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半生烟雨半生情,一路花开是茶蘼

 水云随缘斋 2022-06-15 发表于上海

一直觉得"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爱情是纯粹却又奢侈的东西,可是总有一个人,自从遇见,便是终生——哪怕没有在一起,仍然会在记忆中的某个地方,一年,十年,几十年,一如初见。

               ————题记

2022年,上海春色紧锁,从三月起始,耽误了多少春风,错过了多少花信。回眸一年中最美的时光,就这样在禁足的焦虑中默默走远,远得那么彻底,那么决绝……

然而,尽管静默如斯,杏花烟雨的季节,那个不曾谋面的故事,依然是我心海深处不灭的梦。旧时光里的月亮圆了又缺,空气里的花香浓了又淡。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爱上了你。只是等我感觉到了,你已经入了心,而我则已经走在半路上了。

一袭风兜兜转转的卷来,吹起了我及腰的长发。你就是那一阵风,不知何时,悄然经过我的鬓边,在我的发间稍作停留,千人万人之中,唯有你知道我在看你;千人万人之中,独有我知道你在看我……


你说岁月为笔,相思入墨,字里行间全是你;我说灯火为誓,深情为引,光影之间皆为你;你说残荷临秋,清水浮萍,飘零半生只有你;我说陋室草庐,青霜为伴,栉风沐雨只爱你;你说你我暮年,闲坐庭院,听风看雨忆流年;我说一弦成诗,一柱落赋,一生只为一人去……终究,我没有迈出去寻你的那一步,只是执着的在千里之外,恋你,念你,等着你……

我和你,相遇相识,彼此欣赏,相知相惜,心有灵犀。缘分,系在爱的胸怀。我和你,原本相爱,爱到最后,却是不能爱。明明不能爱,却是深爱。爱在心底,爱入骨髓……

明明知道,今生不能相依相守,今世无法再续前缘。但是你依然住在我的心里,那份情还是埋藏在岁月的深处。今生今世,千秋万古,四海列国,再也无人能及,无情可替。

这一段的缘份,缱绻却又悲凉。爱而不得,徒留遗憾,只能在记忆的回音里,听风吹,听雨落,听那一场花事荼蘼之时,萦绕耳边的叹息之声,听那朝花夕拾,刹那芳华。然而,真的爱过,即便是失去,也无怨无悔。真的爱过,即便是短暂,也长过永恒。



半生风雨半生情,一路花开是荼蘼。这一段情缘,犹如一场末路之旅的荼蘼花开,真诚、纯澈、唯一,即便枯萎,也美得壮烈,美得凄婉,美得断魂。因为我们相爱过,只是未到白头。

岁月如水,万物纷纭,千缠百绕,没有谁可以陪伴谁一路走过彼此生命的全程。两个人的故事,说好了,一路携手赏阅人世风光,如若有人中途退场,故事又该如何继续?所谓慧极必伤,情深不寿,自古深情留不住。可是,何谓有情,何谓无情?

就算是前世没有过契约,只因有了五百次的回眸,有幸能够在今生彼此的生命中遇见,能够执手走过一程,能够真心的爱过,这就已经足够了。

执一枝素兰回眸,三生三世里有幸遇见你,有幸共有过那段时光,纵使是一段悲凉的烟云旧事,也该有着情深刻骨之意。



五月,暮春已至,夏至未至,空气中早已散落着青草的芬芳。风行烟软,柳色早已织帘,花香已然倾城,天地间流光璀璀,人间此时,芳华正好。

你喜服翩翩,拥着你的新嫁娘走进了幸福的殿堂,从此,有人陪你立黄昏;有人问你粥可温;有人为你洗手作羹汤。隔着山河我不敢大声说,惟有把祝福寄予风,寄予云,寄予清冷的月儿。

春日的雨,初夏的风,都是少年的梦。然而,暮春回望,这雨,这风,这情,这爱终究还是被辜负了的。

而我这一生,许是虚无空荡,许是营营汲汲,但只有活在梦中,才能瞧见你是少年模样,等到半身烟雨后,一壶回忆里装满的都是苦涩,都是遗憾,亦或都是离殇……



忘记了为你留过多少泪,唯记得曾经痛彻心扉,相思断肠。不想在月冷风高的夜独倚高楼望远方,只能举杯狂饮,将那心底的忧伤借着酒意挥发殆尽;把那难以启齿的思念趁着酒兴一吐为快;让那夺眶欲出的热泪就着酒酣放肆的流淌。

入了心的人,怎能说忘就忘。动了情的人,怎能说放就放。即使不见面,不说话,不联系。心里总会给他留有一席之地。因为,有些人,不在身边,却在心间。因为,有些人,见与不见,依然想念。因为,有些人,止于唇齿,掩于岁月。

隔着时光的彼岸,若能回头看一眼那年的青山绿水,可否会还我一个峰回路转?让我把碎了一地的往事细细捡拾,那些琐碎的美丽如风过雪落,看似无痕,却在生命里深刻,有快乐,有感动,有爱,也有忧伤和遗憾。

隔山隔水,隔着尘世间遥远的距离,看见那水墨江南风烟俱净,如若可以来世可否相邀,你为水墨我为江南,让诺言就此婉转,梦里梦外宛如初见。



都说,时间是一个过客,有多少莫失莫忘,在她的弹指之间渐渐远去,无影无踪。然而,一个人,一段情,要走入人的心里虽说很难,可是一旦动了情,入了心,要想忘却又谈何容易!

我还是那样喜欢你,像是数年无悔的等待。岁月静好,只因有你。多想,真的有来生,我愿陪你到地老天荒。然而,终究是十年青鸟音尘断,往事不胜思,一钩残照,半帘飞絮,孤灯赋寂寥。可是你终究还是离开了,离开得那么彻底,那么决绝。没有带走一片云彩。

深沉的红尘,世俗的烟火,浮光掠影般划过岁月的长河,掬一捧云雨,载风听音,如看着远方的人儿,梦着过往的点滴。不知道,沿着你走过的路走一回,这算不算相遇;吹过你吹过的风,这又算不算相拥?心上的人儿,你可知道思念的痛?

把曾经拼成文字,把自己写进笔划。一点一横都是情,一撇一捺都入心。你呀,还是一阵风,不过是一转身,你我已是咫尺天涯,至此,剩下的便是前世今生。


今夕别离,杨柳依依。半盏春色琉璃的光阴,一段苦乐相伴的年华,愿君此去繁花似景,好男儿,行五湖四海,关河悬远,天地浩大,任君遨游。

白落梅说:生命似一场灿烂的花事,春去春回,梦醉梦醒,不要问归路,不要问前因。我们可以做的,只是在散淡的日子里,寻觅一些过往遗落的影踪。岁月流去无痕,年华却掷地有声,我们只能在繁华中寻寂寥,于忧伤中寻愉悦。长江的水,依旧东流,曾经约定好的人,和相思,一起缺席。

站在人群里,始终有一种宿命般的疏离感。这种疏离,无关乎任何情感,没有悲喜与嗔怨,只是游离在人海的边缘,看着朵朵浪花翻滚,潮水此起彼伏,而我,只是一个旁观者,一颗心仿佛是静止的湖泊,不起一丝波澜……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