紫色背心,所有装潢摆件,一律西式。
朱启钤的夫人爱打麻将,雍剑秋就让自己的夫人经常去朱家走动,陪朱夫人打麻将,两个女人成了无话不说的牌友,朱夫人枕边风一吹,什么事办不了?
此后,雍、朱两家还结成了儿女亲家。
朱启钤只是雍剑秋编织的庞大人脉网的开端,此后的日子里,雍剑秋让儿子拜周自齐(历任北洋政府交通部总长、代理陆军总长、任财政总长、税务处督办兼中国银行总裁、农商总长)夫妇为义父母,让夫人与唐绍仪的女儿(顾维钧的夫人)结为干姊妹,他自己则认段芝贵的女儿为干女儿,还与徐树铮换帖结拜为兄弟。


04
编织人脉网是手段,卖军火赚钱才是目的。
雍剑秋通过朱启钤搭桥,向袁世凯无偿赠送了6000支M1888式步枪和10门24厘米重型攻城臼炮,袁世凯收了军火后,指示陆军总长段祺瑞对雍剑秋的军火生意“尽量照拂”。
二次革命时,德国为了促成对华贷款,赠送给袁世凯10000支M1888式步枪、20门75毫米火炮以及大量二手手枪,这批军火由德国政府出钱,捷成洋行运输,经雍剑秋的手交给北洋政府。
袁世凯对雍剑秋和艾哈德兵工厂的好感更进一层,再次指示段祺瑞照顾雍剑秋的生意。
当时各省进口军火,需要向陆军部申请武器进口运输许可证,陆军部是段祺瑞和徐树铮的地盘,这意味着陆军军火业务都掌握在老段和小徐手中——老段对小徐言听计从,小徐是雍剑秋的把兄弟。
徐树铮
不久,段祺瑞给雍剑秋介绍了一单大业务——陆军部订购5000支步枪、500支马枪,每支枪附带400发子弹,还有望远镜、测绘测量仪器、行军水壶等,总价值800多万元。
雍剑秋光佣金就挣了24万元,报销交际运动费60万元,实际上花了40万元,这笔单子合计赚了44万元。
黑龙江督军朱庆澜要购买一批军火,向陆军部申请证件,段祺瑞把雍剑秋介绍给了朱庆澜,雍剑秋随即赶赴齐齐哈尔,与朱庆澜谈妥了5000支马枪及附带弹药的生意。
1913年8月,陆军部与捷成洋行达成了炮弹买卖合同,这次采购表面上采取招标的方式,实则在徐树铮的暗箱操作下,捷成洋行轻松中标。这笔合同让雍剑秋赚了40万元,其中20万给了徐树铮。
徐树铮还向雍剑秋透露了同行情报:天津德商逸信洋行买办孙仲英已经搞定了吉林督军孟恩远,谈成了一笔200万元的军火生意,不过陆军部还没给他们发许可证,你现在去活动活动,说不定能把这笔生意撬过来。
雍剑秋拿着陆军部的介绍信赶赴吉林,把孟恩远及其亲信都公关了一遍,抢回了这笔单子。
雍剑秋赚了5万元佣金和10万元交际运动费(报销40万,实花30万)。
在徐树铮的关照下,安徽倪嗣冲、山西阎锡山、南京张勋、陕西陈树藩都从雍剑秋手里买过军火。
1914年6月,陆军部向捷成洋行订购了一批火炮和炮弹,合同金额600万元,雍剑秋挣了45万元。
雍剑秋(前排右一)


05
据雍剑秋之子回忆,1914年德国与袁世凯达成过一个协议,由德国帮助中国建立一个大型兵工厂(选址在长辛店),制造步枪、马枪、手枪、机关枪以和各种大炮(包括军舰和炮台所用炮),以及各式子弹、炮弹和钢铁桥梁材料,总投资近2000万大洋。
德国条件是:中国所有军用品,由这个厂承造供应;兵工厂由德国艾哈德兵工厂设计投资,成套机器设备由德国提供;20年内中国不向其他国家购买军火,统一中国武器规格;期满后,兵工厂无偿交给中国政府。
此外,艾哈德兵工厂要求:中国政府聘请捷成洋行总经理纳尔德为顾问,所有技术专家由德国总厂派来,雍剑秋任厂长。
正式合同已由段祺瑞和徐树铮代表中国政府签字,只不过很快一战爆发,德国自顾不暇,合同无限期中止。
从1910年涉足军火生意到1917年退出军火界,经雍剑秋之手完成的军火订单多达几亿元,雍剑秋个人从中赚了五六百万元,是当时中国最成功的军火买办。
1916年袁世凯去世,雍剑秋结交的很多达官显贵因袁死而失势,1917年德国在一战中处于下风,段祺瑞转而依靠日本支持,老段和小徐对雍剑秋的态度也大不如前,这些变故使雍剑秋编织的人脉网七零八落,军火生意一落千丈。
1917年3月,中国对德绝交,德国驻华公使和纳尔德找雍剑秋,让他疏通段祺瑞,暂缓对德宣战,至少推迟6个月,事成后给400万元酬劳。雍剑秋衔命而去,遭段祺瑞拒绝。
失去了保护伞,有人开始整雍剑秋。
雍剑秋做军火生意的同时,也做慈善事业,他从大佛寺方丈手里买下了庙产,把佛堂改成了学校教室(佛像被当建筑垃圾给埋了),免费招贫苦孩子入学。
京师警察总监吴炳湘早就看雍剑秋不爽了,以前碍于朱启钤的保护,不敢动手,现在朱启钤下台了,他授意手下炮制了“强买庙产,侮辱佛像”的罪名,将雍剑秋逮捕,不准保释。
雍剑秋的夫人经过多方奔走,花了六七十万元,最后通过段祺瑞的关系,才把他捞出来。
庙产还给了方丈,学校也停办了,雍剑秋还坐了几个月的牢,被狠狠折辱了一番。
可见,在当时的中国,一个商人再有钱,如果上面没有人,那就是待宰的大肥猪。


06
雍剑秋出狱后,离开了北京这个是非之地,移居天津,开始通过英美教会做慈善,凡是英美教会或学校找他捐款,他从不拒绝,同时他还在天津到处买房买地做投资。
1928年到1937年,雍剑秋在天津慈善界很著名,历年捐款中,雍剑秋捐款数目常居首位,
和英美教会打交道,是为了建立人脉关系,寻找商业机会,同时通过慈善事业树立声望,如果有可能,他也想代理英美军火生意,可惜一直未能如愿。
1920年,战败的德国卷土重来,发展对华贸易,纳尔德、包尔、悌佛士等人来华寻找商机。
其中,悌佛士是德义洋行老板的助手,他想在天津恢复德义洋行的招牌重新开业,但苦于没有启动资金,于是想到了和雍剑秋合作。
雍剑秋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投资20万两白银做了德义洋行的独家股东,悌佛士当总经理,包尔当副总经理,还雇了10个德国职员和十几个中国助手,办理进出口业务和产品推销。
德义洋行主要做进出口贸易,进口产品有:绒线、电灯泡、电料、自行车、保险柜、文具纸张、大小五金材料,各类西药,出口产品有:皮毛、尾毛、草帽辫、人发网和各种土特产品。德义洋行生意很好,雍剑秋每年可以分红十几万元。
雍剑秋与孙女
1925年,雍剑秋在天津英租界边缘地带,兴建了气势恢宏的西湖饭店,据说比奉天的凌格饭店还要豪华,以至于张学良亲自到天津参观西湖饭店。
此后,西湖饭店成了天津的“六国饭店”,各方达官显贵趋之若鹜。
1929年,雍剑秋在天津马场道兴建了更加富丽堂皇的西湖别墅。据1930年刊于《北洋画报》的《记西湖别墅》一文记载,西湖饭店号称中国人在华北自办的唯一的西式大饭店,它的卧室优雅精致,且都带有浴室,有当时天津唯一的弹簧地板跳舞场,可容纳宾客700人活动。
别墅屋顶设有花园以及升降电梯,还专门从国外请来了洋乐队,每天晚上(除星期一)均有舞会,星期日下午还有茶舞会。每逢中西佳节,均有特别跳舞大会,各界名流盘桓于此,极盛一时。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关闭北平协和医院,北京协和医院名医柯应葵、张纪正、方先之等来到天津,想另开设一所新医院,苦于没有地方和设备。雍剑秋知道情况后,把西湖饭店大楼低价租给了他们,由此建立天和医院——天津的协和医院。这是现在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的前身。
南京国民政府初期,雍剑秋攀上了河北省主席商震,想通过商震的关系做阎锡山的军火生意。只是阎锡山太过精明,加之阎1930年中原大战失败失势,军火生意没做成。
天津雍剑秋故居
不过,有了商震的庇护,再也没有人敲雍剑秋的竹杠(抗战时期日本人敲诈过)。
此后,雍剑秋再没涉足过军火生意,专注慈善事业,他的庞大家产因连年战乱、法币和金圆券贬值、应酬交际以及儿子败家而大幅度缩水。
1948年,雍剑秋在天津病逝,临死前家产有现款1万大洋,楼房5座(包括西湖别墅住宅、天和医院),平房30几所。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